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强者之心40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强者之心

    看到周不凝手上的《天衍兽经》,叶星辰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一个七品宗门,都因为这张兽皮而覆灭,可想而知,这门功法起码让八品,甚至是九品的宗门,都眼红觊觎的宝物。

    “师父,这《天衍兽经》很难修炼?”叶星辰凝神问道。

    “恩。”

    周不凝点了点头,沉重道:“根据造化仙门的记载,想要修炼这门《天衍兽经》,肉身起码要达到十鼎之力才行。”

    想到自己当初,只达到了七鼎之力,就莽撞的修炼这门功法,最后导致肉身都险些崩裂,不得不将修为封印起来,周不凝也忍不住露出一丝苦涩。

    “十鼎么?”

    听到想要修炼这门《天衍兽经》,先决条件是肉身达到十鼎,而他现在的肉身,已经达到了十二鼎,这一门功法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叶星辰心底也是一阵狂喜。

    “《天衍兽经》一共有九层,据说,每一层都能衍化成一种厉害的凶兽,若是修炼到第九层,即便是鲲鹏、穷奇一类的强大凶兽,都能衍化出来。”周不凝眼神灼灼的道。

    “嘶!”

    看到周不凝那一脸狂热的神情,他就算再傻也知道,无论是鲲鹏,还是穷奇,恐怕都足以跟星帝媲美了。

    “不过,每个人的天赋机缘,还有造化都不同,就算是同样修炼的《天衍兽经》,衍化出来的凶兽也各不相同……”

    叶星辰点了点头,道:“师父,你修炼到第几层了?”

    “一层。”

    周不凝苦涩,道:“为师当初的体质不尽人意,星武九层的时候,只将肉身淬炼到了七鼎,若非依靠羽化门的诸多丹药,恐怕,这具身躯早就崩解了。”

    听完周不凝的话,叶星辰的心神也是一禀。

    他很清楚,七鼎之力的肉身已经不弱了,起码比死亡谷里面,那些星师初期的凶兽,都要强上许多,却不想,这样的肉身修炼《天衍兽经》,都险些肉身崩裂。

    这本《兽经》究竟有多厉害?

    “乖徒儿,这本兽经你先拿回去修炼,需要什么直接找药童就可以了。”周不凝笑眯眯的望着叶星辰道。

    “谢谢师父……”叶星辰一脸感激的望着周不凝道。

    “好了,先下去吧!”

    周不凝摆了摆手,道:“再有一个月,就是内院弟子的考核了,虽说,你拿内院弟子的名头来没什么用,不过,想要突破到星师境,只能在地宫里面,找寻星空碎石……”

    “星空碎石?”叶星辰笑了笑,道:“知道了,师父。”说完,跟着一脸憨态可掬的药童,从周不凝的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对星空碎石他也不陌生。

    在叶辰逸的记忆里,星武九层想要突破到星师境,需要大量的星空碎石,而且,成功的几率还很低。

    偌大的一个龙溪镇,星空碎石都是供不应求。

    一小块碎石,都会卖出天价。

    就算是他们‘叶家’的宝库,里面也只有三块星空碎石,还是叶老爷子积蓄了几十年的存货,至于龙溪镇的其他家族,恐怕连一块碎石都找不到。

    目睹药童带着叶星辰离开,周不凝那红润的脸庞,一下子就变得苍白起来,剧烈的咳嗽了半天,整个人的精神也变得萎靡起来。

    胸口上,更是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痕。

    看到自己身上的裂痕,周不凝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天衍兽经》的力量,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那小子星武八层,就有了十二鼎之力,应该能够修炼《天衍兽经》吧!”

    “……”

    药童带着叶星辰,来到别苑后面一个安静的小楼,歪着脑袋奶声奶气的道:“星辰师兄,师父已经吩咐过了,你以后住这里就可以了,不用再回外院了。”

    叶星辰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师弟。”

    药童眨巴了一下眼睛,蹦蹦跳跳的就离开了小楼。

    叶星辰进到小楼。

    里面打扫得很干净,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香炉,点着一些檀香,稍稍闻上一口,都让人有种心神宁静的感觉。

    叶星辰就算再不识货,也知道香炉里面,燃着的檀香不是俗物,在龙溪镇的时候,他们家老爷子也经常会买一些檀香回来。

    不过,龙溪镇的那些檀香,比起香炉里面的,简直天差地别。

    叶星辰坐下后,拿出兽皮,将上面的内容烂熟于心,他很清楚,在天玑大陆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能主宰一切,就算境界再高,如果没有厉害的术法,照样会被人像猪狗一般的对待。

    在羽化门,叶曦师徒就像是压在他头顶上的一座山。

    他相信,只要一有机会,对方就会毫不犹豫的铲除自己,当务之急就是让自己尽快变强,起码也要跟叶曦有一战的实力。

    “变强……”

    叶星辰一脸坚定的望着兽皮上面的内容,想到周不凝,幻化成凶兽时的恐怖实力,心底也是一阵火热。

    别苑。

    “师祖,你的伤没事吧!”洪天玑一脸担忧的望着周不凝,他也知道,周不凝当初为了修炼《天衍兽经》,身体遭受了重创,不得已之下,才将自己的修为封印起来。

    每次解开封印,都会让他的伤势严重许多。

    “还死不了。”周不凝冷冰冰的道:“那几个长老,你打算怎么处置?”

    听到周不凝,还对三长老她们念念不忘,洪天玑苦笑道:“师祖,您也知道,再过不久就要朝圣了,若是这个关头将他们全部惩处了,就算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不会跟我们羽化门撕破脸皮,在朝圣上面,我们羽化门恐怕也保不住现在的位置……”

    听到‘朝圣’两个字,周不凝脸上的怒容,也瞬间消退下去,整个人变得沉默起来,淡淡的道:“你是掌教,羽化门的事老夫不便插手,不过,以后谁再敢暗中算计我徒弟,就别怪老夫不给你面子了。”

    “是,师祖。”

    看到一向刻板、固执的周不凝,总算是松口了,洪天玑脸上也是一喜,正准备开口询问叶星辰的事。

    突然,整个羽化门都颤动起来。

    “镇山剑阵?”

    洪天玑脸色一阵狂变,眸子里闪过一丝惊骇的神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