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猥琐男人
    沈安溪喝完了手中的可乐,便出了卧室,到客厅处去找安妮。安妮正在电脑前敲着代码。沈安溪走到她旁边,问了一句:“你说你仇家等会就来?等会就让我去应付吗?”

    “嗯,对。”安妮的视线还是停留在电脑屏幕处。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还是不停地敲击着键盘。

    “我要怎么应付他?万一他杀了我呢?你仇家是个怎么样的人?”沈安溪有些紧张地问道。

    沈安溪的话音刚落,这时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安妮此时停止了敲代码。然后她对着沈安溪做口型,示意她出去开门。沈安溪刚想转身往门口走去,却看到安妮拿起电脑旁的一支笔,刷刷刷地在纸上写了一些字,然后又递到她面前。

    沈安溪看了看纸上的字——等会他问起我,你就说不认识我。搪塞过去就好。

    沈安溪有些忐忑地走到门口,然后打开了门。门口处站着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见沈安溪来开门,那男子问道:“请问安妮在吗?”

    “谁是安妮?”沈安溪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

    “你应该跟安妮在一起吧。”那穿着西服的男子说到这里,便想往屋里走。

    沈安溪迅速拦在门口处:“我不认识什么安妮。你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那穿着西服的男人,竟好像听不懂沈安溪的话一样,直接伸手推开沈安溪,就要往屋里闯。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我都说了我不认识安妮,你跑进来干什么?”沈安溪对着他大喊道。

    那穿着西服的男子跑进客厅,四下打量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异样,转头便看到沈安溪正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我要报警了,你个变态。”

    那个穿着西服的男子夺走了她手中的手机:“别报警。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找个人而已。可能是我走错房间了,请不要报警好吗?”

    “神经病。”沈安溪在那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出房门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关上门后,沈安溪紧张地站在门边,凝神屏息地听着门外的人的动静。她听到门外的人渐行渐远,才回头说了一句:“这人走了。”

    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没听到回应。她有点疑惑,便又叫了一声:“安妮?”

    “你小声点。万一他又回来呢。”安妮说着话,便从旁边的储物柜弯身走了出来。安妮她人长得瘦削,能整个人藏身到储物柜里。

    “应该不会了吧。”沈安溪回答她道。

    “难说,这个人生性多疑。”安妮这时走到旁边的椅子处坐下,伸展了一下手臂,“累死我了。整个人缩在里面。”

    沈安溪看了看那储物柜,然后笑了笑说道:“真没想到你能藏到那里。你的仇家也没想到,所以你躲过了一劫。”

    安妮这时对着沈安溪笑道:“你的演技也不赖嘛。他竟然相信你了。我都有些惊讶。”说到这里,安妮顿了顿,又对沈安溪说道:“话说,你为什么不让他发现我,然后直接逃走呢?”

    “我不想见到你死。我还没有这么蛇蝎心肠。”沈安溪想都没想,便回答安妮道。

    “谢谢你。如果没你的帮忙,我不可能那么快摆脱得了这个人。”安妮说到这里,从椅子处站了起来,笑着问沈安溪道:“你现在胃里的食物消化完了么?”

    “要干嘛?”沈安溪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

    “我想教你一些格斗知识。”安妮这时说道。

    “我以前学过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沈安溪回答道。

    安妮挑了挑眉:“哦?是吗?你去哪里学的?是那些健身房之类的地方吗?”

    “不是的。我丈夫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特种兵,所以教过我一些格斗方面的知识。”沈安溪说道。提起沈枞渊,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忽然就有点伤感起来。

    “这样子啊。”安妮点了点头,然后双手环胸地沉吟了一阵,才说道:“不如你先将你学过的格斗姿势给我演示一遍。”

    “嗯,以前学的好久没练,有些不记得了。”沈安溪这时微微皱了皱眉说道。

    安妮笑了笑道:“没事,你记得多少,就都演示出来好了。”

    沈安溪闻言,便将以前沈枞渊教给她的姿势,都演示了出来。安妮看了之后,点了点头:“这些格斗姿势都很专业,也很有四两拔千斤的功效。这样吧,我将我学过的,也教给你一些。”

