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七百八十五章 原来如此34
    第七百八十五章  原来如此

    “够……够……够……”赵老大口中连续了吞了好几口口水,竟然有些艰难的答道,他虽然是这十来个人的老大,但也不过是个小头目,守着这一间小酒吧过日子,虽然生意还算不错,但手下兄弟也有十来个,哪里想到叶星辰一出手就是好几万块钱,心中自然一阵罗嗦。

    “这是赔偿费,这还有一张十万的支票,我也不需要你做些什么,只需要帮我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家伙,这十万就是你的!”叶星辰不等赵老大回过神来,哗啦一声,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啪得一声放在桌上,冷眼的扫了赵老大一样。心中一阵暗骂:什么狗屁兄弟一起长大,不就是他花点钱让你找我麻烦么?先让你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然后再让你十倍百倍的吐出来!

    一听到叶星辰这么一说,赵老大连同他身后的十多名男子眼睛同时亮了起来,一个个同时转过头看向了王雄,那是一种黄鼠狼看见小鸡之后的眼神,更有甚者,嘴角流出了一滴滴口水,仿佛王雄已经变成了一个全身**的少女一般。

    十万呐,这家伙一出手就是十万呐,若是好好的巴结巴结他,那且不是以后自己等人财源滚滚?不说以后,就说这十万,自己等人分下来也有好几千吧,又客气好好的玩玩了,听说最近凤凰夜总会来了一批俄罗斯的金发女郎,正好去看看不是?

    只是叶星辰的一句话和一张支票,以及桌上的几万块钱现金,就彻底的将这几人收买下来,王雄见到数十人那发光的眼神,心中一阵唏嘘,不由的朝后一退,口中有些干巴巴的说道:“赵老大,赵大哥,我们这么久的交情,你……你不会听他一句谗言就要对我动手吧?”

    “交情?我和你有什么交情?你上次在我们这边喝酒打坏的茶几还没有你赔偿呢,马上交出十万,我饶你一次,若是交不出,今日定叫你好受!”什么叫做贪婪?什么叫做无耻?赵老大这种做法简直将这两种“高尚”品质发挥的淋漓尽致,一边拿了叶星辰的十多万不说,这一边还想着怎样敲诈出王雄一笔钱,而且他翻脸的速度更是完美的解释了无耻的含义。

    王雄傻了,前段时间自己来这里喝酒,因为出手大方,很快和赵老大称兄道弟起来,他还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当时那才叫一个热情,可现在,本来打算找他教训叶星辰一顿的,却反过来对付自己,这……这算什么?

    而自己什么时候打坏了他的茶几?这不是明摆着冤枉人么?可是看到数十个已经将自己围成一圈的大汉,王雄知道,自己今天是难逃一劫了,自己家里虽然还有些钱,可十万块钱可是一大笔数目,自己哪里拿的出来?

    “看来你是拿不出来了,既然如此,兄弟们,给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赵老大看到王雄那副样子,口中冷哼一声,心中却是暗暗说道:你可别怪我啊,只是殴打你一顿就十万块钱,这可是天大的买卖呢,现在道上的一条人命才多少,也最多两三万呢,那可还要背负杀人罪名呢,而自己不过是打你一顿而已,若是你硬要怪,那就怪你没钱吧,若是你马上拿出二十万,我马上帮你揍这个小子一顿。

    可惜,王雄是听不到赵老大的心里话,就算听到他也没奈何,想逃是没有办法的,用力的抱住脑袋,任由十多名大汉拳打脚踢的,很快,全身上下布满的伤口,王雄整个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人扔出了酒吧,而他的心里,对叶星辰的憎恨更浓,更烈,连带的,还有赵老大。

    清理出王雄之后,赵老大仿佛一条哈巴狗一样来到叶星辰的身前,笑盈盈的朝叶星辰说道:“叶先生,那个小子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好好的教训了他一顿,这个钱,我能够拿走了吧?”

    “当然,只要你胆子够大,这十多万尽管拿去!”叶星辰冷笑一声,对于这种为了一点点利益就可以马上把朋友卖掉的家伙,他心中充满了不屑。

    “嘿嘿,那就多谢叶先生了!”赵老大可没有听出叶星辰的话中之意,笑哈哈的就朝桌上的支票摸去,那宽大的手掌刚刚放在桌上,叶星辰猛然耍出拇指粗细的小刀,闪电般的朝下刺去,直接将赵老大的手掌定在了桌上!

    “啊……”赵老大的口中发出了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十指连心,何况手心被人刺一个大洞呢,鲜血顺着两边流淌下来,而其他的人却是一阵惊呆,这……这家伙是不是不想活了?

