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八十二章 龙有逆鳞35
    第八百八十二章  龙有逆鳞

    看着倒在地上的雷鹰,看在不远处的刘飞,赵漠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叶星辰所在的方向,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对不起,辰哥,枫哥,还有老七,我不能够陪伴你们走下去了,你们,一定要走到最后,完成我们儿时的心愿,老五,老六,老八,我来了……”赵漠的身子就这么慢慢的倒下,他的眼睛也缓缓的闭上,跟他一起拼杀的十多名星曜会成员也一个个的倒在血泊之中,临死之前,他们奋起反抗,硬是斩杀了两倍于自己的敌人。

    鲜血,染红了大地,原本宁静的小街再一次陷入了宁静,血液顺着街道的两边,慢慢的流入地下水道之中,不远处,一个躲在垃圾堆中的乞丐,正好目睹了这一切,他的嘴巴长得大大的,显然难以相信这等惨烈的厮杀,可是他的眼中,竟然也泛起了点点泪花,是为那情深似海的兄弟之情么?

    夜空之中,紫枫,王小虎,叶星辰三人的心口同时一阵剧痛,也就是这个时候,风的战刀直接划过了紫枫的心口,当下在他的心口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甚至能够见到森森白骨。可是他却不过那剧烈的伤口,脑袋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赵漠逝世的方向,一行血泪,自眼角缓缓滑落。

    而雷的一拳也是重重的砸在王小虎的下巴上,顿时将王小虎那偌大的身体整个砸飞出去,更有两颗牙齿直接掉落下来,身子更是重重的落在地上,可是他的虎目之中,却是闪过了悲痛欲绝的泪光。

    叶星辰整个人一阵剧烈的颤抖,整颗心就仿佛被什么撕裂一般,眼中莫名其妙的溢出了朵朵泪花,那是如此的晶莹,那是如此的剔透,那是如此的让人心碎。

    “老四,你真的走了么?”叶星辰口中喃喃叨念着,声音是如此的低沉,如此的沙哑,如此的让人心疼,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一直没用动作的雷动天忽然动了,他的身影就仿佛一把犀利的宝刀,带着迫人的寒气逼近了叶星辰的身体……

    叶星辰回过神来的时候,雷动天的手中的战刀已经来到了他的脖子前,心中一阵大骇,身子本能的朝后退去,一直拖在背后的血斩也是瞬间来到了身前。

    “当啷!”一声脆响,血斩荡开了雷动天的战刀,可是那锋利的刀刃依旧划破了叶星辰的右肩,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甚至是深可见骨的口子,白花花的嫩肉就这么翻了出来,紧接着殷红的血液很快就从白肉中渗出,好不吓人。

    叶星辰痛,不过心中的那股疼痛却彻底的掩盖了肩膀传来的疼痛,堕落天堂坐落在星曜会与雷门的交界之处,就是一个咽喉之地,堕落天堂的一举一动都在雷门的监控之中,所以,赵漠必须留在那里,起一个迷惑雷门的作用,让雷门不知道星曜会到底会出动多少精锐。

    毕竟,若是星曜会所有堂主都出动的话,那雷门完全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占领星曜会的地盘,可若是有一个堂主在,那其他的堂口会不会有堂主留守呢?这一点,没有人能够确切的知道,这更是为紫枫等人换取了足够的时间,让他们能够在雷门完全反应过来之前杀到雷门。

    可以说,赵漠担负着整个战局的关键,那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那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地段,从赵漠接受这个命令的那时起,叶星辰心中就充满了担忧,可是如今,这种担忧,却变成了事实。

    不管是叶星辰也好,紫枫也罢,王小虎也是如此,三人和赵漠从小一起长大,那种通彻心扉的感觉让他们几乎绝望。

    赵漠是为星曜会而死,赵漠是为自己而死,自己绝对不能够让他白死。

    肩上的疼痛刺激着叶星辰,身子连续退出了三四步,躲开了雷动天的连环攻击,口中猛然一声大喝:“啊!”双手持刀,就这么朝雷动天直斩而去。

    雷动天冷笑,单手握刀,很快在叶星辰的血斩上轻轻点出,只是眨眼的片刻,他就连续点出了三十九刀,每一刀的力道都不大,可是这三十九刀集合在一起,却是轻而易举的荡开了叶星辰的一刀,更是震得叶星辰双手一阵发麻,不由的眼中大露惊骇之色,这就是雷动天的实力?

    雷动天趁此机会,一步跨出,眨眼已经来到了叶星辰的身前,反手就是一刀朝叶星辰的上面斜拉上去,刀身泛起阵阵刀芒,在夜空之中是如此的耀眼,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叶星辰的胸前,叶星辰退,急退,可是雷动天的刀光实在太快,又一道长长的口子出现在他的胸口,可是叶星辰硬是哼都没有哼一声,直接反手就朝雷动天斩去。

    雷动天身影一闪,躲开了叶星辰的一刀,却再一次攻向了叶星辰的左边。

    另一边,受伤最终的紫枫双眼一阵紫色,浑身是血的身子带起阵阵残影,再一次扑向了风,可是风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身影是如此鬼魅,绕是以紫枫的实力,竟然也有些难以捕捉他的身影。

    紫月刀不断的翻转着,紫色的刀芒更是一道又一道的划向夜空,却也不过劈中风的残影一样,占据着绝对上风的风就这么以自己的速度攻击着紫枫,根本不给紫枫任何休息调理的机会。说閱讀,盡在

    王小虎和雷的决斗也成为白热化,刚刚被雷砸中一拳的王小虎整个人还处在浑浑噩噩之中,脑袋还是一阵晕的时候,雷的双拳已经不断的轰在他的身上,一拳又一拳,硬是砸得王小虎口中鲜血狂喷,最后身子再一次的倒飞出去,却哪里还爬的起来。

    另一边,罗隐手中的风寒剑已经多了好几个刃口,而他的身上也多了好几处剑伤,而他身前的云却没有一点受伤,相反,在攻势上,云完全压抑着罗隐,根本不给罗隐任何还手的机会,他们就要凭借着最强的战力一举消灭罗隐等人。

    四人之中,最为轻松的是林翱翔了,一路以来,他所经历的战斗最少,经历是最为充沛的,可是面对这个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的电,林翱翔也毫无办法,手中的双截棍发出呼呼的风声,而电手中长棍也是带起阵阵风声,两人战得不亦乐乎,可是叶星辰等人忽然受伤的情况却让林翱翔心中一阵,而电趁此机会,直接一棍扫在林翱翔的左肩之上,顿时将林翱翔整个人砸得跪倒在地,肩骨更是险些断裂。

    电口中冷哼一声,又是一棍扫向林翱翔的脑袋,林翱翔再也不顾风范,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一棍,而这一棍却重重的砸在地板之上,发出啪啦的巨响,那地板更是被直接砸得粉碎。

