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七十一章 惜梦雪(上)35
    第八百七十一章   惜梦雪(上)

    金雀茶楼,台北市天南街最为火爆的一家茶楼,到不是说这家茶楼的茶有多么多么的香,才成为这里最为火爆的茶楼,相反,这里之所以出名,和它的茶反而没有一点关系。这里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这里有着整个台北市最大的赌场。

    当然,有赌的地方就有女人,金雀茶楼自然也不例外,金雀金雀,不正是美丽的金丝雀么?整个台北最出名,最红,最美丽的女人,有着花皇之称的牡丹仙子惜梦雪就坐镇这里。许许多多前来这里豪赌的赌客,起码有一半的人是冲着惜梦雪来的,只是今日,整个金雀茶楼的赌客们却是一个个郁闷不已,原因很简单,女神惜梦雪竟然被一个叫穆洛良的男人强行霸占,穆洛良是谁,青帮前任帮主穆星泽的长孙,能够来到这里消费的,哪一个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如何不知道这个穆洛良是谁?也因此,纵使他们有着滔天的怨言,却也不敢多说一句,只能够郁闷的将手中用高价买来的筹码一块一块的丢出去……

    金雀茶楼地下第三层,最豪华的一间包厢内,只穿着一件白色大衬衫的穆洛良坐在宽大的圆木椅上,怀里搂着一名足以倾国倾城的女子,她穿着一条超短旗袍,雪白修长的大腿完美的展露出来,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部是那般的纤细。

    圆圆的脖子上肌肤如雪,柔嫩细滑,就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般,鹅蛋形的脸蛋,却有着一双不用任何唇彩却光艳照人的烈焰红唇,任何人看到这双动人的双唇都想忍不住上前狂吻一把,红唇之上,是那小巧的鼻子,就仿佛天底下最伟大的雕刻师雕上去的一般。

    然而,最令人着迷的却是她的那一双带有淡淡灰色的眼眸,就仿佛千古妖姬妲己的眼眸一样,不仅会说话,还会勾人的魂魄,是的,在场所有男人的魂魄都被她的这一双眼眸给勾去了。

    穆洛良就这么傻傻的搂着惜梦雪,另一只手不断的将筹码一块又一快的丢出去,那代表十万一枚的紫色筹码如今已经丢出去了上百枚,起码也有好几千万了吧,可是他却浑然不知一般。

    荷官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生的妖娆动人,只是和惜梦雪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与地的距离,可以说,在场的男人硬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她,不过她 的脸蛋却笑开了花,今日的赌资起码也有五千万了吧,就算这里是整个台北市最大的赌场,一天的赌资也不过几千万而已,自己今日一天就赢得了平日一天的赌资,这提成会有多少?

    一想到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塞满自己房间的情景,荷官脸上,就是最为灿烂的笑容,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惜梦雪的原因,要不是她,这位穆家大少爷,也不会出手如此大方吧?

    想到这里,荷官又朝惜梦雪笑了笑,那是极为友善的笑容,和惜梦雪也是轻轻一笑,这一笑,又让旁边的几名男子鼻血狂喷,眼中的欲火更是仿佛浇了油的大火,升啊升……

    “哗啦……”忽然间,包厢内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所有人都没有去在意到底是谁进来,反而是惜梦雪和那名荷官同时朝门口的方向望去,这一望,他们就看到了一名浑身透露着“伤”的男子,从他的眼神,到他的脸庞,再到他的躯体,无处不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忧伤,甚至是惜梦雪脸上的妩媚之色也被这淡淡的忧伤所感染,她的眼中,竟然溢出了一滴泪,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人,为何要如此忧伤?

    泪水就这么滴落下来,落到了穆洛良的手背上,将沉迷于她美色之中的穆洛良所惊醒。

    穆洛良抬头望去,却没有惜梦雪和荷官那种伤的感觉,反而整个人直接唰的一下站立起来,口中更是惊呼出来:“雷伤,你竟然没死?”

    “怎么?难道穆大少爷很想我死么?”雷伤看了惜梦雪一眼,就把目光落在了穆洛良的身上,话语很是清淡,依旧带着那淡淡的伤。

    而惜梦雪整个人却再一次愣在那里,作为这里的花魁,作为整个台北市最红的女人,她所知道的人物和事情自然也是最多的,自然也明白刚才听到的两个字代表着什么,雷伤,青帮天伤堂堂主雷伤?号称雷动天手下三大战将之一的雷伤?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你死不死和我可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前几日听说你的人被人全部干掉,你也失踪不见,原本还以为你死掉了呢,却没想到出现在这里,看你这副模样,不会是来特意找我的吧?又或者是来找美丽的惜梦雪小姐?”穆洛良淡淡一笑,搂着惜梦雪细腰的手臂却更加的紧了。

    不知道为何,惜梦雪在听到穆洛良说是来找她的时候,她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希望雷伤会回答是来找她的,而她的身子更是本能的想要挣脱开穆洛良的怀抱,只可惜穆洛良抱的实在是太紧太紧,更重要的一点是,雷伤的回答。

    “不,我是来找你的,能出来谈谈么?”雷伤回答的很干脆,他甚至没有看过惜梦雪一眼。

    “噢?可是为什么要出去谈,在这里谈不行么?”穆洛良很是奇怪的望着雷伤,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这个失踪几天的雷伤找自己到底所为何事?

    “当然可以,只要穆大少爷喜欢,在那里都行!”雷伤并没有说话,声音是从他的背后传出来的,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穆洛良的身体竟然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因为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挂着满脸邪恶笑容的脸蛋。

    可是很快,他的双眼就看到了这一张脸蛋,这一张极其讨厌的脸蛋,若说看到雷伤的时候是满脸的惊讶的话,那么现在穆洛良眼中只剩下不可思议,这个本该死去的男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