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再一次见面
    很快,沈安溪就在操场的一角,发现了两个宝宝的身影,小小的,给沈安溪的第一感觉竟显得有些落寞。

    而在两个宝宝的周围,还有几个小朋友,从远处看,几个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争执,沈安溪见状,连忙跑了过去,安妮也默默的跟在她的后面。

    “羞羞羞,你妈死了不要你们了。”两个宝宝在角落里独自玩耍着,这时忽然走过来一群幼稚园的小朋友,其中一个带头的小朋友张口就对着两个宝宝说道。

    “没人要的小孩。”

    “不要你们了。”而周围的小朋友也开始跟着附和,起哄。

    两个宝宝听到他们所说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也不屑于搭理这些小朋友,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准备牵手离开。

    就在两个宝宝刚跨出两步,便又被他们围了起来,“没人要的野孩子,你爸都快不要你们了。”又是刚才带头的那个小朋友。

    “哦,野孩子,不要你们了。”周围的孩子什么也不懂的,只知道跟着瞎起哄,还冲着两个宝宝做鬼脸。

    这下可彻底把两个宝宝给惹恼了,对于“野孩子”这三个敏感的字眼,让两个宝宝握紧了小拳头。

    尽管两个宝宝从小就收到严格的家教,修养也是十分的良好,可怎么忍受的了别人这样说,就连心智成熟的大人都做不到,更别说两个宝宝了。

    “啪。”有些响亮的一巴掌,带头的那个小朋友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挨了一拳头。

    不得不说,两个宝宝的战斗力惊人,两三下就把带头的小朋友打倒在地。

    搞笑的是,刚刚还附和的众人竟然没有一个上前去帮忙的,都在一旁傻傻的看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林家宣以后别惹我们。”两个宝宝拍了拍手,同时开口。

    林家宣也就是被打的那个带头的小朋友,他此刻脸上满是泪痕鼻涕,还沾染上了许多地上的灰尘污垢,望着两个宝宝都被吓呆了。

    同时,沈安溪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紧张的看着两个宝宝,她在跑来时,就目睹了自己两个宝宝粗暴的行为,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两个宝宝并没有受伤。

    “大宝,小宝,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沈安溪满脸慈爱,声音也是异常的温柔的对着两个宝宝寻问道,都没有去管还躺在地上的林家宣。

    而后赶到的安妮眉头紧锁的把林家宣从地上抱了起来。

    沈安溪一点也不会去质疑自己两个宝贝的行为举止,她相信两个宝宝那样做,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所以她不会去同情那个惹自己宝宝的小孩。

    她口中的大宝小宝也就是两个宝宝的小名,大宝是姐姐,小宝是弟弟。

    沈安溪这一出声,不禁让两个宝宝有些疑惑,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小名,难道她和爸妈认识?

    就在两个宝宝迷惑不解迟迟没有开口时,林家宣就一把鼻涕一包眼泪的哭诉起两个人对他所做的暴行。

    当着沈安溪的面,指着两个宝贝说道:“老师,他们两个打我,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我,我被打的好痛,你看,老师。”

    “对,对,老师,我们可以为林家宣作证,就是他们两个人打了林家宣。”刚刚还在发愣的大伙,瞧见林家宣对着他们挤眉弄眼的模样,很快又跟着附和起来。

    他们已经把安妮和沈安溪当成了是幼稚园的老师,理所当然的告起状来,殊不知的是,他们口中的这位老师,就是两个宝宝的妈妈。

    在一旁的安妮,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这群傻孩子,当着人家妈的面,说人家的不是。

    沈安溪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死冷笑,眼神冰冷的扫视了众小屁孩一圈,冷冷的开口:“那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打你?打你总需要有什么理由吧,我可不相信他们会无缘无故的打你。”

    “这,这。”本来还以为老师来了以后,会向着自己说话的林家宣,在听到沈安溪的这句话以后,顿时哑口无言。

    “老师,我来说。”身后传来大宝的清脆的声音,沈安溪转身对着大宝甜甜一笑,点了点头,看来大宝和小宝也把她当成了老师。

    “错不在我和弟弟,是他自己过来惹我们的,事情是这样的.....”大宝条理清晰,语言简洁的就的把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大宝越往后说,沈安溪的脸色就愈发铁青一分,眼里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居然有人敢说她的宝贝是野孩子,她的妈妈死了,没有人要她的两个宝宝了,听到这些话,沈安溪恨不得马上把这个小孩的家长叫出来,她倒要看看林家宣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沈安溪不相信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可以说出这么狠毒的话来,肯定是有家长在背后教唆使坏。

