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极差的精神状态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嗯,那沈总我先出去了。有什么吩咐再叫我。”张秘书说到这里,正想转身往外走,忽然听到沈枞渊说道:“等等,一会儿我跟星云董事长吃饭,是公关部的小周陪我一起去吧?”

    张秘书想了一下,然后回答沈枞渊道:“是的。”

    “既然这样,那么帮我将小周换了。换成公关部随意一个男的就可以。”沈枞渊边看着文件边说道。

    “好的,沈总。”张秘书回答完这句话后,便又听到沈枞渊说道:“还有,以后陪我一起去吃饭或者一起出席活动的人,都换成男人。”

    张秘书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但是,如果客户是男的,让公关部的男人跟着一块去的话,不大好吧?”

    沈枞渊这时抬起头来,看着张秘书道:“就这样决定了。”

    张秘书见沈枞渊这样说了,当下便回答道:“好的,沈总我知道了,我这就替你去安排。”

    于是自这天起,沈枞渊无论出席什么活动和场合,身边跟着的,都是公关部里的男公关。过了一段时间后,张秘书反映了公司里的人的意见给沈枞渊。沈枞渊是这样回答张秘书的——我不想让我太太再误会我,所以我不会再跟任何异性太过亲近。

    是夜。

    沈枞渊刚从浴室里出来,便听到门铃响了起来。他走到门口处,往猫眼看了看。门口处站着的是张秘书。沈枞渊心里有些疑惑,这么晚了,张秘书来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在心里这么想着,沈枞渊便将门打开了。

    “坐吧,要喝茶吗?”沈枞渊问此时坐在沙发处的张秘书道。

    “不用了,不敢劳烦沈总给我泡茶。”张秘书这时对沈枞渊说道。

    沈枞渊轻笑出声:“没关系,反正我也给人倒茶惯了。给你泡点茉莉花茶?”

    “沈总泡什么茶我就喝什么。”端坐在沙发处的张秘书这时说道。

    “不用这么客气,下班了大家就是朋友。”沈枞渊说着,便走到了茶柜处,冲了壶茉莉花茶。

    张秘书这时接过沈枞渊递过来的茶,说了声谢谢。

    沈枞渊在张秘书面前坐下,然后抬眸看着她问道:“你这么晚了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是这样的。最近公司里的人,都不大明白沈总的各种行为。他们的意见都挺大的,都反应到我这里来了。”因为平时沈枞渊在公司是个很开明的总裁,总是会倾听各方的意见。所以张秘书这时便将公司里的人的意见直接说了出来。

    “对我的什么行为有意见?”沈枞渊这时抬眸看着张秘书问道。

    “就是沈总在活动时总是带着男人。这样对我们的公司形象很不利。会被别人说我们公司歧视女性,你知道,现在女权主义盛行,一个公司如果有这样的口碑,被对公司形象造成很大的影响。”张秘书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说道:“我知道,你这样,是因为怕被沈太太误会你。是怕媒体摸黑你。但是你想过吗,沈总,你这样的行为,其实已经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大正常么?”沈枞渊脸色有些阴沉。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总我知道你的状态很不好,沈太太的事情让你很烦心很悲痛。这些我们都可以理解的。不如,沈总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段时间可好?”张秘书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她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沈总,恕我冒昧说一句。沈太太......很有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你这样,又是何苦?”

    “你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么?”一直在沉默着的沈枞渊忽然问了这样一句。

    “是的,沈总。”张秘书打量了一下沈枞渊的脸色,有些惶恐地回答道。

    “那既然没什么事情了的话,你就先回去吧。好么?”沈枞渊淡淡地对着张秘书说道。

    “好的,那沈总我就先回去了。”张秘书说完,便从沙发处起身,往门口处走去。

    张秘书走后没多久,沈枞渊便又听到门铃响起。他有些烦躁地从沙发处站起,往门口走去。

    从猫眼处看出去,能看到此刻站在门口处的,是李威。沈枞渊将门打开:“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过来跟你谈一谈。”站在门口处的李威这样对沈枞渊说道。

    “进来吧。”沈枞渊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李威进了屋,在沙发处坐下。沈枞渊给他倒了杯茉莉花茶,然后在李威旁边坐下:“什么事情?说吧。”顿了顿,他又问道:“是安溪的事情有进展了吗?”

