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绝交
    周薇薇回答完沈枞渊后,好像察觉到了沈安溪的目光,这时她向着沈安溪看了过来,对着她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礼貌微笑:“你好,沈太太。”

    沈安溪经常会上媒体和报纸,被陌生的人认出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下沈安溪也微笑着,对周薇薇点了点头。

    等周薇薇离开后,沈安溪便从沙发处站了起来,对沈枞渊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沈枞渊的目光还是只停留在电脑屏幕处,他的手指不断地在鼠标处点击着,听了沈安溪的话后,他也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沈安溪转身往门口处走了几步,然后忽然停下。她转头对沈枞渊轻轻地问了一句:“今晚你回家么?”

    沈枞渊沉默了几秒,然后回答道:“我还不确定。”

    沈安溪听了他的回答后,便没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回到家里,沈安溪便回到了卧室。回了卧室后,沈安溪便打开了电脑,想着能不能看部旧电影,打发一下时间。刚打开电脑,却看到一个热搜蹦了出来——沈枞渊偕同情人出席慈善晚会,与太太感情出现裂缝?

    沈安溪看到这个新闻标题的时候,心脏像是被什么猛地敲击了一下,接着就是暴躁的情绪在心间倏然扩散。虽然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不要点开这么无聊的新闻去看,都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乱写一通的。可是,像是鬼使神差般,沈安溪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点开了那篇新闻。

    新闻里写了沈枞渊最近身边总是站着一个女子,无论出席什么活动,沈枞渊基本都是带着她。加上最近沈安溪和李威的绯闻,新闻里又是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对沈枞渊和沈安溪婚姻状况的猜测。沈安溪点开照片,站着沈枞渊身边的女子,她刚才在沈枞渊办公室里还见到了——赫然就是周薇薇。

    沈安溪的心里一下子就变得又酸又涩。沈枞渊去哪里都带着她?不是有张秘书么?为什么不带张秘书,而要带着这个女子?

    沈安溪这时没了看电影的心情。她将电脑关掉,躺到了床上。斜躺在床上,打开房里的音响,让轻柔的纯音乐萦绕在房间里。

    照这么下去,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只会越来越糟。沈枞渊的人品她不是不相信,只是他无意去寻找第三者,难保第三者不会主动扑上来。她沈安溪必须做些什么,不能就这样任凭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这样恶化下去。

    环境优雅的餐厅里,有清越的小提琴音萦绕耳际。

    “安溪,今天忽然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么?”李威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对着面前的沈安溪问道。

    见沈安溪吃着沙拉没回答,李威弯起唇笑了笑:“当然,如果你没什么事想约我出来聊天逛街,我也是可以随时奉陪的。”

    沈安溪这时将手中的叉子,放下到盘子的一侧,然后抬眸看着李威说道:“我约你出来,是想谢谢你之前,对我和枞渊的帮助。”

    “大家朋友一场,这些小事情,何足挂齿。”李威淡淡一笑,然后打量了一阵沈安溪:“不过,我觉得,你约我出来,不是为了说这个吧?”

    “李先生真是聪明,什么心思都瞒不过你。”沈安溪轻轻地笑了。

    李威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说道:“有什么不妨说出来,我们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是想要说之前热搜的事情么?”李威最近也看到,自己和沈安溪一同出入的照片,上了热搜。虽然他有些恼怒媒体的无中生有,不过这些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影响,所以他就一直没理会。

    沈安溪与他四目相对,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是的。你知道,这些热搜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影响。确切来说,是我和枞渊之间的感情。”

    李威这时皱起眉头:“他对你的基本信任还是有的吧?我们之间是朋友关系而已。虽然,我是对你有男女之情,但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不是么?”