    这是什么制成的长棍?林翱翔心中一惊,这看上去不过是一根普通的木棍,怎么有这样的威力?而那巨大的反震力对于电来说更是仿佛没事一般,就这么轻轻一松,已经再次握紧长棍,就朝林翱翔扑来……

    “**的混蛋……”林翱翔口中大骂,身子翻身而起,手中的双截棍就朝电绞缠而去。

    而击倒王小虎的雷这个时候却是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战刀,一步一步的朝叶星辰走去,对于地上的王小虎,他是看也不看。

    这个时候,雷动天的攻势越来越猛,而叶星辰也是奋起反抗,靠着自己那从生死之间领悟的反应,总是能够有惊无险的避开雷动天的刀光,可是当他感受到雷靠近之后,脸色一阵变换,倒不是说他惧怕两人联手,而是担心王小虎的伤势……

    刀光闪现,雷手中的钢刀已经瞬间来到了叶星辰的身后,叶星辰却是冷哼一声,身子一个漂亮的翻身,躲开了这么致命一刀。

    这个时候,一直掉在后面的安晓毅,唐业坚,龙坤三人也赶到了现场,当他们看到倒在地上的王小虎和被围困的叶星辰后,一个朝王小虎奔去,另外两个则是提起砍刀就朝叶星辰冲去……

    就在天台上一片沸腾的时候,不远处,库服卡斯基手持王小虎的铁棍,不断的挥动着,他力气巨大,那可是比叶星辰还要巨大的力道,舞动起来,简直就有着泰山压顶之势,而且速度极快,只能够看到阵阵残影,硬是压得雷荒连连后退,手中的偃月刀更是被砸得破碎不堪。

    “你不是力气很大么?怎么不还手呢?”库服卡斯基一边挥动着手中的铁棍,口中一边调侃的说道。

    雷荒怒,可是他却别无办法,库服卡斯基力量实在是太大,每一次攻击都是真的自己的双臂一阵发麻,自己可是巴不得一刀劈死他,可问题是自己要有机会才行啊?

    连续被砸出了十来步,雷荒口中大喝一声,身子猛然跃起,双手紧握偃月刀就朝库服卡斯基砸去。

    看到那呼啸而来的偃月刀,库服卡斯基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身子猛然朝旁边一闪,竟然就这么躲开了雷荒的一刀,而雷荒的一刀却重重的劈在地上,硬是在坚硬的地板上劈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而库服卡斯基却趁此机会,直接一棍扫向雷荒,他的双臂有着万斤之力,这一棍又是全力扫除,就仿佛泰山落下一般,最后重重的砸在雷荒的后背,直接将雷荒整个人砸得趴在地上,绕是他骨头坚硬,此时也被砸的口中鲜血狂喷,后背的骨头也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

    “你……”雷荒心中委屈,心中憋闷,心中无奈,这个家伙一直都和自己硬碰硬,现在竟然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忽然闪开,这算什么?

    “我怎么?这不过是格斗术而已,难道你不知道生死搏斗的时候,武技往往比蛮力更有用么?也只有你这样的白痴,才会只知道用蛮力……”库服卡斯基却是直接打断了雷荒的话语。

    雷荒无语,刚才似乎是他一直都是蛮力狂砸吧?现在他竟然教训自己格斗的时候不要只用蛮力,这算什么?

    可是库服卡斯基根本不给雷荒考虑的机会,手中的铁棍直接就朝雷荒的脑袋砸去,雷荒那巨大的脑袋就仿佛西瓜一般,整个破裂开来,白花花的脑浆和血肉飞溅而出,喷的库服卡斯基一身都是,可是库服卡斯基却浑然不在意的扛起铁棍,朝不远处还在和雷娇缠斗的雷伤吼了一声:“我先上去了,你搞定这娘们后快点来哦!”说完不再一脚踩在雷荒那破碎的脑袋上,溅起阵阵脑浆,直朝高楼的方向奔去。

    雷伤却是苦笑了一番,手中的短刃再次荡开了雷娇的武器,口中很是无奈的说道:“娇儿,你这又是何苦?”

    “雷伤,你不用多说废话,有本事的就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让你前进的!”雷娇却是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武士刀再一次划向了雷伤的脖子,逼得雷伤不得不朝后退去。

    雷伤望了一眼库服卡斯基远去的方向,又看了看眼前这个曾经的好友,嘴角的苦笑忽然消失不见,身子瞬间加速,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雷娇的身前,手中的短刀带起阵阵刀芒,划向了雷娇的脖子。

    雷娇心中大骇,这一刻她才猛然领悟到雷伤的恐怖,身子本能的朝后面退去,而手中的武士刀却本能的朝雷伤的身体划去,可是她的速度却哪里比的上刀光的速度,最后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把短刀划过自己的脖子。

    而这一刻,雷娇的双眸却落在了雷伤的脸庞上,特别是他那悲伤的眼神,在那里,到底包含了多少伤痛?

    刀,停在了雷娇的脖子处,而她手中的武士刀竟然奇迹般的劈在了雷伤的小腹,虽然伤得不深,但依旧有一股殷红的鲜血顺着刀身流淌出来。

    雷娇心中一痛,他知道,若不是雷伤手下留情,自己已经死在了他的刀下,又怎能伤到他呢?

    只是自己真的能够让他离开么?

    “啪!”不等雷娇考虑,雷伤的手刀已经重重的斩在雷娇的后颈,雷娇只感觉神识一阵模糊,隐隐听到雷伤的声音响起:“对不起,娇儿,我必须杀了他!”身子似乎是被雷伤扶着,慢慢的倒在地上,然后雷伤这才慢慢的起身离开,迷迷糊糊之间,望着雷伤那单薄的背影,雷娇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

    天台之上,安晓毅和龙坤的出手及时挽回了叶星辰被围攻的局面,不过两人的身手显然要差些,两人联手,竟然也只能够勉强拦下雷的攻击,不过饶是如此,也给叶星辰换取了足够多的时间。

    手中的血斩带起阵阵寒光,从刚开始被雷动天攻击,到现在和雷动天战个平手,叶星辰正在逐渐的掌握主动。

    这个时候,王小虎在唐业坚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微微做了一番调息,抓起地上的砍刀,再一次扑向了雷,他是势均魔神西怪狂,他是白虎堂堂主王小虎,他的对手,只能够由自己来解决。

    “你们去帮助枫哥!”王小虎身子横行一步,来到雷的身前,横向一刀斩出,劈向了雷,雷不得不举刀抵挡,而安晓毅和龙坤却趁此机会退了出来,连同唐业坚在内,三人就朝局势最惨淡的紫枫奔去。

    此时,紫枫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起码有好几十处,那鲜血更是不断的往外流淌,整个人还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靠着那股强烈的战意,他不能够倒下,自己的兄弟还在战斗,他绝对不能够倒下。

