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心悦酒店
    又过了几天。这几天,沈安溪每天都有跟傅修然联系。无非就是问他查出来什么线索没有。然而傅修然都是回答她,他的朋友们还在查。

    沈安溪除了傅修然和青雅,也不知道该找谁去寻求帮助。她有想过去找侯御哲,但是她又怕侯御哲知道这个后,会劝她放弃。作为哥哥的他,总是觉得任何人的安危,都没有他妹妹沈安溪的安危重要。

    其实,有时候沈安溪也觉得自己有些傻气。既然沈枞渊都让自己回来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执意去寻找他。让他完成任务后,再回来不就好了么?可是她放心不下他,总觉得他孤身一人在敌方阵营,难免会遇到危险。而如果她可以找到接近他的方法的话,也许能在关键的时刻帮上他的忙。

    然而这几天傅修然那边都没什么进展,让沈安溪更是心急。刚燃起的希望火焰又被浇灭,沈安溪的精神状态又开始回复到了之前刚回来时的,那段日子的寝食难安。

    沈安溪从没觉得日子那么难熬过。她觉得好像做什么都失去了意义一样。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有时候就这么坐在沙发处,呆呆地看着天花板,都能持续一个多小时。

    健身房去了也没用,每次去完健身房后,沈安溪反而觉得很累。累却睡不着,这样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是更加辛苦。所以沈安溪干脆连健身房都不去了,就这样每天在家里呆着,等着傅修然给她消息。

    这天,沈安溪正躺在沙发上休息,电视上播放的电视节目她根本看不进去。就在她心烦意乱地看电视剧的时候,放在旁边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沈安溪从沙发上爬起来,到了桌边,拿起了手机。她一拿起手机,便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傅修然的来电。

    沈安溪迅速地按下接听键:“喂,修然吗?”

    “是的,安溪,是我。”手机那端传来傅修然的声音。

    “嗯,有什么消息了么。”沈安溪想到傅修然可能有关于枞渊的有利消息,精神比刚才振奋了一些。

    “还没有。只是打了电话过去,看看你的状态怎么样了。你最近是老是呆在家里吗?”傅修然的声音从手机话筒处传来。

    沈安溪听到并不是有关于枞渊事情的消息,不禁有些失望,当下她淡淡地回了傅修然一句:“嗯,是的啊。最近都没有心情外出啊。”

    “你这样每天闷在家里不好。”傅修然关切的声音从手机话筒处传来,“即使心情不好,也要多出去走走。”

    “嗯好。”沈安溪漫不经心地应答者傅修然。之后她又听到傅修然在手机那端说道:“今天青雅在研究新菜,你要不要过来尝尝?”

    沈安溪想了几秒钟,然后回答傅修然道:“不了吧。我刚吃完饭不久。”

    “过来玩一下啦,青雅说她怪想你的。也想跟你交流一下怀孕的心得。你老是闷在家里,我们都很担心你的精神状态。上次跟你见面,我就看出来你的精神状态不大好,不过当时我也无暇细问。”傅修然关切的语声自手机话筒传来。

    傅修然既然已经如此盛情邀请了,沈安溪没理由继续拒绝他。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最近精神状态实在是已经很差很差。当下她便答应了傅修然的邀请。

    沈安溪跟傅修然通完电话后,便进了卧室,换了套大方得体的衣服,然后画了个淡妆,便出了家门。

    沈安溪出了家门,走到了马路边。正想伸手拦一辆计程车,却看到前面冲过来一个小男孩。沈安溪避之不及,被那小男孩直直地撞了过来。沈安溪赶紧扶住他的双肩:“小朋友走路要小心了,不要横冲直撞啊。”说完,沈安溪伸出手去,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这时小男孩却拉住了沈安溪的手,往她的手里塞了张纸条,然后就跑开了。沈安溪好奇地摊开手中的纸条,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到心悦酒店608号房接头。

    而落款,是沈枞渊的名字。

    像是有什么敲击着沈安溪的心脏,仿佛周围所有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她的眼里只有纸条上面写着的那几个字。沈安溪双手捏紧纸条,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又读了几遍纸条上的字。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沈安溪这才将纸条放下。

    待她反应过来想要找寻刚才的那个小男孩询问的时候,发现那个小男孩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沈安溪这时又拿出手中的那张纸条,看着上面的那行字,嘴里喃喃地说道:“心悦酒店,不是附近街角新开的那家酒店吗?”

