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零五章 争权夺势(上)34
    第八百零五章   争权夺势(上)

    穆星泽的葬礼举办的很隆重,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隆重,毕竟他担任青帮帮主之位好几十年,不管江湖白道,所认识的名人都是以千人来计量,除了世界有数的几大组织外,那些有点名气的小组织,小帮派也派人前来,而台北市警局更是出动了上万人维护台北市的治安,就是害怕这些大佬们闹出什么事情来。

    台北郊外的香山,乃是台北市有名的风水宝地,当然,这一块宝地也隶属青帮,名义上是政府的财产,实际上却是青帮的私有地盘,青帮历代的帮主都是埋葬在这里,许多政治名人,商业大亨等等死后的尸体都埋葬在这里。

    如今,方圆数里的香山被上万名全副武装的军队围住,本来这些事情应该由警察负责的,可无奈警察都被调去了维护台北市的治安,能够抽调出来的只有这些算不上真正军队的军队。

    在军队的里层,是上万名青帮的成员,以及其他组织派来的代表,所有人全部统一穿着烟色西服,带着烟色墨镜,穿着烟色皮鞋,烟压压的站在山路的两旁,一股滔天的煞气奔腾而出,直让那些拿着荷枪实弹的军人一阵颤抖,真正掌控台湾政局的是青帮,真正控制着台湾武力的也是这些江湖小弟,这些政府调出来的,不过是一群穿着军服的农民而已。

    一路上,一条长达数里的车队慢慢的行驶在公路上,最低级的车是一辆奔驰s600,最高级的是全世界只有十二辆的劳斯莱斯,其他的各式车辆应有尽有,但全部是同一的烟色,唯一的一辆白色轿车,就是装着“穆星泽!”骨灰的限量版劳斯莱斯,穆星泽的三个儿子坐在车内,由大儿子,也就是穆灵筠的父亲穆家龙双手捧着,穆家靖和穆家杰一左一右的护在两旁……

    车队就这么慢慢的行驶着,整个车队除了乐队的哀乐外,静悄悄的一片,偶尔传出穆家之人的哭泣声,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半点声音。

    叶星辰和穆晓筠坐在后面的不知道多少辆车内,两手托腮的望着窗外那一片血红的枫叶林,如此的醒目,如此的耀眼,如此的让人难以忘怀。

    为什么葬地都要有枫叶林衬托呢?叶星辰忽然想到了京都的八宝山,那里似乎也有一大片枫叶林呢。

    车厢内,穆晓筠和穆灵筠两眼通红,还在小声的低声抽泣着,就连一向好动的穆青筠此时也乖乖的坐在角落,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她们一时之间都难以接受自己爷爷去世的真相。

    哎,这个死老头,也真的太狠心了一点吧?竟然连自己的亲人也不让告诉,难道那个暗日堂的凌枫真的有如此恐怖?让他不得不隐藏到背后?回头看了一眼穆晓筠那红通通的眼睛,叶星辰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

    不过奇怪,都两三天了,怎么还没有传出穆唐戈的死讯呢?难道老头子将他毁尸灭迹了?可是就算毁尸灭迹,那一放的人也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啊?怎么就没听过他们要做些什么呢?

    叶星辰会想到那日自己走后,原本还担心穆唐戈的突然死亡会让穆家另一房的人起疑心,可到了现在,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他很是不解。

    靠,该不会老子暗中动了手脚,把穆唐戈的尸体放进了棺材,最后直接火化了吧?要是真的那样,且不是一会儿所有人都要向那个小子跪拜?就是不知道穆家云(穆唐戈的父亲)知道自己跪拜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之后,会是怎么感想?

    一想到这里,叶星辰的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好玩的笑容。

    “没良心的东西,爷爷当初对你那么好,现在他去世了,你还笑得出来?”可这个笑容却落在了穆灵筠的眼中,顿时娇声喝骂起来。

    “我……”叶星辰正要反驳,却看到穆晓筠也抬起头来望向自己,不由的压抑住心中的火气,降低自己的语气说道:“我哪里是笑,我这叫强颜欢笑,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强颜欢笑?老子心里有多么的悲伤你知道吗?就仿佛有人再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割下去一般,但是我却必须做出一副开心的表情,这还不是希望你们能够稍微好受一点么?人都死了,你们这等伤心有用么?我想老爷子在天之灵也不会开心的!”

    叶星辰说的那才叫一个慈悲,才叫一个悲痛,才叫一个伟大,就仿佛自己是那舍身为鹰的佛陀一般。

    听到叶星辰在那为自己狡辩,穆灵筠直接白眼一翻,偏到一旁去,不再理他,她可是见识过叶星辰的嘴,就算是烟的也能够说成白的,你要是和他讨论的话,铁定讨不到好处。

    穆晓筠却是朝叶星辰微微一笑,可是这笑容是那般的苦涩,这才是真正的强颜欢笑……

    “哎,怎么我的苦心你们都不明白呢?罢了罢了,老爷子,我已经做到最大的地步了,我的心意都被狗给吃了,这强颜欢笑的买卖,我再也做不下去了,呜呜呜……”叶星辰说完,就这么大声嚎叫着哭了起来,泪水更是哗啦哗啦的流淌下来,哭声响动整个车厢,接着传到了整个车队,那才叫一个伤心,那才叫一个悲痛,那才叫一个语声泪下……

    穆灵筠傻了!

    穆青筠呆了!

    穆晓筠不知所措,她实在难以明白刚才还好好的叶星辰怎么忽然间就哭得这么伤心?不过感受到叶星辰那话语之中的悲痛,三女竟然也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顿时之间,整个车队哭声大作,一个个哭得如此伤心,如此难受,穆家其他的人听到叶星辰他们所在的车队哭声那么响亮,一个个先是一愣,这哭得也太凄惨了一点吧?

    得了得了,人家都这么卖力,自己要是还这幅模样,也太不像话了吧?一时之间,凡是穆家的人,不管是不是穆星泽的直系,也一个个大声嚎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