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周薇薇的短信
    ,精彩小说免费!

    沈枞渊这时从沙发处站了起来,伸手出去一把拉住了沈安溪的手臂:“离婚?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

    沈安溪转身,脸上带着厌恶的神色。她扯开沈枞渊拉住自己手臂的手,然后语带讽刺地说道:“好好的?你跟我说,我们这种婚姻状态还是好好的?你和周薇薇的事情,公司都已经是人尽皆知了,网络上也到处都是你们的新闻,你告诉我,我们还是好好的?”

    “你听我解释。”沈枞渊的双手放到了沈安溪的肩上,“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

    沈安溪脸色铁青地拂开他的双手,冷笑出声:“什么好戏?你和周薇薇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吗?”说完,沈安溪便往里屋走去。

    沈枞渊又快步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手臂。哪料沈安溪转头,对他说道:“你放手。我不想看见你,也不想跟你说话。离婚的事情你早点考虑。”说完,沈安溪看着沈枞渊那拉住自己手臂的手,示意他松开。

    沈枞渊只得松开了她的手。沈安溪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内。

    沈枞渊一脸黯然地走回沙发处坐下。他思索片刻,便打了董少华的电话。董少华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枞渊?你小子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有事情要我帮忙?”

    “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有事情要你帮忙吗?我是这么没良心的人吗?”沈枞渊这时揶揄道。

    “好吧,怎么了?”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语声中带着笑意。

    “我工作了很久,都没怎么休息过。今晚带我去嗨一下可好?”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好啊。我正准备出去玩呢。”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这时说道,“你开车过来我家门口?我们等你。”

    “好。我这就过来。”沈枞渊被沈安溪刚才的话语扰得心烦,此时此刻恨不得喝酒玩乐发泄一场。

    沈枞渊跟董少华通完电话后,便开车去了他家。一进董少华的家,沈枞渊便看到他正在举行着派对。周围有很多俊男美女在逡巡着。沈枞渊打量了一下,然后对着旁边的董少华说道:“你怎么开起了派对?”

    “不能吗?我正无聊得很。最近天气很不好,搞得我都没心情去玩耍了。”董少华说着,走到不远处的一张淡灰色柔软沙发处坐下。那淡灰色沙发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高档货。沈枞渊也走到那沙发旁边的位置坐下:“你这沙发新买的吧?我以前可没见过它。”

    “买了有三个月了。你都很久没联系我了不是么?”董少华说着,拿起旁边茶几上的一瓶洋酒,打开了酒瓶盖,便往嘴里灌。

    “你这样喝法,没到凌晨,就会醉倒。”沈枞渊看着董少华说道。

    “反正我明儿又不用上班,怕什么。”董少华说着话,将腿放到沙发的扶手处。

    “话说,你这么颓废,伯父伯母都不管你?你也奔三的人了,怎么还天天寻欢作乐不务正业的样子?”沈枞渊轻轻皱了皱眉,对董少华说道。

    “将来家业肯定是大哥继承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不到处寻欢作乐,还能做什么?外国留学这个任务我也完成了,我没有什么必须完成的事情了。”董少华说到这里,一副施施然的样子,又说道:“况且,我这人的性格也不合适去干什么大事业,不是么?”

    沈枞渊看着董少华,心里也不知道该羡慕他还是该鄙视他好。不过董少华说得也有道理,他出生的起点,就已经是别人人生奋斗的终点了,那他还有什么奋斗的必要?好好享受人生,也不失为一种明智选择,不是么?

    董少华将酒瓶喝下去三分之一后,才将酒瓶放回到茶几处。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沈枞渊说道:“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烦恼?”说到这里,董少华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有心事不怕和我说啊,反正你我也这么熟了。也许说出来,我还能给你点建议。”

    沈枞渊搓了搓手,然后抬眸看着董少华说道:“安溪说要跟我离婚。”

    董少华听了沈枞渊的话后,脸上立刻变成了愕然的神色。沉默了几秒钟后,他才说道:“你和你太太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间隙?我看娱乐新闻最近经常写你和你太太的绯闻。今天说你太太有情人,前几日不是有人拍到你带一个叫......周什么的女子去了酒店?”

