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八百八十四章 死亡来临35
    第八百八十四章  死亡来临

    叶星辰看了看赵雅倩,见她没什么可说的,当下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赵漠等人的葬礼,还需要他来主持。

    而在静海市铜锣湾的那座别墅外面,一身白色休闲服的万朝龙没有像往常一样对那些未成年少女进行侵犯,而是坐在一张巨大的红木椅上,悠哉游哉的品尝着一杯极品龙井,而他的管家正站在他的背后,为他讲述着今天在闪耀之星门口所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叶星辰竟然如此强势,看来我们的确小看了他,老王这一次一定吃了很大的亏吧,告诉他,我们万家不会忘记他的,只要事成,他想要的位置一定双手奉上,另外,再选几名美女,给他送过去,一个人从京都赶到这里,也够辛苦的,可要好好放松放松才行呢!”听完了老管家的讲述,万朝龙口中淡淡说着。

    “我知道了,少爷,只是如今我们该怎么做?”老管家点了点头,依旧恭敬的问道。

    “呵呵,既然叶星辰敢当街杀人,那就让这场戏继续演绎下去吧,老王不是人员不够么?那就多派点人手给他,静海市的警察和军队不可靠,那就从我们的人马中调派一队出来,还有那个叫高正飞的小家伙,其实也不错嘛,敢于向烟社会势力挑战,这等勇气可要好好表彰表彰,这些你都去做吧,反正我们也不一定真要干掉他,只要能够等到五一结束,谈判成功后,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呢?”万朝龙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似乎一切都那般的微不足道一般。

    “我明白了,少爷,我这就去安排!”管家恭敬的朝万朝龙行了一礼,慢慢的退了下去,只留下万朝龙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望着天空,数着那一朵朵雪白的云朵慢慢的飘过。

    风,拂过,吹起了万朝龙的一缕烟发,露出了一张帅气中带着无尽成熟的脸庞,这是一张能够迷惑任何女人的脸庞,只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是这般的狰狞,就仿佛那地狱深渊的怪兽正在咆哮。

    “朝龙,你来了静海市这么久,就真的一次都不来看我么?”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极其幽怨的声音自万朝龙的身后响起。

    万朝龙的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笑容,整个人更是从木椅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子,秦丽。

    今日的她穿着一套淡紫色的低胸吊带裙,露出那无限美好的玉沟,而她那细嫩的脖子更是带着无尽的诱惑,再配合脸上淡淡的幽怨,足以让任何的男人为之发狂,可是万朝龙的口中却只传来一种不冷不热的声音:“你来了……”

    你来了!又是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语,将秦丽心中那仅有的一片温存彻底的撕碎,多少年了,他还是这个样子,温柔儒雅,对自己更是彬彬有礼,可是自己是他的妻子啊,他竟然连手都舍不得牵一下自己,不管什么时候,自己和他之间总是隔着一层什么,似乎是一座山,又似乎只是一层纸,看不明,道不清。

    这一刻,秦丽对万朝龙彻底的心死,哪怕名以上,她还是他的妻子,但她的内心,他与她之间已经是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呵呵,我来找你是有件事要说的!”秦丽语气冰冷的说着,不带一丝情感。

    万朝龙一愣,显然没有料到秦丽对自己的态度会忽然这么冷淡,不过随即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淡淡的笑容,口中更是淡淡说道:“呵呵,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我想和你离婚!”秦丽语气坚定的说道。

    “离婚?”万朝龙一愣,随即说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和你早没有了感情,不离婚做什么?”秦丽却依然冷冰冰的说道。

    “秦丽,我……”

    “不用多说什么,也不用解释什么,我心意已决,我要和你离婚!”万朝龙还要解释什么,秦丽已经首先开口打断。

    “其他的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件事却绝对不可能!”万朝龙却是一口回绝。

    “为何?”秦丽的那已经冰冷的眼中竟然再次亮起了一点希望,她还以为万朝龙心里还有着她,可是万朝龙接下来的话却完全的打碎了她心中那多年的梦。

    “我们之间从始至终就不存在什么感情,我们之间的婚姻也并非因我们的感情才走到一起,这不过是大人们的安排而已,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干涩你,甚至你在外面养男人,在外面包养小白脸,我也都能够答应你,但离婚这件事情,却绝对不可能!”万朝龙声音冰凉,就仿佛一把把冰刀,刺进了秦丽的心脏。

    “啪!”的一声脆响,忍无可忍的秦丽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万朝龙的脸上,巨大的响声让万朝龙整个人一愣。

