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安妮的真面目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爱吃不吃!”安妮也不管沈安溪的抱怨,她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沈安溪恹恹的吃了两口饭,实在吃不下去,跑到了安妮的背后,想看看她在干嘛。

    当沈安溪的视线刚刚落到安妮的电脑显示屏上的时候,安妮就把电脑快速的合上了。

    她好像一晃而过的看到了沈枞渊三个字。

    “安溪,你干嘛突然出现在人家背后,真是吓死人了。”安妮故作被吓到的样子,还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幸好她反应及时,把电脑关上了,不然让沈安溪看到了里面的内容,她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

    “那个”

    就在沈安溪刚刚开口说了两个字,想问问安妮干嘛那么快把电脑合上的时候,安妮又打断了她。

    “对了,你不是要学易容术吗?工具都在洗漱间,你去拿过吧。”安妮此刻颇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沈安溪在听到安妮要教自己易容术以后,欣喜若狂,刚刚想说的话也都咽了回去。

    她忙不迭的跑到了洗漱间,拿上昨晚的那个化妆包,又急冲冲的跑回安妮身边。

    安妮开始认真的教起沈安溪一些简单的易容方法,沈安溪这一方面的天赋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下午的时间,她就掌握了一些基础的方法。

    沈安溪现学现卖,对着自己的脸是一阵捣鼓,不多时,她就化好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沈安溪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不似昨天安妮为自己化的精致细腻,不过还算是过得去,就是一张很大众很平凡的一张脸。

    “学的还不错嘛。”就连一旁的安妮看了,也对沈安溪赞赏有加。

    “对了,安妮,这个易容术对化妆品有没有要求吗?”

    “没有,一些普通的化妆品就可以,不过易容膏是必不可少的。”

    “那我多久可以和学习更复杂的呢?”

    “等你练好了简单的再说喽。”

    沈安溪顿了顿,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练习了多久,怎么学会的呢?”

    “还有该不会,你现在的脸也是易容以后的样子吧?”

    “很多年了,这很重要吗?”安妮这个问题回答的模棱两可,显然不想多说,沈安溪也不好在刨根问底。

    但是这也激起了沈安溪的好奇心,不由的想,安妮的真面目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和安妮接触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是安妮到底是什么样的,沈安溪竟然一无所知,想想都背后发寒。

    接下来,沈安溪又问了一连串关于易容的问题,安妮也是不厌其烦的一一为她解答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当中渐渐流逝,当沈安溪觉得眼睛有些酸涩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已经彻底黑了。

    肚子也在“咕咕咕”响个不停,从中午起来到现在,沈安溪也就吃了几口炒饭而已。

    沈安溪摸了摸自己扁平的小肚,好想大吃一顿啊,她竟然有些想念沈枞渊做的饭菜了,还有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三个宝贝吃饭了没有,在干嘛?有没有想自己。

    想到这些,沈安溪整个人又沉浸在了悲伤的情绪当中,一旁的安妮也注意到了沈安溪情绪的变化。

    她淡淡的扫视了沈安溪一眼,看着沈安溪把手放在肚子上,心里也在暗自猜想。

    “想吃什么?”安妮侧着头,看着沈安溪问道。

    “嗯?”

    “我问你想吃什么?”安妮没好气的又问了一遍。

    沈安溪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安妮破天荒的问自己想吃什么,难道她觉得让自己吃了这么多天的炒饭,心里过意不去,良心发现?

    “我想吃什么?”沈安溪还想在确认一遍。

    安妮见沈安溪一脸惊喜不定的表情,直接甩了一个白眼,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对啊,你想吃什么?”

    她都后悔了,刚刚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问沈安溪要吃什么,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的事。

    “我想吃火锅!”沈安溪在得到安妮的回复以后,想都不用去想的脱口而出,自己想要吃火锅,她心心念念的火锅呀。

    说完这句话以后,沈安溪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万一是自己想多了,安妮只是问问她想吃什么,也不一定就会让她吃啊。

    安妮听到沈安溪的回答以后,皱着眉头想了片刻,答应了。

    想不到安妮就这样同意了,沈安溪恨不得抱着安妮亲一口,来表示她的开心。

    “那我们现在出发啊!”沈安溪拉着安妮的手,已经按耐不住的想要出去了。

    安妮此刻有些恍惚,在她看到沈安溪笑的那一刻,她心里好像也有一丝的高兴。

    一出门的沈安溪就激动着拉着安妮,左逛逛又看看,内心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沈安溪和安妮没有直奔火锅店,则是去了一家大型的超市,采购蔬菜和零食。