    手中的紫月刀再一次斩出,这一次,他不是进攻,而是防守,防守风那致命的一刀。

    “当……”的一声脆响,紫枫的身体被逼得连连后退,而风却是再一次扑向了紫枫,可是龙坤,唐业坚,安晓毅三人却是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找死……”面对忽然出现的三人,风口中传出一声不屑的冷笑,手中短刃一闪,已经瞬间划过了三人的身体,三股血箭同时飙射出来……

    “小唐小安小龙!”紫枫口中惊呼一声,体内却是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迎上了风,手中的紫月刀带起阵阵紫芒,瞬间划向了风的脖子。

    风心中大骇,他哪里想到紫枫的速度会这么快,当下朝后一仰,好不容易躲开了紫枫的一刀,可是那紫色的刀芒依旧划过了他的烟发,将他那披肩的头发整个削落下来。

    事情还没有到此结束,紫枫身子一闪,已经再一次朝他奔去,手中的紫月刀更是亮起了一道更加刺眼的光芒,那是一种深紫,一种摄人的寒芒,一种让人看一眼就会心碎的紫色刀芒。

    风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他本身的极致,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依旧难以逃离紫色刀芒的笼罩范围,只能够本能的举起手中的短刃挡去。

    “当啷!”一声脆响,风手中的短刃被紫枫一刀斩成了两段,而那紫色的刀芒却顺势划破了他的喉咙,一道殷红的鲜血喷洒而出,在夜空中显得如此的漠落。

    而他的眼中却闪烁着不甘的神色,为何已经摇摇欲坠的紫枫最后会爆发这等强力的威势?为何明明占据上风的自己会忽然被斩杀?这是为何?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夜色的漆烟慢慢的覆盖了他的身体,而一刀斩杀他的紫枫却是扑向了唐业坚三人,可是三人的脖子却都多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止不住的流淌出来,而三人的瞳孔却逐渐的扩散。

    “小唐,小安…小龙……”紫枫哭了,比起刚才的流泪来,这一次是仰天大哭,为了自己一个人,连累了三条人命,绕是已经杀掉了风,他的心中依旧充满了愧疚。

    “枫……枫哥,助……助大哥……一臂之力……”龙坤看着紫枫眼中流出的血泪,说完了这人生最后的一句话,整个人就这么倒了下去,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生命,也不是关心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依萍,而是那个给予自己新生的叶星辰。

    不远处,正在和雷动天火拼的叶星辰两行也溅出了朵朵泪花,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响起了收复三人的场景,那一幕有一幕的场景在脑海中不断的浮动,就仿佛一幅幅油画,如此清晰,却又如此模糊。

    安晓毅,长相斯文,做事乖巧,他这样的人并不适合烟道的杀戮,他这样的人应该坐在办公室中,踏踏实实的工作,可是他却随着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自己本想着带着他们一起走向辉煌,可是这一次,却走向了地狱,是自己害了他么?

    唐业坚,那个身手敏捷的家伙,那个喜欢**别人**,别人洗澡的猥琐小子,那个看上去贼头贼脑却有处处透露着精明的家伙,如今就这么走了,真的走了,走的如此突然,走得如此决裂。

    还有龙坤,这个本可以继承自己一切的全方位人才,这个背负着深爱的男子,这个为爱执着的乡村少年,他的一生,本该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平淡的过完一声,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完全变了个模样,走了,都走了,他们就这么悄悄的走了,走之前都不告诉自己一声。

    自己是个合格的大哥么?若是自己是个合格的大哥又怎能让他们就这般离去?

    “啊……”忽然之间,叶星辰的口中一声大喝,双眼更是变得通红一片,手持血斩,全力就朝雷动天劈去。

    他要灭了雷门,他要杀了雷动天,神挡灭神,佛阻灭佛,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脚步。

    恐怖的气息伴随着绝强的力量,直让血斩划出了一道光芒,狠狠的斩向了雷动天,这一刻的它不再是一把刀,而是一头恶魔,一头自血海之中爬出的恶魔,一头带着**杀意的恶魔,鲜血,是它的饮料,碎肉,是它的食物。

    “当……”的一声,血斩重重的斩在雷动天的战刀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雷动天整个人震飞出去,而口中更是一口鲜血喷出,手中的战刀也因为拿捏不住,整个掉落下来。

    此刻,悲愤之中的紫枫也不顾自己的伤势,手持紫月刀,身影直接跨了出去,随手挽了一个刀花,带起阵阵流光,就朝雷动天的脑袋斩去。

    雷动天大骇,手中没有武器的他只能够全力朝一旁翻滚,不过他那几十岁的身子却极其敏捷,硬是避开了紫枫的一刀,只不过划破外面的衣服而已,可是这个时候,暴怒之中的叶星辰却是忽然将血斩扔到了一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十把飞刀,口中大喝一声,双手一抖,十把飞刀划出十道极其刺眼的光芒直朝雷动天射去。

    雷动天再一次朝一旁躲避,他的速度极快,根本不像一个老人,可是如此之快的速度依旧被叶星辰的飞刀刺中,一把插在了他的左肩,一把划破了他的腰间。

    “哼!”雷动天的口中传出一声闷哼,身子连续好几个翻滚,这才站起来,可是依旧彻底陷入疯狂的叶星辰又是十几把飞刀扔出去,无数道光芒闪动,雷动天哪里还敢硬抗,转身就朝后面奔去,刚好来到了阳台边上,一个翻身,已经跃出了阳台,一把抓住阳台的护栏,身子就朝楼下而去。

    “想走,哪里那么容易!”叶星辰口中大喝,身子也是瞬间就朝阳台奔去,而一旁的紫枫,却是转身就朝楼下奔去,他的身体受了重伤,可经不起那种高空飞跃。

    可是当叶星辰刚刚赶到阳台,正要翻身下去的时候,却忽然见到一抹诡异的刀光自下方朝上斩来,当下心中大骇,赶紧朝一旁闪去,可是那一道刀芒却在他那邪异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而雷动天的身影,却已经顺着护栏,朝楼下溜去。

    “你让老子破……相……了……”叶星辰一把摸到脸上的湿湿的感觉,整张脸瞬间变色,口中发出一阵咆哮,身子一个跳跃,就这么朝雷动天追去……

    天台之上,云,雷,电三人见到风竟然被紫枫一刀所杀,心中皆是一阵大怒,身影同时一阵闪烁,疯狂的就朝自己的对手扑去。

    “死!”王小虎也是打出了火气,刚才还帮助自己的唐业坚现在就成为了冰冷的尸体,加上心中那股莫名的伤痛,让他整个人也彻底的陷入了狂怒之中。

    手中的战刀直接就朝雷斩去,雷刚刚抵挡住第一刀,王小虎的第二刀已经再次来到了他的头顶,只能够继续举刀抵挡。可是王小虎却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不断的挥动手中的战刀,一刀又是一刀,连续不断的刀芒在夜空中闪烁,绕是以雷的战力,此时也感觉双臂一阵发麻。

