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搬家
    “安溪,你听我解释,我不过是跟她逢场作戏而已,那天我跟她什么都没发生......”沈枞渊贴在卧室门口处,着急地说道。

    “我不要听你说这些,我不要听!”房里传来沈安溪竭斯底里的嗓音,然后便又什么重物砸到了门上。

    “好,我什么都不说。但是你答应我,你不要伤害自己。”沈枞渊这时贴着门说道。

    门里面再也没有了声音。沈枞渊叹了口气,在门口处站了一阵,然后便往客厅走去。沈枞渊在客厅坐了一阵,然后便回卧室拿了钱包,到了楼下手机店买了个手机。

    买了新手机,沈枞渊装好手机卡后,便又走到了沈安溪卧室门外。他沉默地在门外站了一阵,便贴近门说道:“安溪,你饿了吗?要不要吃晚饭?”

    “你走开!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沈安溪那带着哭腔的嗓音在门里响起,随即便有重物砸到门上的声音。

    “好,我这就走。你不要砸东西砸伤自己了。”沈枞渊无奈地柔声说完这句话后,便走出了客厅。在客厅坐了一阵,沈枞渊也没心情做晚饭,他又不想外出,怕沈安溪一时情绪激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沈枞渊思索片刻后,便点了个外卖。

    吃完外卖后,沈枞渊便躺在了客厅的沙发处。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玩了一会手机,沈枞渊便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等到沈枞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的早上。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便是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沈枞渊这时在心里暗暗道,他怎么睡得这么沉。

    随即沈枞渊便又在心里想道,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他从沙发处爬起来,然后便往沈安溪的卧室走去。走到卧室门口,沈枞渊抬手敲了敲门,门却在这时开了。

    门没锁?

    “安溪?安溪,你在吗?”沈枞渊推门走了进去。

    房里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叠得很整齐。地上好像打扫过。应该如果没有打扫的话,那么地上应该是有花瓶碎片之类的东西,根据昨晚重物砸门的声响判断。

    沈枞渊打量了一阵房间,确定沈安溪不在房里后,便拿出手机,拨打了沈安溪的手机号。过了一阵,沈枞渊便听到沈安溪那边接通了电话。然而在他说了一句“安溪,你在哪里”之后,那边就挂了电话。沈枞渊心中烦躁,便在不远处的椅子坐下。坐了一阵,沈枞渊便拨通了沈安溪大哥候御哲的电话。

    候御哲那边过了一阵才将电话接起,手机听筒里此时传来了候御哲熟悉的嗓音:“枞渊?有什么事吗?”听候御哲那带着浓重睡意的嗓音,沈枞渊便知道他肯定是被自己的电话吵醒的,当下沈枞渊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休息了么?”

    “没事,也该起来了。有什么急事么?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直说吧。”候御哲的声音从手机话筒处流泻 出来。

    “你知道安溪去了哪里么?昨晚我们起了争执,然后今天早上醒来,她人就不见了。”沈枞渊这时有点焦急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我不知道啊。她最近都没怎么联系过我。你们怎么了?夫妻之间有点争执是正常的,好好沟通就行了。”手机那端的候御哲以一个长者的口吻对沈枞渊说道。

    沈枞渊心思转动,忽然想到沈安溪会不会已经去了公司。当下他便跟电话里的候御哲寒暄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沈枞渊走到了衣橱处,打开了衣橱的门,看了看里面的衣物。

    衣物少了很多,他没猜错,沈安溪是收拾了东西搬走了。但是,今天是工作日,沈安溪应该会去公司?沈枞渊想到这里,便快步出了卧室。到了客厅,沈枞渊拿起车钥匙,便匆匆出了家门口。

    沈枞渊将车开到最高时速,很快就到了公司。到了公司后,沈枞渊便径直往公关部沈安溪所在的工作座位走去。

    沈安溪坐在电脑前的身影映入眼帘,沈枞渊不禁松了口气。他快步走到沈安溪旁边,低声对她说道:“安溪,你搬家搬到哪里去了?”

