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五百零五章 一战定音14
    第五百零五章  一战定音

    “呼!”韦贤超背上的子弹碎片因为滚地的原因,再一次深深的陷了进去,痛得他冷冷的呼了一口气,而他的背后更是一阵冷汗,直接将上衣全部打湿,心中也是一阵惊叹,这到底是什么阻击枪?威力这么强大,要不是自己天生就有那种对死亡的直觉,那自己的下场很可能和刚才的那名小弟一样。

    而在白云酒楼对面的天台上,林克口中却是传出一声大骂。

    “**!”林克号称阻击之王,每战只发一枪,对手绝无幸免,可这一次竟然没有杀掉韦贤超,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耻辱,哪里有不怒的道理。

    “今日不杀掉你,我发誓一辈子不用阻击枪!”林克口中咆哮了一句,再一次上好弹药,瞄准起来,虽说韦贤超已经躲进了楼梯口,但以m—82m—110重型阻击枪威力,在这几百米的距离之外要穿透墙壁,根本不算什么。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林克扣动了扳机,强大的反冲力冲得他差点跌倒,肩膀更是一阵抽痛,若不是强大的臂力,可能这一枪就直接冲断他的胳膊。

    白云酒楼的韦贤超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那种前所未有的寒意再一次出现在心头,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刚才那样的反应,至少他认为有掩体的情况下自己应该安全,只感觉背后一阵剧痛传来,那是子弹射进身体的痛楚,好在墙壁始终比人体坚强,这子弹最后竟然也没有爆炸,否则他还真是难逃一死,可即使如此,韦贤超也感觉死神就在自己面前,眼中一阵炫目,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全力朝楼下奔去,可惜一个踉跄,直接从楼梯口往下摔去,直摔得眼冒金花,再也难以爬起来,好在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一个个冲了进来,扶着他就朝楼下奔去。

    “妈的,玛莎姬,我们下去!”林克不知道自己这一枪是否真的打中了韦贤超,他也完全凭借着阻击手的天赋随意开的一枪,一把抱起巨大的阻击枪,就朝楼下冲去,他必须寻找另外的阻击地,阻杀韦贤超。

    一般来说,阻击手只要一击没有击中目标,在对方找到掩体的情况下想要再次击杀对手,几乎不可能,但对于林克来说,哪怕什么都看不见,他也能够凭借本能扣动扳机,这也是阻击之王的独特天赋。

    “可是你的肩膀……”玛莎姬却是注意到林克那还在颤抖的右肩,这样火力强大的阻击枪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玩得起的。

    “放心,在杀掉他之前,是不会废掉的!”林克冷哼了一声,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玛莎姬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跟随他朝楼下走去。

    林克走在前面,来到了第十楼的时候,直接一脚将一座房门踹飞,好在这是一座办公楼,里面并没有人,林克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再一次凭借着犀利的眼神观望起来……

    至于韦贤超,虽说一口气还没有断掉,但却也差不多了,身上的鲜血不断的流淌下来,他身边的一百多名小弟一个个护着他朝楼下冲去。

    至于楼下,叶星辰等人却是手持枪支,从一楼一直杀向楼上,直到他们杀到了六楼,才遇到了对方枪支的反击,可惜这些平日里用刀远远大于用枪的小混混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特别是德林卡夫,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疯狂,抱着两把机枪也不躲闪,直接大步的走在走廊上,见人就杀,见门就踹,人形杀戮器果真名不虚传,而且要不是叶星辰劝住,他估计已经将身上的炸弹扔了出去。

    护着韦贤超的一百多人自然知道楼下的枪战,一个个都从顶楼的一间武器房拿出武器,护着韦贤超分成数路就朝楼下冲去,白云酒楼有很多出口,叶星辰等哪里能够全部堵住,而且随着子弹的没有,众人也开始了近战。

    这个时候,开膛手杰克的狂暴发挥到极致,凡是被他近身的人,直接将其生生的撕裂,鲜血,碎肉,洒的他一身都是,那件迷彩服更是被鲜血染红,红色的头发还挂着淡淡几片碎肉,面露狰狞之色,整个人当地狱归来的魔王,那些通过监控设备观望的小弟已经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再也顾不得通知护送韦贤超的那群人朝那边离开,一个个奔出了监控室就朝下面逃去。

    他们可不想面对这么恐怖的凶兽,他们还想着日后美丽的生活呢!

    至于德林卡夫,随手没有杰克那般暴力血腥,但整个人也像个狂战士一般,一旦靠近敌人,直接就将手中的机枪朝对方砸去,在他巨大的力道下,就算对方能够挡下,也整个人被砸飞出去,重重摔在墙上,一命呜呼,至于没来得及躲避的人,却是半边脑袋被扫飞,给这地狱的场景更添了一份血腥,一份狰狞…

    至于金丝猴黎卫家,却是慢悠悠的走在走廊之上,优雅的扣动手中的扳机,凡是有一点露头的敌人,也就直接被击杀,至于那些伸出一只手臂握着枪支想要攻击的小弟,却是直接被一枪废掉手掌,惊艳绝伦的枪技震撼整个白云酒楼……

    当然,叶星辰肯定也不会落后,当弹药没有之后,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山间的鬼魅,速度极快,手中的飞刀连连抖出,一条又一条人命就这么离开这个美丽却又肮脏的世界。

    整座白云酒楼一片混乱,韦贤超在众人的护送下却是从一个偏门逃了出去,而叶星辰等人还在楼上进行击杀。

    回头望了一眼支离破碎的白云酒楼,一脸阴沉的韦贤超险些被气的晕过去,这可是他多少个日日夜夜打下的基业,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叶星辰弄成这样,这让他心里怎么不会难受。

    “叶星辰,此仇不报非君子,我定……”

    “轰隆!”韦贤超的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传出,他的整个脑袋爆裂开来,带着血丝的脑髓,以及头骨的碎片,直朝周围爆炸开来,洒得周围的小弟一身都是,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数名小弟整个人惊恐的愣在那里,当看着一具无头的尸体慢慢倒下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恐惧,一个个尖叫着朝周围逃散而去。

    白云酒楼对面的高楼上,一把握着重阻击的林克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口中喃喃说道:“总算死了,tmd,不愧为静海市三大帮派之一的老大,这身手着实了得,估计快赶上小叶了!”

