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安妮的身份
    “不要,不要!”沈安溪忽然大叫着睁开了眼睛,眼角还有未干的泪。

    此时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她下意识的想要用手去遮挡,可发现手却动弹不得,沈安溪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用绳子捆绑在床头的两边,她只好转动着自己的头去观察周围的一切。

    她被锁在了一个除了身下这张床,什么都没有的房间,现在就连一个看管自己的人都没有。

    沈安溪试着用力去摩擦挣脱,可都是无用功,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沈安溪无奈的躺在床上,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头还有些微微的疼痛,昨晚昨晚她记得自己到了家楼下,然后,再然后好像突然冒出了一个男人,再然后,她就晕了过去,最后发生了什么,她都想不起来了。

    就在昨晚,她还做了一个梦,沈安溪梦到沈枞渊破产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就那样轰然倒塌,梦到沈枞渊也从此一阙不振,无心再去做任何的事情,就连自己和他的三个宝宝都不管了,在梦里的沈安溪见到这一切,心痛不已。

    想到这里,沈安溪已经不能坐以待毙,尽管她此时的处境也很危险,就连是谁绑架了自己,沈安溪都无从得知,但是她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沈枞渊和自己的三个宝宝还需要她。

    “有人吗有人吗?”沈安溪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声音很是沙哑。

    “我饿了,我还要上厕所,快来人啊!”她不停的喊着,并且用腿使劲在床上拍打着,试图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就在沈安溪闹的欢腾时,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走进了一个看起来面相较为年轻的男人,他站在床边,盯着沈安溪,满是无奈的开口说道:“别叫了!真没见过被人绑架了,还可以这么嚣张的,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啊。”

    沈安溪看着这个人,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否见过他。

    她低垂着眼眸,思量了半天,确定自己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个人,再者,这个人也可能是易容了。

    “你又发什么呆!不上厕所了?”男人粗暴的声音传进了沈安溪的耳朵里,打断了她的思绪。

    沈安溪皱着眉头,撇了撇嘴:“要上要上。”

    男人一边为床上的沈安溪松绑,一边瞪着沈安溪出声警告道:“我警告你,不要耍什么花招啊!”

    沈安溪故作娇弱的点了点头,接下来她被男人带到了卫生间,卫生间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而刚刚那个男人就守在门口,沈安溪根本就没有机会可以逃脱。

    从房间到卫生间,沈安溪可以断定这就是一间居民房,可在这个房子里,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她都没有看到过其他人的身影。

    到底是谁绑架了自己,沈安溪根本没有半点线索,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她不禁有些头疼,这接二连三的绑架,让沈安溪应接不暇。

    按道理来说,知道自己还活着的人应该没有谁了啊,不对,还有安妮,难道是安妮为了防止自己去给沈枞渊通风报信,让人把自己绑架了,如果是这样,就说的通了。

    “喂,你好了没有!”门外的男人等的不耐烦了,开始催促起沈安溪来!

    沈安溪咬着牙,愤恨的回了一句:“上个厕所都要催,烦不烦,再说了,你在门口,我半天上不出来!”

    她暗道,如果要是有机会逃出去了,第一件事就是整蛊一下这个看守自己的傻男人。

    沈安溪最后磨磨蹭蹭的在卫生间呆了半响才在男人不停的催促中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我现在很饿,需要吃东西!”沈安溪面无表情的对着男人要求道,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被绑架的样子。

    其实并不是沈安溪不害怕,只是她在赌,赌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安妮派来的,如果是,她相信这个男人就一定会尽可能的去满足自己说的,不会伤害自己,尽管上次安妮差点把她掐死。

    如果不是,那么她就要开始计划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她不能让自己处于一个危险的处境当中,沈枞渊还在等着她。

    而男人的动作也像沈安溪所预想的那个样子,虽然一脸的不耐烦和嫌弃,可还是妥协了。

    “说吧,你要吃什么!”

