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炼制回天丹(中)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炼制回天丹(中)

    “噗嗤!”

    一缕魂炎升腾起来,灵药刚丢进去,顷刻之间就变成了粉末,被他的星力包裹起来,若只有三、五株灵药倒也简单,而炼制回天丹,光是药材就有一百九十多种。

    就算叶星辰的星力,比普通星师要雄浑很多。

    想要炼制‘回天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皇城很大。

    有的时候也很小,随便一个消息,不出半个时辰就能传遍整个皇城,有人在养心殿帮秦紫烟炼制五品丹药的事,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在皇城里散布起来。

    暖凤阁。

    一个年纪看上去,比秦紫烟大两、三岁的侍婢,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激动道:“小……小公主,好消息,那个帮你看病的青衣候,在养心殿给您炼丹,听说,吃了他的丹药,不但伤病能复原,修为也能大涨。”

    “修为大涨?”

    秦紫烟一阵错愕,她的年纪虽然不大,却也清楚皇城里的这些事,随便一丁点消息,传来传去最后多半都会被夸大其词,摇了摇头,道:“那叶哥哥真的在炼丹?”

    “恩。”

    侍婢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听说,还是五品的丹药呢!奴婢也去看了一眼,现在,养心殿外面都挤满了人,我们大秦仙国,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五品的丹师了,而且,那青衣候好像才十九岁。”

    “一个十九岁的五品丹师,想想都觉得好厉害呢!”另外一个照顾秦紫烟生活起居的侍女,咋舌道。

    “恩。”

    想到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叶星辰,秦紫烟抿了抿她那好看的唇线,点头道:“叶家哥哥的确很厉害。”

    看到秦紫烟从床榻上走下来。

    暖凤阁里的两个婢女,神情都是一滞,赶紧道:“公主,您要去哪里?”

    “养心殿,看叶家哥哥炼丹。”秦紫烟轻笑着道。

    “可……可宫里的丹师,说您先天之气不足,最好不要出门吹风受凉,否则,一旦病了就会很严重。”其中一个婢女情急道。

    “叶家哥哥不是正在帮我炼丹吗?”秦紫烟笑道。

    “可丹,还没有炼成啊!”另外一个婢女跟着道。

    “我相信,叶家哥哥一定会成功的。”秦紫烟抿着嘴笑道,带着她的两个婢女,就往养心殿走了过去。

    养心殿里。

    看到越来越多的灵药,被丢进丹炉里,一旁的王剑一,咬了咬牙道:“三公主,那小子真的是五品丹师?”

    “五品?”

    三公主目光一闪,神情复杂的望着叶星辰的背影。

    身为大秦仙国的公主,她自然清楚,一个五品丹师是什么概念,一旦让他成长起来,晋升到六品,到时候,就算是她的父皇,都要将叶星辰,当成坐上宾一般了。

    若是一早知道,叶星辰那‘五品’丹师的身份,恐怕,她这个所谓的三公主,都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拉拢了,而现在,叶星辰不但跟秦守恒走得近,她们之间因为其他的事,矛盾几乎不能调和了。

    “父皇……”

    看到秦紫烟,一直紧盯着叶星辰的秦皇也是微微一怔,赶紧走过去,责备道:“你身子弱,跑出来做什么?”

    秦紫烟笑了笑,对着远处的三公主,道:“紫烟见过三姐。”

    “小妹,不用多礼。”

    一直体弱多病的秦紫烟,向来跟其他皇子、公主走得都不近,对着秦守恒问了一声好,才笑着道:“烟儿听说叶家哥哥在这里炼丹,所以,就来看一看,而且,星魂被父皇封印之后,烟儿感觉已经好很多了。”

    “不能大意。”

    秦皇皱了皱眉头,道:“你身子虚弱,就留在父皇身边吧!”

    “谢谢父皇。”

    秦紫烟笑了笑,带着她的两个婢女,站到了秦皇身旁,一双美眸也紧盯着叶星辰,见他为了帮自己炼丹,不但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浸透了,一张脸更是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

    一颗芳心也是微微颤了颤。

    “父皇,炼制五品的丹药,很困难吗?”秦紫烟转过头,小声问道。

    “恩。”

    秦皇点了点头,沉声道:“炼制五品丹药的工序繁琐,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若是炸炉,丹师也极有可能会被重创……”

    “嘶!”

    听到叶星辰给自己炼丹,不但困难还很危险,秦紫烟的小脸上,顿时也布满了紧张的神色。

    “噗嗤……”

    只见,一丝烟烟突然从丹炉里面冒了出来,焦灼的臭味扑鼻,秦皇虽然不懂炼丹,却也知道,方才是融丹失败了,不过,幸好叶星辰的魂源不弱。

    阻止了炸炉。

    一晃,就是三天时间。

    养心殿外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融丹失败的那股焦灼臭味,已经从养心殿里传了出来,最后才匆忙赶过来的七皇子,此刻也站在养心殿的外面。

    “小曦,那小畜生真的是五品丹师?”韩宇哲神情紧张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叶曦苦笑着摇了摇头,虽说,她跟叶星辰是一个家族出来的,而且,还都是羽化门弟子,但她对叶星辰的了解,几乎是空白。

    别说她,就连洪天玑、周不凝他们,也是几天前才知道,叶星辰懂得炼丹的,听到叶曦也不清楚,韩宇哲赶紧望向旁边的七皇子,道:“七皇子,那小畜生若真是五品丹师,我们几个怕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慌什么?”

    听到韩宇哲语言中的慌乱,七皇子脸色一沉,讥笑道:“一个五品丹师而已,想要晋升六品,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在漓阳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我好歹也是一个皇子,他想要跟本皇子抗衡,除非晋升六品。”

    听完七皇子的话,韩宇哲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个十九岁的五品丹师,虽然吓人了一点,但也不至于让七皇子这般的人物投鼠忌器,晋升六品?

    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若是六品丹师,真有那么容易晋升,偌大的一个大秦仙国,又岂会这么多年来,一个五品丹师都没有。

    更别说是六品了。

    即便是他们这些,不通丹道的人都知道,丹师的晋升,一到五品都不难,只要天赋不是很差,有足够的资源和运气,像祭长河那般熬到这样的年纪。

    都能晋升五品丹师。

    可五品和六品之间,隔着的是一道寻常丹师,一辈子都无法迈过去的鸿沟,这也是六品丹师和五品丹师之间的地位差距。

    一个五品丹师,只能让秦皇稍稍看重一些。罢了。

    而一个六品的丹师,足以让秦皇这般的强者,都敬若上宾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