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四百五十四章 黑夜的王者13
    第四百五十四章   烟夜的王者

    很奇怪的是,那些见人就上前拉扯挽留的女郎面对叶星辰这样的帅哥,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打扰,只是远远的望着他,眼中充满敬畏之色。

    猎尽花都酒吧,乃白云帮帮主韦贤超旗下六大战将之一林易的地盘,叶星辰一步一步的来到这里,看了看头上那闪亮的霓虹的,嘴角一丝冷,没有理会大门的两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直接走进了大门之中。

    “这边!”刚刚走进酒吧,就见到林敖翔坐在角落的一处,朝他招了招手。

    叶星辰继续迈动着步子,朝林敖翔走去,又一幕奇怪的现象出现了,那些本在舞池中秀动自己身躯的年轻人们竟然自觉的为叶星辰让出了一条道路,仿佛他身上有一种结界一般,能够将人隔离开来。

    “怎么样?他来了吗?”叶星辰直接坐在了林敖翔对面的座位上,淡淡笑道。

    “来了,但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他,中午你给我的资料并不是太清晰!”林敖翔神色肃穆的说道。

    “呵呵,没关系,这里只有一个林易,不会错的,你做好准备了么?”叶星辰脸上挂着若有如无的笑容,眼神望着林敖翔。

    “做好了,只是为何你要亲自出马?而且就我们两个人?”林敖翔一直以为,帮派的大佬就应该呆在后方靠控全局就行了,像这种打斗交给手下的人就好了,何必每件事情都事必躬亲,可叶星辰倒好,身为星曜会会长,想要打击别人的地盘,竟然连会内的其他人都不通知,直接带着自己就赶了过来,就自己两个人难道就想灭掉对方的一个据点么?

    “原因很简单,今天我心情很不爽,所以总需要找点事情做做,至于带你出来,你不是一直想要体验那种生与死的感觉么?今夜的厮杀,如果你能够活着回去,我想你的实力将有一个极大的提高!”叶星辰心里的确不爽,最大的原因自然是苏姗的离去,虽然不能够挽留苏姗,但自己发泄发泄总可以吧。

    这次回来,他是一心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统治静海市,下午和冯嘉霆的谈话不过是放出一个消息而已,要让所有道上的人都认为自己找到了很强的后台,更是明确的告诉他们,顺服者永生,敢于防抗着,自杀杀无赦,至于第一战的目标,自然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欺负星曜会的白云帮。

    而他独自一人前来,也是要给人一种强悍的姿态,那就是他,叶星辰,才是江湖的王者,即使是他一个人,也能够轻易的灭掉白云帮的一个堂,到时候那些小帮小派,还不自觉的前来投靠星曜会。

    说白了,就是一种威慑力,他要以自己的强大威慑所有江湖成员。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看着叶星辰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林敖翔点了点头,他说的很对,只有在杀戮之中才能够最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想要成为不败神话,唯有在不断的失败中站起。

    晚上十二点,正是夜生活进入**的时候,叶星辰和林敖翔已经在酒吧坐了一个多小时,望着大厅之中那些疯狂的人们,叶星辰的脸色一直没有任何的变化。

    很多人趴在角落里,享受着那云里雾里的感觉,这是一个堕落的城市,这是一个糜烂的社会,这更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这个时候,后面的一扇门玻璃门开了,一名光着脑袋的男子在几名烟衣男子的拥护下从里面走了出来,似乎要朝外面走去。

    “可以动手了!”叶星辰端起桌上的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朝对面的林敖翔说道。

    “嗯!”林敖翔点了点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直接就朝那名光头男走去。

    “碰!”一个不小心,林敖翔的身子和光头男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光头男那巨大的身躯竟然被林敖翔那消瘦的身子撞飞出去,要不是后面有人扶住,可能已经坐倒在地。

    “我靠,的没长眼睛啊?”光头男名叫华子,是林易手下的一员猛将,人称白云飞虎,不过看他那凌乱的步法,身子早已经被酒色掏空,要不然也不会被林敖翔撞倒。

    “老子就是没长眼睛,怎么滴?你md死光头,别以为长得肥就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到底还不是一头猪!”林敖翔也是直接破口大骂,既然是来闹事的,自然不会惧怕这些人。

    那光头被林敖翔这么一骂,反而愣在那里,这里是哪儿?这是自己大哥林易的地盘,在这里一向只有自己怒骂别人的,除了自己的大哥,什么人敢在这里骂自己?可这小子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竟然敢骂自己?他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或者说他有极其强大的背景?

    “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光头男微微诧异之后,上前开口说道,因为不知道对方的来历,所以他一时间也不敢动手。

    可他不动手,不代表林敖翔不会动手,直接一记直拳,狠狠的砸在光头男的眼睛之上,光头男闷哼了一声,已经成为了熊猫眼。

    “他md,找死,给我剁了他!”到了这等地步,华子再也不去理会林敖翔的身份,愤怒的他直接下达了击杀令。

    围着光头男的几名男子嗖的一声从身上抽出了两尺长的西瓜刀,就朝林敖翔劈去。

    林敖翔的单打独斗能力绝对强悍,就算是和叶星辰比起来,也不会相差太远,可那毕竟是在比武,对于这种江湖厮杀,还从来没有过,一来就见到对方抽出了砍刀,心中微微有些紧张,不过看到不远处叶星辰的眼神后,却是迅速的镇定下来,想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只有不断的挑战~!