    沈安溪见男人一副吃瘪的模样,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开始了自己的点餐。

    男人惊讶于沈安溪的食量,可还是满足了沈安溪,在等沈安溪酒饱饭足以后,又重新把她绑了起来。

    沈安溪也没有反抗,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只能静观其变,伺机而动了,在她看来,这个男人的智商和他的那一身肌肉 根本不成正比。

    重新回到床上的沈安溪开始闭目养神,并不惊慌,大概是因为遭到绑架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对于沈安溪来说,这次的绑架已经是不痛不痒了,她只需要养好精神,等待最佳的时机。

    男人见到沈安溪这般模样以后,甚是欣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被人绑架以后这么从容不迫的人,并且还是一个女人。

    对于沈安溪的消失,根本没有人察觉,在幼稚园的校长看来,觉得沈安溪大概就是一个没有什么用的花瓶,攀上了沈枞渊这棵大树,所以就算沈安溪不和自己请假,也不来上班的事,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知不觉当中,沈安溪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被黑暗笼罩。

    肚子又开始“咕咕咕”的叫起来,正当沈安溪准备叫那个男人的时候,她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电话铃声,紧接着男人接起来了电话。

    “她现在还在休息,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门外的男人好像通过电话在跟谁汇报着自己的情况。

    沈安溪努力竖起自己的耳朵,想要听清他们到底在交谈着什么。

    “我会看管好她的,长官放心,至于安妮那边,她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男人的声音并不大,可是沈安溪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沈安溪有些疑惑了,和他通电话的人是他的长官?这是什么情况?还有他提到了安妮,看来,安妮确实和这件事有关系,参与这件事的并不只安妮一个人?她还有同伙?安妮不是周琳琳的一枚棋子吗?沈安溪胡乱猜测着,而男人接下来的话让她震惊不已。

    沈安溪也不知道和这个男人通电话的人到底是谁,不过两个人的话题已经从她的身上转移到了安妮的身上。

    “安妮已经成功混入了沈枞渊的公司,您就放心吧,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了,军区那边请您在等一等,我会让安妮尽快完成任务的。”男人再一次说道。

    这句话给沈安溪带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沈安溪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牵扯到了军区,就在她还在惊讶之余,男人又再一开口了。

    “谢谢长官,铁狼在这里替安妮谢过了,我会代您转告安妮的,安妮也不会泄露身份的,她有跟我说过,在此之前,她已经有了一个挡箭牌,就是周琳琳,您就放心好了。”

    “嗯,好的,知道了,明白,至于沈安溪在我手里的事安妮还并不知情,您就放心好了,嗯,明白。”他的通话终于结束了。

    而沈安溪一字不落的把这些话都听了进去,心跳开始不由得加速,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周琳琳不过是安妮的一个挡箭牌,而周琳琳还自作聪明的以为,安妮只是自己的一枚棋子。

    自己也并不是安妮派人绑架的,这个自称铁狼的男人,和安妮的关系也好像是搭档。

    她飞快的把这些信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难怪安妮让自己不要插手这件事,还告诉自己这件事并不只是她表面看到的那个样子。

    原来安妮的身份远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而她接近沈枞渊,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任务,这个任务还关于军区。

    沈安溪浑身都开始冒起了冷汗,她就像是身处于一张巨大的陷阱当中,她不明白 军区为什么要对付沈枞渊,她也不清楚安妮到底有什么任务。

    就在沈安溪烦躁的思考着一切的时候,她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好像正朝着房间走来,吓的沈安溪连忙闭上了眼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佯装假寐。

    轻轻的开门声,男人好像是来看一眼她的情况,在见她还在“熟睡”,便又关上门,离开了。

    这时,沈安溪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她还是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她到底要怎么办,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越来越复杂,她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她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沈枞渊到底有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着他一步步的逼近,沈安溪一想到这些,心里就越慌乱。

    她必须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沈安溪此刻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