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八十一章 规则之内35
    第八百八十一章 规则之内

    庄园之中,紫枫一马当先,跟在他身后的五百多名小弟如今剩下的不到三百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挂满了伤痕,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但每一个人的眼中,却都充满了战意。

    死在他们手上的雷门精锐起码也超过了三百人,在这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都是面对面的杀戮,都是刀对刀的砍杀,那是生与死的徘徊,就和古代的战争一般,充满了血腥,充满了残忍。

    不管是星曜会也好,雷门也罢,都明白,这里是静海市,这里是大陆,像这么巨大规模的战斗,若是使用热武器的话,那不管最后谁取得胜利,都会被政府连根拔起,毕竟热武器的杀伤力实在是太过惊人。

    一群人相互拼杀,使用砍刀之类,大不了只是一场群殴事件,最多不过升华到刑事事件,可若是大规模使用热武器的话,那完全可以定义成一场恐怖分子袭击,毕竟,好几千人手持军火相互攻击,在静海市这样的闹市区,这会引起多大的反响?

    静海市驻军就多达三四万,一旦触动了底线,就算是陈少华和叶星辰的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一旦升级到了恐怖分子战斗上,那静海市军区全面出动,雷门和星曜会在静海市的势力,都只有被连根拔起,毕竟,那影响实在是太大,没有任何人能够压下这种事情。

    所以,雷动天和叶星辰都明白,只要不触及底线,军方和警方都不会轻易的触动,不说他们与叶星辰之间的交情,只因他们也不想完全的触怒两大帮会,若是真的将雷门和星曜会逼到了绝境,那两大帮派一旦在市区大规模使用热武器的话,那样的损失是任何人都承担不起的。

    也因此,雷门,星曜会,政府三方不约而同的达成了一条潜规则,这是不需要商量的潜规则,就如同官场行贿,商场行骗一样,根本不需要人教,根本不需要人讲。

    紫枫一头紫发已经被鲜血染红,身上的衣服更是被鲜血浸湿,腻腻的,肩上还挂着几块碎肉,整个人就仿佛从地狱出来的魔神一般,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种难以言表的悲伤,跟着自己出来的五百多名兄弟,如今剩下的就只有两百多个,这怎不叫他悲?怎不叫他伤?这就是烟道杀戮的代价,这就是热血燃烧的代价。

    他们将青春奉献给了星曜会,他们将生命赠予了星曜会,可星曜会能够为他们做的又是什么呢?

    许下了一个个美好的诺言,许下了一个个美好的愿望,可是最后达到的又有几个呢?

    这是所有人的悲哀?还是上天对凡人的考验?紫枫不懂,他的心中一片迷惘,这个时候,紫枫身后的众人早已经不再聚集在一起,他们一个个都和埋伏在周围的雷门成员拼杀在一起,那是最为原始的拼杀,那是最为本能的拼杀,没有情理,没有道理,没有人情可讲。

    喊杀声,兵器的碰撞声,惨叫声,混杂成一曲美妙的音乐,在紫枫的耳边回响,时不时的就看到一个兄弟被对方捅了一刀,然后另一名兄弟又将对方的脑袋劈下,整个庄园一片沸腾。

    这个时候,一名长相颇为英俊有着一头金发的男子出现在了紫枫的面前,他有着一双蓝色的双眸,高挺的鼻梁,身上穿着一套燕尾服,看上去就像一名高贵的贵族,可是他那蓝色眼眸中透露出来的杀气,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你就是紫枫?”男子以极其纯正的汉语说道。

    “正是!”紫枫虽然感觉身体疲倦,但好在没有受到一点刀伤,一双紫瞳完全落在了金发男子的身上,而他的口中却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雷洋,乃帮主手下九大战将之一……”雷洋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紫枫打断。

    “这不是比武,少数废话!”话音落下的同时,紫枫的身影已经直窜了出去,他的手中,紧紧握着那把紫色的弯刀。

    刀光闪,紫芒射!

    眨眼之间,人已经来到了雷洋的身前,紫色的刀芒就这么扑向了雷洋的脖子。

    “既然你执意求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雷洋口中却是冷哼一声,步子朝后一迈,很是轻易的躲开了紫枫的一刀,一把细剑更是自他的袖子中穿透出来,直朝紫枫的心口刺去。

    紫枫反手一转,手中的紫月刀轻轻一划,荡开了雷洋的细剑,继续就朝他的脖子划去。

    雷洋只能够继续倒退,可是紫枫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根本来不及完全的躲开,无奈之下,雷洋左手一扬,多出了一把匕首,拦在了紫月刀的前面,可是紫月刀却划出了一道弧线,巧妙的避开了那把匕首,再一次滑向雷洋的脖子。

    “我操……”雷洋大怒,这家伙搞什么飞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自己的脖子,难道他就不累么?

    口中大骂的同时,雷洋不顾死活的以手中的细剑朝紫枫的心口刺去,而左手的匕首却也脱手而出,直朝紫枫脑袋射去。

    眼见对方做出拼死一击,紫枫也不敢硬抗,身子微微朝左一偏,避开了雷洋的一剑,然后横向前跨出一步,已经来到了雷洋的身前,手中的紫月刀再一次朝雷洋的脖子划去。

    雷洋大怒,这混蛋难道就只会攻击别人的脖子么?可是愤怒的同时,他却不得不以手中的细剑全力抵挡,而他的身子却不断的朝后退去。

    “当啷……”一声脆响,雷洋的细剑直接被紫月刀斩成两半,雷洋心中大骇,赶紧弃刀狂退,可是紫色的刀芒依旧划过了他的脖子,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雷洋背后一阵冷汗直冒,若是再慢一点,那自己不就死在了他的刀下么?玉龙紫枫,果然名不虚传……

    “你们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雷洋忽然朝虚空中大喊一声,接着就见到整个空气一阵颤抖……

    紫枫心中大惊,身体本能的朝后退去,就见到虚空之中竟然同时多了三把闪着寒光的尖刀,若是自己反应再慢一点,很可能已经成为了倒下亡魂。

    一阵冷汗同样从紫枫的背后冒出,定眼望去,却见到周围又多出了三人,一名皮肤黝烟,一看就是非洲人种,一名身材矮小,眼神猥琐,应该是来自岛国的垃圾,一名肌肤泛黄,不过看上去却不像中国人,反而有点像南美洲的印第安人。不过三人身上都有着一股同样的气息,那就是凌厉的杀气。

    三人连同雷洋一起,将紫枫围在了中央,四股极强的气息就朝紫枫袭去。

    这个时候,其他的青龙堂成员也被雷门的其他成员围住,想要救援紫枫,根本不可能。

    面对着四名散发着极强气息的对手,紫枫的眼中没有半点怯意,手中的紫月刀轻轻流转着紫色的光芒,紫色的瞳孔一一在四人的身上扫过。

    “雷日……”那名倭寇模样的男子开口说道。

    “雷海!”那名印第安人模样的男子说道。

    “雷烟……”那名全身漆烟的男子说道。

    “雷你妈个头……”紫枫大喝一声,身子瞬间就朝雷烟奔去,手中的紫月刀泛起了一道极亮的紫色刀芒,直朝雷烟的脑袋劈去,雷烟口中一声冷笑,手中的尖刀就朝紫枫的心口刺去,他甚至看也不看紫枫的那把紫色的弯刀。