    沈安溪抬起头来,用一种像是看陌生人的眼光看着沈枞渊:“沈总,我今天就辞职了,以后我不再是你的员工。”

    “我不在乎这些。你告诉我,你搬家搬到哪里去了?”沈枞渊知道沈安溪在生自己的气,声音放得很柔和。

    “跟你没关系。”沈安溪说完,便从座位处站了起来。沈枞渊眼角余光瞥到她手中还拿着一张辞职表。

    可能是两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大,旁边座位上的员工都向着两人看了过来。

    沈安溪当然看到了这些一脸八卦的员工的眼神,当下她低声对沈枞渊说道:“你的员工们很八卦的,你要是再在这里跟我拉拉扯扯,他们肯定今天下午就会在密切地讨论你我之间的关系。”

    沈安溪平时上班都很朴素,跟出现在热搜处淡妆的她截然不同,所以员工都认不出她就是沈枞渊的太太。更何况,即使这些员工觉得她和沈枞渊的太太长得相像,有谁会想到沈总的太太会跑来公关部做业务员。

    沈枞渊也知道,如果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跟沈安溪拉拉扯扯,那么对自己的个人形象肯定会造成影响。当下他只好低下头,对沈安溪柔声道:“那你辞职手续办完后,跟我说一声你搬去哪里了,省得我担心好么?”

    沈安溪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将脸转到了一边,然后转身就往人事部那边走了过去。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远去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沈枞渊回到办公室,思索了一阵,便打了电话给欧阳晗。沈安溪的人际圈子他很了解,一般情况下,沈安溪不会自己出去住酒店。所以他就先打电话给最有可能收留沈安溪的人。当然此时他没有直接问外公,沈安溪有没有到他那里住。他只是旁敲侧击了一阵,欧阳晗便告诉他:“安溪今天带着行李过到我这边来,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啊,是的,对不起外公。是我没跟安溪她沟通好。”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年轻人嘛,都是年少气盛,过了这阵子就好了呀。不过这样也好,安溪来我这里住,也可以多照顾两个宝宝了。外公这里反正房屋多,多住几天没关系的。”手机那端的欧阳晗语气很是和蔼。

    “好的。那安溪就拜托外公先照顾了。”沈枞渊知道沈安溪搬去了欧阳晗家里住,心里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跟欧阳晗寒暄了几句,沈枞渊便挂了电话。既然沈安溪在气头上,沈枞渊决定等她气消了再说,就像董少华说的那样,只要他沈枞渊不同意离婚,沈安溪要闹离婚就先让她闹吧。等她情绪平稳了,他再去找她解释一切。沈枞渊想到这里,便打开了电脑,处理起工作邮件来。

    沈安溪办完离职手续,便收拾东西离开了办公室。期间沈枞渊都没有再追出来询问,令她有些惊讶。不过她不想见到沈枞渊,最好他永远不要在她生活中出现。

    沈安溪离开公司,便径直回了欧阳晗家。刚进欧阳大宅的门,沈安溪便听到欧阳晗的嗓音响起:“安溪,你回来了?刚才枞渊打电话过来了。你们夫妻俩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不要动不动就分居呐。”

    沈安溪听到这里,脚步一顿,然后回答了欧阳晗一句道:“我要和他离婚。”说完,她便想要往二楼走去,却又听到欧阳晗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安溪,要和外公谈一谈你和枞渊之间的事情吗?”

    沈安溪停住了脚步,然后转头对着欧阳晗说道:“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是很想谈论它。谢谢我外公你收留我。”

    坐在太师椅处的欧阳晗这时回答她道:“跟外公不用说谢字的。你想什么时候过来住都可以。住多久都没问题的。外公只是希望你可以好好跟枞渊沟通。不要遇到什么事情就要提离婚,毕竟两个人相遇相爱不容易,好吗?”

    欧阳晗的这番话颇有语重心长的意味,沈安溪不禁心中一暖,回答了欧阳晗一句:“好的,外公我知道了。”说完,沈安溪便转身上了二楼,回了自己住的卧室里。

    回到卧室里,沈安溪将手提袋扔到桌面上,然后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她托着腮看着窗外。此刻她脑里是乱乱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窗外是一个花园。花园处种了很多花,虽然现在不是春天,但是花园的花还是一簇簇一团团的,开得极为灿烂。沈安溪手撑着桌面发了一会呆,便干脆挪动了一下位置,整个人趴在了窗沿处。

    盯着花园里的花一阵,沈安溪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她决定去找份新的工作来做。毕竟现在她心情不好,如果就这样任由自己闲下去,情绪会更加消沉,对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