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闯大祸了41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闯大祸了

    剩下的两天时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石碑’,眼看地宫试炼就要结束,排名前面一百的,依旧全部是羽化门的弟子,洪天玑、周不凝这些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哈哈,我们羽化门这次是大获全胜啊!”一个内院长老,放生大笑起来,故意撇了段天德三人一眼,嘴角闪过一丝讥笑。

    “有的人,希望要落空咯。”

    “啧啧!提前两天进地宫,甚至还联手对付我们羽化门,都输得这么难看,以后怕是没脸见人咯。”

    听到羽化门长老的冷嘲热讽,段天德、吴越和陈剑山带来的那些人,都一脸羞愧的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般。

    “师……师尊。”

    只见,一个武皇阁的弟子,失魂落魄的跑上来,看到段天德,‘噗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恨声道:“师尊,我们输了……连一颗星空碎石都没有了。”

    轰隆隆!

    “什么意思?”段天德脸色骤变,望着眼前这个武皇阁外院的大弟子,眼中满是暴戾的低吼起来。

    甚至,听到他那一句‘一颗星空碎石都没有了’的时候,吴越和陈剑山的身形也是微微一僵,神情紧张的望着眼前这个青年。

    他们都很清楚,若是武皇阁都落得这般地步。

    他们两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不远处的羽化门众人,都是一脸怪异的望着这一幕。

    “羽化门的人,到处洗劫我们,一旦被他们抓到,不光要抢完我们身上的星空碎石,甚至,还将我们身上的衣物,全部剥光了,赶到矿洞深处,不少师弟、师妹都惨死在了里面……”

    “什么?”段天德一脸震惊。

    吴越和陈剑山的神色,都是一紧,望着青年道:“我们的人呢?”

    “都一样……”

    嘶!

    听到他们三个宗门,谁都没能幸免于难,目光顿时变得阴冷起来,齐刷刷的望向洪天玑,怒声道:“洪天玑,你们羽化门欺人太甚,真以为我们三家好欺负?”

    洪天玑也没有想到,‘羽化门’的弟子竟会这般羞辱对方,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道:“都是洪某管教无妨,三位请放心,等他们出来以后,定会严加管教。”

    段天德一阵冷笑,望着自己的弟子,嗡声道:“羽化门带头的是谁?”

    “一个叫叶星辰的小子,好像,其他羽化门弟子,都叫他师祖。”青年回道。

    “叶星辰?”

    三人抬起头,扫了一眼石碑上的名字。

    只见,叶星辰三个字赫然拍在第一个,段天德深吸了一口气,冷眼望着洪天玑,道:“好一个羽化门的师祖,竟然这般羞辱我们三个宗门,洪天玑,这次若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算你们羽化门势大,我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不错,大不了鱼死网破。”吴越铁青着脸低沉道。

    “叔……您一定要给我做主。”

    “吴承志?”

    听到自己内侄的声音,吴越也是微微一怔,道:“你不是在地宫吗?还有,你要我给你做什么主?”

    吴承志抹了一把眼泪,恨声道:“羽化门的那叶星辰欺人太甚,不但杀了我的烟羽玄鹰,还……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它烤来吃了,不光如此,一些师弟的凶兽,也被他大锅给炖了。”

    “烟……烟羽玄鹰?”

    吴越呆住了,一脸茫然的望着前来报信的吴承志。

    洪天玑和周不凝,听到叶星辰居然,把御兽宗的烟羽玄鹰烤来吃了,两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他们两个,自然都很清楚,烟羽玄鹰对御兽宗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洪天玑转头望着周不凝,苦笑道:“师祖,你新收的徒弟,虽然天赋很强,可这闯祸的本事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怎么,你想把我徒儿交出去,好息事宁人?”周不凝面无表情的道。

    “没……”

    看到周不凝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洪天玑赶紧摆了摆手,苦笑道:“我洪天玑还没胆小怕事到那个地步,只是,小师叔折腾出来的动静太大,恐怕,他们三家都不会善罢甘休啊!”

    听完洪天玑的解释,周不凝点了点头,脸上也闪过一丝沉重的神色。

    虽说,他们羽化门的实力底蕴,比他们任何一家都要强上许多,就算是三家联手,恐怕也啃不下羽化门这块骨头。

    但对方真要铁了心,跟羽化门拼得鱼死网破。

    他们恐怕也会元气大伤。

    “洪天玑,把叶星辰那小畜生交出来,今天的事,我们御兽宗,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吴越面露狰狞的望着羽化门的一群人,眼眸里满是森冷的杀意。

    “交出那小子,我们武皇阁也不计较了。”段天德冷声道。

    看到御兽宗和武皇阁,已经彻底跟羽化门撕破了脸皮,陈剑山咬了咬牙,跟着站出来,道:“交出那行‘叶’的小子,我们马上离开羽化门,否则……”

    嗡!

    一道剑意,瞬间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看到陈剑山率先动手,他们天剑门的那些长老,一个个也不甘示弱,只是一瞬间,整个羽化门的后山,似乎都被剑意笼罩起来了一般。

    “哼!”

    段天德和吴越,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样爆发出身上的气势。

    羽化门的人,也没有想到,这里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一个个默默的站到了洪天玑的身后。

    只有龙朝阳,看到三家宗门逼着洪天玑他们交出叶星辰,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狂喜,呢喃道:“小畜生,你这次闯的祸,怕是连周不凝那老东西,也护不住你了。”

    看到三家宗门,想用这般手段逼自己就范,洪天玑脸色一沉,冷冰冰的道:“怎么?你们以为三家联手,我洪某人就会投鼠忌器了?”

    “嘿,你们羽化门在大秦仙国,向来一手遮天惯了,你洪天玑又岂会投鼠忌器,这次,若不把那姓‘叶’的小畜生交给我们,大不了,就去仙国告御状。”段天德冷笑道。

    “哼!以秦皇的心性,本门主倒要看看,他会不会护住你们羽化门?”陈剑山冷笑连连的望着洪天玑。

    听到对方连‘告御状’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洪天玑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整个大秦仙国,谁不知道秦皇的手段?

    若真是羽化门的错,到时候,整个羽化门都未必承受得起他的雷霆震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