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尝试逃跑
    沈安溪躺在床上想了一阵,想不出个所以然。她决定自己亲自去再询问一次沈枞渊。刚才沈枞渊离开的时候,她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看见他后来进了她卧室斜对面的一间房子里。沈安溪觉得他应该是住在那房子里。

    不亲自询问他,沈安溪不死心。

    沈安溪想到这里,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是漆黑一片的。这个时候,人应该都睡了吧?沈安溪这样想着,便蹑手蹑脚地往沈枞渊所在的那个房间走去。沈安溪正走到客厅中间,却听到身后蓦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你要去哪里?”声音中透着威严和冷意。

    沈安溪回身,站在她身后的,果然是沈枞渊。虽然看不清楚他的脸庞,但是沈安溪又岂有认不出来他的道理。

    “巧了,我正想要去找你问一件事情。”沈安溪回答他道。

    “你不用问,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说过了,我已经跟以前的事情没有关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沈枞渊。”沈枞渊的声音冷冷,像是秋夜里的雨,冷入心脾。

    “但是”沈安溪这两个字刚说出口,就被沈枞渊猛地一把抓住手腕,沈枞渊的嗓音在她的头顶再次响起:“你有联络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别想着搞什么花样。”他话音刚落,便伸出另一只手,到沈安溪的衣领处,将她衣领处的那个联络器扯了下来。

    客厅里没有开灯,黑暗中只有窗外走廊处的路灯照进来的微弱光线。沈安溪看到沈枞渊将她衣领处的联络器扯下后,便扔到了地上,抬脚将其重重踩了几下。

    沈安溪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如果说之前白天的时候,沈枞渊做的那些事情是因为有人在监控,那么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呢?如果他还是以前的那个沈枞渊,就不会如此伤害她。

    “回你房间里去,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在外面转悠。否则我们就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了。”昏暗中,沈枞渊对着沈安溪冷漠地扔下了一句,便绕过她,向着他的房间走了过去。

    沈枞渊回到房里,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大口水,然后又开门走了出去。

    “成哥,我有事情跟你商量。”沈枞渊此时表情淡淡地站在成哥的门口处,对他说道。

    “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呢?”成哥略带疑惑地看了看站在门口处的沈枞渊,随即便招呼他道,“进来坐吧。”

    “不了,成哥。我建议我们尽快撤离这里,沈安溪身上带着联络器,没准我们的位置已经被泄露了。”

    “我们这里的信号都是屏蔽的,即使她身上有联络器,都是徒劳。”成哥说到这里,又皱了皱眉头,“现在这么晚了,要撤离也是等明天一早吧?”

    沈枞渊却丝毫不松口:“万一对方今晚就派人手过来呢?我们不能存这种侥幸心理。”

    成哥略一沉吟:“好,那你去通知弟兄们吧,我们今晚就离开。”

    “嗯,好。”沈枞渊说到这里,刚想转身离开,却听到成哥说道:“那沈安溪,你打算怎么办?”

    沈枞渊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转身过来对着成哥说道:“将她留在这里就可以了。省得她又搞什么花样。”他淡淡扔下这一句,便回过身去,正想要走,却又听到成哥说道:“她是你的妻子,你却这样对她?”

    沈枞渊这回脚步没停,只是从鼻孔中发出一声轻笑,然后就快步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

    沈安溪是被房中的一阵喧哗声吵醒的。她睁开眼,看到有几个外国人在自己的房中。其中一个外国人见她醒来了,便对她叫了一声:“起床出发了!”

    “去哪里?”沈安溪有些警惕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站得离沈安溪近的一个外国人这时走到床边,将沈安溪一把拉起,“快走。”

    “要走也等我洗漱完再走吧?”沈安溪这时这样说道。

    “还洗漱什么,现在就跟我们走,不要那么多废话。”拉住她的那个外国人这时对着沈安溪恶狠狠地说道,“识趣的话就乖乖地跟着我们走,要不到时候我们会使用另类手段。”

    沈安溪知道自己一个女子,肯定敌不过这些外国人,便只能跟着他们离开了卧室。

    沈安溪跟着他们出了门口,这些外国人带着她到了一部汽车旁边,打开车门,让她上车。沈安溪依照他们的话,乖乖地上了车。

    刚坐进车子里,沈安溪便被旁边的一个外国男子绑了个眼罩:“不要试图着挣脱,我们人多,你斗不过我们的。”