    “呵呵,很好,很好,你竟然敢打我,真的很好,很好呢!”万朝龙怒笑,从小到大,被家人视为天才的他都在万众瞩目的环境下成长,不要说有人打他,就算骂也没有人骂过他一句,可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给了他一巴掌。

    万朝龙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但他还是强忍住自己心中的那股冲动,他和秦丽是政治联姻,他们的婚姻就代表着两个家庭的联盟,现在正是自己爷爷能不能够坐上那个位置的重要关头,秦家这个联盟绝对不能够抛弃,所以,尽管万朝龙心中充满了愤怒,但他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狠狠的瞪了秦丽一眼,转身就朝别墅里面走去。

    他虽然有些特别的嗜好,但却绝对是一个人物,一个能够隐忍一切的大人物。

    看到万朝龙那远去的背影,秦丽的心中充满了痛苦,她想要发声大哭,可是却什么都哭不出来,甚至连眼中都没有半点泪水,是泪水早已经流干么?还是对他真的已经彻底的绝望?

    失魂落魄的秦丽就这么慢悠悠的走出了万朝龙的别墅,一步一步的朝远方走去,走到了自己的车前,麻木的打开车门,麻木的发动引擎,风驰电掣版的飞奔出去。

    不知不觉间,秦丽开车来到了蓝雨酒吧,来到了这个消费极高,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吧门口。

    麻木的将车停在了路边,就这么恍恍惚惚的走进了酒吧之中,随意点了一打最为普通的啤酒,随意坐在了大厅的一个角落,就这么疯狂的喝了起来,很快,三瓶酒已经下肚,周围熙熙攘攘的年轻男女都注意到了这个买醉的**,但不知道为何,硬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

    在喝第四瓶酒的时候,秦丽忽然停了下来,她慢慢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翻起了上面的电话号码,一个又一个曾经熟悉如今却极其陌生的号码在眼前闪过,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孤独。

    最后,电话薄的名字停在了叶星辰三个字上,望着上面那个满脸邪气的头像,她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笑得如此的苦涩,笑得如此的无奈。

    “他现在一定正在为自己的兄弟办理追悼大会吧,这个时候自己找他,他一定不会来吧?”秦丽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谁诉说,不过说话的同时,她却不由自主的按通了拨号键。

    “喂……”过了半晌,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叶星辰那有些干涩的声音,隐隐还能够听到那悲伤的哀乐。

    “你现在能够出来一下么?”秦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这句话,但她还是这么说了,似乎是发自内心,又似乎是故意这么说出来。

    “现在?现在无法出来……”叶星辰却是一口回绝,如今正是为他最亲的兄弟举办追悼大会,这样的大事,就算天皇老子都不会让他离开,更不要说一个女人了。

    “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叶星辰越是不出来,秦丽心中却越是希望他能够过来,不知道为何,她现在就像叶星辰能够好好的陪她喝上一杯。

    “对不起,现在我真的不能够走,我……”电话那头的叶星辰依旧在推脱,秦丽明白,他就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对他来说,兄弟情义高于一切,在他兄弟的追悼会上,他绝对不会分心做其他的任何事情,能够接自己的电话,已经是很给自己的面子了,不过不等叶星辰说完,她已经开口打断道:“是关于他的下落……”

    电话那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很快,再一次传来了叶星辰的声音“你在哪儿?”虽然很淡,但却让秦丽一阵欣喜,自己总算不会太孤独,虽然这种温暖来得有些势利,但她还是兴奋的说道:“我在蓝雨酒吧!”

    “你等着,我马上来……”电话传来了最后这一句就挂断了,而秦丽那颗冰冷的心,却莫名其妙的热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一辆绚丽的法拉利跑车停在了蓝雨酒吧的门口,依旧是一身烟衣的叶星辰从车上跳了下来,满脸冷漠的他就这么冲进了蓝雨酒吧的门口,两名身穿旗袍的女子本想上前招呼,可是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凌厉杀气,硬是被吓得顿住了脚步。

    看了一眼大厅的情况,或许是因为时间还早的原因吧,熙熙攘攘的,最多二十多个人,其中一身紫色低胸吊带裙的秦丽正坐在角落的一个位置,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那泛黄的啤酒。

    一步一步的来到了秦丽的身边,心中还牵挂着赵漠追悼会的他立马就要询问万朝龙的下落,他好一次性解决这后患,免得再有兄弟因为意外而死亡,可却看到秦丽的眼中充满了哀伤,不知道为何,话到了嘴边,却被他给咽了下去。

    “怎么了?”叶星辰坐在了秦丽的对面,很是自然的拿过一瓶酒,直接倒在嘴里狠狠地喝了一口,这才开口说道,声音很淡,很冷,但不知道为何,却让秦丽绝对是如此的温暖。

    “呵呵,没什么,就想找一个人喝喝酒而已,知道你现在很忙,我本不该找你的,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找谁,你不会怪我吧?”秦丽却是抬起脑袋,妩媚的看了一眼叶星辰,慢悠悠的说着。

    叶星辰苦笑,自己都已经来了,才说这样的话,有什么用?难不成自己甩头就走么?

