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一十三章 疯神龙坤(上)34
    第八百一十三章  疯神龙坤(上)

    寝室之内,一片乌烟瘴气。

    而龙坤此时正趴在地上,脑袋上全是鲜血,似乎被人狠狠的揍过一顿,可他却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可是另外三人却死死的拉着他,不断的在他身上拳打脚踢,可他却依旧奋不顾身的朝前面扑去,只可惜他之前已经被狠狠的揍了一顿,四肢就算没有骨折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哪里还爬得起来。

    而他的口中更是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鲜血之中还夹杂着碎肉,这显然是内脏受到极大的损害,也不知道之前到底经受了怎样的摧残。

    猛然听到大门被撞开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朝门口的方向看来,当看到叶星辰的时候,所有人皆是脸色一变。

    当初叶星辰给他留下了极其恐怖的印象,原本也不敢来找龙坤的麻烦,可是却哪里想到叶星辰之后就消失不见,他们还以为叶星辰被开除了呢,这些日子以来才重新活跃起来,今日更是打听到伊萍随着龙坤来到这间寝室,这就带着人前来找麻烦,最后更是不知道是jing虫上脑还是其他的原因,竟然对伊萍施暴,原本正爽快的时候,却忽然见到叶星辰这个煞星回来,哪里还有不惧怕的道理,顿时一个哆嗦,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得痿了。

    “靠,你md一群禽兽!”叶星辰愤怒了,彻底的愤怒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在大学寝室竟然会上演这样一幅场面,那名女子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心中的怒火彻底的爆发出来,双眼瞬间一片血红,身影猛然朝前跨出,狠狠的一拳砸在正在向龙坤撒尿的那人脸上,顿时将那人狠狠的砸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一道血花溅出,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接着不等对面的那人反应,叶星辰很很的踹出一脚,直直的踹在那人的下跨,这聚集了叶星辰全力的一脚,顿时将那人踹得跳跃起来,双手瞬间捂住自己的下面,脸上却是变得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口中更是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想来下面已经被踹爆,这辈子是不用再想女人的了。

    另一人见到叶星辰如此恐怖,正要逃跑,可寝室就这么大一点,他能够逃到哪儿?叶星辰一手抓住,将其扯过来,狠狠地一记耳光扫过,口中的两排牙齿直接被拍出,脸蛋更是马上出现了清晰的指印,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叶星辰嘴角冷哼了一声,直接将其扔了出去,接着转身就朝正在对伊萍施暴的四人冲去。

    王雄等人早已经吓傻了,见到叶星辰冲过来,一个个就想逃离,最靠近窗口的一名男子转身就朝窗口奔去,也不顾这是四楼,整个人就这么直直的跳了下去,来了一次真人版奥特曼飞行,接着就从楼下传来了一声惨叫,以及一阵惊呼声。

    其他的三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叶星辰几步朝前踏出,根本不去想什么叫做手下留情,出手极其狠辣,连续两拳挥出,已经将除了王雄在内的两人轰飞出去,然后一把抓住王雄,狠狠的一脚踹出,重重的踹在他的小腿骨上,顿时就听到了骨断的声音,而王雄惨叫一声,整个人就朝下方跪去,叶星辰不等他落地,膝盖狠狠顶出。

    “啊……”又是一声比刚才还要惨烈的叫声响起……

    王雄痛得快晕了过去,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日的神经却极其大条,想要晕也无法晕过去,只能够忍受那无边的折磨。

    此时的叶星辰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暴怒状态,也不过这里是寝室,他只想着好好的折磨这个畜牲。

    一把抓起王雄的手臂,单手一番,小刀出现在手中,狠狠的插进了王雄的手掌,接着用力一拉,直接将那宽大的手掌拉成两半,经脉,软骨,全被挑断,鲜血哗啦啦的往外流淌,整个寝室都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更伴随着王雄等人那痛不欲生的惨叫,就仿佛第十八层地狱一般……

    叶星辰就这么一刀一刀的插着,就仿佛插话一般,而每一刀都不会太深,正好让王雄感受到最彻底的痛楚,却又不会马上失去生命,满清十大酷刑之一的凌迟,也不过如此而已!

    “”寝室的响动早惊动了其他的人寝室的人,当那些人赶到门口的时候,立马被眼前的景象所震住,跳楼的那位同学如今还在下面躺着,寝室的管理员,学校的领导接到报告后,一个个朝这边赶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中的怒焰已经熄灭,还是因为王雄已经晕了过去,浑身是血的叶星辰慢慢站了起来,冷冷 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众人,看了看已经糟蹋的不成人样,正抱着被子,躲在床角的伊萍,心中喃喃叹息了一声。

    龙坤此时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他努力的爬上了床上,可是伊萍却仿佛受到惊吓的兔子,口中发出咿呀呀的声音,死死的抱着被子,就是不让他靠近……

    泪水自龙坤的眼中不断的流淌而出,伴随着嘴里吐出的鲜血,很快将大半边脸染得通红,他好恨,恨自己的没用,竟然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好悔,悔恨自己为什么要带伊萍来自己的寝室。

    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却也不知道是在痛哭,还是在说些什么?叶星辰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望向了窗外,望向了天空那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月牙,这是一个寂寞的夜,这更是一个冷冽的夜,如此冷冽的夜晚,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