    同一时间,雷海,雷日两人手中的尖刀也同时朝紫枫的身体刺来,而雷洋手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极薄的短刃,就这么扑向了紫枫的后心。

    紫枫的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身子一顿,忽然转向,巧妙的避开了雷海的尖刀,已经来到了雷日的身前,握刀的右手斜向上拉出,亮丽的紫色刀芒瞬间划过雷日的身体,一道长长的血痕自雷日的心口一直拉到了他的脸上,甚至连他的右眼也被这一刀话中,整个破裂开来。

    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雷日不可置信的望着已经从自己身边逃离的紫枫,他到死也难以明白,怎么紫枫的速度会如此之快?刚才还在雷烟的那一边,现在就来到了自己的身前?这是人么?

    其他的三人也是同时一愣,可是紫枫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手中的紫月刀连连划出,数道刀芒闪过,就朝三人的要害奔去,可是三人毕竟是雷动天精心培训出来精锐,哪里那么容易被斩杀。

    三人的身体就这么同时的朝后退去,刚好避开了紫枫的紫月刀,可是他们的衣物依旧被紫月刀划出了长长的口子,三人同时大怒,身子刚刚落地,再一次就朝紫枫扑来,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写满了必杀之意。

    面对三人的强攻,紫枫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紧握紫月刀,直接迎上了三人的攻击。

    “当当当……”连续三声脆响,三人的武器全部和紫月刀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声音,三人只感觉握刀的手臂一阵发麻,紫枫更是感觉手臂快要断裂一般,就连紫月刀,也差点拿捏不住。

    这三人,可都不是普通的高手啊,这是紫枫此时心中的想法,不过这反而激起了他更为强烈的战意,遇强则强,很是巧妙的将紫月刀递到了左手之上,紫枫再一次迈动步子,就朝三人奔去,三人眼中也是一片冰冷,同时朝三个方向散开,再一次将紫枫包围在中央,然后同时出刀,分别朝紫枫的小腹,左肩,腰勒的右边刺去,没有一个目标是要害,可正是如此,却让紫枫不知道该怎么抵挡?

    无奈之下,紫枫拼起全力,就朝最前方的雷洋杀去,哪怕是受伤,也要拉一个垫背。

    看到紫枫全力朝自己杀来,雷洋的眼中没有半点退缩之意,手中的短刃继续朝前刺去,而另外两人的尖刀也是瞬间加快了速度,他们都想在第一时间全力的击杀紫枫。

    紫枫原本以为雷洋会朝后急退,那时自己就有机会朝前跃出,避开三人的攻击,可是哪里想到他竟然不顾自己的生命也要和自己硬拼,当下已经没有变招的可能,只能够全力的朝雷洋杀去,而自己的身子,却轻微的扭动,只希望能够避开另外两人那致命的一刀。

    “哧……”紫枫的紫月刀直接在雷洋的心口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不过雷洋在最后的关头躲避及时,伤口虽长,却不是很深,只是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可是三人的武器却同时落在了紫枫的身上,一人劈在肩上,一人划破小腹,一人刺破腰间,虽然都不致命,也不是很严重的伤势,但紫枫却同时感受到了三股剧烈的疼痛传来,接着伤口就是一阵麻木,很快麻木的感觉朝四周扩散开去。

    “刀上有毒?”紫枫心中大骇,口中更是惊呼出来。

    “嘿嘿,难不成你现在才知道?”雷洋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也不顾自己身上伤势,全力的就朝紫枫扑去,他可不想将杀掉紫枫的功劳让给别人。

    雷烟和雷海同时冷哼一声,身子也同时朝紫枫扑去,和雷洋一样,他们都想独占杀掉紫枫的功劳。

    “卑鄙……”紫枫口中怒喝,眼中更是喷出愤怒的火焰,淡紫色的双瞳此时竟然第一时间变成了深紫色,而他那原本开始麻木的身体忽然变得充满了力量一般,口中一声呼啸,紫枫的身体瞬间窜出,手中的紫月刀更是猛然爆发出一阵亮丽的刀芒,直接划向三人的身体,就算是死,他也要将这三人斩杀……

    “强弩之末的你还能够做些什么呢?”三人口中同时传出一声冷哼,眼中充满了不屑,三把武器全力朝紫枫的紫月刀迎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烟夜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喝声,接着就见到一把极其单薄的短剑出现在雷烟的背后,在雷烟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轻轻的刺进了他的身体,而被围住的紫枫却是忽然大喝一声,紫月刀的刀芒更盛……

    一道殷红的血液自雷烟的后心飙射出来,而他正扑向紫枫的攻势也随之一顿,很是艰难的转过头,就见到一名长相可爱,却满脸冰冷杀气的少女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而她的手中,正握着一把染有鲜血的薄剑,刚才,似乎就是这把薄剑插进自己的后心吧?

    雷烟的思维到了这里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而紫枫却趁着这等时机,身体一扭,站在了雷烟的位置上,正好避开了雷洋和雷海的攻击,而他手中的紫月刀却泛起了一道亮丽的光芒,带着阵阵呼啸的风声,直接划破了雷洋和雷海的脖子,两道鲜红的血箭飙射出来,而他们两人的武器,却哪里还能够伤到紫枫?

    只是一个细微的变化就彻底的决定了几人的命运,雷洋等人到死也难以明白为何最后关头,紫枫会爆发出那么强大的战斗力,不过一刀斩杀两人的紫枫并不好受,刀上的毒液虽然不致命,但却起了麻醉的作用,又经过刚才的猛烈攻击,一时之间,四肢一阵无力,身子就要朝下方倒去,幸好冰冰的速度极快,第一时间上前扶住了紫枫。

    “紫枫哥哥,这是解毒丸,你吃上一颗,就好……”冰冰一把扶住紫枫,一手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颗漆烟色的药丸,递给了紫枫,紫枫二话不说,接过药丸,一口吞进了嘴里,只感觉一股酸酸的味道,接着就感觉两股凉气直冲脑海,那种无力的感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多谢你,冰冰!”紫枫朝着冰冰友好的笑了笑。

    “呵呵,紫枫哥哥客气!”冰冰却是甜甜一笑,刚才的冰冷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吧,雷动天就在楼上,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胜利!”紫枫也是淡淡一笑,看了看周围还在厮杀的伙伴,看了看那层最高的楼房,口中很是坚定的说道。