    “不会……”叶星辰口中淡淡说了一句,抓起啤酒瓶和秦丽轻轻的碰撞在一起,然后直接倒在嘴里,一饮而尽。

    秦丽也是不甘示弱,直接抱着酒瓶,哗啦啦的就往自己的嘴里狂倒,竟然也是一口气将其喝完,硬是惊得周围的几人目瞪口呆,会喝酒的女人他们见过,一个职业场上的女人喝个几瓶啤酒根本算不得什么,可像秦丽这样眼也不眨的一口气喝完一瓶酒的,却又有多少?

    最重要的一点,在这瓶酒之前,她已经喝下了四五瓶了,而且没有上过一次厕所,她的肚子怎么就能够装下这么多酒呢?

    叶星辰却是一点也不惊奇,就这么继续抓起啤酒瓶,就要和秦丽碰撞在一下,他决定,直接将秦丽灌醉,然后送回闪耀之星,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但她终究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更是帮助了自己等人那么多次,自己已经没有权力去责怪她。

    可是这一次,秦丽却没有继续抓起酒瓶和叶星辰对碰,而是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一个饱嗝,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他在铜锣湾第十三区一百六十一号别墅,不过周围的房子全部被他买了下来,埋伏了至少十五名阻击手,还有其他的各种战斗人员上百人,你要是去对付他的话可要小心点!”

    叶星辰一愣,没想到秦丽真的会将万朝龙的地址说出来,要知道,当初她可是怎么也不说的,还一再的希望最后能够放过万朝龙,怎么现在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呢?难道她对他真的已经绝望了么?

    “怎么?你看着我做什么?难道你还不动手么?”秦丽看着叶星辰望向自己,极其幽怨的开口说道。

    “呵呵,既然已经知道了地点,我不着急,陪你喝完了这些酒再走也不迟!”叶星辰却是淡淡一笑,不管他心中如何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万朝龙,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丢下秦丽这个伤痛欲绝的女人。

    她与他之间的事情叶星辰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对于秦丽,他充满了同情,一个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爱情的女子到了最后却得不到自己该得的一切,这怎不是一段悲哀。

    “呵呵,你真是一个好人!”看着叶星辰那真挚的眼神,秦丽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淡淡笑容,那是一种欢心的笑容。

    好人?自己是一个好人么?叶星辰自嘲的笑了笑,却不再说话,只是抓起啤酒瓶,静静的喝了起来。

    “你今年多大?”而秦丽却似乎没有收口的打算,忽然开口问道。

    “快二十一了吧,你问这个做什么?”叶星辰好奇的会问到。

    “二十一?呵呵,二十一岁本该是还在享受美好的大学生活,可你却已经做到了很多人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情,更是站在了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高度,不可思议啊,真的不可思议啊,只是你真的只有二十一岁么?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呢?甚至在他的身上,我也无法体会到你的这种沧桑?”秦丽却是满脸妩媚的望着叶星辰,可是她的眼中,却闪烁着让人迷醉的光芒。

    “呵呵,或许是生活的经历吧!”叶星辰淡淡的笑了笑,对于这样的问题,他能够多说什么?难道告诉她自己是在几年前附体?估计不吓着她也会被她当成玩笑,那还不如不说。

    “呵呵,经历,是啊,人的心理年龄往往是有自身的经历所造成的,哎,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我知道你急着回去呢!”秦丽喃喃叹息了一声,却是率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要朝外面走去,叶星辰能够赶来看她,能够赶来陪她喝点酒,她已经很满足,哪怕这样的“赶来”是因为某种信息的交换,但她的心里,真的已经很满足。

    叶星辰也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明白秦丽是在为他着想,当下口中开起了秦丽的玩笑:“你似乎还没有结账吧?”

    “呵呵,放心吧,姐姐请你喝酒,怎么可能让你付账,早结了……”秦丽一边走一边朝后说道,裙角飞扬,带起阵阵妩媚,直让大厅之中的好几个男人看傻了眼睛。

    叶星辰与秦丽一起走出了蓝雨酒吧的大门口,看了看摇摇欲坠的秦丽,叶星辰忽然开口说道:“你喝了这么多,我送你回家吧!”

