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发现沈安溪失踪
    沈安溪内心焦急,可表面还要装的风轻云淡的样子,着实不太好受。

    她记得自己隐约听到那个叫做铁狼的男人说,会让安妮尽快完成任务,这么说来,铁狼好像不会参加这个任务,他只是负责看守和联络安妮而已,或许自己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来做做文章。

    “有人在吗?有人在吗?”沈安溪又上演了和上午一样的戏码,在房间里大声喊叫。

    此时的铁狼正坐在电脑前,不停的敲着代码,听到房间里沈安溪的鬼哭狼嚎以后,他试图用耳塞塞住两耳,可是根本不管用,铁狼不耐烦的扶住额头,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如若不是因为安妮,铁狼根本不会这样纵容沈安溪,他停住手上的动作,看了一眼电脑,叹了一口气,又朝着沈安溪的房间走了过去。

    铁狼刚打开门,沈安溪就瞪着自己的大眼睛,狠狠的剜了铁狼一眼。

    “怎么了?”铁狼的声音很是不耐烦。

    就在沈安溪刚张嘴准备回答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铁狼转头向门口处望去,又看了沈安溪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让沈安溪看不懂,带着警告的意味对沈安溪说了一句:“老实一点,不然要你好看。”

    沈安溪瘪着嘴,很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暗暗猜想,铁狼看起来有些紧张,难道是他的仇家找上门了?自己是不是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逃跑?

    她开始在心里默默祈祷,一定要是铁狼的仇家啊,这样自己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铁狼又怎么会知道沈安溪会有这么丰富的内心幻想,他料定沈安溪也不会有什么小动作,一把关上了沈安溪房间的门,转身很警惕的走向门口。

    从猫眼看,让铁狼有些意外,这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脸上写满了她的愤怒,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大姐了吗?

    “屋里有人的话,快开门啊。”门外的大姐已经等的很是烦躁了,扯着嗓门就在楼道里吼了起来。

    铁狼稳了稳心神,打开了防盗门。

    “请问这位女士,你是有什么事吗?”铁狼的态度也算很绅士。

    而他绅士的态度在大姐看来就是惺惺作态,她也根本不吃这一套,挑了挑眉,用很挑剔的眼光上下打量了铁狼一遍,心想看起来还人模人样,做的事真的是让人难以启齿,还装的风度翩翩。

    “女士?”铁狼心里憋着一股怒气,声音也变得低沉。

    门口的大姐听出铁狼语气里淡淡的不满,可她也不是什么善茬,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说起来:“当然有事,如果没什么事我干嘛来找你,我就住在你家楼上,我说小伙子你也是才搬进来没有几天吧,能不能有点素质啊,我说你和你女朋友没事能不能不要那么闹腾,这邻里邻居的都被你们吵的头都大了,不过碍于面子,都不好意思和你说,可你们声音也太大了吧,我家还有小孩呢,到底让不让人休息了!”

    大姐满嘴的唾沫星子横飞,总算是停了下来,还一副我就是很在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而听到这里,铁狼也算是明白了,心里的警惕也放松了一些,脸上依旧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一直在房间里侧着头竖起耳朵听的沈安溪,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大姐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就连她说的什么话,就算是在房间里的沈安溪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原来这位大姐只是住在楼上的邻居,估计是因为刚刚自己一直在房间叫喊的太大声了,导致于邻居都听到了,不过门口的那位大姐说的也实在是太夸张了,沈安溪记得自己貌似也就吼了两次,怎么就成了没事就闹腾了,还有自己也不是铁狼的女朋友,就算再不济,她都不会选择铁狼做她男朋友的!

