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二百四十六章 粉骷髅之死11
    第二百四十六章 粉骷髅之死

    静海市的夜晚总是格外的热闹,即使今夜的月光被那浓厚的乌云所遮盖,海风呼呼的刮,暴风雨即将到临,许多普通市民早已经躲在家里看着电视,或者尽情的享受生活,但许多疯狂的年轻人却依旧在各大娱乐场所尽情的消耗自己的青春。

    西区的一座公寓楼内,一名名叫夏辰啸的男子被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捆在床上。

    房间内灯光明媚,身材妙曼的独孤霓舞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夏辰啸看在眼里,又是兴奋,又是恐惧。

    “你……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来?”

    “呵呵,放松,放松,我没有恶意而已,不过是想和你玩玩游戏而已……”独孤霓舞微微笑道,身子已经来到了床边。

    夏辰啸颤抖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夏辰啸双眼翻白,口中直吐白沫,身上更是布满了伤痕,独孤霓舞的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正要从夏辰啸的身上翻身下来,房间的灯光忽然一暗,一道犀利的破空声传来,全身香汗淋淋的独孤霓舞神情大变,一把抓起身下的夏辰啸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扔去,实在不明白她一女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不仅瞬间扯断了捆住夏辰啸的绳子,更是将夏辰啸那巨大的身体扔了出去。

    “啊……”夏辰啸口中传来一声惨叫,那是暗器刺中身体的声音,而独孤霓舞的身影也迅速翻身而其。

    灯,忽然在这一刻熄灭,独孤霓舞身影忽闪,她知道,这一次她遇上了高手,绝对的高手,不敢大意,手中捏着三根金针,凝息屏气,二厅八方。

    “嗖!”又是一声轻响,独孤霓舞想也不想,手中的金针脱手而出,连续发出三声嗤嗤的声响,独孤霓舞知道,自己的金针并没有射中对方,那是插在墙壁上的声音,而不是**。

    “嗖……”又是一阵急促的破空声传来,烟夜之中,隐隐有一道烟光闪过,独孤霓舞神情大变,身影急速朝后退去,手中的金针连连抖动,直朝那烟光而去。

    “当当当……”连续发出数声脆响,金针全部被烟光反弹,而那烟光的速度更是急速而来,哧的一声,直接刺进了独孤霓舞的身体,独孤霓舞这才知道,这是一把短刃,一把漆烟的短刃。

    “你是谁?”饶是如此,独孤霓舞依旧没有退缩,她知道,自己的金针也刺进了对方的身体,

    “杀你之人……”冰冰冷哼一声,不顾小腹传来的剧痛,烟色的短刃瞬间朝上划去,独孤霓舞也不敢落后,身影朝后击退,终于脱离了短刃刀身,一股血箭飙射而出,手中的细线却是轻轻一抖,那刺中冰冰体内的金针一个扭动,就朝冰冰的心脏刺去,冰冰手中的短刃一抖,那细细的金属长线竟然被直接斩断,而她手中的短刃更是趁此机会再一次飞出,直朝独孤霓舞的心脏而去。

    独孤霓舞神情大骇,来不及多想,只能够本能的朝左边躲去,又是短刃刺进身体的声音,也亏得独孤霓舞躲闪极快,这才没有刺中心脏,不过短刃却是插着心脏而过,只要稍微一个动作,很可能就此香消玉损,倒在地上的独孤霓舞不敢再动,她可不想就这样死去。

    冰冰虽然斩断了那根细线,但那根金针却是穿透了自己的肺叶,而且还留在体内,伤势严重,不过她知道自己的那一击并没有杀掉独孤霓舞,正要继续忍痛上前杀掉独孤霓舞,房间的灯却再一次亮了起来,马俊杰的身影出现在房间内,看了一眼被冰冰杀掉的夏辰啸,又看了看躺在地上胸口还插着一把短刃的独孤霓舞,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冰雨女神?”马俊杰目光落在了冰冰身上,嘴角的笑容越发的诡异。

    冰冰没有说话,而是以自己的行动回答了马俊杰的问题,双手一抖,数道暗器破空而出,直朝马俊杰和独孤霓舞而去,而她的身体却急速的倒退,在马俊杰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消失在房间之中。

    马俊杰正要追去,却听到独孤霓舞那虚弱的声音响起:“不……不要追了,我的金针有剧毒,她死定了,快……快救我……”

    “我该怎么救你?”马俊杰来到了独孤霓舞的身前,蹲了下来,看到全身是血的独孤霓舞,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多么完美的计划啊,不过是将她的位置稍微透露了一下,那个叫叶星辰的家伙就派人来了,而且还是冰雨女神,感情这家伙将冰雨女神给收复,怪不得上次他没死。

    “送……送我去医院……”独孤霓舞的声音开始颤抖。

    “呵呵,送你去医院是不可能,送你去地狱和你那死鬼老爸团聚才是真的?”马俊杰淡淡一笑,一手握在那把短刃之上,轻轻的一抖,锋利的刀刃瞬间撕开了独孤霓舞的心脏,大股大股的血液喷洒而出,而独孤霓舞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惊讶的神情,到死,她也不明白马俊杰怎么会杀自己?