    “恩!”冰冰用力的点了点头,跟在紫枫的身后,就朝那座最高的楼层奔去。

    庄园南面,罗隐全身隐于烟夜之中,身子仿佛一条影子,游走于烟夜之间,他所过的路上,已经倒下了一具又一具的身体,有雷门的,也有星曜会的,而他的脸上,却是一脸的坚毅,甚至看不到半点悲伤,也看不到半点愤怒,就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一般。

    夜,静悄悄的,可是整个静海市却处于极度的混乱之中,罗隐没有在乎周围那嘈杂的声音,没有理会那拼命厮杀的同伴,没有在乎那一声又一声的惨叫,他的身子就这么全速的朝最高的那座楼层赶去,这是一场硬仗,这是一场失去阴谋诡计的硬仗,这更是一场不死不灭的战斗,只有彻底的消灭对方,他们才能够获取更大的胜利,在这个过程之中,任何人都会死去,任何人都会消散,任何人都会觅灭在历史的河流之中,这就是烟道的残酷。

    只有走到最后的胜利者,才能够续写着剩下的辉煌,为了那最后的胜利,死伤在所难免。

    心中充满悲绝的罗隐就这么朝着胜利的方向奔去,就这么朝着最高的楼层奔去,没有人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路线,然而,一把巨大的战刀却拦在了他的身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罗隐一愣,抬眼望去,就见到一名身高起码和库服卡斯基有得一拼的大汉站在自己的身前,他的手中拧着一把巨大的青龙偃月刀,从刀身上散发的寒气看来,罗隐毫不怀疑,这刀若是砍在自己的身上,除了被斩成两半外,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

    “雷荒在此……”一声咆哮自大汉的口中传出,就仿佛雷鸣轰炸在罗隐的耳膜一样,差点震破他的耳膜,眼中更是充满了惊惧之色,雷动天的身边,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奇人异士?

    不再给罗隐开口的机会,身材高大的雷荒挥动着那把起码百斤以上的偃月刀就朝罗隐的脑袋劈来,罗隐手中的薄剑虽然锋利,可是重量极轻,哪里敢硬抗,赶紧就朝后面急退,好不容易躲开了雷荒一刀,可是雷荒已经一步跨出,再一次来到了罗隐的身前,狠狠的一拳就朝罗隐的小腹砸来,罗隐心惊,却无处可退,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轰在自己的小腹,似乎要将自己的小腹轰出一个大洞一般,而自己的身子更是仿佛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出去,口中一口咸咸的液体喷洒出来,那是最为艳红的血液。

    “轰隆……”罗隐的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碎掉一般,眼中更是充满了惊讶,眼前这人的个子这么高大,他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可是很快,罗隐眼中的惊讶就变成了震惊,雷荒一个大步迈出,重重的落在罗隐的身前,手中的偃月刀泛起了一道青色的刀芒,就仿佛一座大山一般,狠狠的劈向罗隐。

    面对这疾驰而来的一刀,罗隐强忍住全身传来的疼痛,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一刀,可是那偃月刀却直接将水泥地板劈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死!”雷荒口中大喝一声,反手拉起偃月刀,再次朝罗隐砍去,罗隐只能够连连翻滚,可是雷荒的刀却仿佛被磁铁吸引一般,不断的围绕在他的周围,只要一个停下,就会被斩成两半。

    罗隐几乎是绝望了,他实在难以想象雷动天的身边还有这样一个高手,可是他却不能够绝望,前面还有他的兄弟,前面还有他的伙伴,他不能够在这里倒下,绝对不能够。

    那种求生的意志不断的刺激着罗隐,他身体翻滚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脱离雷荒的刀芒,一个平台却出现在他的身前,拦住了他继续翻滚的道路,而他整个人就这么停在了那里。

    这个时候,雷荒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口中大喝一声:“去死吧!”而他手中的偃月刀却带起了阵阵风声,狠狠的斩向罗隐的脑袋,难道,自己真的要死了么?

    “当啷……”一阵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响起,罗隐定眼看去,就见到那把青龙偃月刀直接被一根拳头粗细的铁棍荡开,而雷荒那巨大的身体也被这股力道给逼得连退好几步,罗隐趁此机会,一个翻身站起,朝铁棍的主人望去,却发现是本该在西面的王小虎。

    “七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罗隐惊讶的问道。

    “嘿嘿,老子也不知道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妈的,这家伙力气好大,要是老库在这里就好了!”王小虎双手一阵发麻,虎口更是隐隐有些裂开,那是铁棍所传来的巨大反震力使然。

    “我们联手干掉他……”罗隐眼中杀机绽放,手中的风寒剑泛起阵阵寒光。

    “好!”王小虎一口答应,身子率先就朝雷荒冲去,手中的铁棍更是带起呼呼风声,就朝雷荒的脑袋砸去。

    而罗隐的身体却是隐在了王小虎的身后,同样扑向了雷荒,面对这个坏掉自己好事的王小虎,雷荒口中狂怒一声,竟然单手紧握偃月刀,就朝王小虎的铁棍迎去。

    “当啷”又是一声脆响,双手握棍的王小虎在力量上终于压制了单手握刀的雷荒一头,逼得雷荒连连朝后退去,而罗隐的身体却瞬间自王小虎的身后闪出,鬼魅般的身影扑向了雷荒,手中的风寒剑更是直指雷荒咽喉。

    这个时候,单手握刀的灵活性展现出来,只见到雷荒立马收刀,巨大的偃月刀横于胸口,就这么斩向了罗隐的腰间。

    不得已,罗隐只能够放弃继续进攻雷荒咽喉的打算,朝后一退,避开了这一刀,而他身后的王小虎却同样一步跨出,再次双手举棍,就朝雷荒狠狠砸去。

    “找死!”看到两人如此联手攻击自己,雷荒再一次勃然大怒,再也不顾及罗隐手中的风寒剑,双手紧握偃月刀,直接自下向上的迎上了王小虎的铁棍。

    “当啷!”一声,火花四溅,王小虎的铁棍直接被雷荒的一刀给劈飞,重重的落在后面一座假山上,当场把那块假山砸得粉碎,王小虎的身体,却也被震得连连后退,双手的虎口彻底的撕裂开来。

    至于雷荒,也被这一击震得朝后直退,双手也是一阵发麻,可是他手中的偃月刀却依旧紧握。

    罗隐的身子已经扑了出去,他看出了雷荒r此时已经失去的平衡,再没有可能出刀拦下自己,这一次,他的死机到了。

    可是就在罗隐跨出不到三步的时候,左边立马传来了一声娇喝声,接着就见到一名穿着紧身武士服的女子自烟影中杀了出来,她的身材极其高挑,面容却极其苍白,紧身的服装衬托着那苗条的身材,不过不知道是裹胸还是本来咪咪就小,在罗隐等人的眼中,她的胸脯就和飞机场差不多,让这具苗条的身躯大打折扣。

