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四十九章 蓝洛,我来了35
    第八百四十九章   蓝洛,我来了

    静海市,天南街,天南夜总会,隶属秃鹰的秘密据点,刚刚开完大会的雷秃鹰带着一干直属小弟直接来到了这里,四名身材高挑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满脸笑容的将雷秃鹰等人迎了进去。

    雷秃鹰满脸阴沉,跟着这四名小姐走上了三楼,直接来到了一件豪华的包间之中,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你们先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说完之后,不再理会众人,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内一片漆烟,隐隐有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雷秃鹰顺手将门关上,阴沉的脸色总算露出了淡淡淫荡的笑容,口里轻声的呼唤了一声:“小宝贝,我来了!”说完也不开灯,就这么熟门熟路的朝房间的大床摸去,而且一边行走,一边脱掉自己身上的衣裳,当来到床前的时候,已经一丝不挂。

    雷秃鹰正要朝床上扑去,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心中大骇,在道上混了多年的直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朝一旁闪去,可是毕竟身体发福,一记重脚狠狠的踹在雷秃鹰小腹之上,巨大的力道竟然将他整个人直接踹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毯之上,发出咚咙一声脆响。

    房间之外,雷秃鹰的几名手下听到这个声音,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这个帮主,还真是的,每次动静都闹得这么大。

    雷秃鹰想要叫喊,忽然之间,发现一把冰凉的兵器已经架在了脖子之上,赶紧闭住了嘴唇,很是轻微的说道:“敢问在下何人,到底雷某哪里得罪了?”

    没有人说话,不过房间的灯却忽然打开了,刚刚习惯烟暗的雷秃鹰猛然感受到这等强烈的灯光,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眼,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到一名接近二十岁的青年手中正拿着一把三尺长的战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脸上写满的肃杀,而原本应该躺着这家夜总会头牌小姐烟雨大床上却空无一人,反而是大床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名身穿烟色衬衫的男子,自己的情人烟雨正像一条小狗一样跪在他的身前。

    “你……你们是谁?”看到房间中只有两人,雷秃鹰稍微放下心来,只要能够让这把刀远离自己的脖子,那自己就有机会逃出去,到时候凭借自己埋伏在这里的人手,足以干掉他们,只是这可是自己的秘密据点,这些人是怎么找到的?而且还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进入这里?

    “呵呵,在下陈小龙,这位是王逍遥,不知道雷帮主可认识?”坐在沙发上的陈小龙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着一股冰冷的肃杀之气。

    雷秃鹰身体一颤,陈小龙?星曜会朱雀堂堂主,整个星曜会军师一般的人物陈小龙?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是陈堂主,王香主,幸会幸会……”雷秃鹰收起了脸上的惊讶之色,也摸不准陈小龙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看到对方并没有马上杀害自己,想来应该是找自己有事?

    “幸会么?”陈小龙嘴角一扬,王逍遥很配合的一拳砸出,直接砸在了雷秃鹰眼眶之上,接着不等雷秃鹰尖叫,手中的战刀又是一划,已经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最后又很稳当的架在了雷秃鹰的脖子上,硬是让他想叫不敢叫,一张脸更是变成了猪肝色。

    “若是雷帮主认为这是一种幸运,那我不介意将这种幸运无限制的扩大!”陈小龙冷笑了一声,整个身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的伸出右手,轻轻的在烟雨的脑袋上抚摸着,就仿佛在摸一条小狗一样,口中那懒洋洋的声音更是响起:“小雨……这些日子你受到的委屈今日可以慢慢的找回来了~”说完,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把匕首,递给了跪在地上的小雨。

    原本温顺的小雨毅然的接过陈小龙递来的匕首,满脸狰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就朝雷秃鹰走去。

    “小雨……你……你这是做什么?”雷秃鹰慌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对自己百般温顺的女人会拿着匕首走向自己,看她那满脸狰狞的样子,似乎和自己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雷秃鹰想要逃离,可是从脖子上传来的冰凉到感觉,让他明白,自己若是敢动一下,那把刀会毫不留情的划过自己的脖子。

    “小雨啊,记着别弄死了,这人对我们很重要的!”这个时候,陈小龙的声音,又恰当的传来,更是让雷秃鹰的身子不敢乱动一下,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自己对他们有用,他们就一定不会杀了自己,自己要忍,一定要忍,只是他不解,烟雨对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

    “堂主放心,小雨不会杀了他的!”烟雨低声说着,人已经来到了雷秃鹰的身前,很是低沉的声音从口中传出:“雷秃鹰,你还记得五年前你杀害的那一家人么?你还记得你凌辱的那名妇女么?你还记得你强暴的那名少女么?”烟雨的眼中,透露着野兽嗜血的光芒,声音更是仿佛从地狱传出一般。

    “你……你……你是那个小女孩?”雷秃鹰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烟雨,这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女子竟然是多年前被自己强暴的小女孩?

    “不错……”烟雨冷哼了一声,手中的匕首唰的一下刺进了雷秃鹰的肩膀,巨大 的疼痛让雷秃鹰身体一阵颤抖,可是他硬是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大叫出来,他真的不想死,哪怕受到这等的虐待。

    “那次之后,你把我卖到了夜总会,你知道我受到了多少凌辱么?要不是陈堂主救了我,我又哪里有报仇的机会……”烟雨说完,一把抽出匕首,又是狠狠的一刀捅向大腿,更是用力一拉,也不知道她一个柔弱女子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道,硬是在雷秃鹰的大腿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更是“不小心”拉过了那早已经萎缩的小弟,将其一刀两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