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三百五十六章 越12
    第三百五十六章  越

    “哧!”的一声,一把半尺长的小匕首直接刺进了聂若强的xiong口,一道血箭飙射而出,喷得拿刀的那名大汉一脸都是,那名大汉本来想从后面刺杀叶星辰的,却哪里想到这人会不顾身死的把叶星辰推开,不觉间一愣。

    “不……”叶星辰猛然见到聂若强的xiong口不断的喷血,不觉间心中一阵难受,他和聂若强相见不过半天的时间,现在他竟然为了自己不顾生死,这仅仅是因为当初老七给他的一点恩惠。

    心中一股难言的愧疚之情弥散整个心房,如果不是自己的到来,他就不会死去,这一切都是自己所造成的。

    那名大汉一击没有刺中叶星辰,一把抽出匕首,转身就朝叶星辰扑去,按照董浩天的吩咐,他们今天只要杀掉叶星辰,就能够通过秘密的方法离开监狱,在这里蹲了几个月,为的就是今天,所以他们绝对不能够失手。

    聂若强的鲜血还粘在匕首上,泛起阵阵血光,在阴暗的牢房中显得如此的夺目,叶星辰两眼泛起泪花,顾不得去搀扶慢慢倒下的聂若强,猛然朝前跨出一步,一把扣住那人的手腕,用力一拧,那人吃痛,手掌一松,匕首掉落下来,被叶星辰的另一只手给接住。

    “你可以去死了!”叶星辰冷漠的声音自口中传出,手中的匕首闪电般刺出,已经从那名大汉的脖子上划过,一道深深的口子瞬间出现。

    那名大汉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赶紧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可惜澎湃的血液还是不断的涌出,很快染红了他的双手,染红了他的囚衣,而他的眼神也慢慢的涣散,直到彻底的失去生命的气息。

    这个时候,除了那名对付吕培虎的大汉外,其他的人都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们的手中都多了一把半尺长的小匕首,看来这也是有心安排的,一个个面露狠色的朝叶星辰扑来,对于自己同伴的死,他们似乎并不在意。

    同时面对三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叶星辰看也不看,暴怒之中的他猛然朝前跨住,狂霸的气息铺面而来,手中的匕首更是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连连闪动,牢房中传来当当的声音,更是隐隐有火光闪动,包括王国松在内,都感觉握刀的右手一振发麻,心中更是一片惊骇,他们实在没想到叶星辰的爆发力竟然如此强悍。

    就在他们愣神的时间,叶星辰的速度再次达到极致,身影一晃,已经来到了左边那名大汉的边上,手中的匕首更是闪电般来到了他的心脏位置,就这么用力的刺了进去,接着猛然拔出,一道血箭飙射而出,喷得他一脸都是,不够他的动作却并没有停留,一个转身,手中的匕首再次朝另一人刺去。

    三人原本围攻的阵势也被叶星辰的这一手给搅乱,那名大汉眼见叶星辰朝自己刺来,心中慌乱,赶紧以手中的匕首挡去,可惜叶星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力量大的出奇,竟然直接荡开了他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心脏。

    那名大汉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可捍卫不死的他竟然忽然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叶星辰的手臂,不让叶星辰拔出匕首,这个时候,王国松已经一步上前,手中的匕首直朝叶星辰后心刺去,牢房并不宽敞,叶星辰想要躲开也做不到,只能够感受到强烈的寒意不断的接近自己的后背。

    “啊……”然而,想象之中的锥心剧痛并没有传来,反而传来了王国松痛苦的惨叫声,叶星辰回头一看,只见到王国松的身子慢慢的倒下去,他的后面正站着全身沾满血污的吕培虎。

    不远处,还躺着一名大汉,显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占据下风的他已经将对手格杀,在这最后的关头支援了叶星辰。

    刹那间,整个牢房安静下来,除了叶星辰和吕培虎还站着外,地下只剩下躺着的五具尸体,叶星辰望了一眼聂若强的尸体,发现已经毫无生气,眼中一阵黯淡的目光闪过,最后又被怒火所代替,心中更是暗暗发誓,出去后,一定不惜一切手段击杀董浩天,为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兄弟报仇。

    “你可知道在牢房杀人,可是死刑?”片刻之后,叶星辰强忍住眼中的泪花,转头对这个在最后关头救自己一命的吕培虎说道。

    “只要能够跟随辰哥,就是地狱又如何?”吕培虎却是灿灿一笑,豪迈的说道,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似乎毫不在意。

    “你难道不憎恨我今天揍了你?”叶星辰又淡淡说了一句。

    “那是小的不懂事,得罪了辰哥,被辰哥教训也算应该!”吕培虎挠了挠后脑扫,有些傻笑道。

    “好兄弟!”叶星辰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又仔细打量了吕培虎一番,发现他并非是那种很有心机之人,的确是一个有话直说的好汉,既然如此,那就收下他又何妨。

    “多谢辰哥!”吕培虎听到叶星辰这么一说,心中一阵欢喜,从这句话中,他知道叶星辰已经正式收他做小弟了。

    “改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再说!”叶星辰摇了摇头,眼中充满了苦涩,对于聂若强,或许还有报恩的心思,但这个吕培虎呢?从他和聂若强的态度来看,根本就是死对头,小虎当年不可能给过他什么恩惠,甚至当时小虎在这里的时候,他根本不在,而且今天自己才揍了他一顿,他的牙齿也是被自己打掉的,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后,不但没有恨自己,还在最后关头救了自己一命,他为的是什么?叶星辰不知道,但他却明白,吕培虎有一颗炽热的心,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这样的人值得他花费心思去培养。

    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子已经朝牢房外面走去,他相信,到了现在,狱jing也没有过来,显然已经早接到通知,现在不逃,更待何时。

    “辰哥,我们现在去那儿?”吕培虎一脸憨厚的跟在叶星辰后面,开口说道。

    “你不想出去吗?”叶星辰一边走一边说道。

    “想,可是我还有几年才能出去啊?”吕培虎摸了摸自己那光光的脑袋,很是疑惑的说道。

    “你在这里杀了人,你认为几年后你能出去?”叶星辰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