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李威的送别
    又过了两天。这两天沈枞渊和沈安溪都是留在家里。心血来潮就一起去超市买菜回来煮饭吃。吃完饭就相依相偎坐在沙发处看老电影或者一些有些有名的英美剧。

    这天下午,沈枞渊和沈安溪例行坐在沙发上看老电影。看着看着,便有门铃声响了起来。沈安溪这时候从沙发处起来,走到门口处,往猫眼里看了看,发现是营长站在门口外按着门铃。

    沈安溪有些疑惑地打开了门,然后对着营长说道:“你好,刘营长,好久不见。”说话的时候,沈安溪还注意到,刘营长的手中还提着一个水果篮。

    “刘营长,你好。”坐在沙发处的沈枞渊听到声响,也从沙发处起身,朝着刘营长走了过来,“快进来坐吧。”

    沈枞渊知道自己进了敌方阵营后,军区便有新营长上任了,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不过沈枞渊并没有见过这位新上任的营长,今天是第一次见他。

    刘营长进了屋内后,沈安溪给他端上了茶。沈枞渊和刘营长寒暄了几句后,便直接了当地问道:“不知道刘营长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是这样的。我们军区最近将成哥这帮人一网打尽。如果没有沈先生冒险到敌人阵营里做卧底,我们是不可能那么快将他们抓获的。”刘营长这时将自己面前的茶杯端起,缓缓地喝了一口茶。

    “既然任务成功了,那就皆大欢喜了。”沈枞渊脸色淡淡地说道。

    “过两天我们军区开个庆功会,庆祝我们军区将这颗社会毒瘤铲除了。沈先生作为这次任务的主要功劳者,一定要过来参加。另外上级想要恢复你营长的位置。”刘营长带着笑意地,对沈枞渊说出了这些话。

    沈枞渊的目光这时移到了沈安溪的脸上:“我其实对军区营长这个位置并不是很感兴趣。现在我在军区的使命和责任已经完成了,我想,我也应该好好陪一陪我太太了。”

    刘营长听到这里,不禁皱了皱眉头:“那么沈先生的意思,是要离开军区吗?”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沈枞渊说到这里,停了停,然后又说道:“至于到时候的庆功会,我也不出席了吧,反正你们都已经知道我不是叛变军队的人就可以了。”

    “当时真的是证据摆在眼前,不由得人不信。对于这件事情,军区的兄弟们,都说是他们怪错沈营长你了。沈营长你是我们值得敬重的人。”说到这里,刘营长脸上露出略为惋惜的表情,“沈营长真的决定了吗?要离开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军区?我们军区没了像沈营长这么优秀的人,是很惋惜的一件事。”

    沈枞渊这时拿起面前点心盒了的一块饼干,然后将点心盒递到刘营长面前:“你要试一试吗?这是我昨天学着做的饼干。”

    刘营长说了声谢谢,然后伸手拿了一块点心盒里的饼干,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然后他便听到沈枞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的生活本来就不在军区里。我在军区外有我的家族企业,有我的太太和孩子。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在军区的使命和责任已经完成了,我走了,会有更多更有能力的人坐上营长的这个位置,为军区效力。”

    刘营长听沈枞渊这样说,便知道沈枞渊去意已决,当下他便指了指茶几上他带来的那个水果篮道:“里面有我们军区的兄弟给你送的贺卡,每个人都在上面签了名。沈营长以后有空的话,随时欢迎回来军区做客,我就先不打扰了。”

    沈枞渊向着刘营长点头微笑:“好的,你们有空也可以到我家来常作客。”

    将刘营长送走后,沈安溪问坐回了沙发处的沈枞渊道:“枞渊,你真的决定离开军区了?”

    沈枞渊这时将手臂伸过去,揽过了沈安溪的肩膀:“是啊。我之前一直说过要陪你去旅游,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了。之前我只身去了军区,留下你自己在家。虽说是为了我自己的理想使命,可也未免有些自私。这回终于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了,我觉得我应该抽些时间出来陪陪你。”

    “那你想去哪里旅游?”沈安溪将头靠在沈枞渊的肩上,然后抚着他那放在自己肩膀的手臂问道。

    “你想去哪里?我们去外国玩一圈吧。你没去过的地方,都去一遍。”沈枞渊说到这里,握紧了沈安溪的手。

    第二天。

    沈安溪守着行李箱,等着去旁边小卖部处买东西的沈枞渊。正在她嫌上午的日光太过猛烈,而想要撑起伞的时候,却听到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安溪,你们是准备去旅游对吗?”