    这个时候,罗隐,林翱翔也逐渐掌握了主动,特别是林翱翔,手中的双截棍和电手中的长棍都不知道去了哪儿,而他的拳脚功夫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一击跆拳道的膝顶顶出,逼得电不得不朝后退去,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一记咏春拳法已经挥出,接着还没有砸到电,又变成了少林长拳,绕是电身影极快,一时之间也被林翱翔弄得眼花缭乱,一不小心被林翱翔的一记盘龙腿扫中,身子直接的倒飞出去。

    “退!”此时,雷动天的身影早已经不知道了去向,电被击飞之后,口中直接喝道。

    当下,正被罗隐和王小虎击得连连后退的云和雷同时大喝一声,全力抵抗,身影就朝后方急退,很快也顺着楼层的护栏朝楼下奔去,王小虎,罗隐,林翱翔哪里肯放过,一个个就朝他们三人追去,很快,偌大的天台之上就剩下正在搏杀的冰冰和暗了,当然,还有四具冰凉的身体。

    这个时候,冰冰手中的薄刃正刺向暗的心口,暗的嘴角一丝冷笑,身子微微朝左一偏,躲开了冰冰这极快的一刺,接着手中的短刃就朝冰冰的身体划去,冰冰赶紧朝后一退,可是身上的那件烟色的紧身服却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里面的裹胸也随之破裂,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煞是诱人。

    “哈哈,小丫头,你这发育的不错嘛,只要你马上投降,供我玩乐一番,我一定大发慈悲的放过你怎么样?”一看到冰冰露出了大半雪白的肌肤,暗的眼中射出了两道色咪咪的光芒。

    “你去死吧!”冰冰却是根本不理会那裸露出来的肌肤,口中一声娇喝,身影再一次朝暗杀去,手中的薄刃,泛起了一道隐晦的烟色光芒。

    暗却是根本不予理会,单手握刀,迎向了冰冰,另一只手,却朝冰冰的肩膀抓去,冰冰嘴角一丝冷笑,忽然单手一弹,那把薄刃发出嗡的一声响动,竟然忽然变向,瞬间划破了暗的手臂,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你找死!”火辣辣的疼痛让暗彻底的暴怒了,手中的短刃狠狠的斩向冰冰的脖子,冰冰却第一时间举起手中的薄刃挡去。

    “当啷!”一声脆响,冰冰手中的薄刃被暗直接震飞出去,而暗手中的武器也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冰冰口中一声娇喝,身子忽然一个后空翻,狠狠的一脚踹在暗的手腕上,也将他的武器踹飞,而她的身体却稳稳的落在地上。

    这个时候,暗的口中发出一声怒吼,烟色的身影再一次扑向了冰冰,速度比之刚才还要快速,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冰冰的身前,狠狠的一拳就朝冰冰的脸庞砸去,冰冰刚刚朝左一闪,躲开了这一拳,还来不及发起反攻,就感受到自己的小腹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暗的一脚已经重重的踹在自己的小腹上,而自己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最后重重的落在天台的地板上,整个背部一阵剧痛,喉咙处更是一阵发热,一道鲜血就这么喷洒出来。

    “呵呵,我说了,小丫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好好的束手就擒,享受老夫的金枪吧!”暗一脚踹飞了冰冰,脸上挂着**的笑容,身体一步一步的走向冰冰,充满了写意的神情。

    冰冰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口捂住自己的心口,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两眼忽然闪过一阵寒芒,身子瞬间化为一道残影,再一次扑向了暗。

    “怎么?还想反抗么?难道你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么?既然你执意要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话音落下的瞬间,暗忽然伸出双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叩响了冰冰的喉咙,恍惚间,暗觉得自己已经扣住了冰冰,可是手上传来的感觉却让他一阵模糊,这个时候,冰冰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冰冷的声音自她的口中传出。

    “暗影门,从此不再存在!”话音刚刚落下,一只金钗已经直接刺进了暗的后心,一道血箭狂飙而出,喷得冰冰一身都是,可是她却忽然不在意,不等暗转身,已经一把抽出金钗,插进了他的脖子之中。

    暗,愣住了,他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那虚无的夜空,里面充满着太多的不甘,自己这又是何苦?若是自己不是想着占有她的话,而是全力逃走的话,她能够拦得下自己么?想到那个迷人的山岛百合,想到了组织所许下的封赏如今都将远离自己而去,暗的心里就是一阵悲哀,他不想死,可是他的意识却就这么慢慢的模糊,身体也慢慢的倒了下来,一双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

    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暗,冰冰忽然跪倒在地,朝着东面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口中喃喃说道:“姐姐,爷爷,各位叔叔伯伯,冰冰不孝,现在才能够为你们报仇,望你们能够安息!”

    额头直接磕破,一道鲜血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可是冰冰却浑然不在意一般的站起身来,就朝楼下奔去,那里,还有一个对她生命最为重要的男人需要她的帮助……

    雷动天逃出了数百米之后,猛然看到身材高大的库夫卡斯基迈着大步走了过来,当下赶紧朝另一边逃去。

    此时,整座庄园的战斗基本已经结束,残酷的战斗让所有还活着的人员都没有力气再重新站起来,那种体力的透支让他们甚至连睁开下眼睛都办不到,哪怕听到了脚步声响起,也根本没办法回应一声。

    雷动天就这么一路狂奔,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雷门成员和那些还在挣扎的星曜会成员,口中冷冷哼了一声,却不再理会他们,只是不停的朝前跑去。

    “雷动天,到了现在你还想跑么?”这个时候,一阵冰冷的声音却从他的前面响起,雷动天的身子猛然一顿,抬眼望向了前方,就见到一名满眼充满忧伤的男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雷伤,你竟然还敢出现?”看到来人,雷动天的口中传出一声冷哼。

    “为什么我不敢?雷动天,今日我是来为芸儿报仇的!”雷伤却是满脸愤怒的望着雷动天,眼中的忧伤很快被愤怒的火焰所燃烧。

    “芸儿?芸儿的死与……”雷动天还要解释,却直接被雷伤打断。

    “你不用解释什么,所有的真相我都知道了,雷动天,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禽兽!”雷伤语气冰冷,充满了愤怒。

    “看来你似乎都明白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雷动天冷哼了一声,眼中一道杀机绽放,身影瞬间扑向了雷伤。

    雷伤赶紧以手中的短刃朝雷伤刺去,雷伤的嘴角却是一阵冷笑,身子一闪,一记手刀直接砍向了雷伤的手腕,在雷伤完全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将他手中的短刃砍掉,接着狠狠的一脚踹向雷伤的小腹。雷伤赶紧朝左一片,躲开了这一脚,反手一拳就朝雷动天砸去。

    雷动天也不硬抗,脑袋微微一偏,化拳为掌,一把扣住雷伤的一拳,然后又是一记膝顶顶出,狠狠的顶在雷伤的小腹,差点直接将雷伤肝脏顶碎。

    接着就见到雷动天再次挥出一拳,狠狠的砸在雷伤的脸部,直接将雷伤整个人砸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口中一口鲜血喷出。

    “雷伤,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而已,难道你认为你会是我的对手么?”雷动天口中露出不屑的笑容。

    “雷老贼,你他妈的要是真的这么强,为什么就只知道跑呢?”这个时候,却传来了叶星辰的声音,雷动天神情一变,怎么追得这么快?

