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百七十四章 舞之魂10
    第一百七十四章 舞之魂

    “星辰……”

    “容蓉……”叶星辰也是目光如炬的看着慕容蓉那动人的烟眸,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相望着,眼中除了彼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任何事物。

    “星辰,我爱你,让我在离开之时为你跳一只舞,好吗?”过了良久,慕容蓉忽然开口说道……

    “嗯……”叶星辰不知道慕容蓉还会跳舞,他从来没有见过慕容蓉跳舞,不过他却期盼着慕容蓉的舞蹈,不知道和东方蓝洛比起来,谁舞得更好?

    慕容蓉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站了起来,就这般赤脚的踩在了房间的地板上。

    秀美的身段在晨光的照耀下是那般的动人,犹如女神身上散发的神圣光芒,叶星辰的眼里有的只有无尽的爱恋。

    玉脚轻动,秀腿迷离,身姿卓越,烟发飞扬,妙曼的身躯就这般轻轻的扭动起来,仿佛天界的灵蛇,又仿佛飞舞于人间的精灵……

    而她的双手捏成了兰花状,翩翩向上飞转,幻化成无数蝴蝶,飞转流逝……

    那鲜艳的红唇也在这个时候轻轻启动……

    “男儿无泪,天天伴我情与泪,为你忧,为你悲,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牵挂,

    龙潭也闯,

    虎穴也进,

    从来豪侠拼xing命,

    抛出赤胆,

    倾出忠肝

    高呼一声天地——应!

    男儿无泪,夜夜伴我喜与乐,为你喜,为你忧,你是我心中无敌的英雄,

    心中万丈豪情

    定风波,

    平恶浪,

    翻手为云覆手雨,你是夜空那光芒万丈的星辰……”

    这是一首叶星辰从来没有听过的歌曲,足可见这是慕容蓉亲自为他所写的哥,歌词的意境豪情万丈,表露着慕容蓉对叶星辰无限的期盼,她深深的期盼自己的爱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歌声悠扬流转,仿佛来自天外,又仿佛那塞外风光,直让叶星辰心生澎湃……

    这一刻的他醉了……

    也或者这一刻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在这离别的最后时刻慕容蓉并没有唱出那种悲伤的离别歌曲,也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悲伤之se,有的只有对他无限的鼓励……

    她真的不舍么?她真的不难过么?

    没有人比叶星辰更清楚慕容蓉心中的依恋,心中的不舍,心中的难过,可她却将这些不舍,这些难过彻底的隐藏在心底的最底层,她只想带给他无尽的快乐和勇气……

    男儿志在四方,她深深的明白这道理……

    她宁愿独自承受那无尽的悲伤与孤独也不希望拖叶星辰的后退,哪怕在这最后的时刻,她也希望她的男人能够笑着看她离开,笑着纵横捭阖,笑着睥睨天下……

    舞,已毕!

    朝阳的光芒射进房间中,慕容蓉已经穿好了衣服,是那套白se的t恤和烟se的紧身牛仔裤,叶星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送过慕容蓉一个礼物……

    “辰,我们出发吧?”慕容蓉轻轻一笑,两个小小的酒窝煞是迷人……

    “噢……”叶星辰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重重的落在地上,一股无边的霸气散发出来,离别不是永别,他用不着伤心,半年的时间并不久远,不过是一个学期的时间而已,半年后的自己定然要站在静海市的最巅峰迎接这个俏丽的人儿……

    两人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门,发现黄奕菲的房间依旧打开,想来昨夜玩得尽兴没有回来,叶星辰本想打电话通知黄奕菲的,却被慕容蓉以不想见到离别的伤悲为由给拒绝了。

    从这里到机场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这还算上堵车的时间,所以时间上还算充裕,慕容蓉亲自下厨为叶星辰准备了午餐,两人就这般幸福的坐在饭桌前,吃着这幸福的午餐,下一顿一起吃饭,会多久呢?

    吃过午饭,两人的脸上都露出开心的笑容,没有丝毫的难过之se,仿佛两人要一起去度蜜月一般,慕容蓉并没有收拾太多的东西,只是将一些随身的衣物装了起来,按照叶星辰的意思,这间房间的一切都要保持原样,等待慕容蓉的返回,出门打的来到了机场,发现司徒语嫣早已经等候在那里。

    因为天气比较炎热,司徒语嫣今天穿着一条淡紫se的半透明纱裙,不过里面却有好几层,只能够看到那细嫩的脖子,头发也是盘在脑后,脖子上的那条项链依旧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看见叶星辰和慕容蓉来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容蓉,小叶,你们快来,快要验票了……”

    “阿姨,一切有劳你了……”慕容蓉朝司徒语嫣微微笑道,左右望了望,却没有看到慕容羽的身影。

    “呵呵,说什么话呢,容蓉是我女儿,怎么能够算劳累呢?倒是你,一个人在这里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可不要做出对不起我女儿的事哦?”司徒语嫣微微笑道。

    “呵呵……那怎么可能?”叶星辰哈哈一笑,心中却有些尴尬,不说其他的女人,就是黄奕菲的事情也不好向她解释什么,好在叶星辰脸皮极厚,将这种尴尬完全的放在心里,就算以司徒语嫣的精明也看不出什么。

    “呵呵,我相信你,好了,马上要去验票了,我们这就走了……”司徒语嫣淡淡笑道,眼中却露出奇怪的神情,为何这两小口眼中就看不到一丝不舍呢?难道他们感情出了问题?可现在看来又不像啊?她却不明白慕容蓉早晨的那支舞蹈将两人心中所有的不舍和悲伤都压抑在了心灵的最深处……

    “等等,容蓉,这个戒指你戴着……”叶星辰忽然开口说道。

    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烟se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枚银白se的钢戒,看样子和那些地摊上所卖的那种劣质戒指差不多,只不过做工比较精致而已,而且在戒指的内侧雕刻着一些难懂的上古篆文,这是叶星辰前世被杀,这一世醒来之后就发现在自己手中,可两世的记忆都告诉他的确没有这枚戒指,所以他怀疑这是为何他会死去又复活的最要线索,一直将其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这一刻,他决定将它送给慕容蓉,这个他心中最爱的人儿,有她在,那些秘密又算得了什么?

    不管是慕容蓉还是司徒语嫣都没有因为这是一枚普通的钢戒而露出鄙夷之se,她们都知道绝对是对叶星辰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星辰……”慕容蓉也不顾自己的母亲在旁边,在叶星辰的嘴唇上轻轻一吻,这才转过身子,和司徒语嫣一起走向验票处,而她的眼中再一次闪过了不舍的神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不舍,又且能完全的压抑在心中?

    而叶星辰的眼中同样闪过种种不舍,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与慕容蓉相处的一幕幕……

    那个冰冷孤傲的班花……

    那个穿着普通t恤和拖鞋到外面吃夜宵的少女……

    那个心中充满孤苦伶仃的女孩……

    那个为爱执着的女神……

    那个……

    不知不觉间,泪水模糊的双眼,而慕容蓉的身影似乎正在渐渐的远去,下一次见面,还会有多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