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战全胜(上)10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战全胜(上)

    “呵呵,真是没想到,谭主任竟然也喜欢来这种地方玩耍?”叶星辰嘴里叼着一根精装红河,来到了玩梭哈的牌桌前,对着眼前的一名身穿白色紧身t恤,下身是一条超短迷你裙的女子说道。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叶星辰原来的训导主任谭芳,今日不断穿着xing感,还将头发烫成微卷,正披在两边,脸上也画有淡妆,看上去就像一个二十出头的青春女子,哪里像曾经的那个没人要的老巫婆?要不是上次在铜锣湾看到她改变后的样貌,叶星辰肯定认不出她来。

    “叶星辰?你不上课来这里做什么?”谭芳听到有人叫自己,转头一看,竟然是这个最讨厌的叶星辰,不由的眉头紧皱,随着她的出声,旁边的一名身穿西服的男子也同时回过头来,目光打量着叶星辰。

    “呵呵,谭主任能够来这里,为什么我不能来?”叶星辰淡淡一笑,目光也落向了谭芳旁边的那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芳儿,这是你以前的学生?”那名男子眼见叶星辰也注意到自己,朝谭芳问道。

    芳儿,叶星辰听到那男子如此肉麻的叫谭芳芳儿,差点将隔夜的饭菜吐出来,如今的谭芳真的很xing感。

    “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调皮的学生,痕天,我们玩我们的吧,不用理会他……”谭芳却是从容的点了点头,她身边的这名男子叫罗痕天,乃新云集团的董事长。

    新云集团是近几年来静海市发展最快的一个集团,短短五年的时间,从资产数十万发展到如今上亿的规模,不过饶是如此,集团董事长罗痕天依旧难以进入静海市的上层社会。

    原因很简单,他只是一个新贵,就像暴发户一样,虽然很有钱,也很有能力,但却很难进入真正的上层社会,所以他一直想要结交这个圈子中的人士。

    谭家在静海市已经根深蒂固,虽然近年来发展的不怎么好,但怎么说也是静海市十大集团之一,谭芳虽然不是谭家的直袭成员,但毕竟也是谭家的血脉,自然成为了罗痕天巴上谭家这棵大树的重要棋子,在一次晚会上,他认识了刚刚事业受挫的谭芳。

    谭家这几年来生意一直不怎么景气,资产一直在缩减,早就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而新云集团无非是静海市近年来最新鲜的血液,一直为了事业未婚的罗痕天也成为了谭家各大长老眼中最好的选择,最重要的是自己家族这个没人要的老女人总算有人要了,所以不但没有反对,还经常撮合两人。

    至于谭芳,原本一心为了教育事业的她在事业上受到打击后一直都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想过谈恋爱事情,对于罗痕天的出现也没有在意,只当是一个普通的朋友。

    平日里在家里也是闲得无聊,每次罗痕天相约也都答应出来,久而久之,也多少被罗痕天的才华所吸引,不过要说到爱,对于她这样很久没有经历爱情的女人来说却有些不太容易,不过不管怎么说,两人的关系也算不错。

    离开学校后,谭芳一直都在思量自己曾经的做法,慢慢的也开始明白自己很多时候的做法的确有些过激,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学生的感受。

    对于叶星辰的恨意,也慢慢的消散,特别是上次叶星辰救了她一次后,心中已经没有了恨,最多也就有点讨厌而已。

    这次被罗痕天约出来,说带她来玩点刺激的,反正在家闲着也是无事,就随着罗痕天一起来到了这里,刚来的时候还有些不太习惯,毕竟这里的环境实在太过糜烂,不过在罗痕天的劝说下,还是答应进来玩玩,却没想到会遇到叶星辰。

    罗痕天和谭芳相处了几个月,自然也听说了她为何离开云龙高中的原因,原本对于叶星辰这个学生娃娃并不在意,不过在这里遇上了,已经把自己定位为谭家女婿的他自然不会就此不管。

    “呵呵,原来是叶同学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一起玩玩?”罗痕天有心要为谭芳出气,并没有理会谭芳的提议,反而朝叶星辰笑着说道。

    “玩这个?”叶星辰原本也准备离开,和老女人之间实在没什么话可说,她是死是活都和自己无关,刚才也不过是看到她在这里有些惊讶,过来打个招呼而已,不过感受到前面这名男子那充满挑屑的眼神后,他却改变了主意。

