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我叫安沈
    沈安溪不明白为什么安妮会这样问自己,不过她的回答也是真心实意的。

    安妮笑了,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有朋友的感觉还挺不错。

    而沈安溪则是被搞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刚刚还在说她改名字的事,一下子又变成了她俩是不是朋友。

    两个人的谈话,到这里也是彻底结束了,留下饭桌上的一片狼藉,谁都没有去收拾。

    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沈安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夜的漆黑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同样夜不能寐的还有李威,此刻的李威正坐在电脑桌前,双眼布满了红血丝,书桌上是一杯特浓的咖啡,到今天,他都没有再收到关于沈安溪半点消息,虽然他在心里已经接受了沈安溪不在了这件事,不过有时还会心存侥幸,他希望说不定什么时候,沈安溪又活奔乱跳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而却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家里传来电话,让他立马回军区一趟。

    不得已,他只能回去一趟,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沈枞渊,临走之前,他还想在交代沈枞渊一些事情,而他已经约好明天下午和沈枞渊见一面。

    在李威计划和沈枞渊见面的事时,安妮也在私下里默默的计划着怎么去引导沈安溪主动接近沈枞渊,而沈安溪却对这即将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所有的事情编织成一张张巨大的蛛网,一步一步将她束缚在其中。

    第二天,李威早早的就在约好的咖啡厅里等待着沈枞渊的到来。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没过几分钟沈枞渊就来了,此时离两个人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沈枞渊在李威对面坐下,要了一杯特浓的拿铁,与李威对视。

    “来了。”李威端起桌前的咖啡,浅浅的抿了一口,很简单的说了一句开场白。

    “嗯,有什么事就说吧。”沈枞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沙哑,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番意气风发。

    沈枞渊的脸色很是苍白,胡子拉渣,深陷的眼眶还有大大的黑眼圈,显示着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好了,他的情况看起来,比上一次李威见他,又糟糕多了。

    “枞渊,听我一句好不好,好好照顾自己。”李威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沈枞渊木纳的回了一句。

    李威见他这样,也很是无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明天要走了,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就想着跟你说说。”

    沈枞渊在听到李威说要离开以后,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情绪波动,以前沈安溪还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把李威视作是自己的情敌,心里对于李威是厌恶的,可是当沈安溪离开以后的日子里,李威又成了支持他,鼓励他的人。

    对于李威,沈枞渊的内心也很矛盾,当然现在更多的则是感激。

    “怎么就要走了,是出什么事了吗?需要我帮忙吗?”沈枞渊沉吟片刻道。

    李威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笑意:“没什么事,家里打来电话,说有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所以需要回去一趟。”

    闻言,沈枞渊也就没有再多言,堪堪点了点头。

    李威对于沈枞渊刚刚说的那番话,心里还是感到挺欣慰的,不过眼前沈枞渊的状况,还是让他很放心不下,担心沈枞渊会把自己一步一步拖垮。

    “走之前,我还是想再给你说一遍,希望你可以照顾好自己,你这样下去,能撑到安溪回来吗?你不照顾好自己,还有什么精神去找线索。”说罢,李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沈枞渊垂着眼眸,没有说话,像是在思索。

    李威看不下去了,起身一把扯住沈枞渊,连拖带拽的把沈枞渊拉到了卫生间,而这期间沈枞渊也没有半点反抗,任由李威控制着自己。

    “你看看,沈枞渊,你抬起头好好看看你自己,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李威强迫沈枞渊去看镜子里的自己,话语也有些激动,无论如何,他都要在自己走之前,让沈枞渊恢复以前那个自信强大的沈枞渊。

    沈枞渊已经很久没有正视过自己了,他慢慢的抬起头,镜子里是一张面如死灰,不修边幅的脸,颓废正在一点一点的把他吞噬。

    “安溪是不会喜欢你这个样子的。”李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谢谢你,李威。”这是沈枞渊发自内心的一声谢谢,谢谢李威一直都在提醒着自己。

