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不同的生活
    因为香菜的缘故,沈安溪和安妮一个晚上都没有说话,沈安溪也早早的回了自己卧室休息。

    翌日,沈安溪早早的就去了学校,等她中午回来的时候,安妮也并不在,晚上安妮回来的也是异常的晚,而这样的生活也持续了一周,安妮和沈安溪每天就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能有一个照面。

    对于这段时间安妮的早出晚归,沈安溪也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安妮说她找了一份工作,只是偶尔沈安溪想和安妮说说话,聊聊天,安妮也不在。

    沈安溪近期的生活总的来说,过的还是很充实的,每天可以见到两个宝宝,在闲暇之余,沈安溪开始去了解关于幼儿心理健康教育的相关知识,她发现这个领域的研究,也很值得人们去关注。

    而沈枞渊自从李威走后,整个人便没有在继续消沉下去,他努力的让自己陷入繁忙中,不去想沈安溪,他怕自己静下来,沈安溪的一颦一笑又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同时他又重金悬赏,如果有人可以提供有关许沈安溪的线索,必有重谢。

    对于寻找沈安溪的这件事,沈枞渊从未想过要去放弃,他一直坚信沈安溪还活着。

    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沈枞渊的思绪又不自觉的想到了沈安溪,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沈安溪你到底在哪里?

    “总裁,电脑部的员工来送资料。”门外传来秘书轻柔的声音,最近因为沈安溪的事,沈枞渊也变得喜怒无常,这可苦了公司的员工,整个公司上下的员工也都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就害怕自己一个差错,被炒鱿鱼。

    沈枞渊把手中的烟摁灭,随后缓缓开口:“进来吧。”

    门外的秘书在得到沈枞渊的答复以后,朝着安妮点了点头,示意她进去吧。

    安妮回了秘书一个友好的微笑,胸前抱着一大堆的资料,推门走进了办公室,她的脚步很轻。

    这是安妮在沈枞渊公司工作的第五天,因为她总是表现的一副为人友善的模样,电脑部的同事们对她的态度也很是友好,而至于来给沈枞渊送资料这件事,也是她主动要求的,而电脑部的那群人对这个工作是有意避之,当然就很乐意的交给了她。

    “总裁,嗯?怎么是你?”安妮在与沈枞渊视线对视以后,故作惊讶的说道。

    她的演技也很在线,就像事先什么都不知道的一样。

    沈枞渊眼里也闪过一丝诧异,随之又很快被波澜不惊取代,这个女人竟是自己公司的员工。

    “嗯,把东西放桌上吧。”沈枞渊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面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哦,好的,好的。”安妮在惊讶之余,则是很听话的把那堆资料放到了沈枞渊所说的桌上。

    她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沈枞渊的批阅。

    沈枞渊一边翻看那些资料,一边看似很随意的问道:“你多久来的公司,我怎么都没有见过你。”

    “也没有多久,前几天看到这个公司正在招聘,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再说了,总裁你平时日理万机,没见过我也很正常啊。”安妮表现的很淡定,完全没有丝毫紧张的模样。

    沈枞渊挑了挑眉头,没有再开口。

    办公室里很安静,安妮已经静静地呆了三十分钟了,而沈枞渊好像还没有要让她离开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妮站的腿都有些酸了,她面露不耐的撇了沈枞渊一眼,沈枞渊还是一直保持着刚刚那副模样,都不带动的。

    “这都多久了,哎。”安妮忍不住了,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大腿。

    一直低着头的沈枞渊,忽然抬头盯着安妮,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怎么,这才多久就坚持不住了,想走了?”

    安妮闻言猛然抬头,沈枞渊竟然听到了她说的,她的面容慢慢僵硬起来,对着沈枞渊尴尬一笑:“我,我,没有,没有,总裁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虽然安妮表面上表现的对沈枞渊很是恭敬,可是心里已经骂了沈枞渊不下百遍,死变态,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计划,她恨不得冲上去对着沈枞渊一顿毒打。

    沈枞渊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对着安妮温柔一笑:“那你在等会儿吧,我还有一些没有看完,很快了。”

    沈枞渊那一笑,笑的安妮毛骨悚然,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不出意料,果然沈枞渊接下来的话,听的安妮差点没有气的背过气去,还没有看完,沈枞渊这只笑面虎!