    一手捂住自己的脸庞叶星辰慢悠悠的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疼痛让他整个人几乎彻底的暴怒,一直以来,他的身上虽然布满了伤疤,可是那代表一个男人的荣耀,可如今,自己那俊秀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道不浅不深的疤痕,这等于是毁容了,怎不叫他愤怒?这让他以后还怎么见人?当然,以现在的科技技术,一条浅浅的疤痕很容易完全复原,可是这对他来说的确是最为巨大的耻辱,就仿佛挨了别人一耳光一样。

    在叶星辰的身后,是一手捂住自己小腹的紫枫和身材高大的库夫卡斯基,两人的脸上也充满了杀气。

    看到叶星辰等人这么走了过来,雷动天心中出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可是这个时候,雷伤也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拦住了他的去路,一时之间,他哪里还能够逃离的开。

    “看来今日老夫很可能会死在这里了?”雷动天看着几人走了过来,很快镇定下来。

    “老子今日不仅要你死,而且还要你先尝试生不如死!”叶星辰很是愤怒的咆哮着,身子已经直接冲了出去,整个人就仿佛一头出笼的怪兽。

    看到疾驰而来的叶星辰,雷动天脸上再没有其他任何的神色,作为掌管雷门几十年的枭雄人物,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莫说他叶星辰等人不会放过他,就算叶星辰等人真的会放过他,他也做不出求饶这样的事情来。

    急速奔去的身影迎上了叶星辰,就这么狠狠的一拳就朝叶星辰砸去,叶星辰嘴角一丝冷哼,全身的力气聚集在右拳之上,狠狠的砸响雷动天的拳头。

    没有传来想象之中的轰隆之声,更没有传来任何的惨叫,反而听到了叶星辰口中的闷哼,定眼望去,就见到雷动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化拳为掌,一把扣住了叶星辰的手腕,完全卸去了他这一拳的力道,更是反手一拧,要不是叶星辰反应够快,可能整只手臂已经被拧断。

    饶是如此,叶星辰也感觉自己的手腕一阵剧痛,当下狠狠的一脚就朝雷动天踹去,雷动天不敢硬抗,只能够朝一旁闪去,这个时候,库夫卡斯基的身影也赶了上来,狠狠的一拳就朝雷动天的脑袋砸去,那巨大的拳头就仿佛一颗炮弹,直射而出。

    雷动天大骇,面对这拥有着上万斤的力量,他哪里敢硬挡,身子继续朝一旁闪去,可这一闪,却也彻底的失去了平衡。

    这个时候,紫枫的身影也赶了上来,手中亮起了一道紫色的刀芒,那是一抹让人心醉的紫芒,就这么忽然划破夜空,斩向了雷动天。

    雷动天全身一阵僵硬,面对那呼啸而来的刀芒,他只能够聚集起全身的力气就朝一边躲去,可是他的速度哪里有这么快,整个后背直接被紫枫的一刀划出了一道潺长长的口子,鲜血顺着伤口就这么流淌出来,这个时候,叶星辰,雷伤同时出拳,两个拳头几乎是同一时间砸在了雷动天的左肩和右肩,只听到咔嚓的声音,那似乎是手臂脱臼的声音,而雷动天的身子更是直接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却哪里还爬的起来。

    “雷动天,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叶星辰冷冷的说完这一句,身子就朝雷动天奔去,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透亮的小刀,他要让雷动天生不如死……

    “休得伤我帮主!”就在叶星辰要靠近雷动天的时候,风云雷电除了被紫枫所杀的风外,其他的三人同时赶了过来,直接拦在了叶星辰的身前。

    “找死!”叶星辰冷哼了一声,身子继续朝前冲去,而库夫卡斯基,紫枫,雷伤三人的身影也同时朝前扑去,他们要第一时间击杀这三人。

    面对疾驰而来的紫枫等人,云,雷,电三人眼中闪过前所未有的战意,就这么直接扑向了叶星辰四人,他们的眼中已经有了对死亡的觉悟。

    紫枫的紫月刀直接迎上了云手中的短刃,而雷伤和库夫卡斯基却是迎上了电和雷伤,至于叶星辰,却是从三人的之中穿了出去,继续朝雷动天奔去。

    紫月刀和云手中的短刃清脆的交叉在一起,溅起阵阵火花,两人的身体同时弹开,而当雷的拳头迎上库夫卡斯基的巨大拳头的时候,雷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力量的体现?当场,他就感觉自己的整个右拳破裂开来,那种骨裂传来的剧痛险些让他晕厥了过去,一股恐怖的力量更是涌进他的右臂,直接将他的整只手臂砸飞出去。

    白骨森森,鲜血飞散,雷的口中只传来一声闷哼的声音,身子却也连连后退,脸色瞬间苍白一片。

    而一旁,雷伤虽然一拳砸在电的身上,可是整个人却被电一脚踹飞,心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喉咙处又是一股燥热,一口鲜血不要钱的喷了出去。

    电一击得手,转身就朝叶星辰追去,可是库夫卡斯基却再一次拦住了他。

    “小心,这家伙力气极大,可不要和他硬碰!”雷一手捂住自己那只几乎支离破碎的手臂,来到了电的身边,很是谨慎的说道。

    “我知道!”电轻轻的点了点头,身影化为了一道残影,扑向了库夫卡斯基,库夫卡斯基嘴角一阵狞笑,挥拳就朝那道残影砸去。

    “嗖!”一拳砸中,而电的一脚却是踹在了库夫卡斯基的小腹,可是库夫卡斯基却仿佛没事人一般,又是猛地一拳砸了过来,吓得电急速朝后退去,这个时候,一旁已经变成独臂大侠的雷却是猛然大喝一声,身子再一次朝库夫卡斯基冲来,狠狠的一脚踹向库夫卡斯基的下体。

    库夫卡斯基巨大的身子一闪,刚刚躲开雷的这一记撩阴脚,电的身子已经横空飞起,狠狠的一脚踹在库夫卡斯基的脸上,竟然将库夫卡斯基踹得差点摔倒在地,嘴角更是吐出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液。

    怒,极度的愤怒,除了上次被叶星辰击伤外,这么久以来,只要是赤手空拳的搏斗,库夫卡斯基还从来没有被人击伤的时候,此刻竟然被人打中脸蛋,这可是往他的脸上扇耳光啊,口中一声咆哮,愤怒的库夫卡斯基全力就朝受伤的雷冲去,他决定,先将这几乎失去战力的男子彻底的击杀,在慢慢的折磨踹他脸蛋的电。

    这个时候,叶星辰已经来到了雷动天的身前,而雷动天也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硬是靠着极强的意志力,自己接好了自己那脱臼的手臂,一双老目盯着叶星辰,眼神充满着平静。

    “青出于蓝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呵呵,没想到老夫真的老了,老到了连一个小毛孩也对付不了的地步,只是叶星辰,你认为你真的能够杀掉我么?”雷动天口中喃喃叹息了一声,语气之中却有着一种枭雄没落的感觉。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他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一阵剧烈的脚步声,而外面也传来了阵阵喊杀声,很快,十名浑身带血的男子带着一群同样浑身是血的小弟从另一旁的道路上穿了出来,一个个来到了雷动天的背后,冷眼的望着叶星辰等人。

    “怎么?就剩下你们十个人了么?”雷动天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威风凛凛的十八天卫如今就剩下十个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知道,星曜会的几大高手几乎都在这里,剩下的都是一群小喽罗,那些小喽罗又怎么可能杀掉十八名天卫呢?

