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做间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我今天就向上级请示。”年轻营长对着沈安溪说道。

    过了两天。

    沈安溪这两天过得极是煎熬。寝食难安,一睡着就会做噩梦。噩梦里全是沈纵远受伤的画面。每次都在冷汗中惊醒。一晚上必然会有三四次噩梦,睡了比不睡更累。

    这天早上,沈安溪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额头的冷汗。她不想再睡了,便索性从床上起了来。

    到了沐浴间里,沈安溪打开水龙头,鞠了一把水在手里,将脸埋进去。就这么洗了一阵脸后,沈安溪终于觉得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出到客厅,沈安溪正在想着,要不要吃些水果,却听到门铃响了起来。沈安溪走到门口处,开了门。门外站着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女兵。沈安溪有些疑惑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营长叫你去他宿舍一趟。”那个穿着军服的秀气女兵这时说道。

    “好的,我二十分钟后过去。”沈安溪这时对着门口处的那个女兵说道。

    年轻营长的宿舍。

    “叫你过来,是想要告诉你,上级已经同意了你的请求。”坐在对面的年轻营长对着沈安溪说道。

    “那么我什么时候能打入成哥的圈子?”坐在年轻营长对面的沈安溪这时问道。

    “不要急,你先要接受一些训练。”年轻说完这句话后,转头看向沈安溪旁边的两个女子,“这两个是我们军营的特种兵。她们扮做妓 女做卧底已有十多年的经验,她们接下来的几天,会教你一些技巧和注意事项。”

    “十几年?”沈安溪看着眼前这两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女子,“她们看起来不超过三十岁的样子啊。”

    “她们十多岁就开始做卧底了。所以经验方面,你不用担心。”年轻营长这时对着沈安溪说道:“你还没吃早饭吧?让她们两个陪你吃早饭吧。”

    饭厅里。

    沈安溪刚拿起调羹,却听到旁边的女子说道:“不对。你这样的姿势是不对的。”

    “哈?拿调羹的姿势也不对?”沈安溪这时对着两个女子疑惑地问道。

    “你的气质太过纯粹了,跟妓 女简直搭不上边。到时候他们会给你画一个恰到好处的妆,将你的清纯气质掩盖掉,让你更符合伪装的形象。而现在,我们主要是要训练你的姿势。”另一个女子这时对着沈安溪说道。

    “吃饭的姿势,走路的姿势,拿东西的姿势。一颦一笑,都要有风情。那种高级妓 女才会有的风情。”沈安溪旁边的女子又继续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沈安溪足足被训练了两周。这两周内,沈安溪被各种折磨。教她的两个女子非常严格,她们的经验也非常充足,训练期间,她们给沈安溪说了各种她们在执行任务时会遇到的事情。

    沈安溪知道,她们如此严格只是不想她在打入成哥圈子的时候出什么差错。毕竟如果在那个时候出了差错,就意味着死亡。

    灯光璀璨的酒会上。

    沈安溪代替一个原本执行间谍任务的特种兵,来到了酒会现场。换言之,这个特种兵的原本任务就是扮做妓 女,打入成哥的圈子。现在沈安溪代替了她的位置。

    沈安溪在心中紧记着之前那两个女子给她的忠告,各种动作姿势都要刻意保持一种风情,一种妓 女才有的风情。

    这时的沈安溪走到放酒的柜子处,端起了一杯白兰地,正将酒杯靠近嘴边,却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位小姐,今晚与我共度夜晚可好?”

    沈安溪转身一看,站在身后的是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并不是平常那种特别猥琐的油腻的中年男。相反,他的身上有一种特别潇洒的气质。

    沈安溪却也不动怒:“我已经有人预定了。”说完,她极具风情地对他一笑,如一朵艳丽鲜花缓缓开放。

    那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那就遗憾了,竟然被人捷足先登呢。”说完,他竟就转身走了,也没有纠缠。

    沈安溪心里松了一口气。这里是红灯区,这个酒会是成哥圈里的人为了跟妓 女厮混而特意办的。她刚才虽是脸色镇定如常,心里却是捏了一把汗。

    没想到那中年男子并没有纠缠她,就这样走了。

    沈安溪一边喝着白兰地,一边用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成哥的身影。她搜寻人的目光,也是受过训练的。那两个女子告诉她,这种时候就要装作漫不经心,在淡淡打量四周的样子。脸色要冷静如常,千万不要一副急切急迫地想要找到一个人的样子。那样子太容易暴露了。

