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挑屑39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挑屑

    叶星辰来到大厅,里面早已经围满了人,七嘴八舌的闹哄成了一团。

    最上首,一个须发全白的老者,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充耳不闻下面的吵闹,一双枯槁的手,不急不慢的敲击着桌椅的边缘。

    “孙儿见过爷爷。”叶星辰走进大厅,躬身道。

    听到叶星辰的声音,老者睁开眼,笑眯眯的招了招手,道:“辰逸来了?”

    看到叶星辰,原本嘈杂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针落可闻,等叶星辰走过来,老者拉着他的手,笑问道:“逸儿,今天怎么没去学堂?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爷爷,我找人去帮你教训他,连我叶九黎的孙子都敢欺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没人欺负我,是辰逸自己不想去学堂了。”叶星辰摇了摇头,感受到老者身上那浓浓的关爱,心底也趟过一丝暖流,摇头道:“爷爷,我以后不想读书了,想修炼武道。”

    修炼武道?

    叶九黎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这个向来厌武的孙子。

    “噗嗤!那小子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突然异想天开想要修炼武道?我记得,他都已经过十八岁了吧!”一个叶家的旁支弟子,乐不可支的望着叶星辰,脸上满是嘲讽的神色,故意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同伴,低声道:“我听说,他十岁之前就已经试过凝聚星魂了,不过,好像都失败了,最后没办法才被送去学院的吧!”

    “嘘!这可是我们‘叶家’的禁忌,让家主听到了,小心罚扣你的月俸。”同伴赶紧打了一个眼色。

    “哼!怕什么?他那家主之位还不知道能坐多久呢!”青年望了一眼面沉如水的七长老,眼角闪过一丝精光。

    看到叶九黎跟他那废物孙子,有一句没一句的拉着家常,下首那个满脸阴銮的老者,突然站了出来,冷冰冰的道:“家主,既然这小畜生来了,是不是应该给老朽一个交代了,莫不是家主认为,我们这些旁支族人好欺负?”

    小畜生?

    听到七长老那一句‘小畜生’,叶九黎和叶星辰的脸色,同时一沉。

    “老七,逸儿是我的亲孙子,你说他是小畜生?”叶九黎眼中寒芒一闪,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淡淡的问道。

    “哼!连自己的同族兄弟,都要残伤的人,不是畜生是什么?”七长老杀气腾腾的望着叶星辰。

    叶九黎扫了七长老一眼,回头望着叶星辰,笑眯眯的问道:“逸儿,七长老说你打伤他的孙子,有没有这回事?”

    “他孙子?”叶星辰搜索了下叶辰逸的记忆,恍然道:“就是那个肥头大耳,生得跟猪一样,文不成武不就,只会打着我们叶家的名头,跑出去欺男霸女的那小子?叫什么叶峥嵘来着?”

    噗嗤!

    一个旁支弟子忍不住笑出声来,被七长老瞪了一眼,赶紧憋住,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就是他。”叶九黎也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道:“七长老说你打他了,有没有这回事?”

    而其他那些叶家族人,都是一脸古怪的望着叶星辰。

    文不成武不就?

    你特么不就是其中一个?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叶星辰点了点头,他刚穿越到叶辰逸身上的时候,正好在学堂里,叶辰逸那时已经被叶峥嵘砸趴在地,失去生息,叶峥嵘却以为只是晕倒,还想要过来踩几脚,却不想,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一个主人,以叶星辰的脾气怎么可能被人这般羞辱,当下拿起木凳,朝着叶峥嵘的脑袋砸了几下。

    听到叶峥嵘真的是被叶辰逸打伤的,不光是叶九黎,其他那些旁支弟子,也都是一阵膛目结舌。

    谁不知道,叶辰逸小的时候受过惊吓,胆小如鼠,平日里动静大一点都会将他吓得坐立不安,现在居然敢打伤叶峥嵘?

    “家主,那小畜生亲口承认了,现在,是不是可以给老夫一个交代了?”七长老铁青着脸道。

    听到七长老,张口闭口都是小畜生,叶九黎的一张脸也彻底阴沉下来,冷冷道:“七长老,你张口一句小畜生,闭口又一句小畜生,怎么?我们叶家的礼义廉耻没有灌输到你身上?同伴之间有点摩擦,到了你口中就变成了致人伤残?”

    “哼!”

    七长老冷哼一声,也不辩解,静静的等着叶九黎给他交代。

    叶九黎眼中也流露出一丝诧异,他发现,自己这个从小受了惊吓的孙子,今日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同了。

    “逸儿,好端端的你打他做什么?”叶九黎笑着问道。

    “那小畜生缺乏管教,我只是教他怎么做人。”叶星辰抬了抬眼皮,望着下面的七长老,似笑非笑的道。

    小畜生?

    缺乏管教?

    四周那些叶家子弟,都是一阵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星辰。

    “那小子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居然敢当众顶撞七长老?”一个叶家子弟,咋舌道。

    “八成是得了失心疯吧!”另外一个叶家的族人,暗中摇了摇头,谁都知道,七长老那一脉,虽然只是旁支,但人丁兴旺,把持着‘叶家’一半以上的商铺产业,大有客大欺主的势头,所有族人都知道,他一直都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若不是叶九黎的修为,一直以来都稳压他一头,恐怕,这家主之位早就已经易主给他叶沧海了。

    “混账,你说什么?”叶沧海面露杀机的望着叶星辰。

    “怎么?七长老没听清?”叶星辰笑了笑,重复道:“我说,那小畜生缺乏管教,我只是教他怎么做人,现在听清了么?”

    “你……”

    看到自己爷爷被气得七窍生烟,站在叶沧海旁边的一个青年,阴沉着脸走了出来,望着叶星辰,淡淡的道:“五弟,听说你想要修炼武道,正好,我这些年在武道上也有一些独特的理解,不如,大家切磋一下,就当是我这个做三哥的,给你一些指点吧!”

    “九黎家主的武道天赋,在我们龙溪镇也算是首屈一指了,你这个当孙子的,该不会当缩头乌龟,丢家主的脸吧!”青年笑了笑,云淡风轻的补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