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家04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家

    慕容蓉和黄奕菲这几天一直睡在一起,饶是如此,也常常被噩梦惊醒,每次都梦见叶星辰被人追杀,全身血淋淋的,好不吓人,短短两天的时间,两女都瘦了一圈。

    “容蓉,你说星辰哥哥既然没事,为何不回来?连电话也不给我们打一个?”此时,两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都盯着电话机,等待着电话铃声的响起,可惜半天了,那电话还是一动不动,黄奕菲实在忍耐不住,嘟囔了一句,而她的眼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他或许是不想我们担心吧?”慕容蓉轻声说道,她的眼中依旧是一片担心,只不过比起黄奕菲的担心来,更多的是谅解,自从那一夜后,她整个心思都放在了叶星辰身上,她相信自己所爱的男人一定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办。

    “哼,他可怎么不想想一个电话都不打我们会更担心么,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的收拾收拾他……”黄奕菲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扬了扬自己的小粉拳。

    “呵呵,只怕你到时候舍不得动手呢?”绕是现在担心不已,看到黄奕菲这种表情慕容蓉也是一阵轻笑。

    “怎么可能,要是他回来我一定揍死他……”

    “叮铃铃……”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声忽然响起。

    “星辰哥哥回来了……”黄奕菲脸上一阵欢喜,直接从沙发上跳起就朝门口跑去,刚才还要说教训叶星辰的煞气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慕容蓉心里也是一阵欢喜,不过并没有像黄奕菲那样表现的着急,虽然她的心里比黄奕菲还要着急。

    黄奕菲冲到门口,打开房门一看,站在门口的竟然不是叶星辰,而是一名穿着xing感纱织睡裙的美丽女人,不正是自己的房东余小琴又是谁?

    “琴姐,有事吗?”黄奕菲脸上明显闪过失望的神色。

    “呵呵,我想问问小叶在家吗?我家的灯管又坏了,想请他帮忙修理一下……”其实余小琴是想见见叶星辰,自从那一夜后,一直都没见到叶星辰,打他的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或者就是无法接通,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就跑来看看,没想到开门的会是黄奕菲,只好临时找了个借口。

    “啊,找星辰哥哥啊,可是他还没有回来呢?他都两天没有回来了?”黄奕菲恍然大悟,余小琴对她们几个一直都照顾有加,所以对余小琴的态度也很是友善。

    “啊,他都两天没有回家了?那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余小琴本来就担心叶星辰,现在听到叶星辰两天没有回家,脸上的担忧之色表露无疑。

    “我也不知道……”黄奕菲眼见余小琴忽然如此担心叶星辰,却是一阵疑惑不解。

    “啊……”余小琴猛然注意到黄奕菲眼中的疑惑之色,知道自己太过担忧了,想到自己与叶星辰的关系现在还不是让她们知道的时候,只好强忍住心中的担心,继续说道:“那要是他今天回来就让他帮我修下灯管吧,如果没回来就算了?”

    “嗯,琴姐进来坐坐吧?”黄奕菲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

    “呵呵,还是不用了,孩子明天还要上学,要哄着才能睡觉呢?我就先回去了?”余小琴勉强笑了笑。

    “噢,这样啊,那琴姐再见……”黄奕菲点了点头,也没往多处想去,任她想象多么丰富,也不会想到余小琴会和叶星辰有关系。

    余小琴有些失望的走下楼梯,心中却浓上了一层阴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叶星辰这么多天一直都没什么阴影?这几天街上的巡警也多了几倍?甚至有军队出现?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黄奕菲也是失望的关掉大门,走回了沙发上。

    “是琴姐么?”慕容蓉轻声问道,眼中的失望之色也是表露无疑。

    “嗯……”黄奕菲垂着脑袋,点了点头。

    “叮铃铃……”这个时候,门铃声再次响起。

    “厄,一定又是琴姐……”这一次黄奕菲却没有刚才的兴奋,垂头丧气的又转身去开门。

    刚刚打开房门一看,就见到一个身穿烟色外套的男子站在门口,不是叶星辰又是何人。

    “星辰……哥哥……”黄奕菲忽然有种要哭的感觉,太强烈的惊喜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整个人直接就扑进了叶星辰的怀里,泪水哗啦哗啦的流淌下来,这几日的担忧与思念,就这般彻底的迸发。

    “怎么啦?菲菲,有谁欺负你了吗?”叶星辰却是一阵莫名其妙,杀掉曹天二后他只给郑莹莹打了一个电话后就直接回到了家里,甚至连身上的血迹也没有来得及处理,一切都因为太想这两个人儿,可却没想到刚刚进门,就看到黄奕菲哭成这样。

    慕容蓉听到叶星辰的声音,整个人也是闪电般从沙发上弹起,直接奔向了门口,就见到一脸惊异的叶星辰站在门口,怀里趴着黄奕菲,而他却有些不知所措,心里也是一阵欢喜。

    “容蓉,到底……”叶星辰正想问慕容蓉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黄奕菲如此伤心,就见到慕容蓉忽然朝自己扑来,也直接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同样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隐隐能够听到她嘴里在喊着星辰的名字。

    叶星辰猛然醒悟,这是她们对自己的关心啊,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虽然在外面打打杀杀,但她们在家里肯定因为担心自己睡不好觉,想到自己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回来,心里又是一阵愧疚。

    “容蓉,菲菲……”叶星辰轻轻的呼唤着两人的名字,更是张开双臂紧紧搂着两人。

    三人就那般拥抱在门口,过了半晌,慕容蓉才忽然抬起头来,对着叶星辰说道:“辰,你身上怎么有血的味道?”

