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章 逗猴子 戏蛮夷
    ,!

    第一千四百章 逗猴子 戏蛮夷

    听到那些皇子、公主的话,祭家的一众族人,脸上都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齐刷刷的落到秦皇身上。

    “祭老,你意下如何?”秦皇转过头,望着祭长河道。

    他也知道,三公主说的都是实情,就算叶星辰现在炼制完回天丹,恐怕也无力再参加万圣朝会了,只得望向一旁的祭长河,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秦皇,抱歉了。”

    祭长河稍稍犹豫了片刻,叹道:“炼丹,讲究一个心绪平和,老朽最近心浮气躁,别说参加万圣朝会这样的大事了,就算是寻常的三品丹药,都未必炼得出来。”

    听到祭长河当众拒绝自己。

    所有皇子、公主都是微微一怔,只有秦皇,脸上没有露出半点意外的神色,只是,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冽的笑意,道:“祭老,万圣朝会干系重大,不知道你要如何才能心绪平和?”

    “容老朽想一想吧!”祭长河故作沉吟的闭起了双眼。

    而周围那些皇朝、帝朝的人,则是轰然大笑起来。

    “哈哈……秦皇,你们大秦仙国该不会真没人可用了吧!”仙武帝朝的老者,笑着道:“要不然,炼丹这一关你们大秦仙国,干脆认输了吧!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武老头说得不错,秦皇,你该不会拖到仙门的人来了,才开始万圣朝会吧!啧啧!这种事拖得了一时,可拖不了一世。”另外一个帝朝的人笑道。

    秦皇心底暗怒。

    望着祭长河,道:“怎么?祭老还没有考虑好吗?”

    “快了。”

    祭长河不急不缓的道。

    看到自己家的先祖,这般对待秦皇,祭月也禁不住偷偷捏了一把汗,小声道:“老祖宗,我们这样做怕是会被秦皇记恨上吧,要不,还是答应他吧!”

    “记恨?”

    祭长河转过头,撇了祭月一眼,淡淡的道:“有姓叶的小畜生在,你以为,我们祭家以后能讨到好处?哼!若是不把他逼急了,又岂会舍得割肉之疼?”

    割肉?

    嘶!

    听完祭长河的话,一旁的祭月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早在秦皇进入金銮殿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了,老祖宗定会漫天要价,只是,她想不到的是,老祖宗根本没打算让秦皇坐地还钱。

    “老祖宗,你这是打算跟秦皇做完一锤子买卖之后,就撕破脸皮吗?”祭月一脸心颤的望着祭长河。

    祭长河没有理会她,而是缓缓睁开眼,望着秦皇笑道:“秦皇,老夫只有三个要求,你看如何?”

    “说。”秦皇面无表情的道。

    “一,羽化门以后归我们祭家的祭月掌管,任何人不得插手,资源,大秦仙国也不得有半点克扣。”

    唰!

    听到祭长河,一开口就想要彻底霸占整个羽化门。

    不光是洪天玑和周不凝,就连一众皇子、公主的眉头都紧皱起来,面露不善的望着祭家的人。

    而祭月也没想到。

    祭长河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把羽化门彻底划给祭家。

    而是还是让她来掌管。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成为羽化门的主宰,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一双眼睛更是幸灾乐祸的望着洪天玑和周不凝。

    早就料到祭长河会狮子大开口的秦皇,点了点头,道:“好,你的第一个要求,朕答应了,另外两个也一并说出来吧!”

    哗啦啦!

    听到秦皇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祭长河的第一个条件。

    不光是大秦仙国的人。

    就连那些皇朝、帝朝的人,都是一阵哗然大变。

    “啧啧!不愧是秦皇,这魄力还真是无人能及啊!为了万圣朝会居然连羽化门,都舍得送人,不过,就怕这一次的万圣朝会混过去了,下一次就没东西可送了。”仙武帝朝的老者,笑眯眯的打趣道。

    “皇爷爷,下一次的万圣朝会还早,就怕大秦仙国送了那么多东西出去,连这一次都过不了,就尴尬了。”另外一个仙武帝朝的青年,跟着笑道。

    “也是……那祭长河是最近,才晋升五品丹师的吧!赢面不大啊!”老者点了点头,一脸玩味的道。

    “想不到,堂堂一个仙国,居然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

    “这仙国,名不符实啊!”

    一群人,纷纷议论起来,而秦皇的一张脸已经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双拳紧攥,眸子里寒意闪烁的道:“祭老,可以说你另外两个条件了。”

    “好……”

    祭长河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就听到一个戏虐的声音,在金銮殿外面响了起来:“谁说,我们大秦仙国无人可用,秦皇不过是逗弄一下那些皇朝、帝朝的猴子而已,没想到,他们还真肯配合啊!”

    叶星辰?

    听到这个声音。

    秦皇、洪天玑这些人脸上的神情,都是一阵僵硬,原本还意气风发的祭长河,则是眼皮狂跳不止。

    逗弄猴子?

    听到叶星辰将所有皇朝、帝朝的人,都形容成了猴子,坐在龙椅上的秦皇,嘴角也是微微一抽,眉宇间也有种解气的感觉。

    “那小畜生怎么来了?”祭月一脸抓狂的低吼道。

    她很清楚,若不是叶星辰出了变故,像秦皇这般的人物,又岂会给机会让皇朝、帝朝的那些人奚落?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金銮殿门口。

    就看到脸色还有些煞白的叶星辰,带着秦守恒和秦紫烟,一步步的走了进来,拱手道:“叶星辰见过秦皇。”

    “青衣候免礼。”

    秦皇点了点头,关切道:“怎么样,你的身子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

    叶星辰摇了摇头,淡淡的笑道:“跟一群蛮夷土著的猴子,比比炼丹,还要不了几分力气,秦皇可以放心。”

    听到叶星辰左一句蛮夷,右一句猴子的辱骂其他皇朝、帝朝的人,跟在后面的秦紫烟,俏脸也忍不住一红,小声道:“星辰哥哥,都快把那些皇朝、帝朝的人给气死了吧!”

    “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秦守恒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望着秦紫烟告诫道:“小妹,这人坏得头顶流脓,你以后还是离她的远一点吧!不然,我把他把你带坏。”

    “呸!你才坏……”

    听到秦守恒说叶星辰的坏话,一向从不与人斗嘴的秦紫烟,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反驳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