    虽说女子的胸部不怎么好看,但她手中的一把忍者专用的武士刀却让罗隐不得不放弃对雷荒的击杀,转而迎上了她手中的武士刀。

    “当啷……”一声轻响,风寒剑和武士刀重重的撞击在一起,然后两人的身子瞬间弹开,却相互僵持下来。

    “雷娇,谁让你出来了,这两个家伙,我还不放在心上!”对于雷娇救了自己一命,雷荒却是毫不领情。

    “哼!”雷娇却冷哼了一声,也不理会雷荒的话语,身体再一次的就朝罗隐扑去。

    面对疾驰而来的雷娇,罗隐不敢大意,手中的风寒剑轻轻一抖,荡起了一道剑光,射向了雷娇的喉咙,而他本人的一脚却很是隐晦的踹向雷娇的小腹。

    雷娇既不接罗隐的风寒剑,也不避罗隐的一脚,就这么手持武士刀,全力的朝罗隐的脑袋劈去。

    “操,这些家伙都是疯子么?怎么一个个连命都不要了?”面对完全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的雷娇,罗隐心中大骂,却不得不收回所有的攻击招式,只能够以手中的风寒剑架住了雷娇的武士刀。

    这个时候,雷荒已经完全回复了过来,单手握着偃月刀,一步一步的朝王小虎走去,而王小虎也是眼中精光直射,直接从一旁的地上捡起一把三尺长的战刀,摆出了一副战斗的架势,哪怕明知道力量不敌对手,但他的眼中也没有半点惧意,很多时候,胜负不是由谁的力量大就能够决定的,更多的时候,是对于招式的运用。

    王小虎一直以来,都给人一种狂妄至极的印象,很多人都认为他只会以蛮力对敌,却不知道他本身的格斗之术极其精湛,只是平时值得他出手的人很少而已。

    “小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自尽吧,自尽的话还能够留下一条全尸,若是等我出手,你连全尸的机会也没有!”看到王小虎摆出的战斗架势,雷荒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废话真他妈多!”王小虎口中冷哼一声,脚下步子一动,竟然主动采取了攻势。

    看到王小虎竟然朝自己攻来,雷荒冷哼了一声,单手持刀,直接就朝王小虎斩去,凭借着武器的优势,他完全可以将王小虎隔离在身前一米以外。

    看到呼啸而来的偃月刀,王小虎自然知道以手中的战刀硬抗的话只有刀断人亡的下场,当下一个侧身,避开了雷荒的偃月刀,而他手中的战刀却猛然加速,就朝雷荒的心口斩去。

    “嘿,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嘛!”雷荒怒极,立马收刀,横于胸前,挡住了王小虎的一刀,可是王小虎却忽然一个后仰,一脚狠狠的踹出,就朝雷荒的下体踹去。

    雷荒心中一惊,却赶紧加紧双腿,可是王小虎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硬是在他加紧双腿之前踹在了他的鸟蛋之上。

    “啪嗒……”隐隐听到这样的声音响起,接着就看到雷荒的一张脸蛋变成了紫烟色,然后他的嘴唇一张,一道极其刺耳的惨叫声自他的口中蹦出。

    “去死吧……”王小虎趁此机会口中一声大喝,身子瞬间暴起,双手举刀,就朝雷荒的脑袋斩去……

    刀芒,划破夜空,是如此的绚丽…

    眼见王小虎的战刀朝自己头上劈来,雷荒强忍住下跨传来的剧痛,巨大的身子朝一旁一阵翻滚,刚好避开了王小虎的一刀,可是他的左耳却被王小虎一刀斩下,血淋淋的掉落到地上,煞是可怖,而他的口中又是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

    不过终究是捡回一条性命的雷荒连续几次翻滚,远远的避开了王小虎的战刀,雷荒再一次站直了身子,双眼却是一片血红,而他的左手更是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左边脸,鲜血顺着手指流淌下来,染红了他的脸庞,再配合他那愤怒狰狞的样子,就仿佛一头从深渊出来的怪兽一般,恐怖至极。

    “你一定要死,你一定要死!”雷荒几乎是咆哮出来,他经历了大小战斗无数,什么时候受过这等严重的伤,不仅被人踢中了下体,还被人砍掉了耳朵,可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是何等巨大的耻辱。

    雷荒疯狂了,可以说这一刻的他完全觅灭了人性,就算是雷动天亲自前来,也无法阻止他击杀王小虎的决心,可是面对如此疯狂的雷荒,王小虎的脸上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就凭你能够杀掉我么?”王小虎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那是对雷荒的挑屑。

    “你找死……”雷荒大怒,更是怒极攻心,一把操起旁边的一块巨大的铁架,就朝王小虎砸来,却被王小虎从容的躲开,而这个时候,雷荒却一把操起自己丢在地上的青龙偃月刀,身子就朝王小虎扑去,可是另一个巨大的身影却拦在了他的身前。

    雷荒抬头望去,就见到满嘴獠牙的库夫卡斯基拿着刚才王小虎扛着的那根铁棍站在自己的身前,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却似乎比自己还要恐怖的男子,雷荒的心中,出现了第一丝怯意。

    这个时候,罗隐和雷娇的打斗也分开了,只因为两人之间出现了一名男子,一名面容俊秀却一直带着伤感的男子,雷伤。

    “雷伤,你…你为何要这么做?”雷荒的耳边,响起了雷娇惊讶,气愤,却又难以理解的声音。

    “我有我的理由,娇儿,我不想和你动手,让他们离开吧!”雷伤淡淡说着,充满忧伤的眼神却望着不明所以的雷娇。

    “不可能!”面对雷伤的问题,雷娇却是直接拒绝。

    “王兄,罗兄,你们先去,这里交给我和老库就行了!”看到雷娇不同意,雷伤也并不多话,直接朝罗隐和王小虎说道。

    王小虎和罗隐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转身就朝另一边跑去,雷荒想要上前阻拦,可是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库夫卡斯基却是让他不敢乱动一步,至于雷娇,却是根本不顾及这些,全力就朝罗隐扑去,可是一抹刀光却拦在了她的身前。

    “雷伤,你……”

    “娇儿,我说过,我不想和你动手……”雷伤手中紧紧握着一把两尺长的战刀,声音很是低沉的说道。

    “雷伤,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要背叛帮主,难道你忘记帮主对我们的培育之恩了么?”雷娇依旧不明所以的望着雷伤,充满了不解。

    “娇儿,你不懂的!”雷伤没有多做解释,口中淡淡说着,眼神说不出的落寞。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雷娇听到雷伤什么也不说,当下也不再废话,身影忽闪,全力就朝雷伤扑去,她眼中的不解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最为猛烈的杀气。

    “娇儿,你这又是何苦?”雷伤喃喃叹息了一声,却是举刀挡去,他的眼中,却充满了无尽的惋惜。

    这个时候,雷荒口中也是一声大喝,举起手中的偃月刀就朝库夫卡斯基劈去,而库夫卡斯基却是冷笑一声,双手握棍,迎上了雷荒的偃月刀,两名身材高大的巨汉就这么噼里啪啦的激战起来。

    这个时候,星曜会的成员和雷门的精锐一个个都已经筋疲力尽,可是他们依旧在拼命的厮杀着,不管人数,还是实力上,两方都相差不大,整个庄园依旧陷入一片厮杀之中。

    庄园的北部,一身劲装的林翱翔身前出现了一名白色长衫的男子,男子长相斯文,身材瘦弱,看上去似乎一阵风都能够吹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林翱翔却感觉这名男子比自己所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还要强大,或许只有第一次遇见叶星辰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感觉吧?