    沈安溪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用一种无奈而略带哀伤的眼神看着他。

    李威的目光在沈安溪的脸上逡巡,然后他迟疑地说道:“枞渊让你和我断绝来往,对么?”话一说口,李威为自己话语中蕴含着的伤感惊讶。

    沈安溪这时才开口回答他道:“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不能任由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就这样恶化下去。他的身边也出现了一些莺莺燕燕,我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管。”说到这里,沈安溪低头垂下眼帘,脸上是一种黯然的神情,“他已经一周多没回家了。我不想就这样和他相同陌路下去。”

    “所以你决定牺牲我们之间的友谊。是么?”李威说到这里,自嘲地笑了笑。他刚才还为沈安溪联系自己而开心。他在沈安溪心中的位置,哪有沈枞渊来得重要呢?如此患得患失,不是他李威一贯的作风吧?他李威一个富家少爷,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要这里为一朵有主之花神伤纠结?

    沈安溪的眼眸里闪现出一丝无奈:“我想要挽回我和枞渊之间的感情。所以,日后我们就不要见面了吧。”

    “好。我李威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我祝你们能永远幸福下去。”李威说完,便从椅子处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李威走到餐厅门口,推开门就走了出去。他也说不清自己此刻心里是什么滋味,按理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他何必死缠着沈安溪一个有妇之夫不放?但是当她说出“日后我们就不要见面了吧”这句话后,李威还是觉得自己心脏好像猛地被人抽走了一块。

    沈安溪扭头看着窗外。从这里能看到李威离去的背影。他的步伐跟平时没什么两样。沈安溪心想,他心里一定会怪责自己多事矫情吧。不管怎么样,他们之间的友谊也算是结束了。

    沈安溪心情郁闷地从餐厅回到家。休息了一阵,又跟在游戏室里的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沈安溪便去了沈枞渊的公司。

    到了沈枞渊的公司,沈安溪径直进了沈枞渊的办公室。沈安溪推门进去的时候,见到周薇薇正站在沈枞渊办公室旁边,而沈枞渊正拿着一叠文件,和她和颜悦色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见到沈安溪进来,沈枞渊和周薇薇两人都明显一怔,沈枞渊脸上好像露出微微不满的表情:“安溪,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我有急事找你。”沈安溪这时对沈枞渊说道。

    “薇薇,你先回去吧。等会我再叫你。”沈枞渊转头对周薇薇说道。

    周薇薇回答了一声好的,然后便转身向办公室门口走去。经过沈安溪身旁的时候,周薇薇还对沈安溪微笑着点了点头。沈安溪看到这个人,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但是她也只能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和她微笑点头示意。

    待周薇薇走了后,沈枞渊抬头看着眼前的沈安溪问道:“安溪,有什么事情么?”语气中蕴含着丝丝不耐和冷漠。

    “我要来你公司上班。”沈安溪凝视着沈枞渊,直接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意图。

    沈枞渊皱了皱眉头:“为什么?在家里很闷?”

    “我不喜欢见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沈安溪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的双手撑在桌子边沿,语气带着隐隐的委屈。

    沈枞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公司的员工不是男的就是女的,我工作是男女都会接触到的,你说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接触,那难不成我要每天呆在家里?”说到这里,沈枞渊对着沈安溪微微笑了笑,笑容里好像还带着一丝戏谑。

    这样的笑容看在沈安溪的眼里,却像是带着莫大的讽刺,当下她便觉得心内有一股浊气上涌:“你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我指的是周薇薇。最近你和她上了热搜,你不知道么?”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的眼眸变得幽深起来:“我知道。媒体乱写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这样的热搜能增加我的曝光度,对公司最近新开展的新项目有利。”

    “别跟我扯什么为了公司。有年轻姑娘在你身边,你觉得很享受不是么?要不然你给我解释一下,有张秘书在,为什么还要用周薇薇这么一个人?你是因为我之前和李威有联系,故意这样报复我?要不,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家,留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沈安溪说到这里,眼里不禁涌起湿意。

    也许是听出了沈安溪言语中的委屈,沈枞渊的脸色变得比刚才柔和一些:“你先回去,今晚我回家再跟你谈。”

    “我不管,我要到你们公司来上班。我要让别人知道,你沈枞渊是有太太的。”沈安溪下意识说出了这些话,像是被情绪控制了思考的能力。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