    “给我剁了他!”剧痛之中的赵老大最先反应过来,想要将叶星辰剁成碎片,可惜自己的手掌根本不敢乱动,每动一下,那就是死心裂缝的痛。

    其他的人听到赵老大的声音,也同时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一个个也顾不得这里是自己的酒吧,靠起一旁的啤酒瓶就朝叶星辰砸去。

    这个时候,酒吧的其他顾客眼见要发生大规模的血拼事件,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一个个赶紧结账就朝外面奔去,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一些学生,可不想殃及鱼池。

    见到这些人朝自己扑来,叶星辰嘴角一直挂着冷漠的笑容,脑袋一偏,躲开了一个家伙的一拳,接着顺势抬起右肘,狠狠的砸在那人的下巴,这聚集了他全力的一拐,直接将那人整个砸得连连后退,下巴更是隐隐传来了脱臼的声音,口中发出呜哇呜哇的惨叫,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名拿着啤酒瓶的男子此时已经来到了叶星辰的背后,手中的啤酒瓶就朝叶星辰的后脑勺砸去,谁料到叶星辰忽然步子一动,避开了这一击,更是一记手刀砍出,狠狠的砍在那人拿酒瓶的手臂之上,那人就感觉仿佛被铁棍砸了一下,手中的酒瓶哪里还拿得稳,直接飞出去,却恰好砸在赵老大的脑袋上,顿时就在额头上砸出了一块血花。

    “靠,md毛老二,你他妈砸我作甚?”赵老大心中一阵火气,破口大骂起来。

    “我……”被叫做毛老二的人正要解释,叶星辰已经一拳挥出,重重的砸在他的鼻梁骨上,顿时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而他整个人更是直接倒飞出去,连带砸中了两名男子,坐倒在地。

    接着叶星辰忽然一个转身旋踢,又是扫飞两人,最后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把小刀,趁着两人飞出去的同时再次插在了赵老大的手掌上,换来的又是赵老大的一阵惨叫。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十多名男子被叶星辰拳头砸飞一个,右肘击伤一个,踢到两个,还有两名为了接住飞出去的同伴被砸到,最后剩下的几个人眼见叶星辰这么恐怖,一个个吓得呆在原地,再也不敢上前拼杀。

    此时,酒吧中的人连同吧台小姐都已经跑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这几名男子和倒在地上的同伴,还有不敢乱动一下的赵老大。

    “呵呵,这么了?你们怎么不上了?继续来啊?”看到几人止步,叶星辰浮现出戏谑的笑容,不过眼神却望向赵老大。

    “你……你最好放过我,否则有你好受的!”赵老大也算有点本事,即使这种情况语气也不服软。

    “呵呵,你怎么让我好受?”叶星辰又是轻笑一声,却看到手臂一晃,接着赵老大口中又是一声惨叫,其他的几人本能的看向赵老大的手掌,发现上面又多了一把飞刀。

    “大哥……大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赵老大已经痛得快晕了过去,刚才还一脸凶相的他迅速的做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他知道,叶星辰是一个硬骨头,可是吓不住的。

    “放过你?那这些钱呢?”叶星辰一阵好笑……

    “这是大哥您的钱,小弟怎敢多拿?”赵老大脸上露出畏惧的神情。

    “赵彦,你他md这里今天怎么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叶星辰正要说话,酒吧的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公鸭嗓子一般的声音,接着就见到一名身穿烟色短袖,脖子上带着一根金色大链子的光头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穿着花花绿绿的男子。

    “大哥,救命啊……”这个时候,本来已经服软的赵彦忽然大喊起来,那喊声是如此的悲切,如此的凄凉,如此的伤人心肺,就仿佛他全家死光光一样,听得叶星辰也是一阵心颤,这家伙看上去也是条汉子,怎么xing格如此窝囊?

    “你……你……你这是怎么了?臭小子,你他md最好放开我的小弟,要不然今日就把命留下来!”光头名叫朱武,看到倒在地上的几人,和手上插着三把小刀的赵彦,以及一脸从容的叶星辰,心中一紧,他知道,能够将这么多人制服的人可不简单。

    “就凭你?”叶星辰冷笑一声,却又是一把小刀扔出,又在赵彦的手上插了一刀,可怜的赵彦,一双宽大的手掌已经变成了标靶一般。

    “小子,不要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算你一个人能打又如何?我可告诉你,我大哥名叫张澜,可是星曜会的成员,马上就要过来,星曜会你知道吧?那可是静海市最大的帮派,就算你再能打还不是照样死路一条?”朱武很是嚣张说道,不过对于叶星辰的血腥手段,却是暗暗乍舌,幸好被他抓住的可不是自己,否则还不知道痛成什么样子?你没看赵彦那惨白的脸色么?

    仿佛是为了应证他的话语,这个时候,酒吧外面响起了汽车的马达声,朱武回头一看,就见到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停在了酒吧的门口,自己的大哥张澜竟然从副驾驶走了下来,恭敬的打开车门,隐隐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晓毅,去看看你大哥来了没有,来了就让他直接上来,说有事情发生,要喝酒等下次……”

    接着就见到一名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穿着一套烟色的服装,慢慢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安哥,您请!”张澜很是恭敬的朝着少年说道,少年只是点了点头,就朝酒吧的门口走去,张澜赶紧跟在身后,仿佛古时的大内总管服侍皇帝一样,朱武眼尖,知道这次是来了大人物,赶紧恭敬地站到一边,不过一想到里面的情况,万一那个家伙伤到了这位大人物,那自己还怎么混?正要开口提醒,少年已经走了进去,而自己的大哥张澜也走了进去,朱武心中一慌,也赶紧冲了进去,心中已经暗暗决定若是那人暴起伤人的话,自己拼死也要护住这个大人物,说不定自己就能够加入星曜会,可是当他再次冲进酒吧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情况所镇住,深深的镇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