    “说来话长。我没有出轨,我的心还是在她身上的。”沈枞渊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你干嘛跟别的女子去酒店?”董少华这时皱着眉问他。

    “一时之间说不清楚。我最近忙着公司的事情,本来已经够烦了。安溪却忽然要跟我离婚,我说要跟她解释,她却不肯跟我交流。”沈枞渊说到这里,低下了头,神情黯然的样子。

    “既然她不想跟你交流,那么你就等几天,等她气消了,再跟她解释清楚。只要你不同意离婚,她单方面要离婚也不可能离得那么快。”董少华这时说道。

    沈枞渊看着窗外的夜色,没有说话。

    董少华从沙发处起来,走过去搭住沈枞渊的肩膀:“走,我们出去跟他们一起跳舞去吧。”

    沈枞渊在董少华处一直玩到深夜,才拖着醉意熏然的身子回到家中。

    卧室内。

    躺在床上的沈安溪本来已经睡着,却在此时被关门声吵醒。她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决定去门外看个究竟。

    刚打开门,沈安溪便看到沈枞渊正从客厅处走过来。沈安溪不禁皱了皱眉,对沈枞渊说道:“你去哪里了?”

    “我去董少华那边玩了。”说话间,沈枞渊已经走到了沈安溪的跟前,“今晚到我房间去陪我好不好?”沈枞渊说话的时候,伸手捏住了沈安溪的下巴。

    一股烟酒味闯入鼻息,沈安溪心下觉得无比厌恶。她扭头,然后伸手打开沈枞渊的手:“你不要吵到我睡觉。”说完,她就走进自己的卧室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第二天下午。

    这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沈安溪完全没有心情上班,但是她还是准时到了公司。这一整天,沈安溪坐在电脑前,就像一具失去了魂魄的麻木驱壳一样,木然地工作着。有时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沈安溪便迫不及待地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离开了公司。

    回到家里,沈安溪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到桌子处,然后就躺到了沙发处。躺了一阵,沈安溪便听到门外的钥匙开门声。接着耳边便响起了沈枞渊的嗓音:“安溪,我回来了。”

    沈安溪懒懒地回答了他一个嗯字,便在沙发处翻了身,继续闭目养神。过了一阵,沈安溪听到自己的头顶响起了一个嗓音:“很累么?”

    沈安溪不想理他,便又淡淡地嗯了一声,还是继续闭着眼睛躺在沙发处。然后她便听到沈枞渊将什么东西放在了桌面上,接着他便往里屋走了进去。

    沈安溪在沙发上躺了一阵后,便觉得肚子有些饿。她从沙发处爬了起来,往厨房处走了过去。经过桌子的时候,沈安溪听到沈枞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她本来不想理会的,但是眼角余光瞥到手机屏幕处好像有周薇薇三个字在闪现。沈安溪按捺不住好奇心,便走了过去,拿起了沈枞渊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收到了周薇薇的一条新信息。沈安溪输入开屏密码,周薇薇发来的短信映入眼帘——枞渊,这两天你都不和我一起吃晚饭,我很想你。

    沈安溪的心脏一瞬间便被怒火侵蚀了。好了,偷情都那么光明正大了,还什么“我很想你”。沈安溪握紧了手中的手机,然后下意识般,将手中沈枞渊的手机往墙上扔了过去。

    沈安溪用的是十分的力气。手机撞击到墙上,跌落地面,变得四分五裂。换了一套睡衣的沈枞渊此时刚好从里屋走了出来,他见到那被摔烂的手机,脸色骤变:“安溪,你扔我手机做什么?”说完,他走到手机旁边,拿起那碎成几块的手机。

    “你跟周薇薇的事情,你还要否认吗?她都发短信说想你了。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再这样生活下去了!”沈安溪这时对着沈枞渊大喊道。

    “安溪,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么?”沈枞渊将手中的那些手机碎片扔到旁边的桌上,然后快步走过去,拉住了沈安溪的手臂。沈安溪这时回过身来,扬手对着沈枞渊的脸庞就是一耳光。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沈枞渊觉得自己的左脸火辣辣的痛。眼前的沈安溪是满脸的泪痕,耳边是她略带沙哑的嗓音:“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都去酒店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沈安溪说完,便用尽力气挣脱了沈枞渊,转身往卧室跑了过去。沈枞渊赶紧追上去,然而沈安溪跑得很快,他穿着拖鞋跑动的速度受阻,等到他就要追上沈安溪的时候,沈安溪已经冲进了卧室里并关上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