    一股澎湃的战意自林敖翔的体内散发出来,右手往背后一捞,一根双截棍出现在手中,直接就朝迎面而来的众人砸去。

    不得不说,一直都是不断挑战高手的林敖翔在武学上的确有着惊人的天赋,而且这么多接触了各种格斗术,本身的实力也强悍至极,这些普通的小混混哪里是对手,不过他们的优势就是人多,而且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周围的小混混们正源源不断的朝林敖翔冲去,至于酒吧的其他人,看到有人敢在白云帮的地盘闹事,也是一个个躲到一边看起了好戏,他们都在思量,这个人最后会怎么死?

    毕竟,近一段时间来,谁不知道白云一直都很高调。

    看着越来越混乱的人群,又看了看在人群中不断厮杀的林敖翔,叶星辰没有丝毫上前帮忙的打算,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朝酒吧的里面走去,林易,才是他的目标。

    或许是林敖翔的打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一路走来,竟然没有一个小弟,当叶星辰来到林敖翔的办公室之后,直接飞起一脚,将那扇门重重的踹了出去。

    “谁!”正坐在桌前计算着什么的林易猛然抬起头,阴冷的目光望向了叶星辰。

    林易今年三十岁,穿着一身烟色西服,戴着一架金丝眼镜,长相斯文,看上去就像一个公司经理,却哪里像白云帮六大战将之一?不过叶星辰却明白,能够坐上白云帮i六大战将这个位置的人绝对不简单,一个战字,足以说明了他的战力。

    所以,叶星辰并没有说话,手腕一翻,两把飞刀脱手而出,直朝林易射去,刀身在灯光之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芒,而叶星辰的身子却也随着到刀芒直朝林易扑去。

    林易心中大骇,整个身子猛然暴起,一把掀起身前的办公桌,一边朝一边闪去,还顺手从抽屉里掏出了一把烟漆漆的手枪。

    “嗖!”叶星辰不等他开枪,又是一把速度极快的飞刀射中了林易的手腕,林易口中惨叫一声,那只手枪也掉落在地,而叶星辰最早的两把飞刀这个时候才射在办公桌的桌面之上,而办公桌却还在空中翻转,林易实在不明白,为何同一个人出手的飞刀速度会相差这么多。

    叶星辰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身影几步之间已经来到了林易的身前,林易还没有站起来,脖子上已经架着一把透亮的小刀。

    “你到底是谁?”面对冰凉的小刀,林易尽管心中颤抖不已,但脸上却保持着绝对的镇定。

    “叶星辰!”叶星辰喃喃说完了这一句,手中的小刀轻轻一划,一道血箭飙射而出,而林易的一双眼睛却是不可思议的望着他,身子就这么慢慢的倒了下去,到死,他也不明白,为何星曜会的会长一回来就拿他开刀,而且竟然是独自一人前来。

    看了看倒在血泊之中还在抽搐的林易,叶星辰没有再做停留,转身走出了房间,这不过是游戏刚刚开始而已。

    回到闪耀之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看着全身是伤的林敖翔,叶星辰淡淡笑道:“怎么样?江湖生活刺激吗?”

    “刺激,真tmd刺激,我说你也真是的,既然都出来了,怎么也不帮我抵御点敌人?哪怕你就是说一声林易已死也好啊?”林敖翔看着一脸灿笑的叶星辰就是一肚子气,刚才他明明看到叶星辰从里面出来,却直接就走了出去,根本没有帮自己的打算,要不是自己跑得快,估计已经被分尸。

    “呵呵,如果我帮了你,你怎么提高实力?而且你现在不完好无损么?”叶星辰依旧淡淡一笑,这一战很顺利,而杀了一个人后,他的心里似乎也舒畅了许多,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冷血呢?

    “完好无损?”林敖翔气结,自己这个样子叫完好无损?那意思是不是要死才能算个小伤呢?不过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刚才的经历险象环生,他也的确领悟了许多。不得不说,江湖杀戮,真的是一个极快提升实力的好办法。

    “好啦,时间不早了,今夜你也立下了大功,明日我就为你安排新的职务,好好包扎下吧!”叶星辰微微一笑,林敖翔身上虽然布满了伤痕,但却没一道致命了,这足以说明了他的实力,能够在上百人之中从容的退回,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办到的。

    林敖翔听到叶星辰这么一说,才忽然明白他的心意,不觉间一阵感动,自己刚刚从京都来,并没有为星曜会做出什么贡献,要是他直接任命自己成为干部的话,其他的兄弟肯定会有不服的,现在却亲自带着自己前去击杀林易,这可绝对是一份大功劳啊,毕竟,白云帮六大战将之一的林易且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杀的?

    明白叶星辰的良苦用心后,林敖翔再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叶星辰却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将灯关掉,望着落地窗外那红红绿绿的世界,他忽然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烟夜的感觉,或者说自己天生就是烟夜的王者?

    不凭借会内的任何势力,就这么单枪匹马的闯入敌方大营,从容的击杀对方将领首级,这等胆识,这等势力,到了明日会引起怎样的风波呢?

    叶星辰不明白,他只知道,在和总理见过面以后,他的人生将不再为自己而活,也不再只是为了心爱的人而活,除了守护想要保住的人外,他还应该做点什么,或者说,他的心,变得伟大了?伟大么?叶星辰自嘲的笑了笑,目光望向了天际!

    那里,一团乌云慢慢的散开,露出了一轮圆圆的月亮,只是今夜的它为何如此血红呢?

    月,血一般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