    沈安溪不禁开始有些佩服起这个大姐起来,什么话都敢说,还面对铁狼。

    而门口说了这么一连串的话,大姐都不带喘气的,见铁狼还是刚刚那副无所谓冷冰冰的模样,更来气,张嘴又来:“我说小伙子,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这个样子,大人教授你们道理,你们还一副什么也听不进去的模样,真不知道你们家长到底是怎么教育小孩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说完这些话的大姐还一脸挑衅的看着铁狼,根本没有意识到铁狼的情绪的波动。

    听到家长这两个字眼的时候,铁狼终于有所动容了,脸上的表情也有了变化,眼里已经开始燃烧起怒火。

    他已经做的够退让了,谁知这个大姐还这么不识好歹,得理不饶人。

    “住嘴,滚!”此时的铁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强大的压迫感向大姐袭去,声音更是冰冷。

    本来还嚣张跋扈的大姐见到眼前的这位小伙子突然发飙,吓得冷汗直流,她本就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世井小市民,没事就爱耍耍泼,这下可好了,踢到铁狼这个铁板上。

    “你,你这么凶干嘛!”大姐一边磕磕绊绊的后退,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

    铁狼见状,冷哼一声,向前迈了一步,低垂着眼眸,一字一句的说道:“滚,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大姐被铁狼这么一下,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随后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你,你,你给我等着,明天我儿子就回来了。”她撂下这么一句话,就飞快的跑了。

    沈安溪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当铁狼回来的时候,脸色铁青,看来,那个无理取闹的大姐已经被他打发走了。

    “刚刚你有什么事!”铁狼并没有自身的情绪,去迁怒沈安溪。

    “我当然是饿了,你都不看看过了多久了,我都快要饿死了!”既然铁狼主动问自己了,沈安溪也不绕弯子,她本来就很饿。

    就算她现在很着急想要逃出去,可一时半儿也逃不出去了,那就先养好精神。

    铁狼摇了摇头,这个沈安溪实在是太麻烦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安妮正准备回一趟和沈安溪一起住的公寓,她还有一个重要的u盘忘了带走。

    安妮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大概是有可能会见到沈安溪,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

    夜色已经深了,安妮站在楼下,心里又生出干脆不去拿东西的念头。

    一抬头,家里的灯并没有向往常一样亮着,她知道,沈安溪在家的时候一般都是灯火通明,除非是她睡觉的时候,可是今天的时间还很早,沈安溪怎么可能这么早的就睡了,难道是她出去闲逛了?

    安妮烦躁的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也没有任何动静,不用开灯,安妮都知道沈安溪不在,本来她还担心和沈安溪见面以后会尴尬,可是确认沈安溪不在以后,她内心却又异常的失落。

    安妮快速找到了自己的的u盘,但她没有着急的就离开,而是选择不开灯,在客厅坐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

    墙上的钟在“滴答滴答”的转动着,安妮就一动不动的坐在哪里,不知不觉当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可是安妮还是没有等到沈安溪回来。

    安妮开始有些担心起沈安溪来,在心里纠结了半天以后,安妮决定给沈安溪打一个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安妮很是烦躁的把手机往地上狠狠的一摔,她已经连着给沈安溪打了两次电话了,可都是关机,此刻安妮心里开始愈加的不安了,人不在家,并且打电话也是关机,看来沈安溪真的是出了什么事。

    到底是谁绑架了沈安溪,难道是沈安溪的仇家?可,如今知道沈安溪还活着的人也只有她和沈安溪了啊,不对,不对,安妮这时忽然想到了还有一个人,他也知道沈安溪还活着,那个人就是她的搭档,铁狼。

    想到铁狼,安妮的瞳孔不由得收缩了一下,她快速的在电话上按下一串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没响几声,那边就接通了。

    “安妮,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在看到来电显示以后,铁狼有些迟疑,不过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也不等安妮先开口,便主动询问对方。

    “铁狼,你出来我们谈一谈吧。”安妮直接忽略了铁狼的问题,用很简单的一句话就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而她的语气也很是强硬,根本容不得铁狼拒绝。

    电话那头的铁狼听见安妮这个语气,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来安妮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好啊,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吧。”

    “好,明天见。”安妮答应的很干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她并不担心沈安溪在铁狼手里会出什么事,况且现在天色也不早了。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