    看到重新出现的十名男子,叶星辰心中已经了然,对于刚才的那股莫名的疼痛更是有着直接的觉悟,赵漠真的已经去了,这个一起长大的兄弟,他真的已经去了。

    而这些人,应该是攻下星曜会的地盘后返回来的吧,不过这里只剩下十人,欧阳他们应该不会有事吧?

    “难不成你还想多少人呢?能够回来十人,已经是我们大发慈悲了?”叶星辰刚刚想到欧阳俊,就听到了陈小龙的声音响起,接着就见到陈小龙,欧阳俊带着一干人等走了进来,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肃杀之意,这是雷门与星曜会最后的决战。

    看到陈小龙身后的一干小弟,看着一身白衣的欧阳俊,雷动天笑了,他笑得很开心,笑得很得意,笑得很狂妄,似乎这一切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叶星辰也笑了,比起雷动天的笑容来,他的笑容中更多了一份狂邪,那是一种渺视一切的狂妄笑容。

    这个时候,林翱翔,罗隐,王小虎,以及冰冰也一个个赶到,他们成一个半圆将雷门的成员围在了一起,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冷冽的神情,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对与生死的渺视。

    这是最后的一战,这是星曜会与雷门最后的一战,每一个人都可能会死,但他们的眼中没有后悔,没有怯弱,没有任何的畏惧。

    叶星辰一马当先,紫枫,王小虎,陈小龙,欧阳俊,林翱翔,罗隐,冰冰,库夫卡斯基,雷伤分立身后,直直的面对着雷动天等人。

    “玉龙杀神星辰落,紫威魔泣玉龙疯,势均魔神西怪狂,南文曲星小龙君,北斗武曲欧阳将,武傲八面翔九天,星罗迷步临天下,天煞星吼,星曜男儿战四方,取天下。星曜升,群魔灭,星曜起,众妖泣,横刀向天问,执剑震九州……”

    一曲战歌,迎风飘荡……

    此刻,两方的人马都已经暂时的停了下来,雷动天一人在前面,接着断了一条手臂的雷,云,电,以及十名天卫全部站在他的身后,跟在天卫后面的那群人也是一个个的冷眼的望着叶星辰一方。

    似乎是感受到星曜会众人的强烈战意,这群人体内也爆发出强烈的战意,他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够在这里打下一片天地,他们一路高进,他们一路挑战各种势力,如今,他们将是这里最强的势力对抗,一旦胜利,他们将成为绝无仅有的王者之师,他们将以静海市为中心,逐步控制整个大陆的烟道,那时,他们所拥有的权力和势力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大。

    但一旦他们失败了,这么多年来的奋斗,这么多日日月月的艰苦奋斗,将化为画饼,这是谁都难以接受的。所以,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誓死不归的觉悟。

    “呵呵,真没想到,我们之间的决斗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展开,哎,这种感觉好好,让我似乎回到了当初年轻的时候!”雷动天看了看如今的阵势,嘴里淡淡说道。

    “你想要回到年轻的时候很简单,今日我送你去趟地府,二十年后,你就年轻了!”叶星辰嘴角浮现出淡淡冷笑,脸上的那一抹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不过那传来的阵阵刺痛依旧让他心中极其恼火,特别是龙坤三人,赵漠等人的离去,更让他的心彻底的冰冷,对于雷动天的杀意,已经达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呵呵,只怕你没那个本事!”雷动天却是笑了笑,不管怎么说,如今在人数上,他还是占据着上风,而且叶星辰等人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最后的胜利属于谁,还不一定呢?

    “那就少说废话,杀!”叶星辰忽然大喝一声,身影就朝雷动天奔去,而他身后的紫枫,欧阳俊,王小虎,林翱翔,罗隐,冰冰,库夫卡斯基,雷伤,甚至连武技一般的陈小龙也同时大喝一声,直接奔向了雷动天等人。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几十名星曜会的小弟也分别朝十大天卫所带领的雷门成员扑去,这是最后的决战,只有站到最后的人才能够掌控一切。

    夜空在这一刻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就连那一直躲与夜空的月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只不过原本散发着银色光芒的它这一刻却射出妖异的血色光芒。

    叶星辰的身影瞬间就扑到了雷动天的身前,雷动天单手从一名天卫的手中夺过一把战刀,也就这么迎向了叶星辰,而他的身后,除了重伤的雷,电和云也是同时迈出,就朝叶星辰杀去。

    紫枫的身影第一时间赶到了叶星辰身边,手中的紫月刀一闪,又是一记极其刺眼的紫芒闪过,云的小腹已经多了一道长长的血口,而罗隐的身影也随后冲了过来,手中的风寒剑用力一抖,抖出了道道剑花,直接刺进了云的心口,只见到一道血箭飙射出来,不过随后赶来的天卫之中的雷血和雷狂却同时一拳砸在紫枫和罗隐的身体上,当场就把两人砸飞出去。

    罗隐还要好一点,受伤并不严重,可紫枫本身就受了极重的伤势,一直追到这里也是靠着坚强的意志,此时又受到这么一记重击,哪里还能够支持,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疯少!”叶星辰口中一声惊呼,手中的小刀直接迎上了雷动天的战刀,身子朝前横跨一步,一记旋踢踹向雷狂,雷狂退,而一旁的雷血却是朝前迈出一步,狠狠的一拳就朝叶星辰砸去,欧阳俊的身影此刻出现在叶星辰身边,他也不用武器,就这么一拳砸响雷血,逼得雷血不得不朝后退去。

    冰冰,库夫卡斯基,王小虎,林翱翔,陈小龙也全部冲了上来,他们身后的一干星曜会的小弟也同时朝对方扑去,杀戮在继续。

    砍刀砍在对方的身上,溅起朵朵血花,而对方的武器也刺进了自己的身体,带起片片碎肉,一场肉末横飞的场景。

    刀丢掉了,用拳头砸,手臂被砸碎了,用脚踢,双脚被废了,用牙齿咬,整个现场只剩下最为本能的杀戮,那是一种忘记一切的杀戮,心中无杀,却杀机正浓。

    其中最为粗暴的就是库夫卡斯基,他的身上已经多了好几道长长的刀痕,那是被人群攻而留下的伤口,鲜血顺着身子流淌下来,不过他却浑然不在意,整个人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拼命的冲向雷门的人。

