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七十四章 伤之舞(下)35
    第八百七十四章伤之舞(下)

    叶星辰脸上挂着大墨镜,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身上披着那烟色的披风,默默的走在雷伤的身后,惜梦雪扶着被叶星辰砸晕,看上去像喝醉一般的穆洛良朝外面走去。

    对于穆家大少爷,赌场的工作人员几乎都认识,对于惜梦雪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更是没有人不认识,当看到她亲自扶着穆家少爷朝外面离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毕竟,这样的情况这阵子来可是经常发生。

    只是很多人看向穆洛良身后的雷伤的时候,有些诧异,这不是雷门的雷伤么?他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找穆洛良么?可是他找穆洛良到底是为了何事?

    一行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金雀茶楼,除了引起一些有心人士的注意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刚刚到门口立马有一辆烟色的宾利开了过来,惜梦雪搀扶着穆洛良走了进去,雷伤却停在了门口,忽然回头满脸疑惑的问道:“你真的要把她带回去?”

    “当然,你一个人这么多年,难道不孤独么?”叶星辰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的心已死,我不会再爱任何女人!”雷伤却是冷冰冰的说道。

    “错了,只有死人的心才会死,你的心只不过伤了而已,要不然你也不会改名雷伤,而是改名雷死了……”叶星辰摇了摇头,开始辩驳道。

    “就算如此,又如何?我现在只想着为舞报仇,其他的我都不想理会……”雷伤很是愤慨的说道,舞,伤之舞,他心中永远的痛,那个精灵一般 的女子。

    “人的身体伤了,需要药物的救治,人的心伤了,同样需要药物,只是这却是心灵的灵药,她就是这一颗灵药,会慢慢治疗你那受伤的心……”

    “我不需要治疗…我……”

    “舞已逝,伤已留,人活着不是为了悲伤,更不是为了已逝之人而承受无尽的悲伤,你伤痛了这么多年,也该走出来了,这样,舞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雷伤,好好的享受生命的快乐吧……”叶星辰直接打断了雷伤的话语,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直接踏步走进了车厢之内。

    享受生命的快乐?自己的人生还有快乐么?雷伤心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声,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个早已经模糊却永远也难以抹去的脸庞,舞……

    雷门总部,雷动天所在的办公室内,身上披着一件大衣的雷动天正站在天台上望着天空那圆圆的月亮,一名烟衣人匆匆的赶了过来,恭敬地 说道:“帮主,雷伤在金雀茶楼出现了……”

    “什么?他……他人呢?”雷动天神情一变,雷伤可是他手下的三大战将之一,他可不想就这么失去。

    “他和一名男子去了金雀茶楼,却是带走了穆洛良,同行的还有金雀茶楼的头牌花魁惜梦雪,而和穆洛良一个包厢的其他赌客却全部被杀。

    “什么……他们去了哪儿?”雷动天又是一阵惊讶,这个雷伤好不容易出现了,跑去金雀茶楼不说,还在那里杀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们拍去追踪的人被不明人士袭击,失去了他们的踪迹……”那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惶恐的看了雷动天一眼。

    “什么……”这已经是雷动天今日连续三次说什么了,这足以证明他心中的那股震惊之情,失踪几天的雷伤忽然出现这本就是一个令人惊讶的事情,可是更惊讶的却是他带走了穆洛良,最让人惊讶的却是他哪儿来的这股实力对付自己派去的人呢?

    难道说雷伤已经知道了什么?而那些人都是他暗中培养的亲信?

    忽然间,雷动天的脑海中闪过了这样的念头,如此一来,雷伤为何忽然失踪,而自己给他的人马也尽数毙命的事情也能够解释的清楚,只是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想要报仇么?

    一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件事,雷动天心中的怒火就是一阵狂飙。

    “马上给我派人下去,不管如何,一定要把雷伤给我带回来,死要见尸,活要见人!”雷动天冷冷的说着。

    “是!”那名男子满头大汗,听到雷动天这么一说,赶紧退了出去。

    “暗,你说,雷伤他是怎么知道的呢?”等到那人走后,雷动天忽然朝空气之中说道,声音变得不再那么暴躁。

    “兴许,他根本不知道,兴许,他早在当年就已经知道,只不过这么多年来一直隐藏着而已!”随着话音的落下,暗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虚空之中,满脸恭敬的站在雷动天的身旁。

    “你能帮我杀了他吗?”雷动天看了暗一眼,这不都是废话么?不过想到暗影门所隐藏的实力,他还是忍住了心中的那口气。

    “当然,只要能够找到他的下落,我必将他的人头奉上!”暗信誓旦旦的说道。

    “如此,甚好……”雷动天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朝楼下走去,暗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穆家乱了,雷门如今也乱了,这青帮的命运也该走到了尽头吧,只要青帮一垮,华人帮派就剩下一个洪门的,若是那一边的人再让洪门垮掉,那整个亚洲,乃至整个世界,还有谁是自己组织的对手呢?

    一想到自己所立下的汗马功劳,日后在组织一定有着极高的地位,到时候美女,钱财,权势接踵而来的场景,暗的脸上,就是一阵兴奋……

    穆家,穆家龙所在的房间之中,正在埋头看书的穆家云忽然被敲门声惊扰。

    “进来……”穆家云淡淡的说道。

    接着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名穿着女仆服装的金发女子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老爷,您的信!”女仆很是恭敬的朝穆家云行了一礼,那深壑的玉沟就这么展露出来,只可惜穆家云根本没心思看上一眼,他只是好奇,这都什么时代了?谁还会给自己送来一封信?

    取过女仆递过来的信封,拆开一看,就看到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数十个大字:“你儿穆洛良在我手中,想要他活命,凌晨三点,你亲自到岭南山庄……”

    内容只有这么多,里面还夹杂着一张穆洛良被揍的照片,直让穆家云的脸色一阵剧变,送信之人竟然知道他和穆洛良之间的真实关系,这……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