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沈枞渊的住所
    沈枞渊将沈安溪带到了一处停车库。沈安溪这时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开了车子过来?”

    沈枞渊点了点头,然后一拉沈安溪的手:“走,跟我一起下去停车库。”

    沈安溪转头看向车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回想起自己刚才的逃跑经历,不禁有些疑心自己是在梦里。她伸出手来,捏了捏自己的脸,很痛。那表示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沈枞渊在后视镜里见到沈安溪的动作,不禁失笑地问道:“你捏自己的脸干什么?”

    沈安溪听到沈枞渊笑了,不禁也笑着回答他道:“我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窗外的路灯灯光,在车窗处倒映出一道道长长的影子。沈枞渊的脸庞就在这一道道的光影中时明时暗,他这时将方向盘打向了左:“你没有做梦,我真的在。”

    沈安溪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语气中的温和柔软。

    沈安溪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过了一阵,沈枞渊的嗓音再次在车里响起:“要是累的话,就睡一下吧,等到了,我再叫你。”

    沈安溪回答了他一句好的,然后就将头靠在车后座背处,睡了过去。可能是因为沈枞渊在这里,沈安溪觉得安心的缘故,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她是在沈枞渊的呼唤声中醒来的。沈安溪睁开眼,看到沈枞渊已经打开了车后座的车门,他站在门外叫着她的名字:“安溪,我们到了。”说完,沈枞渊向着她伸出手来。

    沈安溪抬手揉了揉眼,然后她将手放到沈枞渊的手掌里:“我睡了多久?”

    “大概三十分钟的样子吧。去我房间再睡吧。”沈枞渊这时微笑着对她说道。

    沈安溪跟着沈枞渊到了他的卧室。沈枞渊现在住的房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柜子,剩下的就是一个衣柜。比起来在家里他的卧室,少了很多优雅别致的味道。

    沈安溪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对着沈枞渊说道:“住得这么简陋,还能习惯么?”语声里蕴着对他的心疼。

    沈枞渊也听出来了沈安溪对自己的心疼意味,当下他笑了笑:“没有什么习不习惯的,这里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顿了顿,他又说道:“要不要洗个澡再去睡觉?我去调热水给你。”

    在家里的时候,都是沈安溪给沈枞渊调热水的,这下是倒转过来了。沈安溪想到这里,刚才在逃跑时的疲累不快都消散了,当下不禁筦然:“好啊,那我就躺在床上,像个大老爷一样等着你伺候我了。”

    沈枞渊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伺候老婆是应该的。”他说着,转身想要往沐浴间走去。刚走了几步,却听到敲门声响起。

    沈枞渊忽地停住了脚步,他脸上的表情倏然变得凝重起来。接着他对着此刻坐在床上的沈安溪,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之后又走到不远处的衣柜跟前,轻轻地打开了衣柜的门,示意沈安溪进去。

    沈安溪大气都不敢出,蹑手蹑脚地走到衣柜处,躲了进去。等沈安溪躲进去后,沈枞渊又从衣柜处拿出一套浴袍,扔到床上。之后他又将床前沈安溪的拖鞋给踢到了床底下。此时门外的敲门声,还是在不紧不慢地响着。沈枞渊这时向着门外说了一句:“麻烦先等一等。”

    做完这些之后,沈枞渊又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一切,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走到门口处,打开了门。

    门口处赫然站着的,是穿着一套运动衣的成哥。沈枞渊表情自然脸色自若对着成哥淡淡地笑了笑:“成哥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睡不着,过来跟你谈谈心。”成哥说完,没等沈枞渊邀请,便径直进了房间。成哥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他像老鹰一样的锐利眼神,在房内巡视了一遍。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沈枞渊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刚才我敲门的时候,你怎么那么久才出来开门?”

    沈枞渊脸上也是一副很放松的神情:“我刚从沐浴间出来,便听到敲门声,想着如果是女性手下,让其看到我穿浴袍的样子并不好。所以就换了套衣服。”

    成哥一边说着“原来是这样子啊”,一边走到不远处的靠窗的位置坐下。

    “成哥要喝茶还是要喝酒?”沈枞渊说着,举步想要往柜子那边走过去。

    “不用了,大晚上的,没什么兴趣喝这些。我年纪大了,要注重身体,不想喝太多的酒和茶。”成哥说到这里,拍了拍旁边的一个位子,“枞渊,来,过来陪我聊聊天。”

    沈枞渊便依言走过去,在成哥旁边的位置坐下。刚在位置处坐下,沈枞渊便听到成哥对自己说道:“枞渊最近还习惯这里的工作吗?”