    安妮说完,便给沈安溪演示了一遍她会的格斗姿势。

    “你这样给我一套演示下来,我记不了那么多啊。”沈安溪对安妮说道。

    “别担心,我慢慢一个个姿势教你,将你教会为止。这样的话,以后遇到危险,你有更大能力自保。”安妮对沈安溪。

    沈安溪点了点头。

    安妮教沈安溪的时候蛮有耐心的,与平常那个没什么耐心,说两句就炸毛的她大相径庭。沈安溪知道这些格斗知识很有用,便非常认真地跟着安妮学习。

    第二天中午,安妮例行出去买饭。

    然而这次沈安溪等了很久,却都没看见安妮的人。沈安溪这时是被绑住在了椅子上。她想了想,便用一种极为巧妙的方法,挣脱了绳子。她观察安妮打结的方法很久了,她以前闲着没事做,曾经研究过各种绳子的打结方法以及其解开的方法。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沈安溪挣脱开绳子,却听到门外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她心里一跳,连忙拿起地上的绳子,想着重新绑住自己,伪装成从未解开的样子。

    可是她还没将绳子绑在自己的手脚上,自门口处便进了一个男子。沈安溪见到那男子,不禁有些吃惊:“你是谁?”

    “美人,美人过来让我抱一抱。”那男子像是意识不清似的,伸展着双臂向沈安溪扑了过来。

    沈安溪赶紧从椅子处站起,然后往左侧身闪过那男子。

    那男子又向她扑了过来:“美人,美人快到我怀抱里!”

    沈安溪厌恶地向那男子挥去了拳头。拳头正正地击中了那男子的眼睛,当下那男子捂住眼睛,嗷嗷直叫。

    可是下一刻,那男子又向沈安溪扑了过来,嘴里还是不干不净地说着一些调戏沈安溪的话。

    沈安溪的心里更为厌倦了,她想了想昨天安妮教她的格斗姿势,然后就一脚朝着那男子的胯下踢去。踢完一脚之后,沈安溪搬起旁边的一张凳子,就朝着那男子的头砸了下去。

    那男子闪避不过,痛得嗷嗷直叫地倒在了地上。他叫了几声后,便晕了过去。沈安溪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男人,心里正在想着,要怎么将这个麻烦解决掉,耳边却响起了安妮的嗓音:“安溪,好样的。看来我昨天没有白教你。你能独自将一个男人制服,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应该是被人下了药?要不不会脸色潮红的样子。应该是被人下了春药?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他制服,不是么?”沈安溪这时对着安妮说道。

    “不管怎么样,你学习得很快。”安妮丝毫没提沈安溪挣脱了绳子的事情,反而是鼓起掌来。

    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暗暗吐槽道,她不过是想逃脱而已,谁知道竟然遇上了这么个男子,真是有够倒霉的。

    沈安溪正在心里这么想着,忽然看见安妮往卧室里走去。她好奇地看着安妮的背影,只见安妮走到房间里,然后行到衣柜边,打开衣柜,拿出了一套衣服。

    “这是之前我新买的衣服,你换上吧。你身上的衣服,也该换了。”安妮这时拿着衣服,站在沈安溪跟前说道。

    “那这个男人该怎么办?”沈安溪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个男子。

    “他啊,没事,等他醒来他自己就会离开了。他对我们构不成什么威胁。”安妮满脸不在乎地说着,然后就转身到了电脑前坐下。

    沈安溪正想着拿新衣服到卧室里去换,却又听到安妮的嗓音传来:“对了,忘了告诉你,最近传得满城风雨的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沈安溪有些好奇地问道。

    “城里的人都在说,你已经死了。新闻已经大肆报道了。”安妮这时指了指电脑屏幕处的网页说道。

    沈安溪皱着眉,走近了电脑。网页上的是一篇热搜。热搜的内容果然是在说她已经过世。沈安溪将那篇热搜从头浏览到尾,却一直是沉默着的。

    “看完了吗?看完的话,我要工作了。”旁边的安妮有些不耐烦地催促着她。

    沈安溪一言不发地转身进了卧室。进了卧室,她便躺倒在床上。既然城里的人都在传她已经死了,那么,那些爱她的人,会不会很伤心?比如,沈枞渊。或者说是,曾经爱过她的人。他会放下一切吗?还是说,他会像别的男人一样,没过多久,就会另结新欢?

    沈安溪头枕着双臂,躺在床上,脑里不由自主地,就想起很多以前跟沈枞渊经历过的事情。她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跟他联络。安妮看她看得那么紧,她根本没有办法逃脱。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