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刚走了几步,沈安溪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上夜班登记了么?”

    沈安溪猛地站定,然后缓缓回转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女护士。沈安溪脸色如常,对着那中年女护士浅笑道:“我是今天第一天上班,不知道去哪里登记。”

    “去前门那里。”那个中年女护士用手指了指前方,“记得去登记啊,要不你上班了也当你缺席。”

    “好的,谢谢提醒。”沈安溪双腿并拢,很笔直地站着,然后双手交叠在身前,对着那中年女护士很恭顺地说道。

    “嗯,去忙吧。”那中年女护士对沈安溪说完后,便转身离开了。

    沈安溪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站定,前后左右都看了一下,才推门进了一个病房。

    病房里住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小姑娘很好奇地看着她:“姐姐,这么晚进来有什么事情么?”

    沈安溪将双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然后对那半坐在病床处的小女孩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来查一下房,看你有什么需要。”

    “没什么需要,谢谢姐姐。”躺在病床上的小姑娘这时看着沈安溪回答道。

    “嗯,那就早点睡觉吧。”说完,沈安溪便转身出了病房。

    沈安溪就用查房这个借口,查了整个病房区的病房,并没有发现沈纵渊的踪影。

    沈安溪从病房区出来之后,便怒气冲冲地去了新上任的营长的宿舍。

    沈安溪站在营长宿舍的门前,生气地拍着门。拍门的声音真的是震天响。没多久,门里面就响起了脚步声,随着门被打开的声音,沈安溪看到那个新上任的营长,站在了自己跟前。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沈安溪已经不记得了,却也无暇顾及这样的事情。当下沈安溪对着那站在门口处的营长吼道:“你们说我先生是因为执行任务受伤了,在病房区休养。今晚我去过那边了,那边没有我先生的影子!你们把我先生弄到哪里去了?今天我找不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

    沈安溪将满腔的怒火都抒发了出来,不知不觉间连喉咙都哑了。

    站在沈安溪面前的年轻营长,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你先进来,我告诉你真相。你这么大声,小心吵醒别人。”说完,就扯了一把沈安溪的手臂,将她拉进了门内。

    进到房间里后,沈安溪一把甩开了那个年轻营长的手:“你有话快说。不要拉拉扯扯。”说完话,沈安溪才发现自己的嗓子都哑了。

    “你要不要喝点水?你嗓子都破了。”那年轻营长这时皱起眉,对沈安溪说道。

    “不用了,别拖延时间,快告诉我纵渊在哪里。”沈安溪双手环胸,一副充满了防御性的样子看着那年轻营长。

    “好,我现在告诉你事实。事实是你的先生叛变了,他现在下落不明。军区为了减少影响,将这件事情封锁了起来,谎称他执行任务时受了伤,任何人都不得打扰他。”那年轻的营长这时对沈安溪脸色凝重地说道。

    “你怎么能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沈安溪看向那年轻营长的眼神中,还是蕴着怀疑。

    “我无法证明。我也不知道怎么证明。也许事实是另一个模样,跟我说的这个截然不同。但是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信息,信不信由你。”说到这里,那年轻营长打了个哈欠,“很晚了,我也要睡觉了,你走的时候,麻烦帮我关一下门。”说完,那年轻营长竟径直回了卧室。

    沈安溪看着那年轻营长的背影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不禁觉得心头一片恍然迷茫。沈纵渊叛变了?为什么而叛变呢?叛变之后,他又去了哪里呢?

    越来越多的疑问在沈安溪的心里盘亘着回旋着,这些问题像是组成了一个漩涡,要将她整个人都吸进去。

    沈安溪呆呆地站在原地一阵,然后才离开年轻营长的宿舍。

    第二天早上。

    沈安溪很早就醒来了。她昨晚从那年轻营长的宿舍回来后,就一直没睡好。到了早上六点的时候,沈安溪就直接起来了。起来后她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打了电话给阿树。

    阿树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沈太太,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手机那端的阿树跟沈安溪说话时,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恭顺。

    “阿树早上好。我打电话来是想问一问你,知不知道纵渊现在的下落?”沈安溪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最近老大没有跟我们联系过了。”阿树在手机那端说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是的。我找不到他了。他已经消失了一周多了。”沈安溪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这样啊……”阿树在手机那端明显也着急起来:“那我召集兄弟们帮忙找一找吧。”顿了顿,他又安慰沈安溪道:“嫂子不用担心的,我们会尽最大能力去找。”

    “好的,拜托你了,阿树大哥。”沈安溪握紧了手机说道。

    跟阿树通完电话后,沈安溪便又打了电话给侯御哲。

    侯御哲那边过了一阵才接起电话。沈安溪听到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浓重的睡意:“安溪,怎么了?”

