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古画能治病?41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古画能治病?

    “碧眼狮虎兽?”

    看到王剑一的星魂,叶星辰心神也是微微一禀。

    玄阶上品么。

    这碧眼狮虎,在玄阶的星魂里,算是出类拔萃的那种,距离地阶也只差临门一脚,更何况,他本身的境界还是星王。

    叶星辰也不敢小觑,身上的星力也瞬间爆发出来,硬抗住了王剑一的气势,冷声道:“王剑一,本少爷是秦皇钦封的青衣候,怎么?你们王家想要谋反?”

    “谋反?”

    王剑一微微一滞,随即冷笑道:“哼!区区一个侯爵而已,杀了又有何妨,我们‘王家’出过的王爷、侯爷,比你见过的都多,我说过,你今天若是拿不出钱来,别说只是侯爵,就算秦皇封你为王爷,我王剑一也会将你当场斩杀。”

    “混账!”

    一旁的秦守恒,也被气得不轻,双眼死死盯着王剑一,冷声道:“我兄弟今天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发誓,他日定会连本带利的找你们王家讨要回来。”

    听到秦守恒的威胁。

    王剑一的脸上,闪过一丝讥笑,道:“就凭你?”

    秦守恒顿时一滞。

    的确,他是整个大秦仙国,所有皇子、公主里最不占优势的一个,可以说,除非天将造化到他身上,否则,秦皇的那一个龙椅,注定跟他无缘。

    看到叶星辰不为所动。

    “嗡……”

    一丝杀意,瞬间从王剑一身上爆发出来,望着叶星辰,道:“小子,你以为本少爷是在跟你开玩笑?”

    “钱,我身上的确没有,不过……”叶星辰一脸玩味的望着王剑一,故意停了下来,没有一口气说完。

    王剑一神情骤冷,道:“不过什么?”

    “这东西倒是有一块,就是不知道值不值两千万咯!”

    叶星辰在身上掏了半天。

    看到王剑一身上的杀意,越来越重的时候,才将秦皇的令牌取了出来,冷声道:“王剑一,你好大的胆子,这副画是要用来给紫烟公主治病的,你也敢抢夺?”

    “秦皇的令牌?”

    “这东西怎么会在他身上?”

    王剑一带来的那群狗兔子,都傻眼了,就连他本人,也是一阵目瞪口呆的望着令牌,听到这副画,是用来给秦紫烟治病的,眸子也是微微一缩。

    他敢不把秦守恒,这个十九皇子放在眼里,因为,他们‘王家’不但是漓阳城的第一家族,而他本身,跟三公主交情莫逆,而秦守恒的背后,没有半点靠山。

    但秦紫烟就不一样了。

    整个漓阳城,谁不知道她最守秦皇的宠爱。

    看到王剑一,被叶星辰三言两语给震慑住了,一个贼眉鼠眼、尖嘴猴腮的青年,赶紧走上前去,压低声音道:“王哥,千万别被他给骗了,一幅画,怎么治病?”

    听到狗腿子的提醒,王剑一也瞬间醒悟过来,怒笑道:“小畜生,你敢诓骗我?拿着秦皇的令牌,就以为在漓阳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可以为所欲为?”

    “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叶星辰耸了耸肩膀,笑眯眯的道:“十九皇子,我们也走吧!依我看,最多半柱香的时间,秦皇的圣旨,就会到王家了吧!只是不知道王家的人,抢了给紫烟公主治病的画,会不会一怒之下诛了王家的九族。”

    看到叶星辰居然拿‘秦皇’的令牌,来震慑王剑一,心里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的秦守恒,啧啧两声怪笑,道:“诛九族倒是不至于,毕竟,王家是我们漓阳城的一流家族,不过,杀几个罪魁祸首倒是免不了的咯!”

    听到叶星辰和秦守恒,你一眼我一语的猜想。

    王剑一咬了咬牙,冷声道:“既然这画是紫烟公主要的,拿去吧!”

    “嘿……”

    看到王剑一把画递了过来。

    叶星辰没接,而是冷冷的笑道:“怎么,你要紫烟公主接受你的施舍么?”

    “你想怎样?”王剑一阴沉着脸道。

    “哼!这画已经被你买了,本侯爷又岂敢据为己有,不过,半柱香之内,我若是在皇宫里,没有见到这副画,又或者说,这副画又丝毫的损毁,你就自己去给秦皇解释吧!”

    叶星辰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带着秦守恒走出了漱芳斋。

    看到叶星辰和秦守恒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王剑一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可以滴出谁来了,双拳紧攥,捏得‘洛洛’直响,冷声道:“小畜生,你敢阴我王剑一,从今天起,我们势不两立……”

    感受到王剑一身上的杀意。

    周围那些狗腿子,一个个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声道:“王……王哥,他们已经走了,那……我们怎么办?”

    “去皇宫。”

    王剑一冷哼一声,带着‘古画’就走出了漱芳斋。

    古物街外面。

    “哈哈……太特么解气了,那王八蛋一直仗着跟三皇姐有交情,向来不把我们这些皇子放在眼里,啧啧!没想到这次会在你的手上,吃这么大的亏,两千一百万丹药,就算他王剑一,再怎么财大气粗,这次也要肉疼很久了。”秦守恒一脸幸灾乐祸的道。

    听完秦守恒的话,叶星辰一脸鄙夷,道:“堂堂皇子混成你这样,连一个世家子弟,都敢骑在你头上来拉屎撒尿,还要意思说出来。”

    “呸!本皇子这是自食其力,不喜欢拉帮结派。”秦守恒反驳道:“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要是让王剑一知道,你拿着秦皇的令牌,又阴了他一把,将古画据为己有了,到那个时候,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他都会把你揪出来,你等着吧!”

    “谁告诉你,那副古画我要据为己有?”叶星辰翻了一个白眼道。

    “你还装?”

    秦守恒冷笑道:“本皇子长这么大,还从没听说过,古画还可以用来治病,只有王剑一那蠢货,才会相信你的鬼话。”

    “你不信?”叶星辰古怪道。

    “不信。”

    “要不,我们也来赌一把?”

    “赌什么?”秦守恒问道。

    “说说看,你身上有什么宝贝吧!”叶星辰伸了一个拦腰,心思已经飘到了那副古画上,暗自狐疑道:“不是说,有兽血封土的古物,都是绝佳的宝物么,那《古画》,似乎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