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李威的救助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才过来找你,我们进屋说。”李威说着,从门边站起来,然后走到了沈安溪旁边,“快开门,我们进屋去说。”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拿着钥匙的手一顿:“我困了,想睡觉。要不我们下次再聊吧?”说话的时候,沈安溪略带冷漠地瞪着李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李威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然后撇了撇嘴说道:“现在这个时候,睡什么觉呢真是奇怪。”说完话,他拿过沈安溪手中的钥匙,很快地将房间门开了。

    李威进了宿舍后,便在沙发处坐下。沈安溪将手提包甩到沙发上,然后对他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说吧。”

    李威这时翘起了二郎腿,双手交叠:“我想知道,你和沈枞渊最近这段时间讨论些什么?”

    沈安溪用一种带着冷漠的眼神看着李威:“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威好像读不懂沈安溪眼里的冷漠似的:“我好奇。”顿了顿,他又笑道:“你知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总是有办法让你说的。”说到这里,他笑了几声,然后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坐下来,将你和沈枞渊之间的谈话内容,告诉我吧。”

    沈安溪知道自己也斗不过这诡计多端的少爷,当下便在他的旁边坐下,将沈枞渊和李俊想要利用他体内芯片的事情,告诉了李威。沈安溪心里是这样想的,她觉得,李威既然对这件事情那么有兴趣,也许她可以将他拉过来,关键的时候,能帮沈枞渊一把。

    李威听完了沈安溪的话后,沉吟了一阵,然后说道:“计划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但是,沈枞渊明知道敌方已经知道了他卧底的身份,却还要执意回去,这分明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沈安溪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然后微皱眉头,看着李俊道:“我也劝说过他了,可是他执意要这样做。可能,是因为不想放弃之前的努力吧,他有时候,是个特别固执的人。”

    李威点了点头,然后就低头思索了一阵。之后他又抬起头,对沈安溪说道:“这样吧,你们也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联系我就好了。”

    又过了几天。

    沈安溪正在床上午睡的时候,忽然听到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到了桌子边拿起电话一看,手机屏幕处显示是梁首长打来的电话。沈安溪心中一紧,睡意也醒了大半,她迅速地按下接听键,只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梁首长的声音:“安溪,是你吗?”手机听筒里梁首长的声音有些紧张。

    沈安溪的心弦此时绷得更紧了,此时她有些紧张地回答道:“是的,梁首长,是我。”

    “枞渊那边遇到了危险,你联系军区的人,过去救他。我这边已经派了人手过去了,但是,不知道赶不赶得及。”手机听筒里梁首长的声音很是焦急。

    沈安溪听梁首长这样的声音,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当下她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梁首长,枞渊遇到了什么危险,是不是很严重?”

    “具体的事情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我给你个地址,你让军区派人到那里去救枞渊。”说到这里,梁首长就说了一个地址。

    沈安溪赶紧拿来纸和笔,将地址记下来。跟梁首长通完电话后,沈安溪换好衣服,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营长的宿舍。

    到了营长的宿舍,沈安溪按了一下门铃,却发现没人应答。当下她心急如焚,又接着不间断地按了门铃很多次,却还是没人来应答。正在沈安溪心急的时候,忽然她的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安溪,你找营长有什么事情吗?他昨天就带着军区里的人去执行任务了,得过几天才能回来。”

    沈安溪转身一看,自己身后站着的,果然是李威。此时的他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她不禁焦急地脱口而出说道:“军区里所有的士兵都去了执行任务吗?”

    李威这时点了点头回答她:“是的,这次的任务很重要,所以营长带了所有的士兵去了。”

    沈安溪带着哭腔地说道:“那怎么办那枞渊该怎么办?”

    李威伸出手去,扶住了沈安溪的肩膀:“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沈先生遇到什么危险了么?”

