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去见律师
    沈安溪此时从椅子处站了起来,对记者嫣然一笑:“没事。既然我从医院辞职,这个什么新晋优秀医生的采访就不需要再做了吧?不过刚才的内容,你都可以写出来的。”说完,沈安溪没等记者回答她,便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沈安溪知道,按照这些记者的职业特性,即使她从医院辞职了,这一辑专访还是会播出来。毕竟她沈安溪在刚才爆了那么多的料。这些料可比她做心理医生的历程有趣得多了。

    辞完职后的第三天。

    沈安溪还在睡梦中,却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沈安溪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回答了一声:“有什么事吗?”

    “沈小姐,沈枞渊先生到了客厅等你。”门外响起了佣人的声音。

    沈安溪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然后便回答了那佣人一句:“好的,我就下去。”

    沈安溪回答完佣人后,便从下了床,换了套运动服,便出了房间。

    客厅内。

    沈安溪脸色冷淡地走到沈枞渊面前坐下。刚一坐下,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说道:“安溪,你那天对记者乱说了些什么?”

    沈安溪挑了挑眉,看着沈枞渊说道:“我没乱说啊。就是说实话而已。从医院辞职,要跟你离婚。这些都是真实的啊。”

    “现在已经满世界在说你和我离婚的事情。安溪,你不要意气用事好吗?”沈枞渊脸上流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他说完这些话后,伸出手来,想要握住沈安溪的手。

    沈安溪一脸厌倦地拂开了他的手:“我没有意气用事。要不我们现在就找律师来谈可好?”

    沈枞渊在这个时候心里忽然有了个主意。他看着沈安溪说道:“好,我们到一个地方,之后找律师谈。”

    沈安溪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去哪里?回家里不就可以了么?”

    “我不想在家里谈离婚的事情。毕竟,那是有着我们美好回忆的地方。”沈枞渊这时回答沈安溪道。

    沈安溪撇了撇嘴:“好,去哪里谈都可以,你作主吧。现在过去?”

    沈枞渊用一种略为悲伤的眼神看着沈安溪:“这么着急?不吃完午饭再去吗?你早餐都还没有吃吧?”

    沈安溪想了想也对,便反问了沈枞渊一句:“那我们是等到吃完午饭再过去?”

    沈枞渊点了点头。

    “那行。这样的话,我就回去房里睡觉了。”沈安溪说到这里,打了个哈欠,然后便想从椅子处起身。

    沈枞渊这时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我并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知道,我之前一直为了李威的事情,而生你的气,忽略了你的感受,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你一定要知道这个真相,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沈安溪这次破天荒的没有挣脱他的手,她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哀伤又带着点恍然的表情。她沉默了几秒钟后,才回答沈枞渊道:“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么?我累了,枞渊,我很累。”说完这些话后,沈安溪便将脸转到一边,然后挣脱了沈枞渊的手:“我要上楼继续休息了。”

    沈安溪一直睡到午饭的时间,才醒来。她刚睁开眼睛,便听到门外响起了佣人的嗓音:“沈小姐,吃午饭了。”

    沈安溪转头向着门外回答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到了饭桌的时候,沈安溪看到沈枞渊已经坐在了桌边,正在跟欧阳晗说着什么。他说话时,脸上是带着笑意的,不过,他这样的表情,很容易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在强颜欢笑。

    他的胡渣是淡青色的。中午的阳光从窗户处照射进来,映在他的下巴处,那些胡渣沈安溪看得格外清晰。沈安溪怔了片刻,便又脸色淡淡地,走到了饭桌边坐下。

    刚在座位处坐下,沈安溪便听到欧阳晗说道:“安溪,你不到枞渊身边坐吗?”

    沈安溪摇了摇头,然后转头对着旁边的一个女子说道:“我在堂嫂附近坐就行。我们最近,在交流一下织毛衣的心得。”

    欧阳晗笑了笑:“现在天气还那么热,这么快就要织毛衣了?”