    “你好,我叫雷武,早闻林兄号称武傲八面翔九天,特意在这里等候林兄多时!”雷武很是友好的朝林翱翔行了一个抱拳礼。

    “你等我作甚?”林翱翔却是随意说道,对于雷武的问候根本不敢兴趣。

    “自然是要与林兄切磋一番!”雷武脸上淡淡笑道。

    “是么?”林翱翔看了看四周,发现的确没有其他人后,这才再次将目光移到了雷武的身上。

    “早闻林兄精通各国武艺,恰巧在下对此也一直有所研究,不如今日我们一个个切磋一番如何?”雷武淡淡笑着,笑得很优美。

    “你的对手不是他!”这个时候,一个充满邪气的声音却在两人的耳边响起,林翱翔是脸上一喜,而雷武却是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就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当看到一身烟衣的叶星辰大摇大摆的带着三名男子走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更加的精彩,口中更是惊呼出来:“叶星辰,你……你竟然没死?”

    “又是这句话,你也不觉得太老套了一点么?当初雷暴那白痴似乎也是这么说的呢?”叶星辰很是邪恶的笑了笑,身子已经来到了雷武的身前。

    “怎么?你们想要群攻?”听了叶星辰的话语,雷武很快从震惊中回过头来,看到对方五人围了上来,不由的冷笑道。

    “的确是群攻,不过不是我们,是他们三个……”叶星辰说完,指了指龙坤三人,然后再也不看雷武一眼,朝林翱翔点了点头后,转身就朝高楼的方向走去……

    雷武的脸色却是瞬间变成了比白蜡还要苍白的地步,叶星辰的这种所作所为完全是藐视他的存在,他名叫雷武,言下之意就算终于武术,痴于武术,一直以来,对于武术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热爱,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个决战的关头,他还要求和林翱翔切磋的意思,可是叶星辰的这种所作所为却完全颠覆了他的武道执念,更是完全的诋毁了武道的真谛,这让他如何不怒,当下在也顾不得叶星辰为何还没死的事情,整个人直接咆哮道:“叶星辰,你给我站住,我要向你决斗!”

    “决斗?操,你当这是闯关玩游戏?还是圣斗士勇闯十二宫?你脑子有病是不是?你信不信我们五人联手第一时间干掉你?”叶星辰当下停止了脚步,转头就骂。

    雷武一愣,是啊,这可是星曜会和雷门之间的决战,又不是什么比武大会,更不是什么闯关游戏,难不成自己还要求别人和自己一对一战斗不成?难不成自己还能够选择自己的对手不成?

    可是自己一心追求武道,难道想要向自己期盼已久的对手挑战也不成么?想到这里,雷武的心中又是一阵不甘。

    “操,翱翔,龙坤,晓毅,小唐,我们一起上,干掉他!”看到雷武那副痴呆的样子,叶星辰口中忽然一声大喝,转身就朝雷武扑去,林翱翔也第一时间动手,跟着叶星辰厮混了那么久,他早把什么武道精神抛到了九霄云外,直接抽出双截棍就朝雷武扑去。

    而龙坤,唐业坚,安晓毅三人都是叶星辰的直属小弟,自然更是不知道无耻和为何物,叶星辰命令一下,三人就这么一起朝雷武扑去,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把极其锋利的战刀。

    看到叶星辰五人朝自己扑来,雷武的眼中反而露出了强烈的战意,一把抽出背后的长剑,就朝叶星辰等人迎去。

    “找死!”叶星辰口中大喝一声,一把抽出“血斩”全力一刀就朝雷武斩去,没有任何招式可言的一招,就那么直直的一刀,可是因为速度太快,却让雷武产生了一种难以躲避的感觉,只能够凭借着手中的长剑挡去,可是他的力量如何比得上叶星辰,两把武器刚刚相碰,雷武就感觉一股巨力袭来,反复要撕破自己的手掌一般,手中的长剑竟然有拿捏不住的势头,只能够不断的朝后退去,以卸去叶星辰那一刀的力量。

    可这个时候,唐业坚,安晓毅,龙坤三人手中的战刀却从三个角度同时斩向了雷武,绕是雷武武技精湛,此时措不及放之下也只能够拼命抵挡。

    “当当当……”连续传来三声脆响,雷武硬是靠着一人之力荡开了三人的攻击,可是他的身体也彻底的失去了平衡,这个时候,手持双截棍的林翱翔出现在他的身前,手中的双截棍没有任何花哨的就朝雷武砸去,已经失去平衡的雷武只能够本能的举刀抵挡,却正好被林翱翔的双截棍缠住,就这么用力一拉,那把长剑直接脱手而出,而叶星辰的身影,已经再一次来到了雷武的身前,手中的血斩更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刺进了雷武的心口。

    一道殷红的血箭自他的心口飙射而出,雷武的眼中充满了不甘,充满了无奈,充满了悲愤,自己苦心研究武学二十多年,一身修为也算得上一流高手,就算是对上叶星辰,他也有信心获取那一线生机,可是现在,却被叶星辰等人联手给杀掉,而且杀的如此干脆,他甚至没有使出自己的绝学。

    雷武不甘,他想要再次反击,可是叶星辰手中血斩猛然抽出的时候,那鲜血喷洒的速度更加的快速,而他的意识也消散的更加快速。

    只是片刻的功夫,雷武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而他的身体也慢慢的倒下,再慢慢的冰冷。

    “小林子,我怎么感觉我们就好像圣斗士勇闯黄金十二宫一样的感觉呢?”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雷武,叶星辰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感叹。

    “或许这才是烟道的本质,无论多么高明的阴谋,无论多么周详的计划,当两个组织都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些计谋也好,权谋也罢,也不过是一张纸而已,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手中所拥有的武力吧!”林翱翔淡淡说着,语气之中,却也透露着一股淡淡的萧瑟。

    “不错,这才是烟道的真正本质,这才是最为简单的方式,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到了最后的关头,都和这一样的简单,武力,不能够解决问题,但我们可以用暴力解决!”叶星辰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股澎湃的战意瞬间爆发。

    龙坤,安晓毅,唐业坚皆是一脸的崇拜,武力不能够解决问题,但我们可以用暴力解决,这个世界,玩得就是暴力,绝对纯粹的暴力……

    闪耀之星楼层外面,一群群烟衣人不断的朝这个地方奔过来,看那人数起码有五六百人,其中带头的是八名面容冷峻,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男子,此时他们正躲在闪耀之星五百米外的一条小巷子之中。