    沈安溪将刚才梁首长跟她说的话,都告诉了李威。

    李威脸上的表情很是沉静,他对着沈安溪沉声说道:“别怕,你把枞渊的地址给我,我过去帮他。”

    沈安溪将刚才梁首长给她的地址说了出来。

    “那你先回宿舍等我电话,乖。”李威对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便往车库奔跑了过去。

    沈安溪只好依然李威的话,回了宿舍静候消息。

    沈枞渊拼命地向前跑着,他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他好像这辈子都没用这么快的速度奔跑过。就这么跑着跑着,他听到背后有人扣动扳机的声音,与此同时,几乎是电光火石间,有一个高大的人影从旁边冲了出来:“走,跟我走!”

    沈枞渊能依稀听到子弹从自己耳边飞逝而过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被那人一把拉住,往一辆敞开着车门的跑了过去。

    后面的人又连发了几发子弹,沈枞渊和那人都是险险避过。没多久,沈枞渊便被那人拉着进了汽车里。在这时,沈枞渊才看清了那人的面貌,他不禁有些惊讶地脱口而出说道:“李威先生?”

    坐在驾驶座上的李威这时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敌人,然后又回转头来:“沈先生,系好安全带了。”

    汽车在开动的那刹那便像箭一样,咆哮着向前驶了出去。沈枞渊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却从没见过有人像李威这样开车的,又快又急,还不断打弯。但同时沈枞渊又不得不佩服他的开车技术。

    沈安溪的宿舍内。

    午后的日光自窗外洒进来,沈安溪在屋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她斜躺在沙发上,看着墙上挂着的钟发呆。

    墙上的钟的秒针一下一下地跳着,沈安溪只觉得自己的心也以一下下的跳动着。而每一次跳动,她都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这种明明很焦急,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状态,真是令她烦躁不堪。

    门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沈安溪猛地从沙发处爬起来,朝着门口快步走了过去。她连猫眼都懒得看了,直接扭动门把手,打开了门。门口处站着的,是沈枞渊和李威。

    沈安溪也不顾李威在旁边,她当下便扑进沈枞渊的怀里:“你没有受伤吧?我可担心了。”

    “我没事,我没事。”沈枞渊将沈安溪拥紧,说话的时候,还拍了拍她的背部以示安慰。

    旁边的李威看到两人这个样子,嘴角微微带了点笑意,然后什么都没说,便转身离开了。

    等到沈安溪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李威这个人,然后她仰起头问沈枞渊:“李威呢?刚才是他救了你么?”

    沈枞渊听沈安溪这么一说,也才想起来李威是跟他一起回来的。当下他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又回转头来,对沈安溪说道:“是的,刚才幸好有他救了我,要不然,我即使不送命也会受伤。”说到这里,沈枞渊又说道:“我们还是进了屋再说吧。李威先生,他应该先回去了。”

    两人并肩进了屋里,双双在沙发处坐下。沈安溪给沈枞渊倒了杯茶水,然后便问道:“你是怎么遇到危险的?是他们获得了有用的信息后,就起了杀意吗?”

    沈枞渊这时点了点头:“我猜想也是的。我利用体内的芯片给他们传达了假的信息之后,他们立刻就过来我的住处了。我都来不及反应。虽然当初早有预料,可是也没想到他们会下手这么快。当时我向梁首长求助,他那边的人都还没赶过来,幸好李威先生及时赶到,带着我逃跑了。”说到这里,沈枞渊有些惊魂未定地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了几口茶。

    “那么你有达到你的目的了吗?”沈安溪这时问沈枞渊道。

    “算是吧。成哥那边派了人往藏匿军火的假地址赶过去了,军区这边应该也派人过去了吧?”沈枞渊说到这里,又喝了一口茶,然后才说道:“军区这边不是我直接联系的,是梁首长调配的,我不是太清楚。”

    沈安溪忽然想起,刚才自己去找营长的时候,李威说营长带了军区里的所有士兵去执行任务去了,难道就是去和成哥那帮人正面刚了?沈安溪这时向着沈枞渊问出了心中疑惑,沈枞渊对着她点了点头:“有可能。”

    当天下午,沈安溪便收拾了宿舍的衣服,和沈枞渊回了他们的家。

    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沈安溪走到客厅处的那张大沙发旁边,然后往上一倒:“哎呀,好舒服,又软又舒服,我可想死家里的沙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