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九十六章 谭家姑女03
    第九十六章 谭家姑女

    叶星辰打定主意,就抱着一大堆东西,朝不远处的一名躺在遮阳伞下晒着日光浴的女子走去。

    可还没有走到,就见到两名有纹身的大汉来到那女子前面,眼中露出n秽的目光,左边的一名手臂上纹着蝎子的大汉淫笑着说道:“这位美女,是不是不会游泳啊?要不要哥哥教教你啊?”

    “不用了,谢谢……”美女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两人,淡淡说道。

    “呵呵,谢什么谢,要谢也等我教会你后再谢吧,走吧,我们一起去游泳……”另一名大汉一边说着一边就朝女子抓去。

    “我说了不去,请你们走开……”女子眼见对方竟然动手,赶紧站了起来,朝后退了几步。

    “呀哈,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吗?老子就是——铜锣湾的扛把子成浩南……的兄弟,今日我们兄弟亲自出手教你游泳,你还不给面子,当真以为我们好欺负的吗?”最开始说话的大汉也发起火来,也上前几步就朝美女抓去。

    “你们再过来我可要叫了啊?”女子没想到这两人这么猖狂,吓得花容失色,再也没有刚才的镇静。

    “你就叫啊,这铜锣湾可是我们浩南哥的地盘,你就是叫破了嗓子也没人理你?”那名大汉说着已经一把抓住了那女子,就要朝海边拉去。

    叶星辰朝远处望了望,发现几名铜锣湾的保安人员也都看向这边,目光充满了敬畏,显然很怕这两个大汉。

    md,当真日世风日下啊,老子不想做英雄,苍天却非要让我做英雄,既然这样,那就做一回英雄吧?

    心中暗暗感叹了一番,将遮阳伞和椅子放下,随便拿了一把椅子,就朝两名大汉奔去,也不多费口she,直接就朝其中的一名大汉砸去。

    “咚隆!”一声,椅把重重的砸在那名大汉的肩上,那名大汉惨叫一声,朝一旁倒去。

    “靠,哪儿来的小毛孩,敢对爷爷的兄弟动手……”另一名大汉先是一愣,接着心中狂怒,举起拳头就朝叶星辰砸来。

    “动了又怎样?”叶星辰冷哼一声,直接飞出一脚,重重的踹在男子的胯部,男子闷哼一声,身子朝后倒飞出去,这辈子是不用再想女人了。

    另一名大汉刚刚爬起,眼见这小子轻而易举的踹飞了自己的伙伴,心中大惊,赶紧上前扶起自己的伙伴就朝远处跑去。

    叶星辰也懒得去追,反正英雄救美的任务已经完成,拍了拍手,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铜锣湾的治安也太差了一点吧?”接着转身正要询问这位美女有没有事,可刚刚看清楚美女的样子,却是猛然朝后一跳,神情比见了鬼混还要恐怖,口中更是惊呼道:“怎么是你?”

    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想要开除叶星辰和苏姗却被云龙高中开除的训导主任谭芳。

    叶星辰一颗心差点蹦出来吗,怎么自己难道一次英雄救美会救出这个老仇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她竟然也这么漂亮,怎么以前就一直没有发现呢?

    她的面容什么的都没有变化,要是变了叶星辰也不可能认得出来,可和以前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一头烟发不再盘起,而是束成了马尾,看上去年轻了许多,脸上虽然没有化妆,但皮肤嫩却保养的很好,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衬衣,衬衣的下面系了一个蝴蝶结,露出一个可爱的肚眼,而且腰肢纤细,根本不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应有的细腰,下身是一条白色短裤,一双雪白光滑的大腿显露出来,整个人看上去xing感,充满活力。

    nnd,老巫婆怎么可能保养的这么好?

    其实谭芳身为谭氏的一员,从小也在锦衣玉食中长大,自身保养自然很好,年轻的时候也有很多男孩子追求,只是谭芳为人怪癖,从小又有着一个理想,要在教育事业上做出贡献,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后来更是不再打扮,渐渐的追求者也越来越少,而她也渐渐的融入到自己的工作中,更是极少的打扮自己,这才演变成一副嫁不出去的模样。

    这次被学校开除,她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对于自己一直坚信的梦想产生了动摇,慢慢的也失去了当初的热忱,整日呆在家里,无精打采,今天也是在自己侄女的强烈要求下才来到海边晒晒太阳,谁料到会遇上两个流氓,最郁闷的碰到这个比流氓还要讨厌的家伙。

    “果然是你,还真是冤家路窄呢?”谭芳在看到叶星辰那条小辫子的时候就有种预感,这段时间,这条小辫子的主人经常出现在自己的梦中,不过却是在噩梦之中。

    “嘿嘿,谭主任,你这是什么话?好歹这次也是我救了你,你不说句谢就行了,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呢?”叶星辰冷笑一声,原本以为谭芳经过那一次的教训会改变一些,现在看来似乎和以前差不多。

    “我说过要你救吗?”谭芳却也冷哼了一声,看向叶星辰的目光充满了厌恶之情。

    “靠,婊子就是婊子,根本不知道知恩图报,也罢,就当是救了一条狗吧?”叶星辰可不管对方是一个女人,谁叫你如此不知趣呢?出口也极其毒辣,说完就朝自己的遮阳伞走去。

    “你……你说谁是婊子?你给我说清楚一点?”谭芳却是气得娇躯乱颤,一把将叶星辰抓住。

    “在我的眼里,忘恩负义的人和婊子差不多……”叶星辰淡淡的说了一句,挣脱开谭芳的手腕,继续朝前走去,对于这种人,他才懒得多费唇she。

    “叶星辰,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你救了我没错,可是你曾经是怎么对付我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谭芳一时觉得理亏,只好拿出旧事?

    “我对付你?”不提以前的事情还好,一提叶星辰就是一肚子的火:“这一个多月来你到底深思过没有?一个动不动就开除学生的训导主任是一个好训导主任吗?一个和年轻老师争风吃醋的训导主任是一个好训导主任吗?靠,老子干嘛跟你说这么多……”叶星辰暗骂一声,抓起地上的椅子和遮阳伞就朝远处走去,他可不想和这个老巫婆呆在一起。

    “叶星辰,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和年轻老师争风吃醋了?我怎么又随便开除学生了?”这一直是谭芳这一个多月来深思的问题,仿佛她心中的刺痛一般,被叶星辰这样一说,自然不肯放过,一边说着一边朝叶星辰追去,可惜叶星辰却根本不理会她,径直的朝前面走去。

    来到了一块平坦的沙地上,叶星辰打开遮阳伞,将其插进泥沙之中,又用竹竿支撑住,再把三张椅子摆放好,却见到谭芳竟然跟到了自己身前,心中一阵无奈,这老雏儿什么不是也太执着了一点?

    “你真的想知道?”叶星辰淡漠的说道。

    “嗯……”谭芳点了点头,那神情倒像一个悉心听教的学生一般。

    “在你心里你把学生当成了什么?是人?还是你功成名就的工具?等你想清楚这个问题以后再来问过吧?”叶星辰说了一句就再也不理会谭芳,径直的躺在中间的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谭芳却是整个人愣在那里,自己到底把学生当成了什么呢?

    “小姑,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