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报仇不隔夜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报仇不隔夜

    听到叶星辰的威胁。

    王剑一冷笑两声,深深望了叶星辰一眼,道:“放心,话,我一定会带到。”说完,转身就向秦琰她们追了上去。

    一旁的秦守恒,摇了摇头,苦笑道:“一个小小的龙溪镇,至于么?你小子,这次怕是把我那睚眦必报的三姐,彻底得罪了。”

    叶星辰笑了笑,也不言语。

    龙溪镇,关系整个‘叶家’的祖训,他又岂会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就拱手相让,想到秦琰为了争那龙溪镇,不惜将她师父灵霄上人都抬了出来,转头望着洪天玑和周不凝,疑惑道:“师父,那灵霄上人是怎么回事?”

    听到叶星辰的询问,周不凝沉吟了片刻,道:“她师父灵霄上人,是仙门里面的一个执事,日后,你就会知道了,哼!你也不用担心,再怎么说,我们羽化门也是三品的宗门,就算她师父真觊觎龙溪镇,若是没有秦皇的默许,也绝对不敢胡来。”

    “仙门又是怎么回事?”叶星辰哭笑不得的问道。

    “一个五品宗门。”

    周不凝摆了摆手,似乎对那个所谓的‘仙门’有些忌讳莫深,打断道:“好了,你炼了这么多天的丹药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养足了精神还能多看几场万圣朝会……”

    看到叶星辰还想开口,一旁的秦守恒,直接揽住他的胳膊,暗中使了一个眼色,道:“好了,就去本皇子的府邸休息吧!”

    说完,给洪天玑和周不凝打了一声招呼,拉着叶星辰,就往他的十九皇子府赶了过去,一路上,还不忘小声叮嘱,道:“仙门的事你就不要问了,犯忌讳。”

    “什么忌讳?”叶星辰不解道。

    “都说了是忌讳,还能说?”秦守恒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养心殿。

    秦政坐在龙案后面,若有所思的敲打着桌面,对着身旁的一个侍者,开口道:“马上给我查,龙溪镇到底是怎么回事。”

    侍者微微一怔,下意识的道:“秦皇,三公主、七皇子和青衣候他们,都想要龙溪镇作为封地,估计是跟前段时间的一个传闻有关,您听听看?”

    “哦?”

    早在金銮殿门口,看到秦琰和叶星辰,都在争抢一块贫瘠之地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了端倪,点了点头,道:“什么传闻?”

    “星帝洞府。”

    侍者笑了笑,道:“前几天,漓阳城突然散布了一条传闻,龙溪镇以前出过一个星帝,所以,三公主他们,多半都对那个传闻心动了吧!”

    “荒谬……”

    听完侍者的话,秦政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骂道:“堂堂一个三公主,居然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那龙溪镇,如果真有仙帝呆过,又岂会这般贫瘠,我们大秦仙国的史册上,又岂会半点记载都没有。”

    “秦皇英明。”

    侍者笑着拍了一个马屁,道:“可是,现在三公主和青衣候,都要那个龙溪镇当封地,秦皇准备怎么决断?”

    “一群混账。”

    秦政也有些头疼。

    一个,不但是自己的女儿,还把灵霄上人都抬了出来,另外一个,又是丹道天赋恐怖绝伦的人才,不管是谁,他都不想过份的得罪。

    “算了,过段时间再说吧!”秦政摇了摇头,道。

    白家。

    叶星辰在十九皇子府,足足睡了两天时间,才回到了白家,看到叶九黎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喝茶,笑着道:“爷爷,万圣朝会那么热闹,你不去看一看?”

    “不去咯!”

    叶九黎招了招手,道:“听白长老说,封地出变故了?”

    提及封地的时候,叶九黎的一张脸也变得凝重起来,静静的望着叶星辰,眉宇之间满是担忧的神色。

    “小问题。”

    叶星辰笑了笑,道:“很快就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了。”

    “胡说。”

    听完叶星辰的话,叶九黎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道:“一个公主和几个皇子,都看中了我们龙溪镇,这还是小事。”

    “不死人,都只是小事。”

    叶星辰眯着眼,轻笑道:“何况,只是一个公主和几个皇子而已,秦皇一天不死,他们该是公主的还是公主,成不了女皇,该是皇子的也成不了太子,只要秦皇没有看中龙溪镇,最后,鹿死谁手还真不知道。”

    “嘶!”

    听到叶星辰那一句‘秦皇’不死,一旁的叶九黎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对叶星辰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只能暗中摇了摇头,叹道:“实在不行,那龙溪镇就让给他们吧,这些公主、皇子,想怎么折腾都由他们了。”

    叶星辰笑了笑,看到白凝雪脆生生的走了过来。

    “师祖,已经办妥了。”白凝雪道。

    “好……”

    听完白凝雪的话,叶星辰转头笑望着叶九黎,道:“爷爷,我们就等着秦皇,亲自把龙溪镇,送过来吧!”

    “秦皇亲自送过来?”

    叶九黎一脸古怪。

    而白凝雪则是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嘀咕道:“师祖,要是让秦皇知道,你这么算计他,估计,你以后的下场,多半会跟祭家差不多,整个漓阳城都不会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祭家?”

    听完白凝雪的话,叶星辰也是微微一怔,笑道:“他们家怎么了?”

    白凝雪搬起手指头,道:“先是祭家的店铺,被其他商贾排挤、打压,然后又是农庄里面有匪徒……反正,偌大的一个祭家,现在被闹得鸡飞狗跳。”

    “嘶!”

    听到祭家的遭遇,叶星辰心底也是一禀,呢喃道:“还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不隔夜,祭长河那般得罪秦皇,现在,估计连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你那一句‘小人’,如果让秦皇听到了,就准备好收拾东西赶路吧!”白凝雪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大……大小姐,外……外面来了好多人,都……都要见青衣候。”一个白家的家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颤声道。

    “这么快?”

    听完家奴的话,叶星辰也是微微一怔,随即笑道:“爷爷,我们出去看看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