    安妮默默的推着购物车,跟在沈安溪的后面,脸上有些不耐烦,可是也无可奈何,本来她想着两个人去火锅店吃一顿饭就打道回府的,却抵不过沈安溪的执着,非要坚持自己在家做。

    购物车里很快就被沈安溪填满了,什么电饭煲,炒菜锅,菜米油盐酱醋一应俱全,把这些主要的东西挑选好了以后,沈安溪又拉着安妮买了一堆的零食小吃。

    当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的时候,沈安溪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她瘫在沙发上,扯开一袋零食,吃了几口,拖着疲倦的身体,独自进了厨房,把今天采购的东西放在了相应的地方。

    “安妮,你可不可以来帮帮忙啊,我都快要累死了!”沈安溪扯着嗓子对着客厅的安妮大声喊道。

    安妮此刻正在客厅惬意地吃着零食,看着肥皂泡沫剧,把沈安溪的话也就自动的忽略掉了。

    沈安溪在厨房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安妮过来,便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客厅。

    看着正坐在客厅沙发享受的安妮,沈安溪心里就不痛快了,她过去一把抓走了安妮手里的零食,用自己的大眼睛瞪着安妮,愤愤不平地开口道:“我叫你呢,你没有听到吗?”

    安妮被沈安溪突兀的动作吓到了,呆呆的看着沈安溪。

    “我都快要累死了,你还不过来帮忙!”沈安溪气的两边腮帮子也鼓了起来。

    “沈安溪,你干什么嘛!明明就是你自己说要在家做的,关我什么事!”安妮这才反应过来,也毫不示弱的怼了回去。

    沈安溪也不管她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抓着安妮的一只手,就把她上拖硬拽的扯进了厨房,强迫让安妮帮她洗菜。

    本想拒绝的安妮,在看到一脸怒气的沈安溪以后,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忍住了,同时她也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帮沈安溪洗菜做事。

    沈安溪和安妮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眼看着终于快要大功告成了,可是这个时候偏偏出了一些差错。

    锅里的油热了,沈安溪却忙的腾不开手,只好求助于一旁的安妮。

    “安妮,你帮我把盘子里的菜放在锅里,然后快速的翻炒一下,我这里腾不出手来。”

    安妮闻言,点了点头。

    她走到冒着热气的油锅前,二话不说的就把锅旁边的菜倒了进去,随后悲剧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菜上还有很多的水的缘故,水在接触到滚烫的油的那一瞬间,向外溅起了许许多多的油花,没有做饭经验的安妮,也并不知道躲闪,就那样所有的油花,不偏不倚的都落在了安妮的脸上。

    “啊,痛死了痛死了。”锅里传来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也伴随着安妮的尖叫声。

    听到安妮的叫声,沈安溪连忙转身查看。

    只见安妮用手挡着脸,直呼好痛,在看看锅里的菜,沈安溪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连忙盖上锅盖,关了火。

    “安妮,你先别用手抓。”说着沈安溪就拉着安妮出了厨房,进了洗漱间。

    “你把手先放下来,我看看。”沈安溪想要查看安妮现在脸上的状况。

    安妮闷着不吭声,讪讪的把手放了下来,一脸怨念的瞪着沈安溪。

    沈安溪在看到安妮脸上的情况以后,都不由的愣住了,安妮的脸可以说用惨不忍睹也不为过了。

    “安妮,我送你去医院。”沈安溪十分紧张,原本想的是让安妮做饭,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脸对女孩子有多重要是可想而知的,可现在......

    这个情况是安妮也没有想到的,如果被送去医院,那么自己易容的事情岂不就是人尽皆知了?那么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就会暴露,之前所做的努力都是付之东流了!

    “不!安溪,我不想去医院,我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见人啊!”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你先等等,我去取些纱布,做一个简单的包扎。”

    “好。”安妮捂着脸欲哭无泪。

    “等我一下。”说罢,沈安溪直接跑回了卧室,翻箱倒柜的找药膏。

    而安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咒骂道:沈安溪!我不会放过你的。

    为今之计,安妮还必须得把脸上的易容膏卸下来,露出她本来的样子,在她的眼角还有一颗水滴形的泪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