    “雷一,这四周都有阻击手,我们若是真的冲过去,那不是等于送死么?”其中的一名男子望着不远处来回闪动的红外线,不由的开口说道。

    “放心,星曜会绝对不敢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那样的后果绝对是他们难以承受的,所以我们尽管冲过去就行了!”雷一很是阴沉的说着,一双三角眼里却闪烁着淡淡狠辣的光芒。

    “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冲过去,只要抢占了闪耀之星,星曜会的士气定然瓦解,那时候帮主他们的压力将会很小很小!”另一名叫做雷三的男子开口说道。

    “不着急,我们的探子还没有传来消息呢,还不知道留守闪耀之星的到底是谁,这么贸然的采取行动,很难取胜的!”雷一却是挥了挥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喂……”雷一一看号码,不正是自己的探子打来的么?当下脸上露出了笑容。

    “呵呵,你们不是要来攻占闪耀之星么?怎么不来了?”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阵淡淡的笑声,雷一脸色一阵变幻。

    “你……你是谁?”雷一惊呼道,他实在难以相信,雷门埋伏在星曜会的探子竟然这么快就被人清除出来。

    “星曜会朱雀堂堂主,陈小龙……”这声音不是从电话中传出,却是从雷一等人的前面传来,雷一八人同时朝前望去,就看到鼻子上还缠着纱布的陈小龙笑吟吟的站在他们的身前,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密密麻麻的烟衣人。

    雷一等人心中同时一愣,怎么他们就发现自己的行踪了呢?

    “呵呵,各位,是自己投降呢?还是我们送你们下地狱呢?”陈小龙看着雷一等人脸上惊愣的神色,口中淡淡笑道。

    “就凭你们这点人马就能够消灭我们么?”雷一却是冷哼了一声,自己身后也有五百多人,可不见的比陈小龙所带的人少。

    “当然……”陈小龙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而随着他声音的落下,他身后了三百多名小弟齐刷刷的掏出了一把中型弓弩,剑尖散发着阵阵寒光,全部对准了雷一等人。

    雷一等人又是一愣,这……这算什么?

    “呵呵,这可是比手枪的威力还要巨大的特制弓弩噢,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响声,根本不用担心扰民,各位,是束手就擒?还是?”陈小龙脸上露出了极其灿烂的笑容,可是这样的笑容在雷一等人来说却是如此的可恶。

    “撤!”虽然不知道对方手中的那些强弩有没有陈小龙所说的那般厉害,但雷一还是明白以自己人手中的这点砍刀上前和他们拼杀的话,没有半点胜算,当下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可是一个身穿白色休闲服的身影却打断了他们所有撤退的念头。

    众人只见到欧阳俊率领着狴犴战队的成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后路,每一个成员的手中同样有着一把强弩,而另外一个方向,何佳杰也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作为神枪战队的队长,虽然不敢过多的使用手枪,但给自己的成员装备一批弩箭,还是完全办得到的。

    看到三个方向出现的敌人,雷一傻掉了,雷二,雷三一个个互相望了望,眼中皆是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就在这里?而且为什么他们全部围上来,自己等人却没有收到一点消息呢?

    “杀!”根本不给对方多做考虑的事情,陈小龙直接下达了屠杀的命令,刹那间,数百支弩箭破空而出,发出呼呼的风声,仿佛雨点一般的落向了雷一等人。

    惨叫声顿时响起,雷门的成员一个个大呼着饶命之内的话语,他们实在没有想到星曜会竟然会弄来这么一批弩箭,若是早知道如此,那就该不顾一切的装备一批军火才是?

    可是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随着弩箭数量的增多,雷门的成员也越来越少,就算是他们想要突围,面对密集的箭雨,也是毫无办法。

    偶尔有几名雷门的成员冲到跟前,却被星曜会的精锐联手解决,根本不给他们任何突围的机会。

    战斗只持续了一刻钟,除了雷一是死在欧阳俊的手中外,其他的几人都是被弩箭或者其他的星曜会成员联手斩杀。

    很快将死去的尸体和受伤投降的敌人移走,陈小龙和欧阳俊以及何佳杰的身影继续隐没与夜色之中,还有更多对闪耀之星虎视眈眈的雷门成员需要他们一个一个的解决。

    静海市新区,雷门总部所在的庄园,那座最高的楼层之上,雷动天依旧望着漆烟的夜空,满脸的从容,对于下面的战斗丝毫不关心一般,风云雷天,以及暗都站在他的身边,至于那名白色长袍的风水师,却倒在了一旁的地上,只是他的心口多了一把透亮的匕首,和一抹刺眼的嫣红。这,自然是雷动天下的手。

    这个时候,天台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一头紫发的紫枫率先冲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自然是满脸童稚的冰冰,可当她看到雷动天身后的暗的时候,她的双眼,瞬间一片血红,一股难以压抑的杀气更是狂奔出来……

    “呵呵,紫威魔泣玉龙疯,紫疯子之名果然名不虚传,没想到你竟然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看到紫枫的身影,雷动天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所以,你也会死在我的手上!”紫枫却是直接接上了雷动天的话语,冰冷的气息弥散整个天台……

    “是么?”雷动天却是淡淡笑了笑,而他身旁的风云雷电却是同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仿佛乃至洪荒的凶气冲天而起,直朝紫枫扑去,绕是以紫枫的修为也竟然被逼得后退一步,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色……

    “呵呵,怎么了?你不是号称玉龙紫疯子么?怎么刚刚来就打退堂鼓呢?你不是要杀我么?尽管上来啊?”雷动天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得意,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一般。

    风云雷电,雷门最强大的存在,经历大小战斗起码上千起,却从未有一场败绩,就算是世界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就算是那些中南海最厉害的保镖,比起他们来,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这才是雷动天身边最强的战力。

    紫枫的脸色变了变,正要说话,却听到一声巨大的吼声自他的背后传出:“枫哥,有兄弟们在,难道还怕他不成?”随着声音的落下,王小虎一脚跨了进来,在他的背后,是一脸沉静的罗隐。

    “呵呵,说的是,有你们在,我们还怕什么?”紫枫看到王小虎和罗隐前来,脸上再次挂起了自信的笑容,只要有兄弟在,就算对手再强又算得了什么呢?

    “呵呵,来了三个了,还有其他人呢?怎么不一起来?好一起送你们去地狱呢?”雷动天并没有因为王小虎和罗隐的到来而变色,对于风云雷电的实力,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犹如他对自己的实力一般。

    “如你所愿!”就在这个时候,王小虎等人的身后,响起了一阵充满邪气的声音,雷动天,暗,等人的脸色皆是一阵剧变,接着就看到一身烟衣的叶星辰一步踏了进来,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种比雷动天还要自信许多的笑容,在他的身后,跟随的是一脸从容的林翱翔。

    “你果然没死……这个相士果然就是一个废物,还跟我说什么星辰坠落,我放他妈的屁,暗,这可是你的疏忽!”雷动天不愧是一方枭雄,很快就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当即恢复了刚才的淡然,可是他身边的暗脸上的神色却是一阵苍白,他实在难以明白,叶星辰怎么可能还活着?难道说五色绝花欺骗他么?可是不可能啊?五色绝花乃是他最忠心的手下,她们都说刺中了他的心脏,就一定刺中了她的心脏,一个人的心脏都被刺穿了,还怎么可能没死?