    “呵呵,不用了,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去忙你的吧,这点酒对姐姐来说不算什么!”秦丽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你可别被交警找上了,现在酒后驾驶可是抓得严呢!”叶星辰却是轻笑了一声。

    “呵呵,有你这个静海市的扛把子弟弟,哪个交警……小心……”秦丽的话才说到一半,忽然脸色一变,整个人就这么本能的朝叶星辰扑去……

    “砰……”的一声枪响,一道艳丽的血花自秦丽的后心绽放而出,在叶星辰的眼前是如此的醒目,这个时候,街道的对面,一名身穿烟色西服的男子右手正握着一把手枪,眼见自己一击未中,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不过他却并不做停留,就要继续扣动扳机,却猛然见到街道的两边窜出了数名烟衣男子,当下毫不停留,转身就退。

    如今整个静海市已经落入了星曜会的手中,每一条街道上都安排着星曜会的成员,这些人就算想要暗杀,也最多只有一次的机会而已。

    叶星辰没有去理会杀手是谁,他一把将秦丽搂在怀中,就见到那颗子弹从她的后心穿入,射穿心脏,大片大片的血花不断的往外流淌出来,无论他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止不住那汹涌的血花。

    “秦丽……”叶星辰一时之间不知道做些什么,他那本已经麻木的心中竟然再次闪过了阵阵悲痛,不管他和秦丽的关系如何,至少现在秦丽是为了救他才中枪的,仅仅凭借着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心痛。

    一直以来,永远都只有将女人护在身后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难以言表的悲痛,又或者是深深的耻辱?y眼中没有泪水,可是他的心,却在哭泣。

    秦丽挣扎着看了叶星辰一眼,眼中充满了留恋,充满了伤悲,充满了期待,她那红润的双唇轻轻的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这么失去了一切生机。

    叶星辰欲哭无泪,他甚至忘记了什么叫做哭泣?他就这么静静的搂着秦丽的身子,直到她慢慢的冷却。

    周围已经围上了一些人,他们的眼中都露出了惊恐之色,显然没有料到在静海市也会发生这种枪击事件,他们不知道眼前的这对看上去像姐弟的男女到底得罪了谁,而他们的身子,却也远远的站在一边,任谁也不想被叶星辰的仇人误伤?

    枪击呢,这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呢。

    很快,星曜会的成员已经来到了叶星辰的身边,他们有的穿着烟衣,有的穿着一般的衣服,就这么若有若无的将一般人等隔离开来。

    “辰哥……”王强正混杂在人群之中,悄悄来到了叶星辰的身前,他们负责的就是叶星辰的安全,如今叶星辰差点被人击杀,这可算是他们的失职呢。

    “你留下追查凶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其他的人随我回去!”叶星辰的声音很冷,就仿佛万年冰窖之中最冷的那一块寒冰,周围不是星曜会的人忍不住身体一颤,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退,在他们的感觉之中,似乎一头恶魔正在复苏。

    叶星辰就这么抱起了秦丽的尸体,面无表情的走向了车内,有些想要说为什么不报警的普通市民感受到叶星辰等人那股冷冽的杀气,一个个闭上了嘴巴,这些都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铜锣湾别墅之中,刚刚准备出门发泄的万朝龙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不由的眉头一皱,不过他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万朝龙的声音很淡,淡得不带一丝情感。

    “你的妻子秦丽被杀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谁杀的?”万朝龙的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不过他的语气却是没有一点变化。

    “我的人杀的!”电话那头的女子继续慢悠悠的说道。

    “为何要杀她?”万朝龙继续追问,从他的口气来看,已经知道对方是谁。

    “我要杀的是叶星辰,谁知道她竟然为了叶星辰挡下一枪,现在我的那名杀手也被星曜会的人给宰了,我只是打电话给你说一下,让你有个心理准备!”电话那头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知道怎么做了!”万朝龙说完直接将手机扔飞出去,和地板来了一次亲密的撞击,发出啪啦的声响,价值一万多元的高档手机当场被摔得粉碎。

    “你这贱人,怪不得要和我离婚,竟然看上了那个毛头小孩,现在好了,你被人杀了,我看你去了地狱怎么过?老万,通知秦家,将秦丽那婊子怎样死的情况发过去,他们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他们应该清楚,这可不关我们的事情!”万朝龙当下已经有了注意,只要将这里的事情通知秦家,在找不出凶手的情况下,秦家必然会迁怒于叶星辰,到时候自然也会站在万家这一边,这联盟自然也是牢不可破嘛。

    万朝龙的心中没有悲痛,只有那高昂的喜悦之情,今天被秦丽扇的一耳光的郁闷也随之一扫而空,整个人就仿佛一只快乐的蝴蝶,直接飞奔了出去,他决定,今晚要找起码三个**,好好的享受一番。