    沈安溪转身一看,果然是李威站在那里。她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坐飞机?”

    李威笑了笑:“昨天晚上枞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谢谢我那天去帮他。然后聊着聊着,他就说起了你们今天要到机场去国外旅游。所以咯,反正我今天有空,就过来送你们一程。”

    “李兄。”沈安溪听到耳边响起了沈枞渊的声音,她转身,旁边的沈枞渊就将手中的一瓶矿泉水塞到了她的手里。

    “祝你们旅途愉快。你们准备去哪里玩呢?”李威对着沈枞渊露齿而笑。

    “先去一趟瑞士。然后就看心情安排行程。”沈枞渊也对着李威笑着回答道,“要不李兄也跟着我们一起来?人多热闹些。”

    李威这时笑着说道:“不了。我还是不要做电灯泡的好。”说完,他张开双臂,“临走时拥抱一下?”

    沈枞渊嘴角扬起,和李威拥抱了一下。两人相互拍了拍背,便分开了。之后李威走到沈安溪面前,张开双臂拥抱了她。拥抱的时候,李威在沈安溪的耳边小声说道:“祝福你和枞渊白头到老,希望我们这辈子永远都是好朋友。”

    李威在沈安溪耳边说完这些后,便放开了她。此时有微风拂过,拂起李威额前的碎发。沈安溪看着他嘴角处洋溢着的笑容,回想起自己和他相识以来发生的事情,心里忽然释然了,对着他挥了挥手说道:“那我们旅游回来以后再见。”

    沈安溪和沈枞渊和李威分别后,便进了候机室。过了没多久,两人就登上了飞机。到了飞机上,沈安溪便打开了一本随身带着的时尚杂志看了起来。

    看了一阵,旁边的沈枞渊却靠了过来,对着沈安溪说道:“好无聊啊。早知道我也带一本书过来看就好了。”

    沈安溪边翻着时尚杂志,边回答着沈枞渊的话道:“你之前不是说,上到飞机就睡觉的么?怎么,现在睡不着了?”

    “是啊,不知道怎么的,就又睡不着了。”沈枞渊捧着头,有点无奈地说道。说完这些后,他又凑得更近一些沈安溪:“要不我跟你一块看时尚杂志吧。”

    “嗯,好。”沈安溪将时尚杂志往他那边放过去一些,好让他也能看清楚杂志上的内容。

    刚看了一阵,沈枞渊便指着时尚杂志上的一幅图笑了起来:“这也叫时尚?脸上不知道涂了多少种颜色的涂料,头戴着用鸡毛鹅毛做成的大帽子,披着一张不知道什么东西拍出来的,也叫时尚么?”

    沈安溪微皱着眉头,白了沈枞渊一眼,刚想说他这个外行完全不理解时尚的理念,却见到前面座位的一个人回转头来:“枞渊哥,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但是又忍不住想回头看看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耶!”

    说话的是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子,看起来年龄不超过二十五的样子。

    沈安溪这时听到沈枞渊对着那个女孩子说道:“玛丽,是你啊,好久不见了,你又漂亮了不少啊。”

    “枞渊哥,你也帅了不少啊。真的是越来越帅了呢。”那女孩子兴奋地撑在了座位背处,看着沈枞渊说道。

    两人像是老友叙旧一样,彼此说了一阵话。沈安溪看这两人聊得这样欢,便戴着耳塞,继续看起手中的时尚的杂志来。

    沈安溪低头看了一阵手中的时尚杂志,却发现有人在自己面前摆手,她抬头一看,看到前面的玛丽在跟自己招手,而且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跟自己在说什么。

    沈安溪将耳塞拿下来,然后带着疑惑的表情问玛丽:“怎么了?”

    “你好,能跟我换个位置么?我跟你旁边的枞渊哥想坐在一起说话。”扎着辫子的玛丽,对着沈安溪说道。都还没等沈安溪回答,她就走了过来。

    等玛丽走到自己旁边的时候,沈安溪便对她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想换呢。他是我丈夫,我不想让他坐在别的女人旁边。”

    “啊,枞渊哥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呢?”玛丽只好有点讪讪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处,还是撑在了座位的后背处,跟沈枞渊说着话。

    沈枞渊也不好不理会她,只好她问什么便答什么。和她聊一会天后,沈枞渊便说道:“你这样不累么?而且在飞机上不坐好的话,很容易晕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