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五百五十一章 黄天宇(下)14
    第五百五十一章 黄天宇(下)

    青帮暗星堂,那是一个多么庞大的组织,这个存在了数百年的组织,其势力范围到底有多么的庞大,或许只有真正进入了这个组织才能够知晓一二,但有一点叶星辰却清楚的明白,若是以金钱来衡量的话,那青帮的总资产可不是以百亿千亿来衡量的,只能够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而如今,一直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黄奕菲,竟然会是青帮三个最强堂口暗星堂堂主的孙女,这怎能让他平静?

    黄奕菲听到叶星辰的话语,却是一阵默然,在去营救叶星辰之前,她就从黄天宇口里知道了一切,正因为叶星辰的存在,所以雷门想要掌管暗星堂的计划宣布破产,以雷门的野心,自然会不顾一切的击杀叶星辰。

    只有那样黄天宇才会因为没有后人而放弃暗星堂堂主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雷门绝对不会动那么大的干戈去击杀叶星辰,如此说来,这一切还都是自己的原因。

    “对不起,星辰哥哥……我……”黄奕菲想要道歉,却被叶星辰打断。

    “傻丫头,这根本不关你的事情,漠飞他们都是为了我而死,我们一定要为他报仇!”叶星辰说着,心中的怒焰化为了寒冷的杀气,弥散开来,整间病房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度。

    “恩……”黄奕菲听到我们的时候用力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的星辰哥哥没有怪自己。

    “容蓉她们知道我受伤的消息吗?”叶星辰又开口问道,这一次去金三角可谓全jun覆没,但只要静海市的根基还在,一切都有可能。

    “不知道,我怕她们担心,就没有将你受伤的消息告诉她们,现在静海市也是一片混乱,韦灵超大打出手,一家独大,星曜会又损失了那么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是有郑叔叔从中帮忙,可能早已经难以抵抗……”黄奕菲又将静海市的局势大致说了一遍。

    听在叶星辰的耳中,心里又是一阵悲凉,为何星曜会的发展会遇到如此多的周折?原本以为轻轻松松就能够统一的静海市却出现了这么多异变,难道这是上天对自己的考验么?

    “星辰哥哥,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坐上了暗星堂堂主的位置,以暗星堂的实力,要灭杀一个韦灵超简直轻而易举,到时候不要说静海市,就是一统全国,也不是不可能……”看到叶星辰那忧伤的眼神,黄奕菲再次开口劝慰道。

    是啊,只要自己当上了暗星堂堂主,还怕什么呢?有这么强大的势力在,什么天罪堂,什么天损堂,还不是手土鸡瓦狗一般的被自己摧残?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第一次,叶星辰的心里对权力充满了渴望,心中更是暗暗发誓,不管如何,一定要将暗星堂的势力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拥有了强大的战力,他才能够为漠飞红莲李琳他们报仇,才能够为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他们的血不能白流,他们的泪,不能白滴。

    又过了半个月,已经是八月中旬,叶星辰那变态的恢复力发挥到极致,大腿上的枪伤已经完全愈合,只留下两个小指大小的伤疤,记载着曾经受到的伤痛,也记载着那刻苦铭心的仇恨,而红莲和李琳虽然还有一口气在,但一直都处于昏迷的状态,毕竟,那两枪虽然没有伤到心脏,但却擦着心脏而过,要不是青帮的势力庞大,医疗设备更是世界一流,早已经一命呜呼,对此,叶星辰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相信,她们一定会醒来的……

    这一日,是叶星辰出院的日子,也是他面见黄奕菲那个能够一手遮天的爷爷的日子。

    早上九点左右,一身烟衣的黄奕菲就带着同样一身烟衣的吕培虎走了进来,而叶星辰也早已经更衣完毕,身上同样是一身烟衣,青帮不同于其他的帮派,是一个纪律严明的帮派,对于穿着也极其讲究,在面见黄天宇这样的大人物的时候,可不能够穿得太过随便。

    看到又是生龙活虎的吕培虎,叶星辰的眼中却是一阵哀伤,当初在金三角的时候,他,红莲,漠飞,李琳几人经常在一起把酒言欢,可现在,却只剩下自己两人,这如何叫他不哀伤。

    “辰哥……”吕培虎见到叶星辰后,又想到了那个率直的男子漠飞,眼中却是热泪一涌,就要喷洒而出,却被叶星辰阻止。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里不是静海市,给我收起那无聊的泪水,他们的仇,我们一定会报的……”叶星辰说完,不再理会吕培虎,与黄奕菲一起朝外面走去。

    听了叶星辰的话,吕培虎强忍住心中的悲痛,一把抹去眼角的泪水,冰冷的杀气席卷而出,辰哥说的对,现在不是悲痛的时候,现在是为他们报仇的时候……

    来到了私人医院的外面,叶星辰一眼望去,发现竟然停在七八辆烟色的奔驰,而中间的却是一辆白色的加长劳斯莱斯,市场价值起码在三千万以上,看的叶星辰一阵心惊肉跳,这青帮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排场,不就是来接自己去见个老人么?有必要这样么?他却不知道,他很可能成为下一任暗星堂堂主,那可是拥有着比一些小国总统还要大权力的位置,这样的大人物,紧紧是派这些车来,已经算是很寒酸了。

    和黄奕菲一起钻进了劳斯莱斯,而吕培虎却是上了另一辆车,这里可不是静海市,对于身份地位可恨是看重。

    “星辰哥哥,我爷爷体质不好,一会儿要是他说话难听了点,你可不要生气噢?”一上劳斯莱斯,黄奕菲整个人就扑进了叶星辰怀中,口中更是娇滴滴的说道。

    “呵呵,你放心吧,我一个大男人的,怎么会和一个老人多做计较……”叶星辰心里自然明白,以黄天宇的地位和权力,就算是故意刁难刁难自己,自己也必须忍,不为别的,只为那无上的权力。有了权力,他才能够为兄弟们报仇,兄弟们能够为他去死,他为兄弟们收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经历了这次大变,叶星辰心里已经看得很开……

    汽车缓缓而行,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庄园内,无数身穿烟衣的男子站在两旁迎接,叶星辰和黄奕菲下了车后,被带到了一个起码有上千平方米的大殿之中,当看到中央的红木椅上坐着的老人的时候,答应黄奕菲要忍的叶星辰却是首先大骂出来:“靠,死老头,怎么是你?”

    此语一出,全场皆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