    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要面子,对于挑屑,叶星辰从来不知道叫做拒绝。

    “当然,要是叶同学不会的话我们玩点别的也可以?”罗痕天微微一笑,这个地下赌场他可是经常来,虽然比起那些超级高手来还差了一截,不过要对付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孩子,他还是信心十足的。

    “不用了,就玩这个吧……”叶星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虽说他从来没有玩过梭哈,但也从电视里面看过,特别是香港经典的赌神系列电影,简直是前世的最爱,也知道这种玩法与其说是玩运气,不如是玩心理战。

    “痕天……”谭芳正要开口阻止,她可不想和叶星辰再结下什么恩怨,却被罗痕天阻止。

    “放心吧,芳儿,我只是陪叶同学玩玩而已……”罗痕天微微笑道。

    梭哈英文名又叫showhand,又称沙蟹,是一项紧张刺激的赌博游戏(大家看过周润发的赌神都知道。)。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决定胜负。游戏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底牌(此牌只能在最后才翻开);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较佳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加注」、「放弃」或「清底」。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

    罗痕天是这里的熟客,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侍者为两人单独准备了一张赌桌,叶星辰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径直的走到座位上坐下,又掏出了一根精装红河,径直的点了起来,却没有给罗痕天派一根的打算。

    “叶同学现在还未满十八吧?最好还是少吸点烟,不然以后容易得肺癌的……”罗痕天也不在意,能够年纪轻轻将新云集团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可不是一般的庸才。先是温柔的邀请谭芳坐在旁边,这才坐在了叶星辰的对面,从包里掏出了一根市面价格上百美金的雪茄抽了起来。

    “这点不用你靠心,倒是你想追求谭主任的事情,有空的话倒是可以找我谈谈,我对泡妞这方面很有经验的……”叶星辰微微一笑,从两人的举止上看,他已经猜出这家伙对谭芳有意,只是谭芳这个老女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恋爱的觉悟,对他的态度也只是普通朋友一样,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在追求自己。自己只要捅破了他们这层关系,说不定也会影响到罗痕天的心境。

    果然,谭芳听到叶星辰这么一说,脸色迅速一变,一直以来,罗痕天给她的感觉都是才华横溢,温柔儒雅,就像一个很贴心的朋友,而且平时罗痕天虽然对她很好,但也局限于朋友之间的关心,并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动作,所以她也根本没有想到罗痕天会对她有意思。

    罗痕天眼见谭芳脸色一变,赶紧开口说道:“叶同学,我和你的谭主任只是好朋友而已,你可不要多想噢,小姐,发牌吧?”

    罗痕天已经三十出头,这么大的年纪没有结婚并不是说他真正的投身事业,也不是说他对女人不了解,相反,经常混迹在各种女人堆的他对女人是相当的了解,知道谭芳这种多年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肯定对于爱情有着一定的排斥,要是自己一来就表现出追求她的话,肯定会引起她的反感,对于她这样的女人就要循序渐进,慢慢以朋友的身份接近她,让她对自己形成一种习惯,到时候再拿下她也不迟。

    所以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到位,除了称呼开始逐渐亲密外,其他的都和普通的朋友差不多,却没想到被这个小子一语点破,要是谭芳因此起了疑心,对自己产生了排斥感,以前自己所做的且不是白费?

    “呵呵,刚才你不是叫我们谭主任芳儿么?如此亲密的称呼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朋友?”叶星辰却是微微一笑,一边拿起庄家发来的牌,一边很是随意的说道,他就是要彻底的打乱罗痕天的心境。

    谭芳听到叶星辰如此一说,再联想到罗痕天对自己的称呼,的确太过亲昵了一点,又想到与他的点点滴滴,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有所企图?

    罗痕天见到谭芳脸色一变,心中却是一阵慌乱,绕是他才华横溢,御女无数,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谭芳这样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绝种,也不知道她的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对爱情如此排斥?明明一个靓丽的女人,却是活到了接近三十岁还是老chu女一个,自己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才慢慢的进展到称呼她为芳儿的地步,要是她对这个也反感的话自己以后还怎么做?

    “我是烟桃k,嘿嘿,似乎是我说话吧?”叶星辰眼见罗痕天眼神慌乱,谭芳脸色微变,心中暗喜,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被自己猜对了,不等罗痕天回过神来,又开口说道。

    星辰新书《终极狂少》连载近两百万字了,兄弟们可以开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