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记者招待会
    ..org,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最新章节!

    沈安溪起来后,简单地吃了点早餐,然后便到房间里仔细化了个妆。之后挑了套端庄的西装穿上,沈安溪便出了门。

    记者招待会上。

    “沈太太,这个招待会就你一个人吗?不是说,沈先生也会过来吗?”沈安溪旁边的一个记者,拿着一个麦克风对着沈安溪问道。沈安溪这时心里已经有点不高兴,但是她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对那记者伸过来的话筒说道:“沈先生本来决定要来的,但是现在估计是有事情耽搁了。没关系,记者发布会我在就可以了。”说到这里,沈安溪双手交叠,对着不远处的摄像头点了点头,然后脸上展示处标致性的笑容:“没关系的,记者发布会可以开始了。”

    沈安溪的话音刚落,旁边的记者便问了一个问题:“最近沈太太身边又换了一个情人,沈太太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这个记者问完后,便将手中的话筒递到了沈安溪面前。

    沈安溪虽然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此时脸上还是露出了微愠的情绪:“我今天开这个记者招待会,就是为了澄清这件事。那天在机场你们拍到的男子,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会结伴一起去国外旅游吗?普通朋友会在你被媒体问话时,这样维护你吗?那么这个普通朋友未免对沈太太你太好了吧?”沈安溪刚说完话,左边的一个染黄头发的女记者便连珠炮般的问了一大堆问题。

    “这是任何一个普通朋友都会做的绅士举动。”沈安溪捏了捏自己的手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而无起伏。

    “但我们在现场,看到你们很亲昵。他跟你说话的时候可是情意绵绵的呢。”沈安溪旁边的一个记者又问了一个问题。

    “总之,你们之前报道的那些,纯属无中生有,我今天开这个记者招待会,就是为了澄清你们制造的绯闻。”沈安溪对着那伸在自己面前的话筒说道。

    “沈太太,你这些话不够说服力。只有单方面的解释,我们怎么能相信你?更何况,沈先生也没有出席这个记者招待会,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跟你生气了?又或者,你们早已是貌合神离,婚姻早已经是名存实亡?”沈安溪旁边的一个记者此时又问道。

    “那请问沈太太,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感情破裂了的?”

    “你们的感情为什么破裂呢,是因为,本来你们名义上是亲戚的缘故吗?”

    “沈太太,请你正面回答,不要回避问题。”

    .......

    记者们的问题接踵而来,沈安溪有点应付不过来的感觉。而且无论她对着话筒说什么,记者们都不满意,甚至有些记者还很横蛮地让沈安溪拿出证据来。沈枞渊的不到场也让记者们有了更多质疑沈安溪的理由。

    沈安溪此时很无奈地,对旁边的一个记者说道:“我说过了,沈先生他有事情,所以暂时不能出席活动,你们不要以此为借口.......”

    而旁边记者的提问却打断了沈安溪的话语:“沈太太你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是想要掩饰什么吗?”

    记者们的刁钻提问像潮水一样,淹没了沈安溪。要不是在摄像头面前,沈安溪早就甩头走人了。此刻沈安溪只能保持平静的状态,端坐着,微笑着,尽量耐心而有条不紊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然而她知道,自己指不定在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对着这些无中生有的记者就是一通骂。

    “沈太太,你这样是不守妇道吧?为什么在沈先生忙着公司的事情时,却跟别的男人到国外旅游呢?”

    “沈太太以前还有一个叫傅修然的绯闻男友?沈太太,你这样对沈先生太不公平了吧?沈先生是个年轻有为的男子,很多女子都觉得你嫁给了他,是三生有幸。然而你现在这样给沈先生戴绿帽子,你置夫妻之情于何地?”

    “沈太太......”