    “呵呵,他和小星星可还有一定的距离呢,我看是你的枪法退步了吧?”一旁的玛莎姬却是轻笑了一声。

    “**,你这是侮辱我的神枪,要不要我们在这里试试?”林克听到玛莎姬这么调笑自己,也直接开口骂道。

    “我对你可没兴趣,走吧,下面的战斗也快结束了!”玛莎姬却是轻笑了几声,转身就朝下面走去,丰满的翘臀一扭一扭,可惜林克却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一枪,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射中呢?

    他却不知道,韦贤超能够走到今天,靠得可不仅仅是罗明海和黎天的扶持,他本身的战斗力虽然不及叶星辰,但却有一种与生俱来对危险的直觉,这种直觉曾经连续救过他很多次,这也是为何阻击之王林克也会失手的原因。

    当叶星辰等人收到韦贤超已死的消息之后,几个人也不再朝楼上进攻了,直接朝楼下奔去,而车身莫翰林还开着那辆超级彪悍的悍马在大厅之中狂奔,几人以最快的速度上车,而叶星辰也打通了张佳的电话,告诉他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十分钟后,国安ju的人将整座白云酒楼的全面封锁,将里面的尸体什么的全部运走,在静海市这样的大城市中,这种规模的枪战可绝对是一个惊天秘闻,要是传出去,那还不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韦贤超一死,整个白云帮全面崩溃,不管是四大金刚,还是六大战将,又或者八大天王,一个个再无抵抗之力,分别被天门会和星曜会连续打击。

    一夜的时间,整个白云帮几乎全jun覆没,到了第二天黎明的时候,罗小风,庄俊彬,刘俊锐,周忠明等人先后战死,侯俊,薛涛投靠了天门会,叶扬投靠了星曜会,只有聂俊宇,高彬涵,杜浩昌,房金宝,万幸杰,苏远毅五人紧紧联合在一起,守住了白云帮的那一点点基业。

    这一战中,除了白云酒楼外,其他地方也是死伤数百人,不管是星曜会还是天门会也都个个元气大伤,毕竟那些山口组的精锐实力实在强悍,如果不是韦贤超生死的消息传出的话,可能他们受到的损失会更惨重,一战过后,整个静海市江湖再一次陷入了平静,这也由不得他们不平静,毕竟就算获胜的天门会和星曜会也是实力严重受损,就更不要说是白云帮了。

    然而,这一段时间之中,一个叫马龙会的帮派却是暗中发展起来,在东区一代逐渐崭露头角,叶星辰和冯嘉霆两人一直关注的是对于白云帮剩下的五大战将剿灭行动,并没有注意到这一股暗中发展起来的实力。

    一眨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星曜会和天门会也慢慢的恢复着元气,经过这一战之后,两大帮派的实力都扩充了不少,成为了双雄争霸的ju面,白云帮也在为新的帮主而开始产生内斗,烟豹佣兵团也在为击杀罗明海坐着准备,而星曜会星战堂堂主韩强的命虽然保住了,可却因为受伤太过严重,留下了终身残疾,再也没有能力充任星战堂堂主了,就在众人都认为叶星辰会提拔新的堂主的时候,叶星辰却是宣布了韩强终身就任星战堂堂主的职务,更是将韩强的心腹小弟李晓明提拔星战堂副堂主,帮助韩强打理星战堂的一切事物,这一个决定让韩强一阵感动,更是让全体星曜会成员明白,组织不是一个无情的组织,只要你曾经做出了努力,哪怕你最后失去了某些能力,组织也绝对不会放任你不管。

    也正因为叶星辰这个决定,整个人星曜会的人心更加的紧密,就连刚刚投靠的叶扬等人也是一阵感叹叶星辰的魄力。当然,至于白云帮留守在星曜会的内奸,却因为韦贤超的死去而毫无结果,叶星辰等人也一阵无奈,就在众人感觉毫无结果的时候,早已经坐上香主之位的王小车却是主动找上了叶星辰,承认自己就是那个几次通风报信的内奸。

    此消息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阵惊讶,惊讶的不是王小车是内奸这个事实,而是惊讶于他怎么会承认?按理说,韦贤超已死,已经没有人再会知道他的身份,就算他一直留在星曜会也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他为何要承认呢?难道他就不怕被凌迟么?

    闪耀之星总部的办公室内,王小车面对叶星辰,陈小龙,欧阳俊,紫枫,王小虎等人的目光,却是坚定的回答了这么一句:“虽然我做出了对不起星曜会的事情,但我一直都希望自己真正的加入星曜会,真正的成为星曜会的一员,这里是一个团结的集体,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而让大家相互猜疑,相互敌视!”

    看着一脸悔恨的王小车,叶星辰喃喃叹息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