    时光如斯,很快又是几天过去了,处理完赵漠秦丽等人追悼大会的叶星辰很少离开闪耀之星,每天都和欧阳俊等人不停的拼酒,整个人似乎颓废了很多,不过星曜会的一切运转都在照常,受伤的小弟继续接受着治疗,阵亡的兄弟的抚恤金也逐步的发了下去,整体看去,这只庞大的怪兽,似乎正躲在自己的角落,慢慢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等待伤口复原的那一天能够重新降临人间。

    期间,王部长并没有派人来找过麻烦,似乎是上一次受到的屈辱太深,让他再也无脸前来,不过他却将这里的一切上报了中央,也不知道上面做出了什么样的结论,郑宏和陈少华的位置依然固若金汤,不过王元王部长却被派遣为长期驻扎静海市的,成为了静海市的总警监,地位在郑宏之上,不过实际权力依旧掌握在郑宏的手中,他只起到了一个监督视察的作用。

    阳历四月二十八日,离五一大假只有两天的时间,昨夜喝得酩酊大醉的叶星辰恍恍惚惚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头蓬乱的头发煞是刺眼,就这么来到了七楼阳台上,定眼朝楼下望去,正好见到一名穿着火辣的女子走进了闪耀之星,赶紧随意披了一件衣裳就朝外面奔去……

    “姐,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来了?”叶星辰头发乱糟糟的坐在七楼的大厅的沙发上,看着里面穿着一件裹胸,外面只套着一件单件高腰外套,露出小蛮腰的郑莹莹,很是诧异的问道。

    “你给我的五百六十七人,我已经安插进了警队,不过他们能够走到什么程度,就看他们的造化了!”郑莹莹很是直接的抓起桌上的一杯极品龙井,直接一口饮尽,很是大大咧咧的说道。

    “这么多人,没有引起什么麻烦吧?”叶星辰又朝旁边的叶艳挥了挥手,立马又为郑莹莹倒上了一杯龙井茶。

    “难道你还不信你老姐的本事么?你就尽管放心吧,你给我的那些人底子都很干净,就算他发现了又能够说什么?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对于上次你杀掉的那些人,王元一直心有不甘,鼓动那些人的家属继续翻案,上头也不好压下来,将这件事交给了我爸爸,让他给那些家属一个好的交代!”郑莹莹淡淡说道。

    “老姐,你说死掉一个公安部的副部长,上头会有什么反应?”叶星辰眉头紧皱,他原本以为上头出面,这件事情应该不会再起什么风浪,哪里想到还是低估了王元的本事,竟然找死者的亲属前来。

    “你想暗杀王元?”郑莹莹也是眉头紧锁,这可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啊,毕竟一个公安部的副部长也有着极其深厚的背景,若是真的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对方肯定会以这个为借口,彻底的打击叶星辰这一方呢。

    “恩!”叶星辰点了点头,对于这个阴魂不散的王元,他已经动了杀机。

    “不行,这件事情牵扯的太大,除非你有着什么足够的证据,证明他该死,否则肯定难以服众,毕竟他不像上次你杀的那些人,不管是万家,还是总理他们,都不会为了几个普通人的死亡而彻底的对你动手,毕竟你现在掌握的势力也的确够大,不到迫不得已,没有人会冒着血洗静海的危险和你全面动手,但若是死了王元,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可能连总理他们也不好做!”郑莹莹微微思量了一会儿,却是出口否决道。

    “我明白了!”叶星辰点了点头,很多事情其实可大可小,现在星曜会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烟帮组织,没有谁愿意真的和星曜会撕破脸皮,虽然那样可以彻底的消灭星曜会,但那样的损失是谁也无法承担的,所以对于叶星辰,只能够采取招安的办法。

    “明白就好,那关于那些人的事情你怎么处理?”郑莹莹眼见叶星辰点头,又继续问道。

    “我让几个人去自首就行了,到时候再找点关系,让法官格外开恩,判个无期什么的,再想点办法搞出来就行,这件事好办,不过我担心这不过是王元表面上的作为,背地里他很可能在筹划着更大的阴谋,或者说,这也是万朝龙的安排!”叶星辰头发凌乱,不过眼中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知道,我所接到的消息还没有你多,不过这几天你一定要小心,以他们的作风,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你安然的去打搅五一的大事,对了赵小姐呢?怎么不见她?这件事该和她商量商量,毕竟她是上头直接派下来的嘛!”郑莹莹很是好奇的说道。

    “在里面洗床单呢!”叶星辰用手指了指隔壁的房间!

