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金銮殿炼丹(上)41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金銮殿炼丹(上)

    听到哄笑声。

    叶星辰转过头,扫了一眼‘羽化门’那群长老,淡淡的道:“很好笑么?”

    一群人没有搭腔。

    都是一脸怜悯的望着叶星辰。

    所有人都知道,秦皇,在大秦仙国是绝对的主宰,就算是他那些皇子、公主,胆敢犯欺君之罪,下场都会堪忧。

    最轻,也会贬为庶人。

    像叶星辰这种,跟‘皇室’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普通人,若是欺君,整个大秦仙国都没人能够救得了他。

    “一个黄口小儿,怎么?你还想把欺君的戏码玩到底?”祭月撇了周不凝一眼,幸灾乐祸的望着叶星辰。

    “欺君?”

    叶星辰眯着眼,轻笑道:“三长老,要不,我们赌一把?”

    祭月微微一怔,下意识的道:“赌什么?”

    “赌命。”

    叶星辰一脸云淡风轻的道:“就赌我会不会炼丹,怎么样?”

    听到‘赌命’两个字,祭月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冷笑道:“哼!不愧是周不凝的徒弟,算计得还真是没有遗策,若你不会炼丹,就是欺君,不光是你,还有你们叶家的人,都要被诛杀,本长老跟你赌,有什么好处?”

    “那就用老夫的命,跟你赌,如何?”周不凝缓缓开口道。

    “你?”

    祭月眼皮一颤,看到周不凝那一脸笃定的神情,心里也隐隐闪过一丝不安,有些狐疑的望着叶星辰。

    迟迟没有开口。

    “哼!就这点本事,也敢觊觎掌教之位?”叶星辰一脸讥笑的扫了祭月一眼,转头望着秦皇,道:“秦皇,反正现在闲着也没事,不如,让我试一试,怎么样?”

    闲着也没事?

    站在金銮殿外面,那些文武群臣,听到叶星辰那一句‘闲着也没事’,嘴角都忍不住微微一抽,心里腹诽不已:“妈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闲着没事做?”

    秦皇,掌管着偌大的一个仙国。

    又岂会闲着没事?

    四周的人,听到叶星辰要当众炼丹,一个个都小声议论起来。

    “啧啧!”

    一个披着鳞甲的中年男人,摸了摸大胡子,嘀咕道:“羽化门的那小子,难不成真的会炼丹,他才多大年纪?”

    “听说今年才十九岁……”

    “不可能吧!一个十九岁的三品丹师,我活了大半辈子都没听说过,整个天玑大陆,谁能十九岁就达到三品丹师的境界。”一个文臣,摇头晃脑的道。

    “三品?”

    另外一个文臣,摇了摇头道:“参加万圣朝会,起码也得四品才行,就算他真的是三品丹师,也无济于事啊!以秦皇的性格,多半也会当他欺君……”

    “不会吧!若他真是三品的丹师,这可是我们大秦仙国的造化,假以时日,没准就是一个丹王了……”

    听到外面那些文武群臣的议论声。

    秦皇沉吟了片刻,道:“好,朕就让你试一试。”

    听完秦皇的话,叶星辰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师父,把你的丹炉借我用一用吧!”叶星辰走到周不凝身旁,小声道。

    周不凝神情一滞,满脸错愕的望着叶星辰,道:“你……你连丹炉都没有?”在他看来,不管叶星辰是几品的丹师,起码也要有一个丹炉才行啊!

    “哈哈……”

    听到叶星辰连‘丹炉’都没有,金銮殿里的人,顿时又轰然大笑起来。

    秦皇脸上,瞬间就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他依稀觉得,答应叶星辰的请求,恐怕是他这辈子,最离谱的一件事。

    倘若对方不是丹师,恐怕,他秦皇的一世英名,都要毁在这金銮殿上面了。

    “忘带了……”叶星辰尴尬道。

    周不凝点了点头,硬着头皮将自己的炼丹炉取了出来。

    “噗嗤!”

    丹炉一出来。

    顿时,一股苍古的气息,迎面打在了他的身上。

    一个紫金丹炉。

    “丹方呢?”周不凝问道。

    “有。”

    叶星辰点了点头,他发现,到了星师境之后,青铜琉璃盏给他的炼骨手后面,密密麻麻的记录了上万张丹方,从一品到九品的丹方,应有尽有。

    “小子,你真的是丹师?”周不凝压低声音问道。

    “算是吧!”

    叶星辰摸了摸鼻子,随手从‘炼骨手’里面,挑了一张三品的丹方出来,望着秦皇,道:“那个……秦皇,我身上没有药材。”

    “你,去帮他准备。”秦皇面无表情的对着身旁的侍卫道。

    “是,秦皇。”

    看到侍卫走过来,叶星辰才不急不缓的道:“三百年以上的白玉骨头一株,五百年的七星草……八臂莲藕……”

    听到叶星辰一口气要了三、四十种药材,虽然都只是一些普通的灵药,对于大秦仙国的宝库来说,随便伸伸手,都能抓出来一大把,但在其他人看来。

    品阶越低的丹药,需要的灵药就越少。

    就像市面上,那些一品的止血丹,炼制它需要的药材,就只有一味止血草,还有就是魂晶,而叶星辰一口气要了几十种药材,不由得让他们都惊疑起来。

    “三十六种药材?”一个羽化门长老,皱了皱眉头,望着祭月,道:“三长老,你们‘祭家’算是丹药世家了,能不能看出,那小子准备炼制,几品的丹药?”

    “起码也是三品。”祭月沉吟道。

    虽说,她祭月不懂得炼丹之道,但从小就见惯了家里那些长辈炼丹,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想到对方一出手,就要炼制三品以上的丹药,祭月脸上,也闪过一丝冷笑。

    炼丹有多难?

    她比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要清楚。

    就算她们‘祭家’那位老祖,已经是四品的丹师了,炼制三品丹药也常常会失败,除非到了五品,否则,没人能保证自己的成功率。

    一个十九岁的五品丹师?

    祭月只是想一想,就觉得有些好笑。

    就算叶星辰真的是星师,在‘丹道’上的天赋造诣无与伦比,以他那星师初期的境界,也不可能炼制五品丹药。

    换句话说,就算他再怎么妖孽,最多也只是四品丹师。

    一个四品丹师。

    炼制三品的丹药,成功率最多只有三成。

    在这金銮殿上,他一次都不能失败。

    否则,下场就是被秦皇身旁那些宫廷侍卫,拖到皇宫门口去枭首示众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