    沈安溪都不想答话,只能乖乖地被绑上。眼前一片漆黑,只能从听到的声音中去依稀辨别身处的环境。车子一路上都格外的颠簸,期间沈安溪还晕车呕吐了。因为沈安溪呕吐的时候没有准备塑料袋,所以她就直接吐到了车子上。

    车上的几个外国人都格外的嫌弃,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在沈安溪呕吐之后,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

    沈安溪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人搀扶着下了车。走了一阵,沈安溪眼睛处绑的眼罩才被拿下来。她举目环顾四周,发觉自己身处在一个破旧的仓库里。

    仓库好像是那种废弃了很久了的,墙壁处有斑斑的污迹,四周零零落落地摆放着一些生锈废弃的设备。

    “难道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那帮外国人的其中一个这样问道。

    “当然不,只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喝口水,等成哥派人开另一部车子过来。刚才那车子那么臭,是人呆在里面都受不了。”另外一个外国人这样回答道。说完话,那个外国人还往沈安溪这边厌恶地看了一下,好像在责怪她将车吐脏了。

    沈安溪毫不畏惧地回了他一个白眼。这时她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男声:“喝点水么?或者喝点果汁什么的?旁边有一个便利店,我过去那边买东西。”

    沈安溪转头,发现和自己说话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外国男生。这个男生沈安溪之前并没有见过,可能是新过来这边的。

    沈安溪这时回答他道:“我要一瓶石榴汁,谢谢。”

    “好,那你先坐着休息一下。我很快回来。对了,我这有纸巾。”那个很年轻的外国男生这时递给沈安溪一包手帕纸,他的普通话讲得很标准。

    “快去买饮料啊,跟人质在那絮絮叨叨地说什么?难道你认识她?”粗暴的语声从旁边传了过来。

    “琼斯哥,我这就去。”那很年轻的外国男子说完后,便转身出了仓库门。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后,那很年轻的外国男子便拿着一堆饮料回了仓库。将那些饮料都分给了旁边的外国人后,那很年轻的外国男子才拿了一瓶石榴汁过来给沈安溪。

    沈安溪对他浅笑着道了声谢,然后扭开盖子,对着瓶口灌了一大口的石榴汁。石榴汁酸酸甜甜,带着一股清新的石榴香气。沈安溪又接连喝了几口,终于是将刚才坐车时的烦闷情绪驱赶走了一些。

    沈安溪的目光落在远处那在仓库墙角附近说话的,那帮外国人身上。她有了一个逃跑的计划。

    沈安溪所站的地方,旁边有个窗子。那个很年轻的外国男子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有从她旁边经过。所以她知道了便利店所在的方向。

    而根据他从出发到回来的时间,可以判断,这个便利店并不远。而这帮外国人不知道是因为疏忽还是因为什么,完全不绑她沈安溪。有可能是觉得沈安溪反正也不会逃跑,不想多此一举吧。

    沈安溪又看了那帮在远处的外国人几眼,然后便猛地向仓库门口冲了出去。不知道是谁,这时候忽然喊了一声:“那女人要逃跑了,快抓她回来!”

    沈安溪使出了全身力气,她觉得她这辈子都没跑过这么快,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而身后是那些呼喊着要过来抓她的外国人。

    沈安溪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便利店处,便利店里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看店。沈安溪跑到她的跟前,喘着气对她说道:“求你,帮我报警”沈安溪此时觉得自己的肺部快要炸裂开来,连说话都不连贯了。

    “出了什么事吗?”在看店的年轻女子,看到沈安溪这副样子,顿时被吓得有些怔。

    “我要报警,我要报警。”沈安溪刚说完这句话,后面的那群人却在这时涌进了便利店:“不许帮她报警,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

    那看店的年轻女子本来是想往旁边的固定电话走过去的,听到这么凶狠的话语后,她顿时被吓得不敢动了。

    “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忘记你今天见过我们。要不,你的小命就不保了。”其中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支枪。此刻他正手握着枪,将枪口对准了那看店的年轻女子,凶神恶煞地说道。

    “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看紧这个女孩子,不要让她报警。我们先带沈安溪走。”一个有着金色头发蓝眼睛的外国男子,对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