    “……”郑莹莹无语,自己的这个小弟还真是厉害,竟然敢让军队第一花洗床单,真不知道那些战士们若是知道了,会不会生生的撕碎他。

    “好了,我还有事情,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小心就行了,对了,今晚黎市长的夫人举办了一个舞会,邀请了静海市的各大名流,这是几张请帖,你们几个也一起去看看吧,我怀疑这是那位在背后精心安排的,如今的市长可不是向着我们的呢!”郑莹莹说着从兜里掏出了几张请帖,直接递给了叶星辰。

    “噢,那姐你慢走!”叶星辰随意接过请帖,看了一眼后直接仍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随后又倒在了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看的郑莹莹咬牙切齿,这混蛋,竟然都不说送送自己,不过眼角不经意间扫到了不远处赵漠等人的照片后,她到了嘴边的话语又咽了下去,虽然他看似已经从伤痛之中走出来,可是郑莹莹却明白,有的伤,就算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的复原,但也会留下一道永远抹不去的痕迹。

    默默的从沙发山站了起来,朝叶艳和罗丹打了个招呼,郑莹莹就朝楼下走去似乎是昨晚喝酒喝得太多的原因,叶星辰竟然就这么真的睡了过去,直到好不容易洗完床单的赵雅倩满脸愤怒的走了出来,才以巨大的咆哮声将他惊醒。

    “喂,你不觉得打搅人睡觉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么?”叶星辰揉了揉眼睛,很是不满的说道。

    “你还真是一头猪,睡了一天一夜还不满足么?”赵雅倩看到叶星辰这么一副颓废的样子,就是一阵好气。

    “你不觉得睡觉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么?另外,你竟然辱骂你的上司是猪,你就不怕我送你去军事法庭?”叶星辰翻了个白眼,朝一旁偷笑的罗丹勾了勾指头,后者心领神会的重新泡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给他送了过来。

    “你……你敢……”赵雅倩气极,这家伙难道就会以自己的职位威压自己么?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是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他怎么就这么无耻卑鄙呢?

    “你跟着我这么多久了,你见过有什么事情我不敢的么?”叶星辰嘴角却是浮现出一抹邪异的笑容。

    看着这抹笑容,罗丹和叶艳同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她们星辰哥哥回来了,不过赵雅倩的接下来的话语却让她们的笑容瞬间僵持:“秦家的人来静海市了……”

    “你是说秦丽的家人?”叶星辰慢悠悠的抬起头,看向了赵雅倩。

    “当然,难不成还是她的仇人不是?”赵雅倩却是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怎么这个时候反应就这么迟钝?

    “现在在哪儿?”叶星辰来了精神,不管怎么说,秦丽都是因为他而死,别人的家长来了,怎么也要去问候一声吧?

    “万朝龙亲自去的机场迎接,现在应该在万朝龙的家中,对了,你早已经知道了万朝龙的地址,为何不采取行动?”赵雅倩却是忽然想到了叶星辰这么多天来一直都在闪耀之星喝酒到醉,却从来没有采取过行动,不由的问道。

    “我已经派人去探查过了,想要杀掉万朝龙,除非以重火力,否则很难刺杀他,而前几天已经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再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想上头也难以压下来吧!”叶星辰慢悠悠的说道。

    赵雅倩听完,用力的点了点头,不由的诧异的望了叶星辰一眼,什么时候喝过无法无天的男子会知道为全局着想。

    “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可不是你想象之中的莽夫,今晚的舞会,你去不去?”叶星辰说着,将旁边的请帖递给了赵雅倩。

    赵雅倩扫了一眼,就仍在了一旁,口中淡淡说着:“这明显是万朝龙筹划的,显然是在这关键的时候纷扰我们的视线而已,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位已经来到了静海市,今晚的舞会是他收买人心的舞会,你可以去看看,但我绝对不能够去……”赵雅倩却是一口回绝。

    “为什么?”叶星辰一脸的不解,凭借这些日子对赵雅倩的了解,他知道她可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这种对手举办的舞会她怎么可能不去?

    “你见过我这些日子离开过这座大楼么?”说到这里,赵雅倩却不知道哪儿来了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

    “似乎……好像……没有……”叶星辰有些茫然,这丫头难道是提前到了更年期?怎么火气这么大?

