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错过
    ..org,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最新章节!

    说到这里,沈枞渊站直了身子,对着在场的人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去忙,公司的总裁位置,就暂由副总裁代替。大家有什么问题么?”

    沈枞渊的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道低沉的男嗓音响起:“沈总你离开公司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公司没你在,运转方面受到了很多限制。”

    沈枞渊向着说话的那人看了过去,嘴角露出了笑意:“我虽然人不在公司,但是你们随时都可以联系到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手机24小时开机。”

    “但是你人不在这里,我们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坐在沈枞渊旁边的张秘书这时说道。

    沈枞渊这时微低下头,看着张秘书笑了笑道:“你有什么不踏实的?以后每天给我打电话汇报工作情况。”

    张秘书听到沈枞渊这样说,吐了吐舌头,回答了一句“是的沈总”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这样吧,以后公司部门的主管每天都向我汇报一次工作情况。电话也行,邮件也可以。”沈枞渊说到这里,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这样没什么问题吧?我最近实在是有事情,耽误了公司的事情,我在这里向大家致歉。”说着,沈枞渊站在长桌主人位处,微微向着众人鞠躬。

    会议散了之后,沈枞渊回到办公室收拾了一些东西,便往机场赶去。

    窗外下起了微微细雨。坐在餐厅里的沈安溪托着腮转头看向窗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坐在她对面的李威这时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她,也不说话。

    过了一阵,沈安溪才回转过头来,看到李威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便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李威的目光还是凝在沈安溪的脸庞处,此时他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问你看着窗外,在想什么。”

    “也没想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在想枞渊什么时候会回来接我。”沈安溪说到这里,依然是托着腮,拿着小勺子搅拌着杯里的咖啡,一副有些郁闷的样子。

    李威听到她提到沈枞渊的名字,也没说什么,只是垂下了眼帘。过了一阵,李威才抬起头,看着沈安溪说道:“这里玩腻了么?”

    “嗯。”沈安溪有点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的雨景,然后又说道:“现在又下雨,也不能去哪里玩啊。”

    两人坐着相对沉默了一阵。然后沈安溪对着李威说道:“要不我们今天回中国吧。我觉得这边也没什么好玩的,而且我查了天气预报,最近半个月都在下雨。我们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吧。”顿了顿,沈安溪又说道,“我想回国给枞渊一个惊喜。”前几天沈安溪打电话给沈枞渊,问他什么时候过来。当时沈枞渊的回答是他还在忙碌。沈安溪心想,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她回国好了,反正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李威脸上露出些微黯然的神色。可能是因为知道沈安溪想回国是因为思念沈枞渊的缘故吧。当下他只是淡淡地回答了沈安溪一句:“你想回去的话,那我们今天就订机票走吧。”

    飞机上。

    在沈安溪说完自己想回国后,李威就上网订了机票,然后陪着沈安溪到了机场登了机。

    李威扭头看了一阵窗外的景色,然后又回转头来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沈安溪。看到她已经合上眼睛闭目养神的样子,李威也不忍心打扰她,便从背包里拿出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看了一阵杂志,李威便觉得很无聊,就将杂志放下了。刚放下杂志,却看见隔壁的沈安溪头一歪,靠到了自己的肩上。李威先是轻轻皱了皱眉,然后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沈安溪睡得更舒服一些。

    李威的眼光在沈安溪的脸庞处逡巡着。她的脸庞不施脂粉,却是白皙剔透的。她的眼睫毛很长,细密而微翘,在眼底处投下阴影。因为外面是阴天,飞机里光线里不大好,所以她整个人有一半沉浸在阴影里,却让她整个人有奇异的美感。

    李威的目光像是胶在了她的脸庞处。如果现在有画笔和纸,他应该能画出无数张她的画像吧。

    奇怪,他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相反,李威他曾经有过很多的女友。他也体验过热恋的感觉。只是好像有生以来,他并没有对遇到的任何一个女人,有过像是对沈安溪有的这种感情。

    这是一种全新的更深刻的感情。可是,他李威才认识沈安溪不久不是么?也许感情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情绪吧。