    同时沈安溪也感到很心痛,要不是因为她一个人,两个宝宝又怎么会被同学嘲笑,好在两个宝宝也简单粗暴的解决了这件事。

    “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看来大宝小宝做的一点错也没有嘛。”沈安溪一边说着,还一边有爱的摸了摸两个宝宝的头。

    两个宝宝从小就不习惯陌生人碰他们,脸上一般也都是生人勿近的傲娇小表情,可却对易容以后的沈安溪一点也不反感,相反,他们甚至觉得沈安溪甚是亲切。

    这下周围所有的小朋友都懵了,前面他们还一心渴望着这个老师可以收拾大宝和小宝,而结局出乎意料。

    此时下课铃声悠然响起,幼稚园的老师才从施施然出现。

    她注意到了操场一角的沈安溪他们,心里一惊,这两个人看起来并不眼熟,难道是人贩子,想到这里,她便快步的跑了过去。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老师一脸严肃的对着安妮和沈安溪质问道。

    沈安溪和安妮表现的很是镇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于老师的问题,安妮早已想好了对策,她朝沈安溪悄悄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沈安溪交给她就好了。

    “哦,老师你好,我们是来应聘幼儿心理咨询师的,碰巧在这里看到小朋友们发生了一些矛盾,这两个小可爱被他们欺负,所以就询问了一下。”安妮与老师对视着,面上从容不迫的回答了老师刚刚的问题。

    关于应聘幼儿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是安妮刚才在幼稚园门口张贴的海报上瞧见的,现在正好成了为两人开脱的理由。

    “老师,老师,我们没有他们,没有!你看,我还被他们两个人打了,是他们欺负我。”这时,传来林家宣的一阵哭声,通过刚刚安妮和老师的对话,他才知道,原来沈安溪和安妮并不是什么老师,又立刻闹腾起来。

    老师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林家宣,又看了一眼两个宝宝,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林家宣惹谁不好,非要惹沈家的这两个小祖宗。

    能在这个幼稚园上学的,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势,也都不是她能得罪的,可瞧见林家宣灰头土脸,鼻涕邋遢还带着伤的的模样,她又暗自埋怨两个宝宝下手太重,这下她该怎么处理也是一件难事。

    沈安溪冷冷的注视着左右为难的老师,想看她到底会怎么处理。

    “大宝,小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沈安溪的耳边响起,犹如平地惊雷,恰好在沈安溪的心间轰炸开来,她努力控制住不让自己有什么较大的情绪波动。

    安妮则是冷眼看着向这边走来的沈枞渊,眼底是深不见底的寒意。

    沈枞渊在幼稚园门口等了几分钟,也不见大宝和小宝,于是决定进去看看,他在见到自己的两个宝宝以后,又把目光放到了沈安溪和安妮的身上。

    这两个人不就是在自己在咖啡厅遇见的两个女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恰好自己的两个宝宝身边,这一切难道是有什么预谋,联想到这些,沈枞渊盯着两人的目光冷了一分。

    “dad,dad。”

    大宝和小宝在听到沈枞渊的声音以后,兴奋的一起跑向沈枞渊,一同扑到了沈枞渊的怀里。

    最近因为沈安溪的事,沈枞渊把两个宝宝送到了欧阳家暂时照看,他偶尔也会去看看两个宝宝,也约定每个星期的这天,都由他去接两个宝宝。

    “大宝小宝,今天在幼稚园乖不乖啊。”沈枞渊温柔的抱住两个宝宝,眼里满是宠溺。

    “乖啊,大宝小宝最听话了,不过.....”两个宝宝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俩刚刚犯错了,打了别的小朋友。

    沈枞渊见状,也没有追问,把目光看向老师。

    “沈总,我,我.....”老师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能开口乱说。

    “还是我来说吧。”一旁的沈安溪突然开口了。

    沈枞渊深邃的眼眸望了沈安溪一眼,随即,点了点头,而心里也在暗暗盘算,先看看陌生的女人怎么说吧。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