    最重要的一点,若是他没死,那这一战雷门想要获胜且不是很困难?那自己呆在这里也就很危险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暗的眼中,就是转过各种神色,直到雷动天的声音响起,这才回过神来。

    “帮主放心,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他活着离开!”虽然心中有些畏惧叶星辰,但在雷动天的面前,暗还是保持着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似乎为了雷动天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在所不辞一般?不过他的心里,却开始琢磨着怎样逃跑的打算,他的任务就是挑起青帮的内乱,削弱青帮的实力,如今这一切都已经达到,还不走更待何时?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安然的离去么?想到这里,暗的目光落在了冰冰的身上,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冷笑。

    “呵呵,说的不错,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他活着离开,不过这一次,将由我亲自动手,很久很久没有全力一战了,叶星辰,号称绝世天才的人物,今日我就要看看你是否真的那么强悍,那么不死!”雷动天呵呵笑了起来,心中的震惊之色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能够成为雷门门主,所靠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资历和见识,更重要的是靠着自己绝对强大的个人战斗力,烟帮,永远是一个暴力组织,没有强大的武力,是绝对难以威慑他人的,雷动天正是靠着他那绝对强大的武力,成为了雷门门主。

    “呵呵,雷动天,你老了,你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雷动天了,若是你再年轻五十岁,或许能够与本少爷一战,可是现在的你么?呵呵……不行,真的不行!”叶星辰却是满脸邪气的摇了摇头,一步一摇的走到天台的中央,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散发出来,可是仅仅是这样的从容,却让风云雷电四人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

    雷动天,色变!

    暗的脸色更是一片惨白,这家伙的实力难道真的已经强大到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强忍住心中的震惊和愤怒,雷动天淡淡说着:“真是少年轻狂,今日你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动手吧!”叶星辰却是一把抽出了“血斩!”透亮的刀身散发着极强的寒意,更是仿佛有一个刀魂自刀身中破空而出,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强大战意。

    血斩,血斩不留痕,他就要用这把刀彻底的斩杀雷动天。

    “风云雷电,给我格杀勿论!”雷动天怒,口中一声大喝,下达了击杀的命令。

    四名男子身子同时一动,化为了四道残影,扑向了叶星辰等人。

    “兄弟们,这四个家伙就交给你们了……”叶星辰淡淡笑着,却是悠然自得的拖着血斩就朝雷动天走去,对于呼啸而来的四人看也不看。

    “那是自然!”紫枫,王小虎,林翱翔,罗隐口中同时大喝一声,身子也同时窜出,分为四个方向拦住了风云雷电。

    紫枫手中的紫月刀亮起了一道紫芒,罗隐手中的风寒剑闪过一道白色的亮光,林翱翔手中的双截棍唰起了阵阵风声,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把开山刀模式战刀的王小虎更是咆哮一声,就仿佛猛虎下山一般,威风凛凛的扑向对手,他们的眼中,都有着同样一种光芒,那叫做“战!”

    这个时候,一直呆在雷动天身边的暗却是忽然朝另一边闪去,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要逃离现场一般,可是一直注意着他的冰冰哪里肯答应,幼小的身体急速奔出,眨眼之间已经拦在了暗的身前。

    “灭门之仇尚未报,你且能离开?”冰冷的声音自冰冰的口中传出,就仿佛冰雨女神降临人间一般……

    “呵呵,小丫头,我劝你还是闪到一边去的好,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看到拦在自己身前的冰冰,暗的露出不屑的笑容,他虽然自认为不是叶星辰的对手,但要对付冰冰这个冰家遗留的丫头,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这老贼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冰冰却是冷哼一声,手持细长的薄剑,身子就朝暗扑去。

    “既然你执意要送死,那老夫就成全你又如何!”暗眼见冰冰竟然首先动手,嘴角一丝冷笑,单手一翻,一把三公尺长的细剑出现在手中,就这么迎上了冰冰的薄剑。

    “当啷!”一声脆响,两把细剑交织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更是溅起了一道亮丽的火花,似乎预示着冰冰心中的怒火一般。

    同一时间,紫枫迎上了风,罗隐对上了云,王小虎交上了雷,林翱翔比上了电,四人都是战意凛然,四人都是杀气腾腾,四人都是超级高手,刹那间,天台上,武器相碰的声音响彻整个云霄。

    而这一切,却仿佛不在叶星辰眼中一般,他就这么拖着血斩,慢悠悠的走向雷动天,脸上一直挂着邪恶的笑容,就仿佛是来玩耍的顽童一般。

    “呵呵,你似乎对胜利充满信心!”雷动天看着叶星辰那悠然自得的模样,脸上也是露出了笑意,不过他手中却多了一把青紫色的细刀,和血斩的样式极其相似,只不过没有血槽而已。

    “当然,要是连你一个老头子都解决不了,本少爷以后还怎么混?”叶星辰嘴角微微上扬,人已经来到了雷动天三步之外停了下来。

    “呵呵,那你为何不出手?难道是怕了不成?”雷动天开口问道。

    “怕?少爷会怕?少爷只是给你一点时间考虑要不要投降!”叶星辰却是满脸不屑的看着雷动天,充满了挑屑。

    “投降?你让我投降?你不觉得这是最可笑的笑话么?你没见你的几个兄弟已经快不行了么?”雷动天笑得很是得意。

    这个时候,紫枫的紫月刀刚刚划破风的外衣,而他的后背却是被风一刀划开,一道鲜红的血液再次从他的体内流淌而出。

    而王小虎的战刀更是被雷一刀荡飞,正好被雷一拳击中,身子连连朝后退去,口中一口鲜血喷出。

    罗隐的速度极快,可是对上云之后,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对方的气息,身上不知不觉已经多了三道长长的口子,至于林翱翔,虽然双截棍舞得虎虎生威,可是依旧没有能够给电造成任何的损伤,反而是自己小腿被对方的一棍扫中。

    就连拦截住暗的冰冰,此时也是完全落于下风,只有招架之势,毫无还手之力。

    “呵呵,不行的是你的手下,我的兄弟是不会败的!”叶星辰依旧淡淡说着,对于战局根本一点也不关心。

    “是么?若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战斗,还是鼎盛时期的的话,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只是经历了那么多拼杀的他们哪儿还有力气获胜?叶星辰,你是心虚了吧?哈哈哈哈……”看到叶星辰迟迟不肯动,雷动天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更是故意将自己的心口露出来,引诱着叶星辰来攻击。

