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孤陋寡闻41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孤陋寡闻

    整个皇室,甚至是漓阳城那些一流、二流的家族都知道,秦紫烟绝对是秦皇的逆鳞,得罪了秦守恒这样的皇子,顶多被痛斥一番。

    惹到秦紫烟,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祭月跟‘羽化门’的那几个长老,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叶星辰。

    “找死。”就连段天德,都忍不住摇了摇头,讥笑道。

    而此刻的秦皇,一张脸已经彻底阴沉下来。

    “谁说你天赋差?”叶星辰哭笑不得的望着秦紫烟。

    “不差吗?”秦紫烟抬起头,一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差。”

    叶星辰点了点头,笑道:“你的天赋有多好,我也说不上来,不过,起码比秦守恒,还有那什么七皇子的,要厉害好几倍吧!”

    “啊……”

    听到叶星辰当众,夸自己的天赋比七皇子和十九皇子还要好,秦紫烟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淡淡的红晕,低着头小声道:“可是,不管我怎么修炼,都突破不了星武二层。”

    站在暖凤阁门口的秦守恒,听到叶星辰为了讨好秦紫烟,居然把自己一起踩了,顿时有种遇人不淑的感觉。

    “哼!”

    祭长河也没想到,叶星辰那小子竟然这般贼。

    三言两语就把秦紫烟哄开心了。

    “青衣候,秦皇让你过来是替小公主治病的,不是让你在这里扮小丑。”祭长河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的道。

    “哼!本候还用你来提醒?”

    叶星辰转过头,目光一沉,冷冰冰的望着祭家的几个人。

    他很清楚,‘祭家’跟羽化门之间的矛盾,根本就不可调和,再加上,自己跟祭长河的五品丹师之争,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就算自己宽宏大量,放他们一条生路。

    对方也绝对不会领情。

    听到叶星辰那一句‘本候’,祭长河脸色一沉,讥笑道:“怎么?青衣候还没治好小公主的病,就开始摆你那侯爷的派头了。”

    “本侯爷摆不摆派头,还轮不到你这老匹夫跳出来指手画脚。”叶星辰抬了抬眼皮,冷声道:“治病救人,将就的是细心、仔细,像你这般的看法,除了草菅人命,还会什么?”

    唰!

    听到叶星辰那一句‘草菅人命’,祭长河脸色一冷,道:“小畜生,你说老夫草菅人命?那我倒要问问,我草菅谁的人命了。”

    “小公主的命。”叶星辰面无表情的道。

    哗啦啦!

    全场一阵哗然,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星辰,气得浑身哆嗦的祭长河,更是指着叶星辰,骂道:“你……你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叶星辰明白,打虎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冷冷的笑了笑,道:“是不是草菅人命,呆会就知道了。”

    听完叶星辰的话,一旁的秦皇,眉头也微皱起来,道:“青衣候,你说祭长河,意图害死烟儿?”

    床铺上的秦紫烟,轻轻缩了缩脖子。

    “是不是蓄谋,我不知道。”叶星辰摇了摇头,道:“不过,倘若真听信他的话,给小公主进补五品丹药,我敢保证,不出一个时辰,小公主就会立刻毙命。”

    轰隆隆!

    “立刻毙命?”

    整个暖凤阁里面的所有人,脸色都是一阵哗然大变。

    祭长河,更是一脸煞白的望着叶星辰,怒声道:“小畜生,你敢信口雌黄的污蔑老夫,今天,我们祭家跟你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等你们祭家还能喘息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再说吧!”叶星辰扫了祭长河一眼,轻笑道:“秦皇,小公主得的根本就不是体虚之症,补得越多,她的病就越严重。”

    “不是体虚之症?”秦皇微微一怔,面露狐疑的望着叶星辰。

    “不是。”

    叶星辰一脸笃定的点了点头。

    “笑话。”站在一旁的祭长河,听到叶星辰口口声声,说秦紫烟得的不是体虚之症,顿时大笑起来,道:“老夫身为五品丹师,若是连这般症状都看不出来……”

    “呸!说得好像就只有你一个人,才是五品丹师一样。”站下暖凤阁门口的秦守恒,撇了撇嘴嘀咕道。

    祭长河顿时就嘎然而止了。

    秦皇没有理会‘祭家’的人,而是眼神灼灼的望着叶星辰,紧张道:“青衣候,那烟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呜呜!

    白骨小兽的星魂,突然在叶星辰头顶上浮现出来。

    看到叶星辰,突然祭出星魂。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

    “那是什么星魂?”洪天玑一阵诧异的小声问道。

    “不清楚。”

    周不凝摇了摇头,道:“世间星魂多如牛毛,哪怕是星帝,恐怕都认不出所有的星魂,何况我们?”

    听完周不凝的话,洪天玑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在言语。

    “出来……”

    “嗷!”

    只见,叶星辰的星魂,突然对着床榻上的秦紫烟,咆哮了一声,一丝烟雾,突然在她头顶上面浮现出来。

    眼疾手快的叶星辰,心神一动。

    白骨小兽张口,就将秦紫烟的星魂,咬了过来。

    看到叶星辰的举动,秦皇脸色一沉,呵斥道:“青衣候,你想做什么?”当她看到,秦紫烟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的时候,眸子里顿时布满了杀意。

    叶星辰摇了摇头,淡淡的道:“秦皇,这就是险些害死小公主的罪魁祸首,怎么,你要让我把它放回去,不过,我可事先声明,已经打草惊蛇了,下次再想抓它,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罪魁祸首是星魂?”

    不光是秦皇,暖凤阁里面的其他人,都是一脸怪异的望着叶星辰,他们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从未听说过,谁的星魂会谋害自己的主人。

    “嘿嘿……”

    一旁的祭长河,等了半天,发现叶星辰居然将所有的罪,都推给了秦紫烟的星魂,一双老眼顿时变得戏虐起来。

    “青衣候,老夫活了这么大一辈子,啧啧!你这样的说法,还真是第一次听闻啊!”祭长河摇了摇头,道。

    “老匹夫,那是你孤陋寡闻。”叶星辰一脸认真的道。

    嘎!

    祭长河脸上的笑容,再次嘎然而止。

    一双眼睛,杀气腾腾的望着叶星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