    这时,一名雷门的普通小弟拦在了库夫卡斯基的身前,手中紧握着一把战刀的他捍卫不死的扑向了库夫卡斯基,却被库夫卡斯基一把扣住手腕,就这么用力一拧,巨大的力道让那名男子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手腕处传来一阵巨大的骨裂声,而他的口中更是传来了一声痛苦的惨叫。

    库夫卡斯基又是全力一拳砸出,狠狠的砸在男子的鼻梁骨上,巨大的力道当场就让整个鼻子凹陷下去,甚至连脸部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男子的惨叫声随之而止,他的身体就这么倒飞出去,脑袋却是一阵破裂,就仿佛西瓜被人敲了一个大洞一般。

    “吼!”一声大吼,库夫卡斯基又是一步跨出,一把抓住了另一边男子的肩膀,将他整个举了起来,然后就像摔鸡蛋一般直接朝一块尖尖的大石头砸去。

    “哧!”的一声,在男子绝望的惨叫声中,他的身体和那块大石头亲密的撞击在一起,那尖锐的石块直接刺穿了他的心口,鲜红的血液喷得整个石头都是。

    库夫卡斯基的暴行彻底的激起了所有人体内那最为原始的热血,一个个都发疯一般,再一次冲向了对方。

    此刻,就有三四名雷门的成员,捍卫不死的提着砍刀和铁棍朝库夫卡斯基冲来,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到库夫卡斯基的身前,已经被几名星曜会的成员拦在了前面,又是一番激烈的厮杀……

    “哼……”这个时候,罗隐口中忽然传来一阵闷哼的声音,接着就见到他的身影被人重重的踹飞出去,而他的口中却是吐出了一道长长血流。

    “罗隐……”就在罗隐身边的林翱翔口中一声惊呼,身子已经朝罗隐扑去,可是他身后的雷云却是一掌劈出,狠狠的劈在他的后心,直接将他劈飞出去,口中依旧一口鲜血狂喷。

    两人就这么重重的落在地上,雷门天卫中的雷云,和雷阳以及雷凤的身子再一次朝林翱翔和罗隐而去,他们要趁此机会将其彻底的斩杀,可是库夫卡斯基和陈小龙的身影却同时拦在了他们的身前。

    陈小龙的身手不是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可是他的眼中却没有半点退缩之意,身后是他的兄弟,哪怕是死,也绝对不能够退后一步。

    “杀!”雷阳,雷云,雷凤三人口中同时传出一声大喝,三条身影同时朝陈小龙和库夫卡斯基奔去。

    雷阳和雷云对上了库夫卡斯基,靠着极快的速度,他们硬是打得库夫卡斯基无法还手,而另一名雷凤却是朝陈小龙扑去,直接一脚就朝陈小龙的心口踹去。

    陈小龙冷哼一声,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一击,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动作,雷凤已经狠狠的一拳砸在他的心口之上,顿时就将他整个人砸飞出去,心口更是一阵沉闷,险些直接晕了过去。

    一击得手,雷凤的身体继续朝前扑去,可是林翱翔和罗隐也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们都经历了太久的战斗,此时早已经精辟历尽,加上身上的伤势,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可是他们心里却明白,现在绝对不能够倒下,对方还有那么多高手在,他们不能够将压力都交给叶星辰和欧阳俊。

    什么叫做兄弟,兄弟是一起奋斗,一起拼搏,一起承担的伙伴,哪怕最后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他们的心中也没有半点的退缩。

    林翱翔一拳迎上了雷凤的心口,而罗隐却化拳为掌扣向了雷凤的手腕,雷凤却是冷哼一声,靠着体力上的优势,瞬间朝左一闪,躲开了林翱翔的一拳,也顺势躲开了罗隐的一抓,接着又是一脚踹出,重重的踹在罗隐的心口,再一次将罗隐踹飞出去。

    “罗隐……”林翱翔怒,可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脑袋也是一阵炫目,努力的朝雷凤扑去,却忽然被雷凤扣住双腕,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自己的手腕似乎就要被捏碎一般。

    忽然间,林翱翔感觉一直扣住自己手腕的铁抓一松,不由的抬头望去,就见到雷凤的眼中充满了不甘,他的心口多了一块尖尖的玻璃,而他的身后,正站着满脸狞笑的陈小龙。

    “**的,我还以为你是金刚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嘛!”陈小龙口中直骂,右手却被玻璃划破,鲜血呼啦啦的往外直流,可是他却浑然不在意一般。

    这个时候,雷动天身边的风云雷电全部毙命,而十名赶来的天卫也剩下六人,其中库夫卡斯基缠住了两人,另外四人和雷动天一起将叶星辰,欧阳俊,王小虎,冰冰,雷伤五人围住,看了看现场的情况,陈小龙,罗隐相互对望了一眼,眼中皆是一阵放心,接着整个身体同时倒了下去,两眼一翻,已经直接晕了过去,他们实在是太累,他们已经无力再做些什么。

    这一边,雷伤的伤势也极其严重,忽然一个不慎,被雷狂一脚踹中心口,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却再也爬不起来,一击得手的雷狂不再理会雷伤,全力就朝叶星辰冲去,他们都明白,只有杀掉叶星辰,才能够获取最后的胜利。

    叶星辰手中的小刀和雷动天手中的战刀都已经掉落,他一拳又一拳的砸响雷动天,失去武器的雷动天哪里能够抵挡,只能够不断的朝后退去,要不是刚才电临死之前刺中叶星辰一刀,很可能雷动天早已经落败。

    可此时,雷动天也早精疲力尽,他的心里已经产生了退缩之意,这个时候,正好雷狂冲了过来,直接一拳就朝叶星辰的后心砸去,正准备全力攻击雷动天的叶星辰不得不朝旁闪去,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再经不起任何的打击。

    而雷动天却趁此机会,一个转身就朝烟夜中逃去,体力上的那种无力的感觉让他心中的战意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股雄霸天下的信心也被消磨的干干净净,此时见有机会逃走,哪里还会停留,什么雷门,什么天下,此时都和他再没有半点关系,此时,他就像一个行将入木的老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想死。

    “叶星辰,你去追那个老贼,绝对不能够让他逃走!”欧阳俊却是大喝一声,身子一闪,已经追了过来,连续挥出拳头,就朝雷狂的后心砸去,一拳,两拳,三拳……七拳……欧阳俊自创的北斗七拳狠狠的砸向雷狂,逼得雷狂不得不朝后击退,最后还被一拳砸中,整个倒飞出去。