    三个多小时过去后,飞机到了目的地。飞机上的提示音响起,靠在李威肩膀处的沈安溪这时缓缓张开了眼睛,她转动了一下眼睛,才看清自己是靠在了李威的肩膀处。沈安溪这时赶紧直起了身子,对着李威说道:“我是什么时候靠到你身上去的?真是对不起。”

    李威这时轻笑出声:“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呢,到了,我们下飞机吧。”说着,率先从座位处起了来。

    两人拿好行李,便下了飞机。刚出了飞机场,沈安溪却看迎面走过来一堆娱乐记者,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她的跟前,人人都争相将手中的麦克风递到她的面前:“沈太太,为什么你不是跟沈枞渊先生一起去国外旅游?你旁边的这位男士,是你的什么人?难道又像上次那样,是你的绯闻男友?”

    沈安溪对这帮忽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娱乐记者猝不及防,这一个个的问题更是问得她晕头转向。沈安溪紧闭着嘴唇,想从一大群娱乐记者中穿过去。无奈对方人多,就是没办法走过去。李威拉了拉沈安溪的手臂,脸色冷漠地着那一群娱乐记者说了一句:“麻烦让一让。”李威这样的举动,引得那帮记者争相拍照。

    李威此时的脸色更是难看,他的目光冷冷地在众记者的脸上划过,然后薄唇轻启,说出了一句话:“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也许是李威的表情太过可怕,那帮堵着沈安溪去路的娱乐记者,这时竟给两人让开了一条路。还是有闪光灯亮起。这帮娱乐记者,又怎么会错过李威拉着沈安溪这样的画面。

    李威拉着沈安溪从那一帮记者中走过,然后就离开了机场。

    李威和沈安溪出了机场后,便拦了部计程车,往沈安溪的家驶去。到了沈安溪家的楼下,李威对沈安溪说了句:“你先回去吧,我会回军区了。再见。”

    沈安溪打开了车门,弯身出了计程车。到了车门外后,沈安溪对这时仍然坐在车里的李威说道:“李先生谢谢你。有空可以过来我们家做客。”

    跟李威分别后,沈安溪便提着行李回了家。回到家里,沈安溪将行李放到一边,然后拿起手机打了沈枞渊的电话。过了一阵,手机话筒里传出了冷冷的提示音:“你好,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再拨。”

    沈安溪有点疑惑,便放下手机,到了卧室里拿了睡衣,然后进了沐浴间里洗澡。洗完澡出来后,沈安溪又拿起手机,给沈枞渊打了个电话。手机听筒里还是那冷冷的“不在服务区内”的提示音。

    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想,枞渊他到底去了哪里呢?想了一阵,沈安溪便拨打了张秘书的电话。张秘书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听筒里此时传出了张秘书的声音:“沈太太吗?上次听沈总说,你在国外受伤了,怎么样了?现在还好吗?”

    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谢谢张秘书关心。”说完这些之后,沈安溪又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枞渊是在公司吗?我打他的电话打不通,想告诉他一声我回来了。”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这时候有些讶异地说道:“沈总今天早上开完会就坐了飞机去国外了,说是去找你。难道他没跟你说么?”

    沈安溪皱了皱眉头,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没呢。我没听到他说这个。我还想着回来给他一个惊喜的,没想到他已经到了国外去了。”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这时回答她道:“沈总的手机打不通可能是他坐飞机关机了吧。”

    沈安溪点了点头,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可能吧。我就先不打扰你了,你先去忙吧。”

    跟张秘书通完电话后,沈安溪放下了手机,然后坐到了沙发上。沈安溪想了想,知道到时候沈枞渊到了国外找不到自己的话,便会打电话联系她。当下她便百无聊赖地看起电视节目来。

    看了一阵电视之后,沈安溪便听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沈安溪接起来,看了一眼,见是沈枞渊打来的电话,便迅速地按下了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来了沈枞渊的嗓音:“安溪?你是回国去了么?”

    沈安溪这时回答他道:“是啊。我是回来了。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你反而去国外了。我回家打不通你的电话,听张秘书说了我才知道的。”

    “那好,你在家等我回去吧。”沈枞渊的嗓音从手机听筒处传来,不知是不是错觉,沈安溪觉得他的嗓音透着丝丝冷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