    “我可是军队上响当当的花朵,虽说这里不是京都,但认识我的人大有人在,我到这里可是执行秘密任务的,任务完成之前,可是不能够被别人知道的!”赵雅倩很是愤怒的说道,她的性格生性活波,要不然也不会弄得军中人尽皆知,可现在,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在这里呆了二十多天没有离开过一步,这怎不叫她郁闷。

    “厄……对于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既然你无法离开闪耀之星,那我那还有几条内裤,你帮我一起洗了吧!”叶星辰满脸悲悯的看着赵雅倩。

    “你……去死吧……”赵雅倩抓起沙发上的坐垫就朝叶星辰砸来,却被叶星辰从容的躲过。

    “记住,这是命令,艳儿,丹儿,随我来,少爷好几天没有出去了,也该好好的打理打理了!”叶星辰却是不理会赵雅倩那几乎变得通红的双眼,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扬长而去,而叶艳和罗丹只是抿嘴偷笑,随着他在赵雅倩彻底的暴怒之前奔了出去。

    看着叶星辰等人远去的背影,赵雅倩狠狠的跺了跺脚,却不得不转身朝叶星辰的房间走去,谁叫她是叶星辰的下属呢?最重要的一点,她这些日子以来似乎已经习惯了为叶星辰洗这洗那。

    叶星辰来到了七楼转为他们几人准备的活动室门口,极其暴力的一脚踹开大门,就见到欧阳俊,陈小龙,林翱翔,罗隐四人正趴在台球桌上玩着台球,另有几名身材妙曼,长相美丽的女子在旁边服侍。

    “大哥,你别吓人好不好?没看我差点一杆收台么?”欧阳俊等人头也不回,能够这么暴力的踢开大门的,除了叶星辰外再无他人,不过一枪打飞的陈小龙却极其不满的抱怨起来。

    “别玩了,晚上有大型活动,大家准备准备吧!”叶星辰没有理会陈小龙的抱怨声,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输得很惨。

    “什么活动?”众人立马围了上来,就连陈小龙也不再抱怨。

    “自己看看吧,我去整理下形象……”叶星辰随手将请帖弹飞出去,被欧阳俊一把接住,然后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欧阳俊等人看了一眼,也同时朝外面走去,市长夫人举办的舞会,去的人肯定会很多了,这怎么能够少了他们呢?

    化妆间中,叶星辰静静的坐在镜子前面,一手拿着刮胡刀,慢慢的将下巴的胡渣刮得干干净净,然后接过罗丹递来的毛巾,轻轻的擦拭了一番脸蛋,这才仔细看着那被雷动天所伤到的地方,发现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极小极细的痕迹,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这才多少天,竟然就复原的这么快,看到赵雅倩那个丫头的膏药果然不错。

    再脱掉了身上的那件睡衣,露出了一身矫健的肌肉,上面的许多刀疤,甚至连那些许多年前留下的疤痕,竟然也掉落下来,露出了一片雪白滑嫩的肌肤。

    “我靠,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变成小白脸?”看着那原本伤痕满满,如今却不到四五道疤痕的上半身,叶星辰不由自主的叫嚣出来。

    “呵呵,辰哥那么威武不凡,怎么可能变成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小白脸呢?来吧,辰哥,这礼服做好后你还没有穿过呢!”叶艳拿着一套雪白色的晚礼服从一旁走了出来,听到叶星辰的自言自语,娇笑着说道。

    只要叶星辰在闪耀之星,生活起居基本都是她们两人安排的,甚至为了能够将叶星辰打扮的光彩夺人,两女私下还偷偷的学习了化妆,学习了制作发型,如今就算是那些超一流的发型师,也未必能够有两女的手艺,毕竟,两女学习发型设计是为了心中最重要的人,而一般的发型师,要么为了钱财,要么为了出路,或许只有那极少数的是为了心中的理想,这也是一种源于心的动力……

    听到叶艳这么一说,叶星辰淡淡的笑了笑,是啊,哪怕自己身上没有一处伤痕,但又且是一般的小白脸能够比拟?

    任由叶艳为自己穿上那套白色的礼服,任由罗丹为自己捆绑发式,叶星辰就这么静静的望着镜子之中的自己,望着那深邃却有沧桑的眼神,他的心,在这一刻陷入了难得的宁静。

    “老四,走好,到了那个世界,好好的告诉老八他们,我们的梦想我一定会完成的,还会将他不断的扩大!”心中默默的叨念了一声,叶星辰眼中的那股沧桑神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那无比邪恶的眼神,这才是他,这才是真正的他。

    傍晚六点半左右,静海市郊区岭南别墅,一座占地三千多平米的巨大别墅,这是黎天私下的别墅,当然,名以上是她老婆的财产,怎么说他老婆也是一个化妆品公司的董事长,购买这样一座别墅还是可能的,若以他的那点工资待遇,一辈子也别想买这么高级的别墅。

    这也就是官道,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在贪污受贿,但却绝对不能够说出来。

    叶星辰开着自己的那辆布加迪威航,欧阳俊,陈小龙,林翱翔,罗隐,包括伤势复原的紫枫,以及王小虎都开着自己的车辆赶来,不管怎么说,他们七人都是静海市的名人之流,而且也都接到了请帖,怎可能不来?