    从卫生间出来以后,两个大男人之间也在没有什么矫情的话要说,该说的都说完了,两个人相互告别离开。

    在出咖啡时,有那么一瞬间,沈枞渊仿佛感觉到沈安溪在他背后注视着他,他猛然回头,看到的却是两张陌生的女性面孔,两人漠然的扫视了自己一眼,又移开了视线。

    沈枞渊摇了摇头,也没多想,确认自己不认识这两个女孩以后,便离开了咖啡厅。

    他殊不知,刚刚盯着自己的两个陌生女孩当中,有一个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沈安溪,易了容的沈安溪。

    今天,沈安溪一觉醒来时候已经是响午了,她揉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来到客厅,安妮还是以同样的姿势呆在自己的电脑前,不知道在忙着什么。

    见沈安溪起来,安妮合上电脑,告诉沈安溪让她易容,然后要带她出去吃饭喝咖啡。

    大喜过望的沈安溪立马麻利的洗漱,又简单的进行了易容,兴高采烈的就拉着安妮出了门,现在出门已经成为沈安溪最渴望的一件事。

    安妮带着沈安溪去吃了一家台湾菜,又拉着沈安溪来这家咖啡厅喝下午茶,不曾想,那么巧的就遇到了沈枞渊。

    “没想到这么巧,碰见你老公了。”收回视线的安妮,低头喝了一口咖啡,以调侃的口吻对着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此刻内心有些复杂,她没有想到自己和沈枞渊会这么快见面,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就是那样的匆匆一眼。

    她开心刚刚沈枞渊在看到自己的时候,并没有认出她就是沈安溪,看来她的的易容术还是很成功的,同时她又有些难过,心里有些酸涩。

    沈枞渊消瘦了许多,整个人也很是憔悴,心里莫名的情绪在左右着沈安溪。

    听到安妮说的,她略带自嘲的回了一句:“对啊,好巧啊,不过再见也是陌生人,什么老公,我叫安沈,不是什么沈安溪。”

    其实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一切都是安妮计划好了的。

    这也是安妮计划进行的第一步,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带着沈安溪去接近沈枞渊,来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

    “好好好,安沈,就算他已经不是你的老公了,可是孩子还是你的孩子吧?”安妮分明就是话里有话。

    不过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沈安溪,也根本没去多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啊,孩子还是我的孩子,不过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

    沈安溪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自己的三个宝贝了,她当初离开沈枞渊或许真的是太过于任性,没有考虑太多,可是既然踏出去了这一步,沈安溪就注定不能回头了。

    安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是不是很想她们啊?”

    “当然啦,你这不是废话吗?”沈安溪每天深夜,一想到自己三个宝贝,就会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要不,我陪你去看看他们啊?”安妮顺势说道,她早就打听好了,今天不出意外的话,沈枞渊会去幼稚园接那对龙凤胎。

    “真的可以吗?”沈安溪有些意外,眼眶渐渐的湿润了,语气里带着哭腔。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就去吧。”安妮装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沈安溪差点没有激动的抱住安妮哭出声来,没想到安妮竟然会同意陪自己去看宝宝。

    她算了算时间,现在距离两个宝宝幼稚园放学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两个人从这里打的过去,只要半个小时,正好可以赶在沈枞渊前面过去。

    一想到这里,沈安溪就迫不及待的拉上安妮,火急火燎的往自己宝贝的幼稚园赶。

    当她气喘吁吁的来到幼稚园以后,门口的保安却成为了她俩进幼稚园最大的阻碍。

    沈安溪来时也没有想这么多,她都忘了自己已经不是什么沈安溪,沈枞渊的太太,而是易了容的安沈。

    好在,安妮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对着门口的保安一阵忽悠,最后两个人被顺利进到了幼稚园。

    “安妮,幸好有你在,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你。”沈安溪拉着安妮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

    看见沈安溪这个样子,安妮一时间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其实她做这些,都是为了自己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

    “没事,你,你不是说我们是患难姐妹花吗,你就赶快去看你的两个宝贝吧。”安妮的脸有些发烫。

    沈安溪还以为是安妮不好意思,就没有再重复感谢,开始在幼稚园的操场上,认真的寻找两个宝贝的身影。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