    又是一波言辞直接的侮辱性的提问。沈安溪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已经冒出了冷汗,心间有怒火在一寸寸地侵占着。她抬眸看了看不远处的摄像头,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道冷静安溪你要冷静。然后她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对着一个伸到自己面前,事实上是快要戳到自己的脸的麦克风说道:“其实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并没有什么绯闻男友。我和枞渊之间的感情,也从来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沈安溪刚说完这句话,便看到李威从远处朝着自己走过来。之所以能从这么远的距离,就能认得出李威,无非是因为他穿了极其显眼的一件红色紧身t恤。

    李威很快就到了沈安溪的跟前,然后拉起她的手就对她说道:“安溪,不要在媒体前尝试着澄清了,没用的,这只会越抹越黑。”说完,李威拉住沈安溪的手加大了力道:“跟我走吧。不要再留在这里,跟这些无聊的记者浪费时间了。”

    沈安溪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人,那些记者此时忙不迭地举起了手中的照相机,闪光灯闪个不停。

    “别拍了,再拍,我会告你们。”李威被那些闪光灯闪得心烦,直接走到一个记者面前,将他手中的照相机抢夺过来,然后将照相机扔到了地上。

    那照相机被扔到地面,顿时烂成了两半。

    那记者见李威牛高马大,又好像锻炼过的样子,也有些惧怕地隐入了人群中,很快就不见了,连地上的照相机都没有捡。

    “我们走吧。”李威又拉住了沈安溪的手腕,往前走去。走到了几步,沈安溪却见到沈枞渊出现在了李威面前。

    “枞渊?你什么时候来的?”沈安溪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沈枞渊。她刚才根本没有看到沈枞渊的人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在她看到沈枞渊的时候,沈安溪还看到有人影在沈枞渊一闪。那人好像是周琳琳。

    正在沈安溪满腹疑惑的时候,她耳边传来了沈枞渊冷冷的嗓音:“就在李威过来拉你的手的时候。这是我太太,麻烦你离她远一些,李先生。”沈枞渊冷冷地对李威说完这些话后,然后便拉起沈安溪的手腕,往前走去。

    沈安溪只觉得沈枞渊拉住自己手腕的手用了极大的力气,让她的手腕生疼。这时沈安溪不禁叫出声:“枞渊,你不要抓得那么紧,弄得我很疼。”沈安溪边说着,边快步跟在沈枞渊的身后。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离开这里。”沈枞渊回答着沈安溪,然后拉住沈安溪手腕的手用的力气更大了。

    沈安溪咬紧嘴唇,跟在沈枞渊的后面走着。手腕处传来疼痛,然而这些都比不过她心里的委屈。跟沈枞渊走了一阵,沈安溪的眼角余光瞥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是穿着白裙子的周琳琳。

    “枞渊,周琳琳怎么会在这里?”沈安溪这时盯着那抹白色的人影,向走在自己面前的沈枞渊问道。

    “我跟她一起来的。”沈枞渊的嗓音中带着浓重的冷意。

    “你怎么会跟她一起来?我叫阿树哥通知你了,今天要来参加记者招待会,你怎么不来?”沈安溪继续问沈枞渊道。

    走在她前面的沈枞渊却没再回答她的问话,只是脚步不停地向前走着。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马路旁。沈枞渊拖着沈安溪走到了一辆汽车旁,然后他打开了车门,头也不回地对沈安溪说了一句:“上车。”说完这句话后,沈枞渊便进了车。

    沈安溪揉了揉自己那被沈枞渊抓疼的手腕,然后便打开了车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见沈安溪上了车,沈枞渊便发动了车子,一发动车子便将车速开到极限。

    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沈安溪不禁脱口而出说了一句:“枞渊,你将车速开得那么快做什么?”

    坐在驾驶座的沈枞渊仿佛没有听到沈安溪的话,脚下又是猛踩了一下,车子以更快的速度向前驶了出去。

    沈安溪看到窗外以极快速度闪逝而过,心中不免有些慌乱,当下她对着沈枞渊大喊道:“你疯了吗?要拉着我一起自杀吗?快停下来!”

    见沈枞渊还是无动于衷,沈安溪这次用尽全身力气对着沈枞渊喊了一句:“停下来,停下来,听到没有!!”

    车子的速度终是慢了下来。沈枞渊带着浓重冷意的嗓音传来:“你这么不信任我的车技么?”

    “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沈安溪惊魂未定地对沈枞渊说道。

    “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李威会对你做如此亲昵的动作?你俩又为何在国外一起旅游?现在热搜上都是你和他的照片,你是不是觉得我沈枞渊眼瞎?”沈枞渊边开着车,边说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和李威之间,只是纯粹的朋友关系。我沈安溪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沈安溪说完这两句话后,不知怎么的,心间一下子涌出了无数委屈的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