    安妮紧紧咬着嘴唇,强行挤出一个微笑,“好。”心里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对安妮一番整蛊的沈枞渊,又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一目十行的查看了一遍资料,便让安妮下去了。

    “呼!”

    出了沈枞渊办公室的安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想不明白了,沈枞渊的员工们,到底是忍得住被这个魔鬼摧残的,同时,她又庆幸自己在这里呆不了多久。

    这笔帐,安妮算是记下了,等到那一天,她会一并还给沈枞渊的,想到这里,安妮的眼里露出一丝狠意。

    在安妮走后,沈枞渊就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把电脑部新聘的员工资料发到我邮箱。”沈枞渊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冷漠的吩咐道。

    “好的,总裁。”电话另一端的人言语上很是恭敬,在沈枞渊挂了电话以后,就立刻操作电脑,把沈枞渊所需要的资料发送了过去。

    这次电脑部只招收了七个新职员,沈枞渊很快就找到了安妮的资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安妮出生于国外,从小在国外长大,毕业于国外顶尖的理工大学,而她的每门成绩都是a,学历很高。

    沈枞渊看着资料上安妮的照片,眼里是莫名的深意,出生在国外,从小在国外长发,并没有异常的地方,可就是这份漂亮近乎于完美的资料,让沈枞渊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安。

    对于安妮的个人资料,早在安妮进入沈枞渊公司以前,就做好了处理,而关于她学历和毕业学校并没有造假。

    此刻,另一边的沈安溪正在和自己的两个宝贝玩的不亦乐乎。

    有了上一次沈枞渊的警告,学校所有的人对于沈家这两个小祖宗的态度都是近而远之,不过好在这两个小家伙并不在意,这样也给沈安溪提供了更好接触两个宝宝的机会。

    两个宝宝对于这个最近才出现的心里老师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也总是喜欢粘着沈安溪。

    “大宝,小宝啊,那你们妈妈呢?”沈安溪纠结了良久,才问出了这个问题,她好奇,沈枞渊会怎么和两个宝宝解释。

    提到妈妈,大宝小宝好像也并不怎么在意,他们一边吃着沈安溪今天为他们带去的水果糖,不假思索的开口道:“爸爸说,妈妈去度假了,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了啊。”

    “那你们想不想妈咪呢?”沈安溪竟有些不甘心。

    “当然想啊,我们都很想妈咪呢,还有弟弟也很想她,总是哭个不停,在妈咪去度假以后,dad也总是对着妈咪的照片发呆,哎,老师还有糖吗?我都吃完了。”说着大宝张开自己空空如也的小手,示意自己真的吃完糖了。

    大宝和小宝并没有意识到沈安溪的情绪变化,还有她眼角的泪光,沈安溪在听到大宝的话以后,整个人的心都如刀割一般疼痛,她当初是太任性了。

    沈安溪好像一把抱住两个宝宝,告诉他们自己就是妈妈,遗憾的是她并不能这么做,是她自私了。

    “老师?”

    大宝伸出自己白嫩的小胖手,在沈安溪的眼前晃了晃。

    “啊?宝宝怎么了?”沈安溪这才回过神来,眼里满是宠溺的摸了摸两个宝宝的头。

    “糖没了。”大宝眨巴着自己明亮的大眼睛,嘟起小嘴。

    沈安溪见状,温柔的笑了笑,用手轻轻的的刮了刮大宝的小鼻子,声音里也带着无限的母爱:“小孩子可不能吃那么多的糖哦,吃多了,牙齿坏掉了怎么办?你看小宝多乖,大宝得向小宝学习,听到没有。”

    “老师,你说话的语气和我妈咪好像啊。”一旁安静的小宝突然说道。

    “对哎,我也这么觉得,老师和妈咪的语气好像啊,还知道我们最爱吃这个味的水果糖了,不过,不过。”大宝忽然停住了,皱巴着一张小脸,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两个宝宝不知道的是,他们再说沈安溪和自己妈咪好像的时候,沈安溪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要不是因为两个宝宝还在,恐怕此刻的沈安溪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不过怎么了啊?”沈安溪强忍着心痛,掐了掐两个宝宝肉肉的小脸蛋。

    或许真像人们说的那样,龙凤胎的心电感应很强,大宝和小宝扭头对视了一眼以后,又同时看向沈安溪,齐齐开口:“不过老师没有我妈咪好看。”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