    “有件事情想拜托你。”沈安溪听到侯御哲的声音后,心里一暖,像是一艘遭受风浪的小船遇到了避风港。

    “什么事呢?”手机那端的侯御哲问道。

    “帮我照顾一下孩子先好吗?”沈安溪有点带着哭腔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当然可以。是有什么事情吗?”沈安溪听到手机话筒里侯御哲温和的声音响起。

    沈安溪有点想哭出来,然后就将沈纵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侯御哲。

    “没事的,别怕。有什么都跟我商量商量,我先帮你照顾着宝宝,到时候如果沈纵渊来联系我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手机那端的侯御哲说道。

    “好的。那我等会将孩子送到你家里。先这样吧,我还要些事情要处理。”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和侯御哲通完电话后,沈安溪便径直去了那年轻营长的宿舍。

    这次沈安溪的敲门声斯文了很多。出来敲门的年轻营长到了门口处打开门,看到是沈安溪时,明显有些怔,之后他定了定心神,才对着沈安溪说道:“沈太太,有什么事情么?我等会还要去训练。”经过昨晚沈安溪的半夜大声敲门和大吵大闹,他有点怕沈安溪,看到她就不由得心里一紧。

    “关于昨晚你跟我说的,纵渊叛变的事情。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沈安溪的表情此刻是很温和的,带着点淡淡哀伤,还有一些憔悴。但即使如此,还是无损她五官的精致。

    “那好,你说吧。说完我就去训练了。”那年轻营长站在门边,对着沈安溪说道。看他的样子,明显是不欢迎沈安溪,也没有请沈安溪进房间里谈话的意思。

    “我们能进你房间里谈吗?因为我说的事情,比较机密,站在门口说的话,被别人听到了不好。”沈安溪这时对那年轻营长说道。

    “好,那我们就进去说吧。”这时候,年轻营长才不情不愿地让沈安溪进屋。

    沈安溪在年轻营长面前坐下,等他也在自己面前坐下的时候,沈安溪才开口说道:“我昨晚想了很久。想到了一个办法。你说纵渊是因为叛变,才会不见踪影的。如果你说的属实,那么我愿意秘密跟他联络,将他带回军区。”

    “你想清楚了?他背叛军区,可是要受处罚的。”那年轻营长微微皱着眉头看她,像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想得很清楚。希望军区提供一些我寻找纵渊时的工具和帮助。我不相信纵渊会是那种做出背叛之事的人,他的人品我很清楚。所以我希望将他找回来,将这件事彻查清楚。”沈安溪看着年轻营长的眼眸里,闪着坚定的亮光。

    “好,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我就跟你说一下,之前沈纵渊的事情。”年轻营长这时将十指交握着,然后脸色凝重地说道:“纵渊是在追踪成哥的行动中消失的。我们确信他已经投靠了成哥。”

    “什么证据都没有,你们是怎么确信他投靠了成哥的?”沈安溪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当然是有证据的。只不过这些不能跟你说得太详细。”年轻营长这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那么,如果我要去找回纵渊的话,需要做一些什么?”沈安溪这时问道。

    “他在成哥那处。我们可以帮助你接近成哥。不过具体事宜,我还要请示一下上级领导。你或者要等几天。”年轻营长这时皱着眉头看着沈安溪说道。

    “好的。谢谢你。”沈安溪像是长吁了一口气。

    “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这件事情非常危险。我们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只能说是将你送到对方的圈子里。能不能接近他全靠你自己。”年轻营长看着沈安溪,眼眸里露出担忧之色。

    “我知道。我不怕危险,只要能找回纵渊。”沈安溪用一种坚定的眼神回视着眼前的年轻营长,“我只是希望你能早一些请示上级,上级能早一些给我帮助,帮助我打入成哥的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