    喝白兰地的诀窍,这两个女子也教过她。时时端起杯子,凑近嘴边,清浅地抿一口。微微仰头的样子要优雅要风情。

    沈安溪将烂熟于心的动作极为自然地做出来。目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后,终于发现了她原本要找的人。

    然而成哥旁边此时站了一个她眼熟的人——是刚才的那个调戏她的中年男子。

    沈安溪略带疑惑地看着成哥和那个中年男子在说话。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沈安溪正看着他们,却看到这两人在此时正正地向自己望了过来。

    沈安溪目光没有退避,而是大大方方地向着他们笑了笑。

    两个男人看到她的磊落一笑,反而有点尴尬地别过脸去。过了一阵,沈安溪看见成哥向着自己走了过来。沈安溪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大大方方地看着成哥。

    本来沈安溪还想着要过去诱惑他的,不过这个时候,他既然主动走过来了,倒省了她的主动了。

    “你好。”成哥走到沈安溪面前,对她打了个招呼。成哥也是个中年男子,只是没有刚才那个来调戏沈安溪的那个那么潇洒,相反他的身上还带着些市井之气。

    “你好。”沈安溪看着成哥露出浅浅一笑,然后她就沉默地带着笑意等着成哥的下一句。

    “你很美丽,我和我朋友想请你一起共度良宵,可以吗?”成哥说到这里,竟拉起了沈安溪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地吻了一口。

    沈安溪忍着心里的恶心,脸上还是带着笑意的:“你朋友,是刚才那个,过来说要和我一起共度良宵的人吗?”沈安溪说到这里,向着那个潇洒的中年男子努了努嘴。

    “是的,就是他。”成哥说到这里,便看着沈安溪说道:“价钱方面可以商量,像佳人这样的姿色,多少都是值得的。而且,多少我都有。”说到这里,成哥看着沈安溪的眼睛眯了眯。

    “我之前是约了人。不过现在那个人放了我的鸽子。我喜欢你,可我不喜欢你的那个朋友。我们何不单独共度良宵?”沈安溪说到这里,端起酒杯凑近嘴边,然后缓缓仰头,将杯中的白兰地一口喝完。

    “奇怪了。一般女人都喜欢我是那个朋友,却不喜欢我。你是第一个与她们相反的。”成哥这时回答沈安溪道。

    “难道不是我慧眼识珠?”沈安溪说这句话的时候,斜斜地看着成哥,嘴角挑起一抹暧昧不明的笑意,映着头顶吊灯撒下来的灯光,显得风情而又诱人。

    “那我们就不理他了。对了,我还介绍自己,叫我成哥就好。”成哥挥了挥手说道。

    “那成哥,我们上楼吧?”沈安溪的这句话练了无数遍,此时从她的嘴唇处吐出,像是那种对这种场合轻车熟路的女子说出的话。

    房间内。

    房间的灯光是暧昧不明的鹅黄色。这是为这种场合特意设计的。沈安溪刚坐下到椅子处,便看到成哥整个人凑过来,她笑了笑:“要不我们先喝杯酒?喝了酒,之后的感觉会更好。”

    “好,美人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成哥这样说着,便在沈安溪对面坐下。

    “那我去倒酒来。”沈安溪说到这里,站起身,往酒柜走了过去。

    到了酒柜处,沈安溪挑了两个高脚杯,然后开了瓶红酒,之后就倒了两杯红酒。倒了酒后,沈安溪转头看了看身后,确定成哥不在身后,才拿出了身上一早藏着的安眠药,往其中一杯红酒倒了下去。

    一切都准备妥当,沈安溪便端着两杯红酒走到了卧室。

    “来,成哥这是89年的拉菲。我们一口干了。”沈安溪将那杯有安眠药的酒给了成哥。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齐齐喝下了杯中杯中的红酒。成哥喝下红酒,刚将酒杯放到桌上,便头一歪,往地面倒了下去。

    沈安溪将成哥拖到床上,然后忍着恶心,脱掉了他的衣服。

    第二天清晨。成哥睁开眼,看到自己身边躺着的,是沈安溪。成哥正想将肩膀伸过去,却听到自己放在桌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成哥从床上爬了起来,伸出手去拿起了手机。

    成哥起床后,沈安溪也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又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然后耳边就响起了成哥那讲电话的声音。

    “上边准备行动了?好,我这就过去……嗯……”成哥的声音似有若无的飘了过来。

    沈安溪此时在心里想道,他要执行什么行动呢?如果她跟着去的话,极有可能可以见到沈纵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