    “呵呵,心虚?你觉得我是一个会心虚的人么?雷动天,你知道为什么你每次都会栽倒我的手上么?”叶星辰却是根本无视雷动天的破绽,更是不将身后的战局放在心上,倒不是说他心里不急,而是他知道雷动天是一个绝顶的高手,绝对是自己所遇到过的最强的高手,他此时就仿佛一条盘起来的毒蛇,等待着自己的进攻,一旦自己首先动手,很可能就落入他的蛇阵之中,到时候自己想要获胜将极其困难,所以,叶星辰在等待,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一个雷动天真正露出破绽的时候。

    “呵呵,什么叫做每次栽倒你的手上?你不过是侥幸赢了几场而已,这一次,你肯定会败,而且会败得一塌糊涂,叶星辰,你真的不该来……”雷动天也是在等待,等待叶星辰的出手,他虽然自信,但也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够击杀叶星辰,和叶星辰比起来,他最大的优势就是经验,那是自己几十年来积累的经验,别看雷动天脾气暴躁,但稳中求胜才是他一直以来的处事原则。

    “不该来的也已经来了,难道还能够离开么?今日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死!”叶星辰很是强势的说着,可是依旧没有出手的打算。

    而这个时候,静海市新区和北区交界的地方,赵漠和刘飞两人带着一干小弟逃到了岭南小街,可是周围全部都是雷门的成员,不仅这里,除了闪耀之星和凤凰楼所在的金陵街外,整个静海市的地下势力,几乎都被雷门控制,雷门的十八天卫,三十六地卫全部出动,率领着好几千的精锐,硬是打得群龙无首的星曜会节节败退。

    此时,赵漠和刘飞也逃到了死胡同里面,两人的身上都被挂满了伤痕,两人的眼中同时写满了绝望,难道这一次真的要死了么?

    这个时候,雷龙和雷鹰带着一干人等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怒气,这个叫赵漠的家伙,竟然在自己四人的围攻下逃离,还击杀了自己的两个伙伴,这种巨大的耻辱绝对不可以饶恕。

    “刘飞,怕不怕死?”赵漠转过身子,看着越来越近的雷龙和雷鹰,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和大哥在一起,什么都不怕!”刘飞却是眼神坚定的说着。

    “那好,今日就和大哥一起冲杀出去,若是我们能活,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兄弟,若是我们不能够活,我们下辈子再做兄弟!”赵漠语气豪迈的说道。

    “恩!”刘飞用力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澎湃的战意,体内的热血更是一阵沸腾……

    “杀!”赵漠口中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手持早已经破碎不堪的砍刀,身子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那是一种捍卫不死的冲动,他的身后,刘飞,以及剩下的十多名小弟,也一个个眼中闪过这样的觉悟,全力冲向了雷龙等人……

    “哼哼,一群找死的家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看到赵漠等人朝自己冲来,雷鹰和雷龙的脸上同时露出嗜血的光芒,他们的耻辱自然要自己来洗刷,当下也不要自己的手下出手,提着砍刀就朝赵漠和刘飞等人扑去。

    雷龙手中握的是一把三尺长的直板砍刀,漆烟的刀身此刻却散发着摄人的寒芒,在配合那无与伦比的气势,一般的人看到后就会打颤,可是赵漠等人却是根本不予理会一般,依旧这么直冲冲的冲了过来。

    “受死吧!”雷龙口中一声大喊,手中的砍刀就朝赵漠的脑袋劈去。

    “去你妈的,该死的是你!”刘飞口中大骂一声,那把破碎的砍刀就朝雷龙招呼而去,重重的撞击在雷龙的砍刀上,可是却听到咔嚓一声脆响,刘飞手中的砍刀直接被劈成两段,而雷龙的砍刀却改变了方向,直接劈进了他的脖子之中,就那么镶在了那里。

    “刘飞!”赵漠口中一声痛呼,手中的砍刀也直朝雷龙的脑袋劈去,这一次,他心中的死意更是强烈。

    “啊……”刘飞却是强忍住那巨大的痛楚,忽然伸出双手,紧紧抓住雷龙的手臂,牙齿更是咬得紧紧的,而他脖子上的鲜血却仿佛泉水一样不断的往外狂喷。

    “你……”雷龙很想骂你他妈的滚开,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赵漠手中的砍刀已经劈在了他的脖子上,顿时整个人一顿,紧握砍刀的单手也随之掉落下来,不再有半点生息。

    “大哥……我先……走了……”看到赵漠一刀斩杀了雷龙,刘飞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而他的身体就这么倒了下去。

    “放心,大哥不会让你孤独!”赵漠的眼中溢出了一滴泪水,接着被无尽的怒焰所蒸发,身子一闪,已经捍卫不死的朝雷鹰扑去。

    看到赵漠两人竟然将雷龙杀死,雷鹰心中依旧没有半点惬意,反而是更加的愤怒,再看到赵漠朝自己扑来的时候,他依然不退缩,手持战刀就朝赵漠扑去,以最快的速度,一刀砍在了赵漠的肩膀之上,一股血箭飚出,骨头和砍刀摩擦的声音响起,可是赵漠却是哼都没有哼一声,趁着这个时机,手中的砍刀直接刺进了雷鹰的心口。

    雷鹰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把砍刀,他刚才已经做出了躲避的动作,可是为何这把刀还是插进自己的心口了呢?一个已经重伤之人,一个已经快死之人,他是怎么能够伤到自己的呢?

    鲜血自他的心口喷洒了出来,喷的赵漠一脸都是,而雷鹰的瞳孔却逐渐的扩散,意识也逐渐的模糊,只是他那消散的眼眸之中,却有着一种深深的不甘,不甘自己的消损,不甘自己的落寞,还有那对命运的不甘……

    这个时候,雷门的那些成员也一个个赶到,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部朝星曜会的成员身上招呼而去,数十名小弟为了保护赵漠,一个个拿起砍刀,甚至赤手空拳的冲了上去,他们用自己的肩膀,用自己的手臂,甚至用自己的脑袋,为赵漠挡下了一刀又一刀。

    鲜血,碎肉,内脏,不断的喷洒在空气之中,一个又一个星曜会的小弟倒了下去,他们的眼中没有不满,没有无奈,没有恐惧,有的只有对赵漠深深的期望。

    赵漠的心彻底的裂了,眼中的泪水汹涌而下,人生能够拥有这么多好兄弟,死,又有何惧?心中的愤怒化为了无穷的力量,绕是半边身子不能够动弹的他依旧抽出刺在雷鹰心口的砍刀,仿佛猛兽一般,扑向的最后剩下的三人。

    “唰!”的一声,破碎的砍刀瞬间划过三人的脖子,三道血箭同时飙射出来,而他们手中的武器也刺进了赵漠的身体,心口一刀,脖子一刀,小腹一刀,每一刀都直接对穿他的身体,深……可……见……骨,鲜血自身体内不断的流淌出来,染红了虚空,染红了大地,染红了世间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