    而叶星辰的身子,却是唰的一声,就朝雷动天逃去的方向追去。

    “冰冰,你也去!”另一边,王小虎一声大喝,不顾雷战挥来的一拳,全力就朝正和冰冰撕斗的雷雨砸去。

    雷战的一拳轰在王小虎的后背,可雷雨却也不得不朝一旁闪去,而冰冰就是趁此机会,身子一个忽闪,隐没与夜色之中,直接朝叶星辰奔去的方向赶去。

    雷雨想要追击,可是王小虎却不顾自身的痛楚,直接拦在了他的身前,也是这么一拳就朝雷雨砸去,而雷战的口中,却是大喝一声,再一次紧握拳头,就朝王小虎砸来。

    恐怖的拳头发出呼呼的风声,就仿佛一块铁球一般,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力来到了王小虎的身前,可是一抹妖异的紫色刀芒却再一次亮起,在那无尽的夜色之中,是如此的美丽,美丽的让人心醉……

    原本早已经重伤昏迷的紫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了过来,手中的紫月刀更是瞬间出现在了雷战的脖子。

    雷战心中大惊,面对这无法躲避的一刀,他猛然收回了自己攻向王小虎的拳头,狠狠的砸响紫枫。

    “哧!”的一声,一道血箭自雷战的脖子中射出,而雷战的一拳却再一次砸在了紫枫的心口,紫枫的身上本就有已经伤势惨重,这一拳再一次将他心口的一道伤口撕裂,身子倒飞出去的同时,心口的伤口也崩裂出一道血花,染红了这无尽的夜空。

    “枫哥!”王小虎眼见紫枫为了救自己而再次被击飞,心中一阵剧痛,口中惊呼一声,眼角蹦出两滴血泪,整个人发疯一般的扑向接踵而来的雷雨。

    雷雨的一拳已经砸到了王小虎的脑袋上,可是王小虎却是偏都没有偏一下脑袋,整个人扑到了雷雨的身上,一手扣住雷雨的脖子,一拳狠狠的砸响他的脸上,直接将其左眼砸成了熊猫,接着又是全力的一拳挥出,轰在了雷雨的下巴,隐隐听到骨裂的声音传来。

    雷雨硬是哼都没有哼一声,整个人就朝后面倒去,可是王小虎却并没有就此放过来,猛然松开双手,一把抱住雷雨的脑袋,就这么用力一拧,咔嚓一声脆响,雷雨的脑袋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整个垂落下来,一双眼睛却长得大大的。

    “枫哥……”王小虎一举击杀了雷雨,整个人扑向了紫枫,却看到紫枫身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流血,他身上的衣裳也早被鲜血浸湿,整个人摇摇欲坠,气息也越来越弱。

    “七哥,先送枫哥去医院……”不远处,传来了欧阳俊的呼声,和罗隐等人不同,紫枫不仅体力完全透支,这身上的伤势也是最为严重的,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靠着那极强的意志,若是再不治疗,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王小虎二话不说,一把扶起紫枫就要朝外面奔去,可是又有几名雷门的小弟挣扎着站了起来,就朝王小虎扑来。

    这个时候,连续斩杀两名天卫的库夫卡斯基奔了过来,他的小腹,胸口,左肩,后背,全是刀痕,鲜血更是顺着他那极富线条的肌肉流淌下来,可是他依旧浑然不在意,整个人直接扑向了这几名还敢站起来的雷门子弟。

    一看到库夫卡斯基那高大的身影扑过来,这几名雷门弟子眼中充满了畏惧之色,他们可是清楚的明白天卫的实力,可是两名天卫联手都干不过库夫卡斯基,又何况他们呢?当下,这些雷门子弟再也不敢朝王小虎扑去,一个个转身就朝外面逃去。

    库夫卡斯基还想追击,却被王小虎叫住:“老库,那边,雷伤的伤势也很严重,我担心他支持不了!”

    库夫卡斯基一愣,这才转身就朝雷伤奔去。而这个时候,罗隐,林翱翔,陈小龙等人也一个个醒转过来,体力完全透支,又受了点小伤的他们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一个个也是眼神充满了疲惫。

    库夫卡斯基扛着昏迷不醒的雷伤和王小虎一起朝外面奔去,而罗隐三人却是打算朝前去帮助欧阳俊解决两人,可是当他们看到三人之间的打斗之后,却是整个人愣在那里。

    此时,雷狂和雷夜联手对付欧阳俊,却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反而被欧阳俊压得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势,毫无还手之力。

    特别是雷狂,欧阳俊的进攻全部的落在了他的身上,硬是砸得他只能够本能的抬手格挡,可是依旧有多处被欧阳俊砸中。

    而一旁的雷夜,虽然不断的想要帮助雷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攻击要么被欧阳俊轻而易举的化解,要么就被欧阳俊从容的躲过,到了现在,依旧没有在欧阳俊的身上留下一点伤痕。

    “操,这家伙什么时候实力提高的这么快?”望着打斗之中的欧阳俊,陈小龙口中暗暗骂出了一句。

    “看来我们可以不用上前了!”罗隐也是极其纳闷的说了一句。

    “啪啦!”林翱翔更是干脆,直接坐倒在地,慢慢的调息着,刚才他可是被砸中了好几次心口,此时呼吸还有些困难呢。

    忽然间,欧阳俊一个躲闪,避开了雷夜的一拳,然后身子微微左侧,一拳就朝雷狂砸去,雷狂已经被欧阳俊打怕,整个人就朝后退去,而雷夜却再一次朝欧阳俊挥拳,这一次,他的速度比起前几次来更快,他相信,欧阳俊根本难以躲开,就算他能够顺利的躲开,自己也有后一招直接击中他。

    可是,欧阳俊却没有躲闪,反而转过身子,直接面向雷夜,不再理会倒退之中的雷狂,直接就朝雷夜扑来,他的右手,更是轻轻一翻,匕首“无锋!”已经出现在手中,直接就朝雷夜刺去。

    雷夜心中大惊,他这才想到激战到这么久,欧阳俊竟然一直没有使用武器,当下赶紧收回拳头,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一道白芒闪过,“无锋”直接将雷夜的拳面削掉,露出了森森白骨,而雷夜的口中更是传出一声痛呼。

    欧阳俊趁此机会,一步跨出,已经来到了雷夜的身前,无锋直接插进了雷夜的心口,一道血箭飙射出来,染红了他那套白色的衣裳,显得如此的炫目。

    雷夜的瞳孔逐渐的收缩,那里充满了不甘,直到死亡的这一刻,他才猛然明白,欧阳俊的重心一直在自己的身上。

    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杀,雷狂在没有半点战意,当下转身就朝后面逃去,可是欧阳俊哪里肯答应,一把抽出雷夜心口的匕首,单手用力一掷,空气之中发出“嗖!”的响动,无锋直接插进了雷狂的后心。

    “啊!”雷狂口中传出这么一声,整个人就朝前面倒去,再没有半点生机……陈小龙,罗隐,林翱翔脸上又是一阵惊愣,这混蛋什么时候变得这等厉害?雷狂和雷夜虽然身手不及风云雷电四人,但两人联手也不可小觑啊,可怎么就被欧阳俊这么轻易的解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