    至于他们走后,星曜会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这完全不用担心,如今整个静海市的一切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传到陈小龙的耳朵里,根本不用担心什么,而且星曜会还有王逍遥,曹雨露,库夫卡斯基,冰冰,何佳杰,赵虎等人坐镇,根本不担心任何问题。

    别墅大厅之中,早已经人影涌动,许多年轻的男女都已经在舞池中跳去了优雅的国标,当然,也有一些头发花白的老男人却搂着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在角落处谈笑风生,更有一些四五十岁的寂寞女人拉着一些长相英俊的男子喝着红酒,整个现场就仿佛一个高档的卖淫场所一般。

    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对于这一切早已经熟视无睹,偶尔有几个清高的官员也不会被邀请来这里。

    这个世界是腐化的世界,这个社会更是**的社会,官员也好,商人也罢,到了最后,所求无非是享受而已。

    一身白色礼服的叶星辰率先走进了大厅之中,当看到大厅之中歌舞升平的场景之后,他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不过随即舒展开来,这又不是自己办的舞会,里面怎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要是谁将这里的捅上去,最后吃亏的也是黎天,关自己什么事?不过他眼中闪过的厌恶之色却说明了他对这一切的不满,更是对这些官员政客的彻底的失望。

    紫枫也穿着一套白色的晚礼服,一头紫色的长发披在脑后,自叶星辰的后面跟了进来,扫了一眼现场的情况后,脸上也闪过和叶星辰同样的表情,接下是欧阳俊,罗隐,林翱翔,王小虎等人,至于陈小龙,却不知道被哪个漂亮妹妹勾搭去了。

    “小叶,这边……”叶星辰几人都没有带舞伴,他们来这里不是跳舞的,而是想看看万朝龙到底想要搞些什么的,正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不由的转头望去,就见到郑宏和陈少华也坐在大厅的一角,在他们的身边,都有两名身材妙曼的少女服侍着。

    “这两个老家伙,为老不尊!”叶星辰心中暗暗骂了一声,不过脸上却露出笑容就朝两人走去,紫枫等人也一个个随着叶星辰走了过来,和两人打过招呼后,就随便找了几个座位坐了下来,立马就有十多名妙曼的少女自一旁走了过来,来到了众人的身边,任众人差遣。

    “妈的,这个万朝龙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就要靠这些女色迷惑众人么?”叶星辰心中大骂,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市长夫人安排的舞会会请来这么多女人。

    “呵呵,是不是觉得很惊讶?”看到叶星辰眼中的神情,郑宏淡淡笑道。

    “呵呵,有点,毕竟你们和我们可不同!”叶星辰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很奇怪,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在这里安排了这么多女呢?难道要摆下白花宴么?”郑宏也是满脸不解的说道。

    “呵呵,不管他想要做什么,看下去不就好了?”一旁的陈少华淡淡笑道,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轻轻的品尝起来。

    当下众人就这么坐在那里闲聊着,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题,谁叫周围贴了那么多女人呢,谁知到这是不是对方埋下的耳目。

    客人们一个一个的到来,要么是某个政府部门的重要官员,要么就是某个集团的大老板,要么就是那些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名人,叶星辰等人甚至看到静海市电视台被市民们捧为玉女掌门人的林舞蝶正亲昵的挽着一名起码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妈逼,这婆娘在屏幕前装得那么纯,害得老子相思了那么久,原来竟然是这么一个**,这男人不就是电视台的台长么?我还说这小妞怎么飚得那么快,不到二十三岁就成为了第一主播,原来是巴上了这个老男人啊!”前去摘花的陈小龙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回来,随便抓过一把椅子就这么坐在了叶星辰的身边,看着刚刚走进来的林舞蝶很是不满的说道。

    “嘿嘿,这不就是潜规则么,小龙,你说我们的情报系统是不是还要加大力度?要是我们掌握了这里所有人的私密,你说我们是不是等于掌握了他们的要害呢?”叶星辰趁着那几名女子跑去拿酒的时候,在陈小龙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靠近他们的郑宏和陈少华同时打了个冷战,这里的人谁没有私密?要是真的被别人掌握在手中,那还不是任人摆布?

    而听到叶星辰提议之后的陈小龙,却露出了极其邪恶**的笑容,正要举大拇指赞美叶星辰的邪恶提议,忽然被门口进来的一个人影吸引住了眼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