    “有备无患嘛。”沈安溪也是笑着回答欧阳晗道。

    “枞渊穿过安溪织的毛衣吗?质量还过得去吧?”欧阳晗这时转头问沈枞渊。

    沈枞渊闻言,抬头看了沈安溪几眼,然后说了两个字:“还好。”

    这顿午饭沈安溪真是食不知味味同嚼蜡。她勉强吃了一碗饭和一些菜,便放下了碗筷:“我吃饱了。”

    欧阳晗有些惊讶地问道:“这么快就吃饱了?今天枞渊过来,我特意让佣人多做了些菜。八宝鸭,姜葱鸡还有佛跳墙什么的。我看你都没吃多少菜啊。”

    “外公,我今天没什么胃口。你们吃吧,我先上楼去了。”沈安溪说完,便转身上了二楼。

    欧阳晗看着沈安溪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转角处,然后才转过头来,对着沈枞渊说道:“你们吵架还没和好吗?”

    沈枞渊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边摇头,边在心里想道,幸好外公不上网浏览新闻什么的,要是让外公知道他跟周薇薇的绯闻,现在应该是不会让他进门口吧。想到这里,沈枞渊便有点后悔当初的做法。当初应该计划得更为周详一些,现在沈安溪也不至于执意跟他离婚。

    “年轻人嘛,有些争执也是难免的。也许是你最近工作太忙忽略了她?”欧阳晗这时对着沈枞渊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说道。

    “可能吧。”沈枞渊不知道该对欧阳晗怎么解释,当下只好模棱两可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夫妻之间争执一下,就当是感情生活的调剂吧。”欧阳晗说着,给了沈枞渊夹了一块八宝鸭,“尝尝我们新请的厨师的手艺。他做的八宝鸭堪称一绝,话说当年的省长最爱这一道菜。”

    沈枞渊也没心情问到底是哪一年的省长,既然欧阳晗将鸭肉夹过来了,他当下道了一声谢,之后便将鸭肉吃了。

    沈枞渊吃完午饭,便去了二楼,敲了沈安溪卧室的门。门打开,穿着一身轻松运动装的沈安溪站在了自己面前。沈枞渊不禁开口问道:“可以出发了么?”

    “嗯,我们走吧。”沈安溪回答完沈枞渊的问题后,便出了门口,往楼梯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下了楼梯,跟欧阳晗道别后,便出了欧阳大宅。

    上了沈枞渊的车后,沈安溪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言不发。车子平稳地开了一阵,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的声音飘进了耳朵:“最近在外公家,过得好吗?”

    沈安溪淡淡地回了他一句:“还好。”

    “在医院的工作辛苦吗?”沈枞渊又接着问道。

    “托你沈大少爷的福,我在医院都被人当作少奶奶看待,没人敢欺负我。”沈安溪这时语带讽刺地说道。

    沈枞渊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回答沈安溪道:“我怕你受委屈而已。我也是担心你才这样......”

    “担心我?你是想控制我吧?还是说,你觉得凭我的能力,找不到工作?”沈安溪听了沈枞渊的话后,情绪有点激动,“这些肉麻的话,留着给周薇薇说吧。”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跟周薇薇什么都没有。”沈枞渊听沈安溪又提起了周薇薇,心里有些堵。

    “我之前一直跟你解释,我跟李威之间什么都没有,你有相信过我吗?你还不是一见到李威就各种抓狂?我在国外受了伤,回到国内,你一句话都没有,就是因为我和李威上了热搜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当初有多心寒?”沈安溪一直在心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此刻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周琳琳在背后搞的鬼。我最近这段时间,跟周薇薇演暧昧也是因为这个。我承认,当初跟她演暧昧,只是生气你和李威。我承认被醋意冲昏头脑的我,相当的幼稚。但是,我的心还是在你身上的。我们真的要走到离婚这一步吗?”沈枞渊说完这番话后,将车子停了下来。

    “我不想再跟你吵了。”沈安溪忽然觉得自己很累,然后她又说道:“为什么将车子停下来?接着开啊,我们要去见律师,不是吗?”

    “你很快就会见到真相了。”沈枞渊对沈安溪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又将车子发动了起来。

    车子平稳地行驶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便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沈安溪朝外面看了看,然后问道:“我们要在这别墅里会见律师?”

    “是的。”沈枞渊回答了沈安溪两个字。

    沈安溪便下了车,跟着沈枞渊走进了别墅里。

    跟着沈枞渊到了别墅的二楼,沈安溪不禁好奇地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走在她前面的沈枞渊这时回转头来,看着她笑着说了一句:“我总不会害你吧?跟我来就是。”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