    沈枞渊点了点头:“还好。”

    成哥嗯了一声,然后抬眸看着沈枞渊,又问道:“最近和薇薇相处得怎么样了?听薇薇说,她挺喜欢你的。你对她是什么意思?”

    沈枞渊此刻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和成哥对视着:“薇薇还挺好啊。我不是已经告诉她,我的女人是她了么。成哥想问什么?”

    成哥笑了笑:“跟你我就不妨直话直说了。你的太太沈安溪为了找你,不惜装扮成妓女的模样混进来。你真的能舍弃她,跟薇薇一起么?”

    沈枞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当下他看着成哥问道:“成哥你想说什么?”

    成哥这时对沈枞渊四目对视,他的眼眸里此时滑过一丝极锋利的光芒:“沈安溪本来是被囚禁到别墅里的,今晚我收到手下弟兄的消息,说她逃跑了。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沈枞渊脸上此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鄙夷:“这事情我不清楚。我今天很忙,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没空关心这些。再说,她怎么样,跟我们这边其实没太大关系吧?一个女人而已,成哥用得着这么在乎吗?”

    成哥的目光在沈枞渊的脸上逡巡:“据他们反映,他们把附近的地方都翻遍了,都找不到沈安溪。我猜想,她肯定是有人帮助,才能逃走。而在我们这里,最有可能帮助她的人,就只有你。”

    “我跟这个女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是已经把你们的视频发给我了吗?”沈枞渊说这些话的时候,语调甚至没什么起伏。

    成哥大笑着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去拍了拍沈枞渊的肩膀:“很好,沈先生果然是做大事的人。”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等成哥离开了房间,沈枞渊心中绷紧的那条弦这才放松了下来。他等了一阵,估摸着成哥走远了,才打开了衣柜的门,让藏在里面的沈安溪出来。

    沈安溪从衣柜里出来后,就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沈枞渊被她看得心生疑惑,当下不禁问道:“怎么了?是生气了么?”沈枞渊回想了一下,记得沈安溪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沈安溪这时将脸凑近沈枞渊,盯了他一阵,才用幽怨的语气问道:“你和那个薇薇到底什么关系?”

    沈枞渊凝视了沈安溪一阵,才轻笑出声:“你吃醋了?”说到这里,沈枞渊将她的身躯搂过来贴近自己。

    沈安溪握紧拳头,一拳捶在他的胸口处:“你快点老实交代。那天晚上你们两人在我卧室门口,她那么嚣张,让我离开你,你还表情冷漠。我看她那么嚣张,看着你的眼神那么暧昧,你俩没什么我还真的不信。”沈安溪说到这里,又在沈枞渊的肩膀处揪了一把。

    “你也有吃醋的时候,真是难得。”沈枞渊握住了沈安溪的手腕,“别再又打又揪的了,疼。”说完,他低头在沈安溪的手上亲了一口。

    “那你跟那个薇薇怎么回事,快点给我解释。”沈安溪将手腕自沈枞渊的手中抽出,表情严肃地问道。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解释。薇薇是成哥那边的人,他专门派过来监视我的。我便顺水推舟,和她逢场作戏而已。”沈枞渊说到这里,低头温柔地看着怀里的沈安溪,放柔了嗓音道:“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怎么会和她有什么。”

    沈安溪看了沈枞渊的眼眸一阵,确定他没有撒谎后,才垂下眼眸,有些伤感地说道:“刚才我听到,成哥将我和他的视频发给了你看?”

    沈枞渊将沈安溪搂紧,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处,之后便叹了口气:“是的。”

    “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当初我找不到你的踪影,和军区那边商量,让他们帮助我混入成哥的圈子。恰好军区有一个要混入成哥圈子的妓女,他们就让我顶替了她的位置。当时那天晚上,我用了安眠药将成哥迷晕,制造了我俩在一起的假象”沈安溪说到这里,又昂起头,看着沈枞渊说道:“你相信我么?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