    当下沈安溪掏出手机,拨打了傅修然的电话。傅修然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安溪,你到了吗?我这就下楼去接你。”

    “不是的。我想告诉你,我有点事情,不能过去了。”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什么事情呢?”傅修然带着关切的嗓音,从手机听筒处传来。

    “等我回来再跟你说,我现在没时间解释了。我们下次有空再聚。”沈安溪说完,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便迅速地拦了一部计程车,让司机往心悦酒店开去。

    沈安溪转头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此刻是心如擂鼓。她的脑里此刻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念头——枞渊联系她,会是什么事情呢?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难道是他遇到了困难,要她帮忙吗?万一,这不是枞渊写给她的纸条,而是别人给她写的纸条呢?

    这会是一个陷阱吗?

    沈安溪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害怕起来。可即使知道这有可能是一个陷阱,她也会过去。她不能放弃能和枞渊碰面的机会。

    明明只是二十分钟的车程,沈安溪却觉得坐在车上像是有几个世纪那样漫长。偏偏路上计程车又遇到了几个红灯,每隔几分钟就要停一下,让沈安溪无比焦躁。

    终于到了心悦酒店的门口,沈安溪从车上走了下来,径直进了酒店的大堂。到了酒店大堂,沈安溪跟前台的人员说,她要住酒店的608号房。前台的人员打量了她几眼,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帮她办理了入住手续。

    沈安溪拿着房卡,乘电梯到了608房。进房间的时候,沈安溪的心中有些忐忑,生怕是别的什么人突然从房间里跳出来。

    然而,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沈安溪警惕而又狐疑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确实是一个人都没有。沈安溪皱起秀气的眉,满腹疑虑地走到桌边的椅子处坐下,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只有等待了。也许沈枞渊只是遇到了特殊情况,不能按照计划的时间到这里来。沈安溪想到这里,便脱了鞋子,躺到床上去,玩起了手机来。

    玩了一阵手机,沈安溪觉得很无聊,便去前面柜子处,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放的节目沈安溪都不怎么感兴趣,不过是让房间里有些声音而已。

    沈安溪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然后竟然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迷雾。前方是一片迷雾。她举目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树林里。沈安溪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她有些茫然,然后便往前走去。走了一阵,沈安溪便停了下来。她要走去哪里呢?她之前是不是在寻找着什么?

    沈安溪忽然不记得自己之前是在寻找着什么了。她继续往前走着,忽然在浓雾中,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了眼帘。

    “枞渊,是你吗?”沈安溪对着眼前的人影略带激动地问道。原来她进这片树林,是为了寻找沈枞渊吗?

    眼前的人影缓缓转过身,沈安溪在这时看清楚了他的脸——他是沈枞渊没错。可是他的脸上有两个乌溜溜的大洞,洞正往外冒着鲜血,那两个大洞的位置本应该是眼珠所在的位置

    “枞渊!”沈安溪惊叫着从噩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睛,发现窗外已是夜幕降临,房里只有电视机的屏幕在散发着亮光。沈安溪从床上坐起,在黑暗中摸索着,到了开关处,将房里的灯都打开。

    沈安溪又回到床上躺下。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发觉自己的额上全是冷汗。刚才的噩梦真的是太可怕了。沈安溪想起来刚才的噩梦还是觉得心有余悸。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后,便又爬起来,到了桌子旁边,拿起手机看了看。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想道,沈枞渊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呢?会不会不来了?毕竟已经这么晚了,如果要来的话,一早就该过来了。

    沈安溪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然后喃喃地说道:“要不,就等到十二点吧。”于是她便到卧室里去洗了个澡。

    洗完澡后,沈安溪便又回到床上,拿起遥控器,换起电视机上的节目来。换来换去,沈安溪终于看到一个稍微能看的节目了,便斜躺在床上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