    叶星辰这才想起自己竟然连衣服都忘记换了,这烟色的衣服虽然看不出来,但那浓烈的血腥味肯定瞒不过心细的慕容蓉。

    “进屋再说吧?”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叶星辰也觉得有些话还是要对两人说说。

    “嗯……”慕容蓉和黄奕菲同时点了点头,虽然她们都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

    “星辰,你先洗个澡吧,洗完澡我们慢慢说?”慕容蓉最为体贴,进屋后首先说道。

    “嗯……”叶星辰点了点头,直接走进了浴室,慕容蓉则朝叶星辰的房间走去,帮他拿点内衣内裤,黄奕菲则是跑去拿拖鞋。

    叶星辰走进浴室,并没有锁门,反正和慕容蓉有过肌肤之亲后,看看又算得了什么,要不是现在心情还很沉重,他真想让两女一起陪他洗个鸳鸯浴。

    脱掉了那套烟色的外套,浑身**的站在浴头下面,也没有开热水,直接以冷水冲,身上的伤疤几乎都已经愈合,只有肩膀的还有点点,不过也愈合的差不多了,至少沾水后不会发炎。

    外套就落在地上,被水打湿后,干枯的血迹很快散发出来,染红了整个浴室的地板,这一点连叶星辰都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衣服上沾了这么多血,怪不得慕容蓉一闻就闻到了。

    “咔嚓……”浴室的门从外面打开,黄奕菲拿着一双拖鞋站在门口,猛然看到地面的血迹,忽然大声呼道:“星辰哥哥,你怎么了?怎么流了那么多血?”说着说着,眼泪又要流淌出来。

    “这不是哥哥的血,这是哥哥仇人的血迹,菲菲害怕的话就出去吧?”叶星辰生怕黄奕菲又哭了出来,赶紧说道,反正有些事情也要和两女讲个明白,算不得什么?

    “我才不怕呢?哥哥这几天一定吃了很多苦吧?”黄奕菲xing格历来就很叛逆,你越是激她,她越是不怕。

    “呵呵,一会儿再说吧,来,帮哥哥搓搓背?”叶星辰苦涩一笑,这几天又何止是吃苦而已。

    黄奕菲这才注意到叶星辰全身**,正要大叫着冲出去,却见到叶星辰脸上那苦涩的笑容,还有那身上的新伤,这一刻,她敢肯定,静海市这几天发生的大事一定和自己的星辰哥哥有关。

    强压住心头的害羞,拿起毛巾走到了叶星辰后面,温柔的帮着叶星辰擦起背来,而叶星辰虽然已经报仇,但紫枫几人依旧下落不明,心里也是一片沉重,没有丝毫的猎艳之心,整个人就那般静静的站在水中,任由黄奕菲帮着自己擦拭身子。

    不一会儿,黄奕菲身上的烟色t恤也被水珠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妙曼的身躯展露出来,不过她却毫不在意,依旧小心翼翼的为叶星辰擦拭身体,生怕触动了那些刚刚结巴的伤口,而她的心里却一阵酸楚,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

    “好啦,菲菲,先出去吧,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不要难过,哥哥这不是好好的吗?”叶星辰转头正好看见黄奕菲那双挂满泪痕的双眼,温柔的说道,他的心里一阵感动。

    “嗯……”黄奕菲点了点头,而慕容蓉这个时候正好把衣服送来,看到地上的血迹之后,心里个是疙瘩一声,隐隐猜到了叶星辰和两天到底做了什么?

    回到客厅后,叶星辰将自己的这几天所做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两女,直让两女目瞪口呆,毕竟这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不过好在她们早有预料,惊讶之后并没有觉得怎么,不管如何,叶星辰都是她们心里最重要的一人,哪怕他是一个杀人犯也好……

    “对了,星辰哥哥,琴姐刚才来说她家里的灯管坏了,如果你今天回来的话就去看看?”听完了叶星辰诉说之后,黄奕菲才猛然响起今天余小琴来找过叶星辰,赶紧说道。

    叶星辰这才想起自己这几天都没有给余小琴一个电话,简直是忘得一干二尽,看来自己的记忆力是越来越差了,或者说自己身边的女人太多,多到让自己无法记住的地步?

    想到这里,自嘲的笑了笑,和两女说了句去去就回之后就朝门外走去,心中思量着该怎么和余小琴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