    “我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大男人,可不喜欢生活在女人的阴影之下,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吧?哈哈哈……”马俊杰口中发出狂妄的笑声,这些日子以来在独孤霓舞身上所受的闷气彻底的发泄了,他,马俊杰,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可不是一个靠着女人才能生存的孬种,更不是一个女人的玩具,没有人能够左右他的命令,没有任何分。

    独孤霓舞胸口的血液都像喷泉一样的喷出,而她的身体却在慢慢的冷却。

    叶星辰还不知道这边的事情,此时他正带着紫枫等人一起赶往金陵堂的堂口,陆强的死无非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要知道,当初说解除陆强武力的时候他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陆强的安全,可才几天几天的时间陆强就被人杀掉?是谁?陆强原有的手下一个个愤怒了,他们都以为是叶星辰下的手,一干人等聚集在一起,要叶星辰给个说法。

    面对几百个神情悲愤的小弟,叶星辰笑了,笑得很凄惨,笑得很诡异,他知道,这不过是有些人的煽动而已。

    “逝者已矣,我不想多说什么,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没有人能够伤害了我们星曜会的人还能够苟活于世,陆堂主的仇我一定会抱的,大家尽可放心,对于你们今天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现在请大家都安静下来,这件事情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当然是阴谋了,这是你早安排的阴谋,先是让将我们兄弟们分散,让陆老大失去保护,然后才杀掉他,你就是凶手,兄弟们,杀了他,为陆老大报仇……”人群中,一个戴眼镜的男子不等叶星辰说完,已经大吼起来,更是鼓动着其他的人朝叶星辰冲去。

    叶星辰冷笑一声,单手一抖,一道刀光闪过,直朝那名戴眼镜的男子飞去,那男子神情大骇,直接朝一旁闪去,躲开了叶星辰的一击,却直接刺进了后面一人的脖子。

    “兄弟们,就是他,他杀了我们的兄弟,他想杀人灭口,兄弟们,我死了不足惜,但我们不能够让陆老大白白死去啊……”那男子惊出一身冷汗,却是继续大吼起来。

    这些人都是因为陆强的原因才依附于星曜会,也没有见识过叶星辰的厉害,一直瞧不起这个老大,对于叶星辰根本谈不上忠心,此时见到叶星辰出手伤人,哪里还会安静,一个个举起手中的砍刀就朝叶星辰一行人扑去。

    “看来你们是执迷不悟了,既然如此,杀……”叶星辰眼见这群人竟然敢真的朝自己冲来,心中大怒,直接下达了必杀的命令,他到是想看看到底谁在幕后主导了这一切,是神龙会?还是天门会?

    随着叶星辰的命令,王小虎大喝一声,手持那根巨大的铁棍,带着白虎堂上百个战斗人眼扑向了这群金陵堂的打手,上一次就是他带人彻底击碎了金陵堂,这一次,他更不会再留守。

    叶星辰也是冷哼一声,一步上前,狠狠的一拳砸响一名金陵堂的打手,直接击在了他的胸口上,胸骨断裂的声音响起,那人惨叫一声,身体已经被叶星辰踢起,接着叶星辰猛然加速,身子凌空而起,双膝跪下,狠狠的砸在那人已经碎去的胸骨上,整个胸腔彻底的粉碎。

    极度血腥的场面顿时镇住了旁边的数十人,一个个惊愣的望着叶星辰,哪里还敢上前,叶星辰却也懒得理会这群人,目光朝人群中扫去,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有心人在煽动,特别是刚才那个戴眼镜的男子,可此时,那家伙却不知道躲到了哪儿,现场一片混乱,哪里还看得清楚?

    喊杀声响彻云霄,叶星辰,欧阳俊,王小虎三人带着一干属下以绝对的**着这些哗变的人员。就在这个时候,金陵堂堂口外面不远处的一条街口,一身烟衣的天门会神龙堂堂主张狂龙站在那里,嘴里叼着一根香烟,静静的等待着。

    “龙哥,消息的确正确,如今星曜会内部果然发生了哗变,原本骷髅会的金陵堂手下正和白虎堂的人员拼杀,星曜会会长,白虎堂堂主,玄武堂堂主都在里面。”一名头发染得红红绿绿的小混混从金陵街跑了过来,恭敬的朝张狂龙说道。

    “看来这条消息是正确的,兄弟们,跟我趁他们内乱的时候杀进去,活捉叶星辰……”张狂龙嘴角一丝狰狞的笑容,说完就朝金陵堂走去。

    “龙哥,这条消息来得太过诡秘,会不会是陷阱?”一名烟衣人却是赶紧追上几步,小心的提醒道。

    “陷阱?哈哈,除非星曜会都是一群白痴,不然谁会用几百人的伤亡来布下一个陷阱呢?兄弟们跟我上,只要活捉了叶星辰,会长重重有赏……”张狂龙毫不在意的说着,已经率领着一干人等冲了过去,那名烟衣热摇了摇头,也跟着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天空中雷声轰鸣,数道闪电在天空中奔腾,眨眼的功夫,天空中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金陵街两边的商铺早已经关门,并没有人注意到这数百人冲向金陵堂堂口。

    叶星辰又是一脚踹爆了一人的脑袋,现场的混乱这才逐渐平息了下来,紧紧一盏茶的功夫,地上已经躺下了五六十人人,大多数是原来金陵堂的人员,剩下的二十多名金陵堂成员哪里还敢反抗。

    叶星辰正要说话,电话铃声响起,接通一听,里面传来冰冰那虚弱的声音,叶星辰脸上的神情一阵剧变,丢下一句:“欧阳,老七,你们处理这里,反抗者杀无赦……”之后就朝门口奔去,心中更是一阵狂吼:“冰冰,你一定不要出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