    “安溪的事情,并没有什么进展。”李威这时皱了皱眉头,又说道:“我过来是,其实只是想要看望一下你。”

    “我有什么好看望的?”沈枞渊皱着眉头看着李威。

    “就是担心你最近的状态。听你们公司的人说,你整天在公司里,有时候甚至通宵加班。你看你脸青唇白的样子,是不是很久没睡过觉了?”李威抬眸看着沈枞渊,脸上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沈枞渊撇了撇嘴,好像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没什么事。就是睡眠有点不好。睡眠不好就干脆不睡了,留在公司加班不好么?”这段时间,沈枞渊只要一合上眼,就会梦见沈安溪。梦里全是沈安溪满脸血污的样子,每次醒来都会满身的冷汗。

    “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你有没有去过看医生?”李威皱着眉头,看着沈枞渊说道。

    “看什么医生呢,过段时间就好了。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睡不着是因为不够困。”沈枞渊这时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睡不着有很多原因,你这分明是心理困扰。”李威语气担忧地说道,“枞渊,人有时候要学会接受现实。”

    “接受现实?你什么意思呢?”沈枞渊反问道。

    “你有没有想过,安溪很大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最近的调查是建立在她还活着的前提上。”李威说到这里,便被沈枞渊打断:“所以连你都认为,安溪是必死无疑了?警局里那具烧焦的尸体,就一定是她?”

    沈枞渊的语气有些激动,李威回答他道:“我也不希望安溪有什么事情,但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

    “之前我们调查是建立在她已经被人杀了的情况下。结果呢?还不是什么都调查不出来?既然你都认为她死了,那你为什么还和我一起调查下去?今天是第二个人这样对我说了,我不想再有人听到安溪已经死了这些话。难道你们这么讨厌安溪吗?巴不得她去死?”沈枞渊盯着李威,越说越激动。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保重身体而已。我又怎么会希望安溪去死?”李威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沈枞渊道。

    沈枞渊这时从沙发处站起,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李威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情绪不大好,向你发脾气的事情,是我不好。”

    李威听沈枞渊这样说了,便从沙发处站起,对他说道:“那我就先离开了。你记得要好好休息。”说到这里,李威顿了顿,然后又说道:“如果安溪回来了,而你身体累垮了,她看着也会很心疼,对不对?”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沈枞渊点了点头。

    又过了几天。

    这天下午,李威坐在客厅的沙发处,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正在转换着电视台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沈枞渊的脸庞出现在电视屏幕处。李威停下了换电视台,盯着沈枞渊的脸。

    这明显又是一场记者招待会。镜头前的沈枞渊这时说道:“安溪,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我也知道,你因为某些事情对我很失望。但是我希望你能早点回家,我会永远在这里等你回来。”

    李威看着电视屏幕处沈枞渊那胡子拉渣脸色苍白的样子,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这天,沈安溪刚吃完饭,便听到在客厅处的安妮叫唤道:“安溪,热搜上有你丈夫的消息,你快出来看一看。”

    沈安溪不是很想去看,于是便回答道:“我不是很感兴趣。”边说着话,她边把手中的饭盒扔到了垃圾桶处。

    刚扔完饭盒,身后却响起了安妮的声音:“你看一下嘛。你看看你的丈夫多痴情,你居然舍得离开他,真搞不懂你。”身后的安妮说着,便将手中的手机递到了沈安溪面前。

    手机屏幕处的新闻标题映入眼帘——沈枞渊深情表白太太,想要随之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沈安溪看着那标题有些刺眼,便拿过安妮手中的手机,浏览起了新闻。

    新闻中说的是最近沈枞渊行为有些异常,先是排挤公司里的女员工,之后又开记者招待会表白沈太太,一个被警方认为已经死了的人。新闻结尾就说什么沈枞渊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差,估计是想要跟沈太太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之类。

    “新闻里还有个他向你表白的视频,你看一下。”旁边的安妮让她点击新闻中的那个视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