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九幽冥蛇(中)38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九幽冥蛇(中)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夏桀,也就是履癸开始将巫的一些修炼功法,其中总共有十三种不同的修炼功法全部传授给了叶星辰,其中十二种已经完善,分别是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虚空,光阴,以及魂(念之力)十二种功法,而且还夹杂了许多太古时期的秘闻。

    其中这十二种功法还有十二位鼎鼎大名的超强存在修炼到了极致境界,他们也是所有中国人都不会陌生的人物,分别为:蓐收,苟芒,共工,祝融,后土,天吴,奢比尸,强良,翕兹,帝江,烛九阴,玄冥,他们是巫的顶端强者,称之为十二祖巫。

    他们已经将自然界之中的各种能量修炼到极致,可以说移山倒海,吞星摘月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履癸却并没有说这些人最后怎么样?只是将他们修炼的功法完整的印在了叶星辰的脑海之中,甚至是连那第十三种不完善的功法也印了进去。

    当知道第十三种功法竟然是吸收星辰之力的时候,叶星辰整个人陷入了狂喜状态,虽说是一具不完善的功法,但毕竟比起叶星辰以前修炼的功法来要高上太多,毕竟,龙一雷等人交给他的都是 都是自己的修炼心得,他们都不是光属性的潜能者,哪里能够明白叶星辰自身的情况。

    而且另一方面也让叶星辰暗自窃喜,前面的十二种功法都已经达到完善,为何第三十种却没有完善呢?这且不是说明星光之力的强大么?连古时的那些大神通者都无法彻底的完善,那完善之后会有何等的威力?

    一想到那凌驾于十二种能量,甚至超越时空的恐怖力量,叶星辰就是一阵兴奋,对于能不能完善这套功法却是一点也不在意。

    “你到底在高兴什么?”看到叶星辰一脸兴奋的样子,一旁的司徒婉玲却是开口说着。

    “你……你没有接受修炼功法?”叶星辰从兴奋中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了司徒婉玲,难道知道了这等上等且完善的功法,她就一点也不心动么?

    “什么功法?”谁料到司徒婉玲却是一愣,一双幽蓝色的眼睛盯着叶星辰才,充满了疑惑。

    “履癸传授的激发潜能的功法啊?”叶星辰看到司徒婉玲眼中的疑惑,不像是在撒谎啊?可是为何两人都能够听到履癸说话,却没有同时接受他的所述说的修炼功法呢?

    “有吗?”司徒婉玲依旧是一脸的疑惑,她刚才听到履癸说完这一段历史之后就陷入了沉默,并没有听到任何的信息啊?

    看到司徒婉玲那一脸茫然的样子,叶星辰似乎想到了什么,坐在八卦中央的人只有自己一个,也就是说是自己触动了机关,而履癸口中所说的继承人也是自己一人而已,那所接受功法的自然是自己一人,看来司徒婉玲应该什么也不知道,如此一来,这条秘密且不是只有自己一人知道?那连杀人灭口的时间都省了?

    当然,叶星辰是不会因为这一条消息而真的灭口了,不过他却也不希望这些传到了魔门的那些长老耳中,毕竟,人都是自私的,谁想别人拥有比自己更强的实力呢?

    “呵呵,一套修炼自身属性能量的功法而已……”叶星辰淡淡笑了笑,而这个时候,那画面却慢慢啊暗淡,只留下夏桀的最后一句话:“继承者,切忌,巫者,人之先驱者,唯有如此,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巫……也只有如此,才能过真正的掌握那强大的力量……”

    看到叶星辰脸上的笑容,司徒婉玲也明白,对方得到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很可能是画面之中那些大神通者的修炼功法,可是她却没有多说什么,她不认为自己的关系好到可以和叶星辰一起分享这样的秘密,两人甚至可以说是敌人,要不是流落至此,也不至于和平相处。

    可是这个时候,叶星辰的眼中却是一道银光闪过,司徒婉玲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那道银芒已经射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接着自己的脑海中就多出了两套奇怪的心法,正是水神共工和雨神奢比尸修炼的心法,这本是同源的心法,可是到了最后,却发生极致的变化。

    单是对于司徒婉玲来说无非有着极大的好处,可是她却不明白,叶星辰为何要将这样的心法告诉她?而且他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这两种属性的修炼功法应该适合你……”看到司徒婉玲眼中的震惊之色,叶星辰毫不在意的说着。

    “你……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司徒婉玲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为何?我也不知道为何,就像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救你一样吧?”叶星辰却是苦涩的笑了笑,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冰冰的身影,是因为她么?还是因为本能的对她的喜欢?

    “那……”

    “没什么,这不过是精神力的一种简单的运用而已……”司徒婉玲正要继续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却被叶星辰打断。、

    玄冥称之为魂之祖巫,神话传说乃是第一代冥神,掌管人间魂魄,可是叶星辰却明白,这不过是脑力的一种修炼功法,而灵魂本身就是自身意识的一种表现,这一套功法简直就是 为陈小龙量身打造,不过对于一些简单的使用方法,他却也是一学就会。

    看到叶星辰很是随意的笑容,司徒婉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心间,更是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是被关爱?还是被呵护?又或者被重视?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对眼前这个男子的敌意似乎减轻了许多。

    “别发愣了,我们现在还是想办法出去吧……”叶星辰看到司徒婉玲还有些愣在那里,当下开口说道。

    “噢……”司徒婉玲这才反应过来,正要说点什么,却忽然听到一声低沉的吼声,隐隐有些像龙吟,紧随着,地面就是一阵颤抖,仿佛有无数装甲车开来一般,而刚才光幕的地方,却是轰隆的一声,破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一个巨大的脑袋伸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