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去敬酒
    徐然见张也竟然认识叶一等人,便冷笑起来“张教授,您认识的这几位可真是够粗鲁了。”

    “你闭嘴。”张也双眸冰冷地扫过徐然。

    徐然闭口不语,之间张也走到叶一面前,微微颔首“可否给我个面子,暂且不要纠结这件事(情qing),稍后我会亲自去几位的包厢敬酒。”

    叶一倒也不是莽夫,虽然生气,但见到苏柔雪的表(情qing),再加上之前张也在学校上课的气氛,他便明白这张也算是个人物,如今别人的面子他可以不管,但张也似乎对苏柔雪有用。

    张也见叶一等三人并未多言,转(身shen)便回了包厢,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而后转头看向脸上还有血渍的徐然。

    “回包厢。”

    徐然神色微微低沉,随着张也刚一进包厢,张也便冲着两位老同学微微一笑“老刘,老徐,你们带着徐然回去吧,带着这两盒人参,还有那几瓶酒。”

    刚一进门就说这话,徐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xing)了,至于刘东晨与那发福的徐无义,两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徐然脸上都是血,难不成是跟人打架了

    “张叔,其实刚才是”

    “你不用解释,我不相信一个对经济了解的比我还透彻的人会无缘无故找事,把你打成这样。”

    徐然刚开口解释便听见张也这话,此时不仅是他,同行两人也都明白了,这张也口中所说的人,应该就是那个连他都看不上的人,只不过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刘东晨与徐无义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不需要解释,便无条件相信对方,徐然明白,今天这事(情qing),不论怎么解释都没用了,至于那个坏了自己好事的男人,他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让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

    “老张,怎么了这是,来,坐下,喝杯酒,消消气。”刘东晨起(身shen)笑道。

    徐无义也起(身shen)走到张也旁边,拉着张也,笑眯眯地说道“老张啊,年轻人,都是年轻气盛的,要真是徐然做的不对,我这个老头就倚老卖老,过去给人敬杯酒,赔个不是,你看怎么样”

    两位老同学都开口了,张也不答应也不好,稍加思索之后,他也只能是松了口“你们去敬酒,人家让不让你们进门都是个问题。”

    刘东晨与徐无义相视笑了,不让他们进门那对方未免也有些太高傲了吧

    然而事实就是,当他们敲响了叶一那边的包厢门,里面能听见说话的声音,但却并未有人答应,很显然,对方是压根就不想搭理。

    看着吃瘪的刘东晨与徐无义,张也心中不(禁jin)多了几分庆幸,如果不是这两个人抢着要去敬酒,怕是现在尴尬的就是他了。

    “刚才犬子与几位发生了冲突,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谅解,特来敬酒,不知可否给个薄面鄙人徐无义。”徐无义在包厢外面大声说道。

    徐无义这三个字在这座城市并不算是很响,但若是去了旁边的阳城,那几乎就是众所周知耳熟能详,即便是很多人茶余饭后,都有可能提到这个徐无义,故而徐无义相信,能够对经济了解如此透彻,就连张也都佩服的人,那么一定听过徐无义这个名字。

    可结果,却往往不尽人意。

    “滚远点,别打扰我们吃饭。”房间中这冰冷的声音传出之后,徐无义脸色变了又变,如果不是今天找张也有事相求,如果不是张也口口声声说这包厢之中的人与众不同,他此时已然发飙。

    “苏柔雪,我是张也,可否开门,我们进去敬杯酒,道个歉。”张也敲门道。

    苏柔雪

    徐无义与刘东晨两人当即就蒙了,这包厢之中有苏柔雪两人当即向张也投去询问的目光,如果真的是那个苏柔雪的话,那今天这事(情qing)还真是不太好办了,不过若真是那个苏柔雪,张也出面,似乎也能有些转机。

    几秒钟之后,房门打开了。

    徐无义刘东晨自然是见过苏柔雪的,当见到她站在门前之时,两人不(禁jin)强挤出一抹笑,今天怎么来到这里偏偏得罪了苏柔雪好在张也是经济学专家,即便是得罪了苏柔雪,现在当面来道歉,应该也能大事化小了。

    “张教授,叶一说想要安静的吃饭,几位请回吧。”苏柔雪淡淡道,从始至终,她出了张也之外,其他人连看都没看一眼。

    叶一是什么人

    刘东晨与徐无义压根就没听说过,不过他们也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苏柔雪,毕竟在他们认为,这包厢之中除了苏柔雪外,再没有什么人值得他们去在意。

    “原来他叫叶一”张也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请你帮忙跟叶一说一下,我一个人,进去敬杯酒,绝对不会影响到他吃饭,我这里有好酒。”

    苏柔雪正想要开口婉拒,可叶一却走到门前“好酒”

    张也眼前一亮“嗯,好酒,不折不扣的好酒,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

    “行,你进来吧,他们几个不行。”叶一扫了其他人一眼。

    刘东晨皱眉,至于其(身shen)旁的徐无义,则更是觉得这个男人好像是傻,穿的傻不拉几,做人更是傻不拉几,苏柔雪在这里,哪里轮到他说话了他算个什么东西

    然而当他们看到下一幕之时,他们才总算是反应过来,或许徐然所惹的那个人,是连苏柔雪都不敢去招惹的。

    因为此刻苏柔雪正微笑着将张也迎进去,而后等着张也与叶一走完之后,她才在后面关上包厢的门。

    在这个青年面前,堂堂苏家的苏柔雪竟然都沦为了开门关门的地位,那么这个青年

    姓叶

    刘东晨与徐无义此刻脸色有些难看,虽说他们不愿意相信,但是姓叶的经济学专家倒是从来未曾听闻,但能够让苏柔雪都甘愿放低(身shen)份的姓叶之人,怕是只有两种可能了,不论这两种可能之中的任何一种,都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